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七十章跟廳級幹部同級任組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章跟廳級幹部同級任組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實則這事是因為盧家長老有交待盧明珠要支持葉凡的,郭朴陽想破腦袋也猜不到的這事是人家盧家在支持小葉同志,而不是針對盧九一,更不是幫助那一派了。

至於說從來不管不問的軍區司令鎮湯成會支持自己,也許是看在齊振濤面上,因為齊振濤是軍轉將軍,跟鎮湯成關係還行。

實則不然,鎮湯成支持的也是葉凡,這個如果給郭朴陽知道了真相的話,估計即便是他作為一省之書記也會驚爆眼球的。

宣傳部長湯金玉一直是朱省長的堅定支持者,所以,朱世林話一完,她緊接著跟上了,說道:「我同意朱省長的看法,盧九一同志是有這樣那樣的小問題,給個處分讓他戴罪立功也是不錯的選擇。」

其實,朱世林和顧峰山都知道,倆人暫時聯盟也不過才四票,口人常委的省黨委會,因為一個副書記名額一直空著實際上才12人,而許萬山又被降了職。

實際來說,目前就剩下11個常委。在這事上,已經有齊振濤、羅長江、鎮湯成、盧明珠、馬國正、納蘭若峰表太支持處理盧九一,加上郭朴陽的一票。七個人支持了,即便是郭朴陽不開口,此事已成定局,沒什麼戲演了,倆人只是得表個態,在省委出自己的聲音來,不然,以後更難爭取到既得利益了。

朱省長那臉陰沉沉的,想不到不到二個月,自己一方勢力低迷到如此地步。以前有著齊振濤支持,再加上許萬山,湯金玉,自己一方穩穩地有四票。

那個時候,盧明珠搖擺不定,羅長江保持中立,鎮湯成一般投的都是棄權票,或者根本就不來……,所以,本地集團的勢力比郭朴陽還稍強,真想不到」人家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才幾天就變天了。好像省委常委會已經被郭朴陽支手可遮蓋了。

顧峰山也差不多心境,想不到自己嘎了半天,拉過來了組織部長宋實傑居然還是如此結局。

「擇日不如撞日,天牆公路指揮部就在今天成立吧,也好迅投入前期工作中。

這事就由振濤書記擔任總指揮了,副組長由秦志和同志、交通廳選出一位同志」以及德平地區庄世誠同志組成。

朱省長,你看怎麼樣?」外理完盧九一后,郭朴陽立即調轉槍頭」雷厲風行。

本該是朱世林作為省長主持的天牆公路也給他攬了過來,定了齊振濤為總指揮,最後故意還問問朱世林,差點氣壞了老朱同志,暗罵郭朴陽不是人,手也伸得太長了,撈政績都撈過界了。

當然,郭朴陽的打算就是天牆公路讓齊振濤去折騰」自己不摻和,朱世林和顧峰山都給排除在外,一來是給齊振濤示好,另一方面來說也是隱晦地壓制著朱世林了。

「我同意1朱世林苦澀地吞下了這枚不得不吞的苦果。因為天牆公路直到現在,自己都沒什麼閃光表現。

齊振濤挂帥也是眾望所歸。二來齊振濤提了副書記」分管的還是經濟交通建設,所以,由他挂帥別人也無話可說。

「郭書記,天牆公路可以說是葉凡同志一手搞起來的。對於這方面的一些具體事務還得他去操作,我認為應該把葉凡同志納入到天牆公路指揮部來。」齊振濤提出建議道。

「同志們認為呢?如果要納入,給個什麼職務較好。」郭朴陽先不答,撤撤網。

「天牆公路是葉凡同志一手搞起來的,把他納入指揮部是應該的。而且,省里的同志不可能長久駐紮德平麻川的」具體的事估計還得麻川的同志來協助完成。」馬國正先贊成,「至於安排個什麼職務幹什麼工作」我看副組長這位置就較合適。」

馬國正那話剛落地,顧峰山再也忍不住了,哼聲道:「馬書記,你這是開玩笑吧,作為四個多億的大工程,副組長的位置多麼重要,至少也得是正廳級幹部才能勝任,葉凡才多大,聽說虛引歲。能納入到天牆公路指揮部中已經是破天荒了,想不到馬書記會提出這麼荒唐的建議來?」

「荒唐,我沒看出哪點荒唐來?」馬國正有些火了,頂牛了。心道你雖說是京城顧家的人,但也不能這般的埋汰老子。再說,顧天龍那老傢伙嘎不了幾天了,一退,你顧家難再現昔日輝煌了……

「還不夠荒唐嗎?天牆公路的開工,可是三省通途。作為副組長,可能還要擔當起聯絡三省領導的重任,你叫一個縣長去跟江都、安東省的正廳級其至副省級高官談工作,人家心裡會怎麼看咱們南福,這簡單是視天牆公路為兒戲。」顧峰山言詞犀利。

「嗯!顧理。江都、安東兩省領導估計會認為咱們南福省不重視天牆公路,這話要是傳到交通部,更主要的是天牆公路可是在燕副總理哪裡掛了號的,要是給領導留下一個輕視天牆公路的壞印象就麻煩了。」宋初傑附和道。

「呵呵,天牆公路本來就是葉凡同志工力促成的,當時燕副總理還親自接見了葉凡同志。

這說明什麼問題?同志們難道還沒看清?燕副總理很看重葉凡同志,不然,也不可能同意天牆公路了。

能在短短几天時間裡敲定天牆公路,說明葉凡的能力已經得到了燕副總理認可。

再說,這事是葉凡同志搞出來的,江都、安東兩省的同志應該知道他就是此路的始作俑者了。

能跟葉凡同志談工作,他們應該更放心才對。」齊振濤淡著。

「葉凡同志完全能勝任副組長一職,如果他不能勝任,哪來的天牆公路?」盧明珠態度堅決。

「一個副組長,位置是重要,但指揮部又不止一個副組長,即便葉凡同志的經驗有所欠缺,相信在以老帶新下他能更快成長。

咱們是不是該給這樣的有作為的年輕人一個機會。咱們這些老傢伙啊,天天喊著要培養年青一代,真的有能力的年青人站出來時咱們又推三阻四的不給機會,不給機會雛鷹何能成才。」鎮湯成居然說了這麼多話,倒是令得郭朴陽心裡一直嘀咕,好像不是單單的支持齊振濤那般簡單了,看來,得重新審視葉凡同志了。

「嗯,葉凡同志促成了天牆公路,這一點我作為南福省省長,也相當的欣慰。

剛才湯成同志也講到了以老帶新,這一點我也贊同。總書記也提了幹部的年青化。

要求咱們要重視對於年青幹部的培養,葉凡同志好像還是跨世紀英才班的班長吧,在老同志們帶引下應該能很快的進步的。

我看交通廳的常務副廳長韋建明同志就不錯,可以納入副組長序列,以老帶新嘛1朱世林不反對葉凡,但也提出了自己中意的人選,一下子就引起了郭朴陽的警覺。

暗道老朱是不是又瞧上交通廳廳長那個位置了,這次hua了這麼大力氣拿下了盧九一,絕不能讓老朱再染指的。

不過,朱省長提出副組長人選,這是也是理所應當的。

「嗯,建明同志作為省交通廳的常務副廳長,可以納入天牆公路管理組副組長中。

為了加強天牆公路的管理能力,可以成立一個臨時頭的黨委組織,關於天牆公路資金使用過5oo萬的項目都得由黨委會討論通過。5oo萬以下的由項目副組長根本分工不同,經組內討論,可以原則上自行操作。

我看,就由振濤同志擔任指揮組黨委書記了。秦淮北同志是副書記,另外庄世誠同志也要納入。

葉凡同志雖說年輕了點,但幹勁十足,有人的膽識,卓著的遠見,犀利的眼光,就是燕副總理也認可了他的能力,咱們南福省委也不能作一愚人是不是?

為了更有利的揮出葉凡同志能力,可以把他納入臨時黨委會成員中。」郭朴陽同意了朱省長的建議,但也把葉凡推了進去。

老狐狸,朱世林差點罵娘了。

「郭書記,我希望你能慎重考慮一下。葉凡,畢竟太年輕了,進入副組長序列我保留意見,但要進入臨時指揮部的黨組成員中,我堅決反對1顧峰山跟郭朴陽較真了。

朱世林自然喜歡看到這種局面的。

「燕副總理認可的人不能進入臨時黨組成員中誰還有資格進入?何況,這天牆公路說白了,是葉凡同志大力,一往直前才拚出來的。試問,咱們在坐的一幫老傢伙,有誰有葉凡同志如此氣概,別的不說,我郭朴陽在這件事上就比不了。」郭朴陽毫不客氣,逼向了顧峰山,瞅了這廝一眼,擺了擺手說道:「這事就這麼定了,反對的,保留意見的都記錄在會議記要裡面。」

當然,最終各方也有所妥協,天牆公路的副組長增加到了六個。自然是顧峰山也提出了人選摻和了進來,各方都想分得一杯羹了。

顧峰山和朱世林的打算也很明顯,副組長越多,葉凡手中的權力也就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