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六章鳳家召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六章鳳家召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五十六章鳳家召見

即便是鳳家這樣的高官家族,有些方面還是他們無能插手的地方的,比如,國家特勤a組,就不是共和國任何一個高官家族能隨便插手的特殊部門。

當然,對於葉凡看來難於登天的事,比如交通部立項的事,拿到鳳家眼裡又成小事了,所以,寸有所長,尺有所短,不能說誰行誰不行的問題。

「確定」葉凡嘴裡透顯出一股子磅的自信,就連電話那頭的鳳傾那心裡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抖動了幾下,暗道,我怎麼跟一個牛氓這麼好說話,當初他雖說救了我,但也污辱了我,呸呸呸……

其實,當時救鳳傾時葉凡的確有點齷齪心理,趁機吻了人家一下,想不到鳳傾一直難以釋懷,掂記上了。

「你說,要幫什麼?」鳳傾也很乾脆,問道。

「我想帶一個人求見你爺爺一面。」葉凡一臉凝重,說道。

「什麼意思?」鳳傾一愕,暗道這小子是不是猜透了爺爺的身份。

「只求見一面。」葉凡又重複說道。

「這個……」鳳傾也有些難辦了,因為鳳天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見到的,如果隨便往家裡領人,即便是爺爺疼著自己,但也會被訓叱的。

「哼想讓鳳大山轉正連這點小條件都不能答應,想得到就要付出,不然,拉倒。」葉凡故意狠了,他在賭,賭鳳傾會同意。

「你帶的是什麼人?」鳳傾問道。

「我叔齊振濤,南福省常務副省長。」葉凡乾脆挑明了。

「什麼時候見?」鳳傾鬆了口氣,問道。

「今天晚上行不行?」葉凡問道。

「等下給你電話。」鳳傾掛了電話。

「風叔,你能不能給齊叔掛個電話,叫他馬上趕到京里來。」葉凡說道,看了看錶,如果坐飛機的話還來得及。

「小葉,理由是什麼,你齊叔可是很忙。」風清錄眼皮子明顯的挑動了一下,問道。

「我剛才打的電話,那個姑娘就是鳳老的孫女。」葉凡說到這裡打住了,鳳清錄那眼皮子又跳動了幾下,二話沒說打起了電話。

一會兒,風清錄說道:「你齊叔馬上就到,他本來就在京里。」

才十來分鐘,齊振濤風風火火趕到了風家。

一見到葉凡就喊道:「到底怎麼回事,快給我說說?」

「我正在等電話……」葉凡把打算說了一下。

「這個,怕不好吧,突然就去見他,這個……」齊振濤居然在屋子裡踱起圈子來,幾圈過後,額頭上的汗珠子居然冒騰出來了,看來鳳老頭的威名不是一般的大,居然嚇得齊振濤這常務副省長都冒汗了。

「振濤,剛才小葉可是答應了人家鳳姑娘條件的,雖說我不曉得小葉答應了鳳姑娘什麼事,但這事既然連鳳家都辦不到,那這個條件肯定難以實現的。你可不能讓小葉的心血白費了。」風清錄貌似鎮定,其實,心裡跟齊振濤也差不多早就狂濤怒吼了。兩人是姻親,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小葉……」齊振濤盯著葉凡深深的看了一眼,沒再說話,一拳擂在桌子上,罵道:「醜媳婦都得見家翁,怕個球。」

「振濤,你到我書房好好想想,見到鳳老怎麼說,我陪小葉聊聊。」風清錄笑道。

漫長而煎熬似的等待著,風清錄獃獃在坐在椅子上愣,煙灰缸里全是煙頭子,屋裡更是煙霧騰騰,仿若仙境。而齊振濤在廳中轉著圈子,葉凡那腦袋瓜都快被他轉暈乎了。

風清錄老婆李蓮和女兒鳳白雪走路都像小貓,輕手輕腳的,就怕吵了屋裡這三個爺們。

2點鐘。

屋外走進一人來,長得跟齊振濤有三分相似。

一進來就問道:「電話來了沒有?」

「還沒有?」齊振濤嗯了一聲。

「你就是葉凡,麻川縣書記?」那中年人走向了葉凡。

「我就是,您是?」葉凡早猜到了,估計就是齊天的伯父,現任江都省省長的齊放雄。

「叫我大伯吧,既然齊天叫你哥,你又叫振濤齊叔,我能當得起你這個大伯。」中年男子笑道。

「大……大伯,你好。」葉凡裝著有些激動樣子,暗道,怪了,當初郭朴陽老子也叫大伯,現在又冒騰出一大伯來。管他的,多叫幾個不吃虧。

「聽說你搞了個三省通途的天牆公路計劃?」齊放雄顯得相當的親切,問道。

「是的大伯,我這次到京里就是為了從交通部下手跑通這個項目。」葉凡點了點頭,掃了齊放雄一眼,把方案遞了過去,說道:「到時如果能跑通的話還得麻煩伯父了。」

「嗯我先看看。」齊放雄翻了起來。

良久,放下方案后,說道:「你這個方案的確非常的特別,如果真能打通,江都到南福的行程將短了接近二百公里,了不起的計劃。只是想跑通交通部難於登天。不過,即便是無法跑通,我們江都省也會出一定資金支助你的修路計劃。」

「謝謝大伯了,不知能給多少?」葉凡這廝的臉皮現在已經練成鍋底子了,一出口就問錢了。

「呵呵呵,你還真不客氣,到時再說吧。」齊放雄擺了擺手,給逗樂了。

「少於一千萬拿來有什麼?」葉凡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一千萬,你小子,胃口不小嘛。你以為江都省富得到處撿金磚是不是,咱們江都,比你們南福還不如。幾百萬還是能行的。」齊放雄瞪了葉凡一眼,差點給氣樂了。

「幾百萬,拿來有啥用?」葉凡不滿地說道。

「好只要你小子儘力,把你齊叔的事敲定下來,我給一千萬,不二價。當然,如果交通部有立項,我可以翻倍出。」齊放雄又很是大氣,舉起了鞭子抽打起小葉了,轉爾笑道:「小葉,有的東西要師出有名才好辦事。

如果交通部有立項,我們江都省師出有名,可以把這天牆公路擺在省委常委會上討論研究。

相信省里那些老傢伙眼光也不會低的,出幾千萬也是應該的。如果交通部不能立項,就屬小範圍規劃,給一千萬,已經是我力之所巔了。」

「我明白了大伯,我會儘力的。即便是你一分不給,我也會幫齊叔的,齊叔待我如父母,我跟齊天如親兄弟,兄弟不幫還幫誰?」葉凡話語相當的真誠,齊放雄和風清錄心裡一直點頭不已。

四點鐘,屋子裡差點變成煙囪了。

葉凡的手機響了。

齊放雄,齊振濤、風清錄三人六隻眼全盯了過來。

「好小子,到京城來也不給你鐵哥我說叨一句,想討打不成?」裡面傳來鐵占雄那略顯不滿的吼聲。

「鐵哥,我正辦事,晚上好好聚聚,在人間天堂。」葉凡笑道。

「行,晚上,不見不散。」鐵占雄笑道,不過,轉爾又笑道:「把那個小護士帶來,你嫂子我也會帶來給兄弟們瞧瞧,哈哈哈……」鐵占雄狼嚎樣干聲笑道。

「小護士……」葉凡臉上冒出了汗珠子,鐵占雄還真敢喊,把喬圓圓真當成小護士了。

見齊振濤臉上的失落樣子,葉凡一咬牙說道:「乾脆我再打個電話問問。」

「別急,不能打,事急不得。」齊放雄擺了擺手,煙蒂滅了后如老僧坐禪,乾脆微閉目養神了起來。

電話又響了。

「我爺爺說是見見你這個救命恩人,既然那個齊是你叔叔,也是你的親人,可以帶來。」鳳傾來了電話。

「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葉凡略顯緊張,問道。

「現在,西園別墅。」鳳傾說完掛了電話。

葉凡打了電話給狼破天,把聚會時間往後推了幾個小時。估計去鳳家的時間應該不會很長。

齊振濤搞得一身乾乾淨淨,筆挺的中山裝,顯得古樸中不失威信。葉凡倒是懶散慣了,隨身就著一套悠閑茄克,兩人打了車直奔西園別墅而去。

西園別墅,共和國最高層領導們住的地方。裡面當然戒備森嚴,估計比鐵嶺監獄守衛還要嚴密。

剛到門口,筆挺威風的武警挺立著。

倒是看見了鳳大山,他也認出了葉凡,一臉嚴肅地掃了齊振濤一眼,齊振濤有沒冒汗就不曉得了。

葉凡倒是無所謂,笑道:「讓你出來,不好意思。」

「應該的。」鳳大山沖警衛點了點頭,估計早就打點好了,葉凡跟齊振濤簽了字進去了。

「葉先生,聽說你把周衛國給k了?」鳳大山說道。

「切磋一下,談不上誰k誰?」葉凡淡淡笑道,齊振濤倒成了配角,一聲不吭聲走在後面。

「葉先生認識我們狼頭兒?」鳳大山小心的問道。

「還行」葉凡點了點頭。

一座三層樓房,並不顯華麗,彰顯的是古樸。周圍全是花花草草和樹枝。

門口站著一個年青人,長得跟鳳老頭有幾分相似,一身筆挺的野戰軍服,肩上杠杠是二杠三星,還是位上校,其人估計就二十來歲,一臉的冷峻。看著葉凡三人過來,衝口就哼道:「你就是葉凡?」

「嗯,我是,閣下是?」葉凡故意,淡淡問道。

「鳳綱,傾是我親妹子。」鳳綱挑了葉凡一眼,眼中不屑神情一閃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