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五章鳳妹子你也要求老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五章鳳妹子你也要求老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五十五章鳳妹子,你也要求老子

「呵呵,好一言為定」葉凡剛講到這裡,鳳傾的譏諷之笑又來了,說道:「別把牛皮吹破了,周爺爺絕對能敲定天牆公路,至於你嘛,如果能把衛國的事安排好,我鳳傾……」

「怎麼樣?」葉凡緊逼著問了過去。

「我請你吃飯。」鳳傾狠了,臉上飄上了一朵紅雲。

「吃飯,沒意思。這樣吧,你答應幫我一件事就行了。」葉凡轉爾想到了齊振濤的事,那天的情況看來,鳳傾深得鳳天遙寵愛,如果能以此為由頭盤出一條件來,那不是一舉兩得。

「行不過,先得申明,是我能辦到的。」鳳傾咬了咬牙齒,說道。

「你肯定能辦到的。」葉凡笑了笑,全局盡在掌握中。

「如果你辦不到呢?」鳳傾可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主兒,反問道。

「你說怎麼樣?」葉凡笑道。

「我想想……」鳳傾略顯狡詐,眨巴了一下眼,轉爾,笑道:「你給本姑娘磕三個響頭,叫三聲鳳姑奶奶就行了,咯咯咯……」鳳傾笑了,胸前那劇烈的顫慄著,誘人眼球得很。

周老頭和宋老頭等人都是一臉怪異的掃著這一對年青人鬥氣,覺得好筆得很。

「狼兄弟,在幹啥?」葉凡當即掏出了電話,笑道。

「除了吃飯睡覺上班聊天喝酒還能幹什麼,煩死了,」狼破天那聲音傳了出來,離葉凡最近的周衛國一聽,好像是狼破天聲音,那臉色立即變了。

「唉,老弟你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你看我,呆麻川,整天就是為了路而修路,民生民生,這些繞得我頭都三個大了。」葉凡笑道。

「那是,小地方麻煩事更多,愁的就是個錢問題。就拿我這破單位來說吧,錢倒是不用愁,在這方面,國家還是肯花大錢的。老子一小小的局長,一年的經費就達一千萬,不夠還可以追加,呵呵……」狼破天頗為興哉樂禍,一時過了頭。

「嘿嘿,用不完我幫你用點怎麼樣?」葉凡順竿子就爬,狼破天那臉已經爬上了幾條黑線。

這廝訕訕然了,干聲笑道:「打住,老哥你是能人,哪能瞧得上咱這一小錢。」

「小錢,幾千萬了還是小錢?」葉凡乾笑著,轉爾掃了一旁有些緊張的周衛國一眼,繼續問老狼道:「你們那裡是不是有個叫周衛國的?」葉凡把電話聽湊近了周衛國耳旁,無非是想證實一下。

裡面傳來狼破天的聲音道:「那傢伙惹著你了是不是?真惹著你了跟我說說,我踹死他。」

「狼局長,我哪敢惹他,我被他打了。」周衛國身子一嗦,趕緊解釋了一句,把電話還給了葉凡。

「兄弟,到京城了是不是,怎麼都不說一句,還玩神秘?周衛國怎麼回事?」狼破天醒悟過來,立即喊道。

「呵呵,剛到的,想去交通部跑跑路子,這不,聽說周衛國的老哥在交通部,也就來了。」葉凡笑道。

「噢晚上叫上鐵團,咱們幾個搓一頓再說。地點由你定怎麼樣?」狼破天興緻來了。

「行,我定你出錢,哈哈哈……」葉凡逗樂子道。

「中」狼破天笑道。

放下電話后屋裡人都盯著葉凡,因為他們不知葉凡在講些什麼,倒是周衛國一時顯得恭敬了起來。

「裝神弄鬼的,找個姓狼的出來,誰不會,哼」鳳傾根本就不信葉凡能認識中警內衛局局長狼破天。

聽說那個位置雖說只是一個正廳級的局長,跟各部委的司長差不多級別,但因其位置太重要了,一下放就能跟副部級高官平級。

再說人家保護的全是中央的要員,就連自己爺爺鳳天遙的貼身警衛安排都是由狼破天領導的內衛局負責的,一向相當的神秘。

「不信是不是?」葉凡不理睬她,轉頭沖周衛國說道:「晚上你安排個地方,他會來。不過,你得先跟我講清楚到底為了什麼,不然,我也不好說話。」

「行我馬上就安排,去『人間天堂』。我這邊的事等下跟你好好說說,麻煩葉書記了。」周衛國的態度變化倒是令得院里人都感覺怪異,一下子好像變成下屬了。

「小夥子,你的方案拿過來了吧。」見兒子如此說,周老頭也很乾脆,說道。

「周爺爺,別被他騙了。」鳳傾說道。

「不相信是不是,一起去,哼,不見棺材不掉淚。」葉凡哼聲道。決定好好的治治這姑娘。

「去就去,難道能把我給吃了不成?」鳳傾挺了挺胸脯,哼道。其實,此女很聰明,她有目的的。當然,葉凡也是有目的的,各取所需罷了。

出了宋家,葉凡直奔風司長家裡而去。

風清錄住的是一套高達六米的樓中樓。

見到葉凡倒是相當的親切,一點也沒拿擺。葉凡當然曉得人家是看在齊振濤面子上,不然……

李蓮和風白雪看到葉凡后卻是滿面笑容,葉凡當然曉得人家把自己當後宮玉顏丸子了。

葉凡沒談什麼,先給李蓮和鳳白雪隔空塗了葯,半個小時后搞定了這一切。

「小葉,庄書記最近好嗎?」鳳清錄親自倒好了茶推了過來,笑道。

「很好,德平的經濟在復甦中,今年會迎來一個大展時期。」葉凡說道,知道風清錄扯出庄世誠來,肯定接下去就會談齊振濤的事了。

「你齊叔的事,唉……」風清錄嘆了口氣,皺起了眉頭。

「是不是齊叔的事有變故?前幾天齊叔跟庄書記已經在水州豪興渡假山莊見過面了。」葉凡心裡一驚,說道。

齊振濤的命運可是跟自己拴在一起的,他爬得越高,那自己以後的官途肯定會更順暢一些的。

「來不及了」風清錄臉上不好看,擺了擺手。

「這麼快就定啦?」葉凡沒忍住,問道。

「定是還沒定,聽說就在這二天了。」風清錄又嘆了口氣。

「不知是誰上去?」葉凡有些失望。

「聽說是宋初傑。」鳳清錄失落的說道,一杯茶被他一飲而盡,瞅了葉凡一眼,說道:「回去后你叫上齊天,好好的陪振濤喝幾杯,他心裡肯定很苦。這個時候,最需要人了,唉……」

「宋初傑……」葉凡念叨著這三個字,眼前一下子浮顯出來宋貞瑤母親曹梅芳那看自己像看癩蛤蟆的眼神來,心裡一股怒氣從丹田直冒騰了出來。

這廝暗道,,無論如何都要把宋初傑的事給攪黃了才行。也許他們這次的事還是拿宋貞瑤做了交易。如果給宋初傑爬了上去,那以後曹梅芳那尾巴不是更得翹到天上了。

「人若憎我我憎人,人若辱我百倍還之,人若贈恩我報恩,人若……」葉凡在心裡狠狠地念叨著,雙眼露出了噬人的凶芒來。

再則說,齊振濤受壓制,那也等於自己以後的機會會更少了一些。就拿交通廳的事來說,齊振濤這個直管上司居然說話不頂事,如果把齊振濤的簽名換作郭朴陽或朱世林的,交通廳的盧九一還敢如此放肆嗎?

因為其中就有一個顧峰山在後面撐著,齊振濤的官階比顧峰山低,在省里官員提拔方面的言權並不多,一般來說都是附合。

因為,搞經濟,協助省長抓好工作才是齊振濤應該做的事。如果能配上一個副書記頭銜,有了進省委書記碰頭會的機會,那話語權無形中加重了不少。

「鳳傾,你可是有答應我一個條件的。」葉凡一咬牙,打起了電話,自然是開始攪局了。

既然通過庄世誠那條線一時來不及了,那乾脆直接搭上鳳天遙看看行不行,不管行不行,辜切一試。

「你還沒幫周衛國安排好。」鳳傾冷聲哼道。

「這不是明擺著嗎?難道還有變動不成?」葉凡哼道,「我要你提前實現承諾。」

「不可能,想騙我,沒門,本姑娘不是傻子。」鳳傾還是冷冰冰哼道,葉凡氣得被噎住了,正想掛電話,裡面又傳來聲音道:「不過,如果你能讓我家大山哥由副轉正,我可以提前幫你一回。」

「是鳳大山是不是,他不是一營營長,還轉什麼正?」葉凡故意哼道。

「不是正營長,是副的。我剛才不是跟你講過了嗎?」鳳傾嗯道。

其實此女剛才透過周衛國的表情,早就認同了葉凡跟狼破天有關係,不然,周衛國那種平時眼高於頂的人哪會如此的還略顯恭敬味兒。中警內衛局的年青人,全是上天的寵兒,他們心底里都相當的有一股子天生的優越和傲氣的,再說,周家的家世也相當不錯,處於京城二流圈內。

那又為什麼還同意條件,為的就是鳳大山了。鳳大山其實是鳳家族人,算起來還是鳳傾的隔代堂哥。

「我包了。」葉凡咬了咬牙,承諾了下來,相信狼破天會賣自己一個面子的,即便是狼破天作不了主,直接找鎮東海算啦。說不得也得老著這張皮去走走後門了。

「你確定」鳳傾呼吸有些急促,看來也挺緊張的。要知道,在葉凡看來容易的事,對於其它人是多麼的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