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七章鳳老看熱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七章鳳老看熱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五十七章鳳老看熱鬧

第九百五十七章鳳老看熱鬧

「呵呵,你好。」葉凡伸出手去。

「我不跟欺負我妹子的人握手。」鳳綱冷煞煞地盯著葉凡,沒伸手的意思,齊振濤那臉,有點陰沉了下來。

「呵呵」葉凡淡淡笑著,並沒再意,心道老子連上將的手都握過,你一個小毛的上校吊個球毛,於是收回了手,沒理他,就要進門。

「想進去也行,先吃我幾拳,我的妹子不能白被人欺負。」鳳綱眉毛一挑伸手攔住了。

叭嚓一聲悶響。

如風一般,身後的鳳大山還沒反應過來,鳳綱已經被葉凡反扭著手按在了大門口,那腰部被葉凡的一隻腿壓在上面掙扎著休想爬起來。

「就這點小身手也敢跟我叫板,我很是懷疑你是怎麼肩上杠三星的,哼」葉凡冷冰冰哼著淡定得很。

「放開我哥」鳳傾從屋裡沖了出來,伸手要去拉葉凡。

「哼傾回來,讓他見識一下也好,別整天厲害哄哄以為老子天下第一,特種兵,就你們燕京軍區那紅狼特戰團以為就能橫掃天下了。」廳里突然傳來一道有些熟悉的冷哼聲,葉凡一聽,趕緊鬆開了腿讓鳳綱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說道:「鳳老,還真是你。」

「不是我還有誰?進來吧。」鳳天遙淡淡笑道,突然臉色一變以便了笑意,哼聲道:「膽子不小嘛年輕人,真把我們鳳家當自家菜園子了,想踢人就踢人?真沒把咱這老頭子看眼中是不是?」齊振濤那汗終於是給冒了出來,連擦都不敢擦。

低著頭,不敢吭聲,伸手輕輕的扯了葉凡一下,估計是暗示他姿態放低點,別惹毛了這種共和國的巨人。

「是非自有公理,公道自在人心,鳳老不喜歡,我立馬走人。」葉凡顯得相當硬氣,挺了挺胸,其實這廝心裡直毛直汗。面上表現的只是一種假想罷了。

「你也跟我談公理,多大了,哼」鳳天遙又是一聲冷哼,齊振濤砸了下嘴,沒吭聲。

「公理不在年月,不明公理者虛度百年還是個糊塗蛋,明事理者有志不在年高。比如本人這樣的,呵呵。」葉凡還略顯自得,說道。身後的齊振濤差點暴汗了,心裡暗罵這兔崽子膽子真是包天了,敢跟鳳老如此說話的,估計全華夏國中找不出幾個的。

「年青人,好口才,敢罵我爺爺糊塗蛋,鳳綱佩服。」鳳綱一臉的興哉樂禍,自然說的是反語了。這貨,明顯是想挑起事端嘛

「鳳老不老,也不糊塗,他是難得糊塗。」葉凡乾脆也是豁出去了。

「哈哈哈……有膽子,講得好,還難得糊塗。」鳳天遙突然笑了,聲音相當的響亮,轉爾掃了齊振濤一眼,嗯道:「你就是齊振濤?」

「晚輩就是,來自南福。」齊振濤那背一下子拱了起來,相當謙虛,說道。

「齊放雄是你什麼人?」鳳天遙說道。

「晚輩大哥。」齊振濤說道,臉上的汗珠子好像更大顆了一些。

「噢,你就是伯民的孩子,唉,伯民身體還好嗎?」鳳天瑤臉上閃過一絲憂鬱。

「家父情況不怎麼好,估計時日不多。」齊振濤臉上也露出了悲哀傷。齊振濤父親叫齊伯民,曾經的軍委委員,早就退下了。現在病得也差不多了。

「唉,人都是要去的,就像我,什麼時候走沒個准信,想開點。伯民一生,也風光過。「鳳天瑤嘆了口氣,突然,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問道:「你決定了?」

「晚輩決定了」齊振濤非常乾脆。

「不後悔?」鳳天瑤哼道。

「晚輩心中沒有後悔這個詞。」齊振濤眼中閃出果斷。

「嗯,你的事我知道了,既然伯民病在床,你先回去,代我問聲好。大山,送客。」鳳天遙點了點頭,見葉凡也跟著齊振濤要走,說道:「你留下,小夥子,那天是你救了傾,我雖說老了,但也知道有恩必報這個小理,一餐飯都沒有,我鳳家成什麼了?」

「小葉,你陪鳳老聊聊,我有事先走了。」齊振濤趕緊說道,隨著鳳大山出門而去。步伐非常的輕快,充滿了自信。

不久,鳳大山回來了。

「小葉,你跟狼破天……」鳳天遙掃了葉凡一眼,說道。

「拜把子兄弟。」葉凡老實地說道,鳳大山那嘴角明顯的抽搐了幾下,就是鳳綱那眼皮子也眨巴了幾下。估計心裡還是有點震憾、異外。

「那就好,大山的事得你費心了。」鳳天遙笑道。

「行。」葉凡乾脆地點了點頭,轉爾瞅了鳳天遙一眼,問道:「不知我齊叔的事,聽說就在這二天了,能不能來得及?」

葉凡這明擺著是在跟鳳天遙談條件了。

「膽子不小啊小傢伙,敢跟我叫板,還談條件。」鳳天遙那眉頭一挑,有些不悅了,哼聲道。

「不敢,小輩心有點急了。齊叔這人不錯,對我像長輩一樣的。」葉凡說道。

「這事你別管,我自有分寸。」鳳天遙擺了擺手。

一餐晚,吃得相當的痛苦,全是悶葫蘆。鳳家人對葉凡就是那種冷冰冰的外交禮節性的招待,葉凡老早就想溜了,感覺忒不自在。

特別是美若寒宮仙子般的鳳傾,偶爾就會閃過一道惡狠狠眼神,似乎,要噬小葉同志肉皮而才甘。

而鳳綱,自然也沒什麼好臉色給葉凡看的。葉凡只好一邊吃著飯,一邊練著閉眼閉耳功,潛心行氣,舒緩心境。

對於這一切,鳳天遙沒表態,葉凡想走也走不了,再說,為了齊振濤的事,他也沒辦法,只好耐著性子吃著飯。

吃完飯擦了嘴。

鳳天遙突然說道:「小葉,說吧,你有什麼相法,想提一級或者什麼,能辦到的,我答應你,聽說你現在是代理書記,我可以讓你轉正。傾的命不能白救,我鳳家不是那種人。」鳳天遙說道,不像是開玩笑。倒有點作生意架勢,自然,也沒表什麼情了。

「鳳老,你太小看我了。救人只是適逢其會,算不上什麼,舉手之勞罷了。如果說我葉凡是個高尚的人不求回報,我葉凡不是那樣的德人。我葉凡只是一個俗人,如果傾真要謝恩,那我就提一個荒唐的小要求不知能不能行?」葉凡挺了挺胸,說道。

「你說。」鳳天遙說道,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鳳傾那嘴早就嘟上了,不敢吭聲。

「晚上狼哥請客,在人間天堂。還有幾個朋友一起,不過,大家事先有個約定,就是必須把女朋友帶去一起聚聚。這次來京里來得急,一時找不到女伴,能不能請傾暫時充當幾個小時的女伴,這報恩一說就此揭過。如果鳳老覺得小葉這人還行,以後我還會繼續登門拜訪,如果鳳老覺得小葉這人很聒噪,我會知趣的。」葉凡顯得是不卑不亢。

「想得美」鳳傾那雙眼突然睜得老大,差點成兩個圓球了,激憤之下,那胸脯都在劇烈的顫慄著。摸碗的手都在抖瑟,看來是給小葉同志氣壞了。

「哼」鳳綱那臉陰沉了下來就要作。

「葉先生,你這要求的確太過份了。我堂妹子傾大學還沒畢業,在男女朋友一方面,傾比誰都較真。雖說只是假扮一下,但那絕不可能。要不是看狼頭兒面上,今天,我鳳大山會打得你滿地找牙。」鳳大山說話很粗,很不客氣,說著話那大拳頭都捏得作響。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你會後悔的。」葉凡淡淡的掃了鳳傾一眼,說著話就要站起來走人。

「笑話就你,還談後悔。你有什麼資格說這話,哼」鳳綱眼裡裝滿了不屑和鄙視。

「傾,既然葉凡邀請,你就暫時頭陪他去一遭。」鳳天遙看了這麼久熱鬧,罕見地開口了。

「不去,哼」鳳傾頂嘴了,一臉的憤怒,盯著小葉同志,好像在吃人。

「爺爺,憑什麼,一個小土鱉,憑什麼要叫我妹子陪?憑他也配」鳳綱也憤怒了,頂了嘴。

鳳大山咂了幾下嘴,沒再吭聲。

「憑什麼?憑他救過你妹子,救命之恩只用幾個小時報答難道就不能將就一下?鳳綱,做官,先得學會做人。無傷大雅之事傾不必過於計較。你們不是新生一代嗎,現在又不是古代,不時興男女授受不親的老毛玻」鳳天遙口氣相當平淡。

「我不去」鳳傾氣得淚珠子在眶里打轉了。

「你可以不去,以後別到這裡了。」鳳老頭好像生氣了,哼了一聲,臉一板,那股子氣勢出,葉凡感覺頭皮都有些麻,感覺剛才自己鬥氣是不是有些過了。

「我去」鳳傾狠狠地瞪了某位有些猥瑣的牲口一眼,說道:「我只是陪你吃餐飯,如果你敢提女朋友三個字,我立馬就走。這是我做人的底線,你也別想扯起什麼來,哼」鳳傾惱火地說道。

「大山,要不要叫個人一起去。」葉凡笑道。

「不稀罕」鳳大山冷漠地說道,極端鄙視某人。

「我去,傾跟你去我不放心。有的人,品行實在無話可說,居然連這種要求都敢提。」鳳綱惡狠狠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