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六十五章燕副總理要見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五章燕副總理要見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年下來,人工費水電費等總計15萬塊就夠了。」古邦說道,咂了咂嘴,小心地問道:「老闆,如果你要換人請提前跟我說一下。」

「暫時我還沒這打算。」葉凡點了點頭,掃了古邦一眼,現此人談吐相當的有水準。

在別墅里轉悠了一圈下來,古邦帶他到了室,婁現裡面的裝修格調居然是歐式皇宮融華夏皇朝後妃寢宮形式搞的。

對於這一點,葉凡相當的滿意。一眼掃見那張古樸的雕hua大床,暗道足有三米寬,媽的,來個一龍戲三鳳絕沒問題。難不成古代的皇帝都好這吊吊。

「老闆,前幾天有好幾個老闆來問過?」古邦說道。

「問什麼?」葉凡說道。

「要不要出賣,他們最高價可以出到三千萬。」古邦小聲說道。

「不賣,再多錢也不賣。」葉凡揮了揮手,掏出一張支票道,「這裡面有田萬,夠你們開銷兩年了,好好看著這別墅。你的工資提高三成,其它人提高一成。」

「是1古邦的那雙眼中閃出一絲喜悅,儘管掩飾得極好,但葉凡棄鷹眼,隨手給了他聯繫電話,乾脆躺床上先睡個大覺再說,反正交通部的事自己幫不了什麼忙,目前只能是乾等著了。

一覺睡來已經是晚上了。

古邦早就叫阿姨準備好了晚餐,試著嘗了嘗,感覺做得還不錯。

周衛國來了電話,說是事情已經有眉目了,估計明天就能拍板下來。而且,感謝話說了許多,因為狼破天雷厲風行,早就把他的事給安排好了。

第二天,葉凡去拜訪了老將軍李嘯峰。

老將軍非常高興,熱情地招待了葉凡。

而且把兒子李龍拉了過來,一直交待說是請葉凡給好好教訓著。葉凡笑道:「伸手過來。」

李龍不知何意」拿眼瞅了一下父親,見父親在使眼神,趕緊伸出了手來。

葉凡閉目檢查了一陣子,感覺怪異。

問道:「李老」說句實話,你可是堂堂的國術大師,怎麼李龍才二段身手,這個有些說不通啊1

「你也看出來啦,有眼光。」李嘯峰臉上淡淡的憂愁一閃而逝,嘆了口氣,說道:「李龍從小身子弱,我想盡辦法給他加強了訓練和身體的調理」不過,最終也只能比普通人強一點點。有些事,也許是天意使然,人,也無力逆天而行。」

「我開貼方子,你叫李龍按方子抓藥喝,半年後如果有空我會再來,到時也許有辦法突破桎梏。」葉凡笑道。

「真能成嗎葉哥?」李龍一急,叫了起來。其實李龍都主了,居然叫葉凡葉哥,葉凡怪不好意思的」笑道:「李龍兄弟,還是我叫你李哥吧,不然,這個太怪了。」

「達者為先,跟年齡沒關係。」李嘯峰卻是搖著頭笑道。

第二天下午三點半」周衛國電話到了,說是帶葉凡去交通部。

葉凡聽了當然高興,整理一番,把人給搞得相當精神,跟著周衛國往建國大道的交通弈而去。

其實,葉凡心裡還是有點緊張的」說句實話,到京城就去過特勤a組總部,各大部委倒都沒去過。在葉凡眼中」還是有種小農思想存在的,對於中央各部委」感覺相當的神秘。

幸好有周衛國帶路,不然,鐵定轉得暈頭轉頸還找不到地方。周衛國直接帶葉凡去的就是他大哥的辦公室,周進峰作為交通部第一副部長,在交通部里也算是一風雲人物。

當然,葉凡也知道,這個是周家在還自己的大人情。真的想接交上周家,那還離得相當遠的。

不過,那天晚上請狼破天等人就是周衛國埋的單,當場也見識到了葉凡的能量,特別是鳳傾城跟葉凡的緊挨著坐在一起,周家在震動的同時,對葉凡的印象加深了不少。

不然,周家不可能如此賣力為葉凡辦事的。要知道一個涉及三省的大交通項目,即便是周進峰作為交通部第一副部長,想使得方案順利通過,也是相當頭痛的。

周進峰的小女兒周香玉跟鳳傾城相當的要好,周家當然也想趁機接交上鳳家。

不過,鳳家也不是那般好接交的,跟周家的交往,只是屬於一種從屬關係似的。

周家老父子是從部委正職退下來的,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這個大兒子周進峰了。

周老爺子當然想助推周進峰最後坐上一部之長的位置。不過,就是這個也相當的難,副的跟正的相比,實力差距離何易於天壤雲泥之別。

周老爺子一個過氣的老頭,想扶正兒子的位置,那是不可能的。京城各大部委正職,那是要上政治局人常委會討論的。

當然,中組部的調和推薦就相當重要了。而周進峰還想更進一步的話,就得跟上鳳家的腳步,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以前雖說周香玉跟鳳傾城較好,但還是缺少一個進一步接近鳳家的機會,此刻這個機會就到了,自然就同志給創造的了。

那天晚上請客,周衛國親眼目睹了葉凡跟鳳傾城的莫名親密,所以,回去跟老頭子一說,周家也上心了。

如果葉凡跟鳳傾城有展下去的機會,哪現在就貼上葉凡,以後機會不是相當的大?

當然,葉凡跟鳳傾賊也僅僅是一點苗頭,不過,周家是寧肯錯殺一萬,也不放過一個。

何況,即便葉凡跟鳳傾城沒有展的可能,但葉凡自身凸顯出的能量也使得周家對他是另眼相看的最主要原因。畢竟,鳳傾城跟葉凡能否成就好事,那個希望還是相當渺茫的。

京城鳳家雖說現在已經在走下坡路了,但瘦死的驂駐比馬大。鳳家的能量還是相當大的,因為,鳳家不光是一個鳳家,而是他立身的「津派,整個系的力量。

周進峰長得跟周衛國有幾分相似,但周進峰的身材顯得更寬大了一些,再加上一身黑色西裝,使得人看上去頗有一股子厚重的官威。

「葉凡同志,三省通途的天牆公路,這個構想的確大膽,甚至可以說,有點瘋狂。

前天我拿回部里后,在部委會上擺出來,部里同志反響不一。不過,還是選出來了作為推選目標項目之一。

今天下午,部里正式進行一些重大項目的敲定會,你們麻川縣搞的天牆公路也擺上了桌面進行最後一次的敲定性質討論。

剛好分管我們交通部的燕雲副總理到部里例行巡走。不過,這次他是悄悄來的,剛好聽說在開會,所以直接進來了在側壁打開了視頻在看。

當看到關於你們天牆公路的方案爭論相當激烈時,當即叫人把方案也拿了一份過去。

現在燕副總還沒走,正在會議室里,時間來不及了,你要有思想準備,簡單地捋一遍馬上跟我去。

燕副總想聽聽你這個構想者的一些說詞。」周進峰快把話說完。

葉凡心裡沒來由緊跳了起來,想不到燕副總理居然要聽自己的構想就連一旁的周衛國眼中都顯露出了一絲羨慕。雖說他現在去中紀委的鳳寶山處進行保衛工作了,但保衛跟被人欣賞可是兩碼子事。在鳳寶山眼裡,自己無非一個保鏢罷了。

要贏得他的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能行嗎小夥子?」周進峰罕見地格了拍葉凡肩膀,好像是在給他力量。

「行1葉凡乾脆地點了點頭,跟著周進峰往會議室而去。心裡快運轉著捋著思路。

「等下估計部委里還有幾個委員會問話,你不要打亂了原先的思路,該怎麼說就怎麼說,一切以自然為主,不做作,給人一種真實感才是最好的說服他們的手段…………」一邊走,周進峰一邊像老師在循循善誘著學生。說起來,他有那個資格,葉凡在他面前,還只是嫩菜一株。

交通部的會議室相當的寬大,但並不是十分豪華,彰顯的就是一個古。

上一個中等個兒,面上並不凝重看上去十分平淡的普通老者坐著,應該就是燕雲副總理了。如果事先沒得到提示,還會以為他就是一平常老者罷了。

兩旁下邊坐了七八個人,男男女女都有,基本上都是些老傢伙,中年人都很少。

見葉凡進來,幾十隻眼睛全聚攏了過來,好像閱兵時行注目禮似的。

不過,一個個臉色全變化著,驚詫居然都從臉上寫了出來,像這些老傢伙平時城府深如大海。

不過,在見到葉凡的年輕后那是再也難以掩飾訝然了。旋即,有幾個眼上緊蹦的神經好像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這些老傢伙,也許是看到葉凡的年輕后覺得等下好拿下了。其實,反對天牆公路的一些老傢伙當然也昂足了勁頭想在燕副總理面前顯擺一下自己的眼光學識,如果等下能質問得葉凡這嫩鳥連話都講不出來,那真是大快人心的。

天牆公路這方案是周進峰這個常務副部長推出來的,而部里跟周進峰不怎麼對付的一些老傢伙自然想趁著打敗葉凡的機會藉機扇周進峰一個耳光的。

所以,周進峰的心裡早就狂濤巨浪了,就怕葉凡這個從農村破縣來的小縣長能否承受得住這些老傢伙的聯手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