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七十一章正廳級別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一章正廳級別較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無論怎麼論資排輩,葉凡都只能是排在最尾巴。因為,其它副組長,級別最低的也是正廳級幹部,葉凡這小處長,只能幹瞪眼了,你郭朴陽和齊振濤要提葉凡,那咱就讓他成為一擺設,中看不中用。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hua始勝開。

白居易寫的《大林寺桃hua》對於海拔毅高的金桃鄉來說也較合適,都四月底了,桃hua才開。

二個月下來,麻川縣各項目工作都進入了攻尖階段。蟠桃影視山莊已經初具雛形,青霧茶項目更是幹得火火紅紅,尚天圖出資由一千萬到了二千萬,現在又追加了五百萬。加上老尚拉來的合作夥伴,青霧茶集團公司的註冊資金已經達到四千多萬。

看來老尚嘗到甜頭了,在省農業廳的大力扶持下,青霧茶品牌漸漸的創立了起來。

因為織女、牛郎兩鄉的海拔都達如米左右,所以,到了四月底,在其它茶葉銀針都過去的時間段內青霧茶頭批毛尖才出來。不過,茶品卻是相當的令人滿意。

而日本安達集團的蒼井無奈之下,只好先期投了沏萬,在靠山屯子鄉建了個竹制口工廠,換得了葉凡手中的十幾貼治療半陽痿的藥草。鑰盅號,德平地委樓里,天牆公路臨時頭設的指揮部會議室內里,坐著七員大將。

總指揮兼指揮部黨委書記的就是省委常委、副書記齊振濤。

副總指揮兼副書記是秦淮北副省長。

副總指揮兼常委的是省政府辦副主任張明堂。

副總指揮兼常委的是交通廳常務副廳長韋建明。

副總指揮兼常委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肖銳鋒。

副總指揮兼常委德平地委書記庄世誠。

副總指揮兼常委麻川縣代理書記葉凡。

會議室臨時頭借用的就是德平地委常委會議室。

同樣一個會議,以前都是庄世誠坐在上,可今天儼然吊了個個頭,庄世誠在七大指揮裡面只能排名倒二的位置,也就是比葉凡稍強一點點,也就坐在了葉凡對面。

對葉凡來說,既興奮也有些不安。聽說在常委會上為了自己的這個臨時頭的副總指揮職務,省里各大常委還角逐過一番,而且,顧峰山這個人看來對自己的成見已深,葉凡暗暗警惕著這老小子會不會下陰手使絆子。

「同志們,通過一系列前期準備工作,天牆公路在五一勞動節將正式動工了。對於各部門,各項目組的工作效率」本人相當的滿意。這些天來,大家都辛苦了,沒日沒夜的,一項這麼大的工程,再加上接通三省,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征地、重新規劃等等一系列工作干下來,連我都感覺有些吃不消了,不過」成績也相當的喜人…………」齊振濤先多以鼓勵形式表揚了一番。

「淮北同志,稱也說說吧。」

「前期工作是很喜人,不過」某些小地方還是有些差強人意。比如在征地方面,顯得有些亂,群眾也有些反響。我們的同志,一定要把群眾的利益放在位,按政策法規合理進行征地補償。老百姓就靠那點地吃飯了,沒有了土地,總得為他們謀求一些另外的求生手段。如果能時時刻刻把老百姓利益放在位,相信能很大的減少干群對立,樹立咱們黨員威信。」秦淮北那話一拋出,幾個老傢伙全掃向了葉凡。

這話再笨的人也能聽出來,因為葉凡就是專管征地這苦活累活的。

「是啊!老百姓失去了土地,就相當於咱們拿國家工資的被砸了飯碗。」這時,省政府辦副主任張明堂同志也不妨來插上一腳」為秦淮北助助威。

雖說張明堂跟秦淮北並不是一個集團的,張明堂是顧家人,秦淮北的政治主見一般傾向於朱世林省長,但在打擊葉凡這個最近勢頭較旺的毛頭小子身上,兩人的意見差不多。

如果能趁機逼這小子自動退出指揮部,或者抓住什麼大的過失踢這小子出指揮部那就更完美了。

「嗯」某些同志工作經驗不足,再加上沒有在交通戰線工作的經驗,群眾基礎較薄弱」工作方式方法有時過於粗暴,造成了一些失誤」希望在天牆公路啟動后能注意不足之處。咱們的黨從來都說,有錯就改,為時未完嘛1交通廳常務副廳長韋建明是朱世林提名進入指揮部的。

所以,韋建明早把自己當成朱省長的急先鋒了。據圈內人士說是朱省長對葉凡有點小意見,他也趁機表現一番,不妨打擊一下葉凡這小毛孩子。

至於葉凡,知道這些老傢伙想生事,所以,乾脆練起了閉耳功,半眸著眼在養神提氣。這主要是看齊振濤面子,總不能鬧事同得齊振濤這個主持人無法下場吧,所以,暫時先忍了。

「德平情況複雜,經濟跟本省其它地方比較落後。群眾們視土地為飯碗,征地過程中出現一些小毛病,小衝突、小矛盾是再正常不過了。

關於征地出現糾紛的事,沒有一個工程不出現這種問題。本人認為負責征地的葉凡副總指揮已經做得相當好了。

換作是我,估計也難做到如此的地步。到現在征地任務已經完成了總工程的五成,時間這麼短,能做到這種地步,咱們應該給予以褒獎才對。」庄世誠站出來,直面給葉凡以鼓勵。

「嗯!葉凡同志這些天來干出的成績有目共睹,是該給以褒獎。出現些小問題,是工作中的正常情況。就拿小問題來說,咱們這些指揮副指揮的哪家不沒有點小問題。前幾天,江都、安東兩省聯絡工作方面就出現了一些問題,差點使得咱們的天牆公路開工日期一拖再拖了。」齊振濤那話一噴出,張明堂副主任那臉一下子有些微紅了。因為搞三省聯絡工作就是由他負責的。

齊振濤無視他的憤怒,繼續說道:,「搞規劃、搞設計材料準備等方面就沒毛病了嗎?說到這裡,我得批評一下某些負責這些方面的同志。一個規劃小方案怎麼是改了又改,到現在,你們說說,都改了幾十回了,一天一小變,三天一大變,這裡過不去就不走這裡,那裡有人託人說了人情就繞彎子過去了。這天牆公路方案,都快成菜市場的爛菜了。」

這一次,省交通廳的常務副廳長韋建明也臉微紅了。

因為的確是這種狀況。

比如天牆公路本來是不用經過某鎮的,但是某鎮領導一番請吃請喝,再加上厚厚的紅包硬砸下,韋建明當然一點頭。

那設計圖紙有得稍稍的改動一下。雖說是方便了那些鎮子,但天牆公路里程卻是變得越來越長了。

「還有,有些幹警協助拆遷征地方面,某些同志存在著大條思想。認為公安幹警去協助一些雜牌軍搞這些工作有些掉價。都是為國出力,都是為人民服務,還要分個三六九等,論個尊卑不成……」齊振濤言詞犀利,也不怕得罪這些臨時頭的下屬。因為齊振濤級別太高了,對於這些廳級幹部,批評一下誰也不敢再反駁。

大家都知道,這是齊振濤在維護小葉同志,在隱晦地為他出氣。這個態度其實是相當明顯了,給大家出一個信號,我齊振濤就是小葉同志的靠山。這葉凡跟齊振濤到底什麼關係,各位同志在心頭裡開始打起了小九九。

其實,這裡面當然有涉及到一個權財之爭了。征地拆遷工作雖說辛苦,但補償款子、易地安置,賠償錢物等方面前是由葉凡負責的,其中油水也是各個副總指揮里最大的。也難怪一個個副職也全患了紅眼玻

當然,齊振濤很放心讓葉凡去做,從兒子齊天嘴裡知道一點這小子好像還有一手奇妙的草藥之醫術,也了點小財,身家已經有幾百萬了。這油水最大的項目讓他去負責,至少在金錢方面不會載根頭了。

如果讓其他人去負責,那很可能會在天牆公路開工後為紀委送去幾個雙規幹部。

這裡雖說只有七個人,齊振濤負責全面工作,基本上很少呆德平的,差不多也就一甩手掌柜,其實具體的工作都是由常務副總棒揮秦淮北在主持。

而下邊剩下的五個副總指揮旗下都有一攤子人,比如葉凡吧,從地區和麻川縣抽調了大批的人組成了征地拆遷工作組。

人馬也有幾十號。是幾個組裡人員最多的,來自各個部門的都有,什麼公安、城建、國土等,倒真像一隻雜牌軍。

肖銳峰負責協助各方面安保,所以,省廳也帶得有十幾個警察下來,而干具體工作時由德平地區公安局負責,他只是調動一下罷了。有點像是一救火隊員,哪裡有動粗的人出現,或者說哪裡需要動粗,像市容城管沒辦法情況下就由公安出動了。

「齊書記,一直來我都有個想法。那就是把德平的羅水公路建設也納入到天牆公路建設當中,只需把原設計方案稍稍改動一下,就把少建設一截路面。也可以省下一大筆錢來,免得造成重複建設,資金浪費不說,還費神費時。」庄世誠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