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六十八章勝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八章勝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郭書記,我想問一下,既然你們南福省全力支持天牆公路項目,為什麼該項目在省交通廳無法通過,呵呵……」蔡培副部長這話一問出,那真夠毒辣的,郭朴陽被噎得差點甩杯子了。

不過,此刻不是甩杯子的時候,郭朴陽立即說道:「省孌通廳的同志也許另有考慮,羅水公路也正在申報,估計是考慮到這方面吧。

不過,我現在就表個態,南福,將傾全省之力促成天牆公路建設。」

江都省齊放雄態度也很堅決,答應給全力支持。

宋家川將軍在電話里說道:「燕雷總理,各位交通部同仁,你們好,我是宋家川。

天牆公路,已經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了。嗯起當年為了解決麻川縣的土匪問題,咱們英勇的解放軍戰士們犧牲了二個連。

當年,我帶的二連一百多號人,最後就剩下不到一個班。為了協助我們剿匪,麻川人民也付出5oo人的生命才換來了新麻川。

想起來心痛啊,咱們這些領導,不能再看著麻川人民受窮,還在窮困中掙扎了。

英雄們的鮮血不能白流,前幾天葉凡找到了我,我答覆給2ooo萬。昨天上午,我已經把此事報到了總後勤。

總後勤的領導都相當重視此事,決定,加上紀念館的建設,再追加二千萬給麻川人民改善城關市政建設。

這筆錢直接拔給麻川縣政府,由葉凡同志代為管理,主要用於麻川縣縣城的各項建設。

因為,天牆公路,不光是一條民用公路,他對於我軍戰略物資運輸都相當重要。

希望交通部的各位同仁能考慮到我軍後勤補已方面的特殊需要,給天牆公路以大力支持。」

宋家川的話音落地后,蔡培的臉已經成了豬肝,這個時候」他是再也不敢站出來硬杠了。

如果還要阻攔,那不成了阻攔國防建設的謀反份子。宋家川的話相當的毒,相當的火辣,那是巧妙借勢」借的就是國防建設的勢,有幾個高官敢去碰國防建設那條警報紅線。

「宋將軍放心,我是周進峰,今天這會議是由我主持的,天牆公路已經可以拍板了。

考慮到麻川縣的特殊情況,麻川人民為解放付出的心血…………對於資金方面,交通部肯定得大力傾斜。

我的提議就是由交通部拔款三個億,剩下不夠的由天牆公路項目指揮部另外再籌集資金。

在國家政策允許範圍內可以多渠道籌資,務必使得天牆公路建設一步到位,造出一條好路,惠及麻川人民和南福、江都、安東三剩為國防建設出力」為軍隊後勤運兵等……」周進峰借勢而上,一鎚子下來,壓得蔡培等人全成了啞巴,會議室里幾個老傢伙都點頭贊同。

這時,葉凡電話振動起來了,一看號碼,居然是鳳傾城打來的。本想不理她,不過」轉眼一想,能否借點鳳家的力量不是更好。請示了一下后就接通了電話。

「聽說你們天牆公路正在交通部進行項目論證。」鳳傾城說道。

「是的。」葉凡回道。

「我大伯有話給你說,你聽好了。」鳳傾城還是那個冷漠口氣。

「你是葉凡,麻川縣代理書記?」鳳傾械的大伯鳳朝陽問道。

「是的,請問您去……」葉凡問道。

「我是安東省的鳳朝陽,你們天牆公路如果能申報成功,安東省可以支持你們。」鳳朝陽說道。

「鳳書記您好,能不能把您的話傳到會議室,因為燕副總理和交通部領導都在,他們要聽聽證實。」葉凡說道。

「可以1鳳朝陽說道,當然」交通部絕對有鳳家的人,所以,裡面的情況自然也傳到鳳家了。

對於天牆公路」安東省當然也想能爭取下來。好處自然相當多了,當然」大頭被南福省拿去了,小頭也得占回來。

如果現在還不表態,再加上江都省的齊放雄都表態了,那以後這項目一拿下來,安東省就將處於一個相當被動的位置了。

聽了鳳朝陽的話,交通部那些老傢伙是徹底有些震驚了,一個個都在暗中思量著葉凡這小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一個小縣長,居然能勞動這麼多的高官為他出面。

鳳朝陽的電話也透顯出了一點小動靜,那就是,葉凡這小傢伙很可能就是鳳家看中的人。

其實,鳳家又何嘗沒有一點這方面的小心思。天牆公路將是一筆了不起的政治成績,葉凡一個小縣長能拿下來。

如果給外界造成一種這事是我鳳家在支持的,葉凡是我鳳家的人,看到沒,我鳳家支持的一個小縣長都有如此能力,那說明我鳳家所在的津派還是人才輩出起。那天牆公路,不是成了鳳家的一筆小業績。

「老傢伙,搶果實倒是積教……」這消息當然傳到了郭朴陽耳里,心裡自然不痛快了。

不過,天牆公路能在南福為主的情況平通過交通部的項目申報,郭朴陽實則心裡大為痛快。

至於說鳳家為什麼會支持葉凡,這個,郭朴陽相信葉凡應該不會是鳳家的人。

因為,他的級別差太遠了,豈能被鳳家看中?能被看中的,至少也得是副部級及以上高官,而且,副部級別的還得帶個常委才行。葉凡的份量太小了,鳳家無非是想撈點政治果實提高些知名度罷了。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上飛機前給鳳傾城了一則簡訊內容如下:鳳妹子,大哥我要走了,要不來送送,不然,我可會想死你的。

鳳傾械回了簡訊:祝你被風刮到飛機外得道飛升。

小葉再同:我在天國看著你。

鳳傾械回:謝謝你看著我走入婚禮殿堂。

小葉回:毒!

鳳傾城回:咯咯嗯「……

回到水州,葉凡直奔齊振濤家。

「齊叔,你的事敲定沒有?」葉凡笑道。

「小子,給我也揣著明白裝糊塗是不是,哼1齊振濤洋作生氣樣子,實則心裡高興。

「那齊叔肯定高升了,是不是該給個見麵包。」葉凡打趣道,隨看見到的官員級別的提高,葉凡的心理素質是越來越平穩了。

「見麵包肯定是有的,把天牆公路搞好,我會多弄點錢給你。小子,好好乾,天牆公路就是一筆了不起的政治成績。麻川人民脫貧致富,就看這條路了。」齊振濤收斂了笑意,一臉嚴肅,擺官威了。

「到時請齊叔下來啟動剪綵。」葉凡笑道,「不過齊叔,麻川城關現在還是碎石子街道,能不能拔點錢鋪成水泥路面。」

「你小子傻是不是?天牆公路一開工,還怕你那麻川城關不鋪成水泥路面?借東風,把麻川城關也娓划進去。再說,別以為老子好唬弄,總後勤的宋將軍不是說動後勤領導再給你們追加了二千萬專項款子用於麻川城關建設,改善麻川人民基礎生活設施建設?」齊振濤敲了葉凡一個暴栗。

「齊叔,是有二千萬,不過,我另有打算。這二千萬乾脆拿來改善麻川全縣道路,特別是金桃鄉和靠山屯子兩個鄉的道路,為經濟展預先鋪路。」葉凡干聲笑道,「再說,齊叔,連總後勤部這麼遠的地方領導都肯給二千萬,難道咱們南福領導的胸襟還不如他們嗎?麻川,可是草命老區。」

「別跟我用激將法!沒用1齊振濤乾笑道,轉爾瞅了葉凡一眼,說道:「,算啦,拔2oo萬給你吧,不然,你小子又得埋汰老子什麼了。」

「謝謝!齊叔,能不能直接打到縣長基金上?」葉凡干聲聲笑道。

「想幹什麼?」齊振濤沒好氣哼了一聲,說道:「算啦,就這麼定了。」

這時葉凡電話響了,裡面傳來郭朴陽秘:「葉凡同志,郭書記交待,明天早上你先到省委,郭書記要聽你專門彙報。過後還得把天牆公路情況在省委常委會上通報一下,你要作好準備。」

「我知道了王秘書,謝謝1葉凡說晃「沒什麼,不過,到時關於交通廳的情況你也隨帶著介紹一下,呵呵……」王和風隨口提點了一句,裝著很隨意樣子。

「我明白。」葉凡說道。

「齊叔,你看是不是郭書記要給省交通廳的盧廳長上上眼藥了。」葉凡陰聲笑道。

齊振濤一聽就明白了,那臉一板哼道:「郭書記會那般小心思嗎?你小子,別胡亂猜疑。這事,率萬別說出去。」

「早知道就不跟齊叔你說了,這事不能說。」葉凡說道。

「我是個例外,以後有什麼事得第一個給我說叨一下。」齊振濤霸氣十足,說道,「不過,盧九一也該敲打一下了。媽的,老子的話都敢不聽。」

「我明白了。」葉凡一臉嚴肅,說道。暗道,盧九一,你這龜孫子,幸好交通部那個老傢伙幫了我大忙,丟了郭書記臉子。

也許姓盧的真的倒大霉了。明天看看怎麼樣再澆上一桶油把火燒大些。

既然跟顧家勢成水火,那就得勇往直前,狠狠地打擊一下顧家才是。別以為老子一小毛蟲,也照樣有翻天的能量。

第二天上午,葉凡早早到了省委。

王和風秘書是個矮個子,看到葉凡倒是沒拿擺架子,而且,還走上前來跟葉凡緊緊的握著手,很是客氣地把葉凡帶進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