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九章保鏢局長就是牛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九章保鏢局長就是牛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沒這毛病1鳳傾城冷冷地哼了一聲扭頭要走,擺明了不給小葉同志面子嘛。

「真不挽?」葉凡那臉一板,哼道。

周衛國一臉的尷尬,晚上的事還得靠葉凡,如果惹得他不痛快了,等下這事給黃了那就虧大了。

而且,周衛國也暗暗驚詫,不知這兩人鬧得的哪一齣戲。好像這兩人剛認識不久吧,怎麼葉凡就要人家姑娘挽手了,那可是戀人的標誌。

「你不配,一個牛氓1鳳傾城毫不客氣,甩出一句話來更是打擊著某位牲口同志。

「葉哥,妹子來陪你了。」突然,從側面傳來一道天籟之音,打扮得清純如水的喬圓圓裊裊而來,淺淺一笑,親昵地伸手插進了葉凡的手臂彎中。貼得相當的緊實,就連那尖挺厚重的的一邊乳峰子都擠壓在了葉凡身側,有故意為之之嫌疑。

「你是誰?」鳳傾械那臉立即不好看了,感覺好像是權威受到了挑戰。雖說她十分的討厭某人,但某人真的蔑視她並且有跟自己同級別女子青睞,鳳傾械,她又受不了啦,兩女對峙著,互相掃描著。

「春蘭秋菊,難分高下啊1周衛國隱晦地掃了兩人一眼,暗道他娘的,好白菜全給姓葉的拱完了。這女子,氣質高雅,氣勢一點不輸給鳳傾城,估計也是京里的豪門大戶出來的。

「我是誰並不重要,關鍵是我能讓葉哥開心。」妹子,你剛才說到不配,我想說的,那就是這天下,沒人敢如此對葉哥說這話的。

」喬圓圓也是挑了下眉毛,哼聲道。

對昂上了。

「傾城,你可以回去了,晚上我有圓圓作伴了,可以交差了。」葉凡淡淡的說道」對鳳傾城採取的是一種無視的態度,自然是趁機打擊此女了。

「休想,不就挽下手嗎,咱也會」哼1鳳傾城好像被激怒了,也走了過來,伸手一插,夾住了葉凡的左胳膊,這下子令得周衛國差點碎了眼睛。

「齊人之福啊1就連鳳綱都在心裡酸,瞅了身旁女子一眼,不大痛快。

「媽的,這齊人之福看來不是那般好享受的」老子咋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反而如火上烤一般。不知圓圓是誰給請來的,這不是添亂吧」倒霉1葉凡這犢子心裡不滿地想著。

不過,某人嘴裡卻是故作大度,洒脫的一揮手,笑道:「那好,咱們進去。」

在二美左右挾環下某牲口昂挺胸進了一號院子。

裡面一個很大的廳,旁邊有好幾個房間,不知幹什麼用的。

當葉凡的身影從門口冒出時,廳中已到的眾人那眼光全凝聚了過來。

「牛人1眾人心裡立即浮現出這兩個詞來。

狼破天干聲尖笑道:「厲害呀」兄弟,這就玩上了齊人之福,而且,還是京里,這裡」好像不是哥你的地盤吧,也太耍橫了,老弟我佩服,佩服1

「嗯!還得加上五體投地。」鐵占雄呲了下牙,配合著咂巴了一下嘴巴。旁邊一女子,狠狠地捏了老鐵那皮肉一下」老鐵皺了下眉頭,沒吭聲,暗道」老子這身體棒,不痛!

特勤第四組反諜組頭兒張雄尖叫道:「!開眼界了,爺們帶女人不是沒有,誰敢如咱們的葉哥如此派氣,一帶就是倆!難道家裡還藏著一大,這倆只是二校」

張雄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擺平了陰人唄!

「都不是好東西,「哼1想不到三人話音剛落,三人身旁的三個氣質高雅的女子齊聲哼道。

同時,傳來老狼和老鐵以及小張三人小聲的「哎喲,聲,估計是挨了身旁女子的蘭hua指功酷刑伺候。

這些,葉凡的鷹眼自然是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趕緊左右巡了一下,現喬圓圓和鳳傾城兩美妹子並沒指功伺候,心裡也就放下了一點點心思。

不過,剛鬆了口氣,就感覺左右兩隻手臂處傳來一陣子錐子扎心般的巨痛,好像被大螞蟻狠狠地夾了一下。

「幸好老子挨打功練得好,不然,這左右伺候真受不了。」這廝皺了皺眉頭,不動聲色,笑道:「鐵哥,老狼,小張都來啦,呵呵,別開玩笑,是兩位姑娘不懂得路,所以,我只是帶帶路,哪敢玩牢啥子的齊人之福,想必三位已經享受過齊人之福的樂趣,正想請教,請教一番御妻之道。難不成三位身旁的那位小嫂子是小二,家裡的沒帶來。」

「胡說!正宗的大夫人。哪敢有二心。」想不到狼破天、鐵占雄三人立即怒了,不約而同齊聲大吼道,而且,是趕緊沖葉凡擠眉弄眼,意思是咱哥三投降了。

「呵呵,不是就好,就好。」葉凡干聲笑著,總算走出了一口鳥氣。

「呵呵,葉老弟,坐吧,這兩位妹子是?」鐵占雄笑了笑,趕緊問道。

「左邊鳳妹子,右邊的是喬妹子。」葉凡隨口笑道,坐在了一張長沙上,再女左右跟著坐下了,倒是抽了手出來。

葉凡指著鐵占雄等人介紹,來,圓圓、傾誠,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鐵占雄,我從來叫他們鐵哥,人家可不得了,現在已經是公安部副部長了。這位叫狼破天,我叫他狼老弟,在中央辦公廳工作,負責保衛局工作。這位叫張雄,我叫他張老弟,現在國安部反間諜局任職……」

鳳傾械不吭聲,喬圓圓倒是略顯羞澀,小聲叫道:「鐵哥好,狼哥好,張哥好。」

鳳傾械一看,也隨上叫了起來,叫的是:「鐵哥好,狼弟好,張弟好。」

「圓圓,雖說破天跟張雄都比我大,不過他們都叫我葉哥,所以,你不能弱了咱這名頭,還是叫天弟或雄弟都行,不能亂了輩份」呵呵呵……」葉凡干聲笑道。

「嗯,天弟好,雄弟好……」聽葉凡那麼一說,喬圓圓羞羞的叫了兩聲,因為葉凡這小子有點使壞,這樣子特地解釋一番后,好像顯得有點那個啥的了。

狼破天和張雄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莫可耐何,只好點了點頭。

「後面這位是傾城的哥,叫鳳綱。」葉凡笑道。

「噢!鳳綱,坐吧……」鐵占雄點了點頭。

「鐵部長你好,狼局長你好」張局長你好。」鳳綱好像轉性了,收起子傲氣,相當有禮貌」打了聲招呼,叫完后直往鐵占雄側面一個四方臉男子而去,走近后,還微拱了身子,叫道:「騰軍長,您好1

「哈哈哈,葉老弟,忘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燕京軍區第五集團軍騰雲凱軍長。」鐵占雄指著剛才鳳綱打招呼的那個四方面臉子介紹道。

回頭又指著葉凡介紹道:「這位是我拜把子兄弟,叫葉凡,現在南福省德平地區麻川縣任縣委書記,了不起啊,才刀周歲就是封疆小吏了……」

葉凡上前打了招呼」騰雲凱點了點頭回了個禮,當然,葉凡曉得人家是看鐵占雄面子,禮節性罷了,旋即也沒計較這些。

當然,葉凡也知道這是鐵占雄在給自己拓展人脈空間。雖說燕京軍區跟南福省風馬牛不相及」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說不準什麼時候人家就調到南福來了,這個,沒個准信的。

不過,見騰雲凱那態度,鐵占雄那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騰雲凱明顯是感覺到了,嘴角也抽搐了一下,心道,怪了,占雄好像對這個葉凡小子很看重似的,剛才我是不是有點大條了。

旋即,騰雲凱站了起來,笑道:「葉老弟,老哥我虛長十來歲,叫你一聲老弟千萬別計較。以後有空到我們第五集團軍來逛逛。這是我電話,隨時找我。」

「謝謝騰哥抬愛,有空我會來轉轉。」雙方客氣著交換了名片。

這時電話響了,是中央辦公廳的張衛清老哥打來的。

葉凡和周衛國到門口去迎接。

進到大廳后張衛清見到還有其他人,那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好像有些不悅了。

像他這種高層次的人,雖說級別只是廳級,但想攀上他的交情的人太多了,就是下邊一省之長那些封疆大吏也想接交上他的。

因為他的位置太特殊了,可以通過他接交上更高層次的人,比如各部委正職,再上去就是副國級有機會也能攀上。

這時傳來一道聲音道:「張局長也到了,呵呵,想不到葉哥請客來的人倒是不少……」

張衛清往前一瞄,頓時心裡微變,暗道,想不到狼破天這種牛人葉老弟也能請來,看來來得值了,旋即笑道:「原來是狼局長,狼局長跟葉兄弟也認識?」

要知道狼破天的中警內衛局明面上也是直屬中央辦公廳管的,但張衛清卻是清楚,頂頭上的中央辦公廳除了一號人物,也就是現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李清華以外,就是自己的直接領導,正部箭揚副主任也使喚不動狼破天的。

平時狼破天也少能見到人,見到了也是一臉板著,對誰都愛理不理人,就是許正揚這個副主任,狼破天見了他連個頭都不會點的,倒是許副主任會先沖狼破天帶個頭,問聲狼局去啥地方什麼的。剛好調了個個兒,好像狼破天是領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