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六十二章上層玩的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二章上層玩的把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會是,一我猜不出來……鳳旭國搖了搖頭,不敢往大的地方猜。

「用拳腳直接招呼了許萬山,打得許萬山丟了二顆門牙,聽說小腿還骨折了」這小子夠狠的,連省委常委也敢打」呵呵,是個人才……」鳳天遙一臉的欣賞。

鳳綱早在一旁張夾了嘴,半天沒合攏,暗道牛逼。

至於鳳傾城卻是暗暗心驚,嘴裡卻是哼道:「莽夫一個,不堪大用。」

「誰說的,這是豪傑之氣」一代梟雄雛形,小孩子,懂什麼。」風旭國訓叱道。

「所以,小傢伙張狂也有張狂的能量。鳳綱,好好學著人家。人家張狂了是一點事兒都沒引起」像這種事已經被軍委壓制了過去,就南福省幾個重量級常委會曉得,其他人一概不知,你們聽了就忘了,別拿出去亂傳,國家機密不能視之為兒戲,好運的小傢伙。」,鳳天遙笑道,旋即」又是一臉嚴肅。

「我們明白。」鳳旭國點了點頭」眼神又在自己女兒身上掃了一下。

「那爸,齊振濤的事你出面啦?」

「何用我出面嗎?豬腦子。這次的事不是一般的順利,中組部里居然罕見的團結,一舉否決了曹顧兩家提的宋初傑,有人提點出了齊振濤,難道還能不上嗎?這個」實則是坐收了漁人之利。」鳳天遙說道,呷了一口茶,顯得悠閑自得。

「嗯,曹顧兩家有奪佔南福之勢,來勢太猛了,遭人嫉恨,活該他們倒霉了。估計郭家、鎮家、趙家會毫不猶豫點了頭。痛快1鳳旭國笑道,心情一時大好。

「嗯,省委書記權威還是得維持的,書記是代表黨,黨的領導不可違背。

曹顧兩家想玩出叮挾天子以令諸侯,也玩得過火了。書記裡面兩個名額,省委書記還怎麼主持全省工作?

不過,也不是沒出現過此類情況」只能說是曹顧兩家聯合之勢達過於急燥,過於兇猛,有人看不順眼了要打壓一下。

唉……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講得在理啊,什麼地方,都不能獨攬大權,總得有個平衡支點才行。

不然,也會造成權力的過度集中,滋生」一言堂」是黨所不允許的」搞得太過了」,」鳳天遙那眼神開合間好像能看透遙遠幽深天穹。

「也難怪他們,曹家和顧家兩個主持大局的人都快退了,一年多時間內」他們當然想能多佔幾個坑就占幾個,不然,等曹夢德和顧天龍一退,曹顧兩家想再現時下盛況難了。」,鳳旭國嘆了口氣,頗有點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其實鳳家何嘗不是如此,自從老爺子退了后」實力肯定大不如從前了。

現在本家能拿出去撐門面的就是鳳旭國的大哥鳳朝陽了,現任安東省委書記。

而鳳家所在的「津派,裡面培置的高官無一人進入政治局九人常委裡面」最多就是津門市市委書記進了政治局任委員。

跟老爺子鳳天遙在位時相比,實力那是銳減。鳳家,已經感覺到了衰退的危機」再不奮起,很有可能退居為京城二流家族之列。

目前,已經到了京城一流家族最邊緣地帶了,並不像外人眼的那般光鮮了。

第二天上午,葉凡睡了個懶覺,好久沒這般舒坦地睡覺了。下午到了風清錄處」現齊振濤還在大廳中繼續轉棄圈子。

一見到葉凡,齊振濤拋棄了一向的沉穩勁著,問道:「小子,有消息了沒有?」

「還不清楚,不過齊叔放心」我看有六成把握。」,葉凡說道。

「六成,難說宋初傑可是京城曹家人女婿,現在聽說跟顧家的關係相當的親密,準備聯姻。至於說津派鳳家」唉……」一旁的風清錄嘆了口氣。

「最主要的就是,人家早就下手了,你齊叔即便是有著鳳家相助,現在為時遲了一些。鳳家突然插了一杠子,能否有角逐之力還難說。不過」實在不行就算啦,以後再突這事了。」

「昨天大伯不是來啦,難道沒轉出什麼來?」葉凡忍不住問道。其嘴中的大伯自然指的就是齊振濤現任江都省省長的大哥齊放雄了。

「小葉氨有些事你想得太簡單。放雄一個省長,在下邊人看來那風光無限華彩很大。

可你要想想,在這京城裡」有多少部長」各部衙門裡常務副部長,副書記等人都是正部級高官,跟放雄同一個級別的。

而且,京城佔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你是從下邊上來求人,說句實話,下邊一個省長真的到了一些有份量的部委,有時一個小處長都敢拿擺他。」鳳清錄一時倒真把葉凡當自家小輩看了。強龍難斗地靂,我現在總算是有深切體會,媽的,這都什麼世道。」齊振濤突然一巴掌扇在了旁邊一根鐵棍上,出嗡嗡直響,見他呲著牙,估計相當的疼。

「何況,這次南福副書記位置之爭,又不光是振濤和宋初傑,角逐的人不下3o個,這其中有份量」能爭取的人至少也有6個。振濤,說句不中聽的話,咱們自家人,在這6人裡面我並不看好他。昨晚上放雄出去一晚上,基本上沒找到能說得上話有大份量的人。」風清錄一點不怕打擊妹夫齊振濤。

「算啦,京城這潭水很深」唉,不行下次再說了。」,齊振濤這外號「齊大炮,的熊人此刻也是焉頭耷腦的,葉凡看了直想笑。心道」領導們的沉穩都是表現給下邊人看的,面子工程罷了。

風白雪默默地下來泡好了茶,瞅了葉凡一眼沒吭聲,不過,現在對葉凡的態度那是好多了,甚至」可以到葉凡就放光彩。葉凡當然曉得人家風大小姐是把自己當藥丸子了。

噠噠噠著進來一人,不是齊放雄是誰。

「怎麼樣?」風清錄面上沉穩,一見齊放雄進來,脫口就問道。

齊放雄掃了葉凡一眼,葉凡一看,趕緊說道:「我有事先走了。」

「走個屁,你小了留下。」,齊振濤哼道」葉凡只好訕訕然留了下來,其實,這廝根本就不想走,能聽到一點小道消息,學習一點官場上的知識好像也不錯的。

「我找了中組部一個朋友」說是這事今天上午磋商,估計下午就有結果了。不過,關於角逐的情況,我那朋友說是不清楚,難怪他,因為他不是中組部核心成員。」,齊放雄臉上並不樂觀,一臉凝重如墨。

「唉,要是老爺子……不說了。」

齊振濤的父親齊伯民以前是軍委委員,當時齊放雄能當上省長」自然就是他父親齊伯民活動的結果了。

不過,現在不行了,齊伯民病得快死了」而且退下來多年了,影響力太小了,人走茶涼一點也不含糊。

「小葉,你們天牆公路的事跑得怎麼樣了,你小子到了京里,好像沒幹過什麼好事。

昨晚幹嘛去了,是不是喝酒了,狐朋狗黨還挺多的。多干點正事兒,天牆公路能搞下來,那將是筆驚天的政治資源。

為官者想得到提拔,人脈關係是選,但自身實力也不能忽視。諸葛亮夠厲害了吧,可阿斗呢,還是扶不起來。」齊振濤乾脆轉移了話題。其實也大有深意,今天難得兩兄弟聚在一起,自然是說給大哥齊放雄聽的。

「昨晚上跟鐵哥喝酒去了,鐵哥現在調去公安部了。」葉凡露了一點底子,反正鐵占雄跟齊振濤關係也說得過去。

「公安部,幹嘛的?」齊振濤問道。

「聽說是副部長。」葉凡說道。

「媽的,這老小子踩了狗屎,居然一躍成為副部長了,再幹得幾年怕不是要當部長了。」齊振濤一臉的苦澀」有些憤慨了。

齊放雄隱晦地掃了葉凡一眼,覺得這小傢伙好像有點能量,居然跟公安部副部長稱兄道弟的,那種關係,從齊振濤嘴裡噴出,應該不是酒肉朋友的碎種兄弟。

「呵呵,鐵哥還不想去。」葉凡自嘲般笑了笑。

「不想個屁,那老小子的話你也信,純屬放屁。」齊振濤心裡窩著火,講話那是相當的粗魯,轉爾瞅了葉凡一眼,笑道:「不過,即便是他到公安部,好像你這次的事是交通部的事,他應該也幫不上什麼忙。

再說,占雄估計還沒去上任,以前他在南福那一帶活動,京里的關係並不是特種的圓潤。姐夫」交通部你有沒熟人。」

「熟人倒是有,只是份量太輕。小葉搞的是三省通途,沒有副部是拿不下來的,部委司長估計講話沒用,建設資金涉及太大己」風清錄搖了搖頭。

「什麼三省通途,拿來看看。」齊放雄皺了皺眉頭,哼道。見齊振濤向自己使眼神」葉凡那是心領袖會,立即掏出了天牆公路項目方案。

齊放雄初初了一遍下來,半天沒說話。

良久,才說道:「一個大膽的想法,以前交通部門那些官員怎麼都沒想到過。」

說到這裡斜瞄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小葉,你這方案在交通部通過的機會為零,何況,你這方案根本就擺不到交通部的案桌上的。可惜我這次出來太忙,不然,等下次有機會了我幫你遞上去。」

「謝謝大伯了。」葉凡稱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