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六十章裝你就裝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章裝你就裝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起初時,張衛清跟在許正揚身後,見子后很是氣憤。小聲嘀咕道:「許主任,狼局長也太無禮了。」

「呵呵,別生氣小張,人家有傲氣的本錢……」許正揚會笑道,一點都不會生氣樣子。

「再傲氣也是您的手下,怎麼能如此無視,要不等下在黨組會議上提出來,某些同志的態度是該端正一下才行。咱們辦公廳可是代表著整個國家形象,不能亂了規矩?」張衛清還是滿地嘟說著,他知道許正揚不會生氣,自己也是為了主子許正揚嘛。

「你不懂,呵呵……人家跟著的都是上頭的那幾個人。得罪誰你千萬別塞。別搞得帽子丟了還不知怎麼回事,小張,以後眼光得看透點,這辦公廳里,水深著呢……」許正揚笑容凝固了,慎重地交待道。

張衛清心裡一驚,總算是明白了。敢情人家狼破天是整天跟在中央政治局九尊大神後面的熊人。

許主任講得太透徹了,人說宰相門衛七品官,這種人是得罪不起的。

「當然認識,我跟他拜過把子的,打了場賭,結果我輸了,就叫上葉哥了,不過,我狼破天是叫得心服口服。葉凡,他永遠是我狼破天的親兄弟……」狼破天也不是個笨人,知道鐵占雄在為葉凡鋪路,他也不介意湊上一腳,助力葉凡一腿。

對於葉凡來說,張衛清的位置卻是相當特殊,經后也許有大用的。

「呵呵,想不到埃我跟葉老弟老早就認識了。葉老弟是個值得交的朋友……」張衛清親切的說道,轉頭指著身旁一個中等個兒男子介紹道:「,這位是我朋友唐明,在國家計委地區經濟司上班。」

「唐司長你好,我是葉凡南福德平麻川縣來的。」葉凡伸出了手,其實他也不知這唐明是不是司長,但能從張衛清口裡噴出是朋友的人,估計不是正司長就是副司長倒給他蒙對了。

「你好1唐明點了點頭。

起始初唐明也是有點看不起葉凡這個小縣長的,不過,到後面聽到葉凡介紹廳里的人後,唐明那臉色變了幾變。

暗道:「想不到,這廳里幾個人,不是副部長就是重量級局長,還有軍長什麼的,那個鳳綱不會是鳳家人吧這一趟來得值了……」

一番客套下來,大家也有些熟絡了。

從狼破天嘴裡才知道了,周衛國的老頭子想安排周衛國成為中紀委書記鳳寶山的貼身保鏢。其目的無非是幹得一二年後進入中紀委工作罷了。

這個就是一個快提拔的跳板。估計周衛國用三年時間就能走過別的紀委工作人員十年才能達到的高度。

而鳳大山轉正的事並不難,只要狼破天肯點頭就能辦成。經葉凡那麼一說,狼破天乾脆利索直接就地點了頭。

不過,這廝轉瞬后立即說道:「葉哥,咱老狼也不提什麼要求了,咱們是兄弟,就是關於五段高手的事你給我培養一個就走了。人我都選好了……」

葉凡儘管肉痛,只好點頭了心裡暗尊道,不提要求,你這要求可不是常人能辦到的。

鳳綱原本是燕京軍區第五集團軍一師的一個團長。一直來都想抽調到,紅狼特戰團,去。不過,騰雲凱軍長一直不放人,而紅狼特戰團的關節也沒打通。

別看鳳老頭能量很大但這些小事他卻是不想出馬。再則,主要是騰雲凱並不是,津系,的,所以,鳳老頭拉不下那個臉子去求一個小輩。所以,這事反而擔擱了下來。

現在的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是趙括中將,這些當然是趙寶剛這個軍委副主席跟鎮山河主席雙方各立集團妥協的結果了。

紅狼特戰團直屬於燕京軍區管轄不屬於下邊的任何一隻部隊。而「津派,在燕京軍區卻是沒有安排上什麼有份量的人手。

燕京是都之地,地理位置對一個國家來說,是國家主席先要掌握之地肯定不會讓外人過多染指的。

所以,該軍區其實是由「海派,的錢成東和,京派北園系,的趙括在掌管著。

錢成東是軍委委員兼燕京軍區司令員趙括是第一副司令員。

剛才一見到第五集團軍的軍長騰雲凱,鳳綱自然就貼了上去,兩人談得較歡。

騰雲凱瞅了不遠處正跟鐵占雄聊天的葉凡一眼,說道:「葉凡左邊那個姑娘好像是你妹子吧?」

「嗯,我妹子傾城。」鳳綱點了點頭,笑道。

「她跟葉凡是朋友?」騰雲凱看到鐵占雄和狼破天對葉凡的態度后,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一直暗自納悶,一個小縣長怎麼有如此大的魄力能令得鐵占雄狼破天此等人物如此重視。

好像還得加上一個中央辦公廳的張衛清。難道這姓葉的是中央某重量級人物親戚,紅三代,官三代的,好像又沒姓葉的,也許是娘家人什麼的。

「不是1鳳綱斷然說道。

「不是,那就怪了,呵呵…………」騰雲凱乾笑了幾聲不說了。

「這個,說句實話,傾城是被我家老爺子逼過來的。」鳳綱臉色不好看了,覺得相當的丟臉子。

「你家鳳老?還用逼!這個……」騰雲凱臉色微微有些變色了,暗道,這姓葉的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能讓鳳老爺子這種頂層人物逼孫女上供。

當然,這些騰雲凱儘管疑惑,但絕不會漏出來的,旋即問道:「那右邊那個姑娘你認識嗎?」

「不清楚……」鳳綱搖了搖頭。

「鐵哥,喬圓圓是你叫來的吧?」葉凡問道。

「沒有,我叫她幹嘛,你老弟沒叫我叫她來添堵難道?看到沒,現在難受了吧?」鐵占雄小聲乾笑道,「不過,剛才左邊那姑娘是哪裡勾來的。厲害,剛到京城一天就勾了兩極品美女,老哥我不佩服都不行了。」

「鳳家的丫頭,我曾經救過她小命,現在以身相許了,呵呵……」葉凡干聲吹牛道。

「鳳家……不會……,是哪個鳳家吧……」鐵占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嗯,京城那個鳳家……」葉凡笑道。

「厲害老弟,有這種大山靠住你老弟以後可別忘了哥哥我。」鐵占雄一拳擂去,打得葉凡生痛。

「有啥好靠的,一個過氣老頭。」葉凡淡然的笑道。

「過氣的老頭,你小子,叫我說你什麼好。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瘦死的驂駐比馬大,這點老弟你不會不明白吧?」鐵占雄一臉正色,說道。

「應該有點能量,不過,咱可是並沒靠上,估計你給那鳳丫頭一把刀的話,她立馬捅我一刀是有的……」葉凡一臉苦笑。

「難道被你逼來的?」鐵占雄腦子活,一轉眼就猜到了一些端倪,頓時來了興趣,雙眼大了不少。

「呵呵……」葉凡只笑不答。

「裝,你就給老子裝吧1鐵占雄憤憤然瞪了某牲口一眼,被噎著了。

「不過,右邊那個小護士可憐了,估計只能給你作小的了。說起來,其實那個小護士長得更喜人一些,你老弟可不能虧待人家。

以後得賣座別墅養著,從面貌氣質上說,兩個妹子難分高低。喬圓圓重在柔軟似水,鳳傾械突顯一切漠然,這種妹子拿來當正妻,有得你老弟受的。

還是那個喬小護士好啊,只不過,從你自身來說,還是選擇鳳妹子較好,冷是冷點,你老弟就當旁邊睡了一冰疙瘩就走了。

反正家裡紅旗放著,外面彩旗飄飄就行了……」鐵占雄也看走眼了,一直把喬圓圓當成護理葉凡的小護士了。

「呵呵,說這個為時太早,我沒那心思。不過說老實話,兩妹子都是極品中的極品,我到現在見過的最頂級貨色。齊人之福當然想,不過,骨頭太難啃了,嗯不下……」葉凡搖了搖頭。

「你交通部的事擺平沒有?」鐵占雄轉移了話題。

「交給那個周老頭去辦了,聽說他大兒子是交通部常務副部長,這事,他肯hua大力,應該能成。」葉凡說道,臉上並不輕鬆,這事說來容鼻做起來難於登天。

「算啦,實在不行你乾脆直接找鳳老頭算啦,這就是老哥我叫你娶一冰美人的緣故了。

你這事,老哥我幫不上忙,交通部的官員老子一抹黑,誰都不認識。

實在不行那個張衛清倒是可以借用一下,他在中央辦廳,應該認識交通部有份量的人物。還有身旁計委那個傢伙,份量相當重……」鐵占雄說道,兩人當著幹了一杯。

「再說吧,也許周家能辦成……」葉凡點了點頭,隨即又說道:「其實,並不一定要找鳳老頭,我還有去處。」

「哪裡去?」鐵占雄問道,有些不信。

「趙副主席,當初我離開水州時他有說,說是我這次立了大功,軍委可以給我一個承諾。嘿嘿,實在不行,乾脆厚著臉皮去趙家一趟了……」葉凡干聲笑道。

「媽的,你小子能量大,連趙寶剛那老傢伙都給拿下了。那老傢伙,說起來氣人。「哼1鐵占雄那臉一下子黑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