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七十二章地區跟國家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二章地區跟國家之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昨天有事,今天補上,呵呵呵,剛回來,累像狗了,大家請多支持,給狗子送來一點鼓勵。,「庄書記,天牆公路方案是我們省交通廳集合了全省規劃設計界的專家學者們在交通部專家的指導下才搞出來的。剛才齊書記也說了,不能三天一大變,我看現在已經漸漸成形的方案就沒必要再改變了。這個,又得重新測量規劃,時間也來不及了,而且,勞民傷財。」交通廳的常務副廳長韋建明一聽,不高興了,直接反駁了起來。

「稍微改動一下就行,先說說你的具本方案。」齊振濤來了興緻,如果有這種好事,也不介意稍作改動,所以,根本就沒理會韋建明。

「羅水公路直達水州」「「所以,跟原方案相比工路里程只是多了二公里,就這二公里路程,卻是可以省下一截達一百三十公里的路程,這可是要幾千萬的?」庄世誠早作了精心準備,把方案一擺出來,立馬就贏得了會議室里眾人響應。

其實,庄世誠也是想藉機打壓一下王專員,因為羅水公路就是王專員負責的。

羅水公路出了成績,王專員臉上有光彩。而且,這廝為了能讓省交通廳通過立項,也是頗為hua費了一番心思的。

終於塵埃落定之後,這省交通廳的款了聽說前期下拔了一千萬到地區賬頭上。

而羅水公路的總指揮就非王朝中莫屬了,手頭有錢使喚著,而且這光彩庄世誠還沾不了多少邊,王朝中還是相當滿意的。

「庄書記這方案我看確實可行,其實,在征地時我就已經聽到了不少這方面的一些想法。光是羅水公路這截路面就能省下4ooo萬左右。用這4ooo萬能幹多少事?而且,也省得我們征地組重複再去征地,想必羅水公路那一截路面已經把征地補償等問題搞得差不多了。」葉凡先是旗幟鮮明地表示支持。

「嗯」跟原方案相比只不過多了二公里里程,卻是少建了一百多公里路面,這方案的確很實在,我同意。」秦淮北點了點頭,「不過,有些後續問題卻是要處理好,比如原先羅水公路那筆款子是不是也得納入到咱們天牆公路建設中來。」

秦淮北夠狠,一眼就看到了錢。因為原先羅水公路省交通廳已經批了二千萬」加上德平地區從各方面募集的資也有近二千萬,這麼一合計,估計不下四千萬。秦淮北估計就是看在這四千萬份頭上才答應得這般乾脆的。

反正卑務副總指揮是自己,這錢越多用起來當然也順手。好處嘛,就不必說了。

而且,這話也提得無可厚非,你羅水公路都被取消了併入了天牆公路,那筆錢當然就得納入到天牆公路管理中來。

而且,天牆公路指揮部跟羅水公路指揮部相比」級別高得太多了,簡直就沒有可比性。這話要是傳到王專員耳里,也不知他老人家會不氣得直接嗝屁過去。

「秦省長,羅水公路都是由王專員負責的。」庄世誠就漏了一句話出來就不說了」意思是你懂,你秦淮北是重量級的副省長,有本事你自己去問王朝中要就走了。

對於集世誠來說,當然也不願意把這筆錢納入到天牆公路中來的。

能省下來用在地區其它方面建設中不是更完美,即便這筆錢是由王朝中在操作」但也比落入別人口袋好。

反正天牆公路有三省支持,有交通部作主,hua的不是德平地區的錢。這個,就是一個小德平跟大南福之間地區利益區別了。

當然,庄世誠也曉得,四千萬不拿出一部分來那是不可能的,不然,憑白的人家為什麼要把羅水公路併入進來,估計交通廳給的二千萬是跑不了啦。

當然」自己德平募集的二千萬資金按理說不能納入天牆公路管理中的。相信王朝中即便是那二千萬也不肯拿出來的,到時就讓王朝中跟秦淮北好好的來個慧星撞地球切磋一下好像也不錯的。

「那就立即叫王朝中同志過來一下。」秦淮北點了點頭,示意工作人員道。因為,他有那個權力。

「秦省長,如果改道接通羅水公路」那我們的方案規劃是不是又得調整。三天後又要動工了,我怕時間來不及了。」韋建明心裡不痛快,做著最後的掙扎。

「想必羅水公路也有規劃設計」叫他們提供出數據,你們核實后再重新規劃小一番就行了。後天」我要看到你們重新規劃后的方案設計,絕不能再拖天牆公路後腿。還有,張明堂主任也得把這事給江都、安東的同志通報一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秦淮北很是霸氣,直接就作主了。「齊啊?」韋建明見秦淮北態度堅決,連累又問起齊振濤來。

「齊書記,這個,要重新聯絡江都、安東兩省同志,怕一時來不及不好辦吧?天牆公路,可是涉及三省的,如果協調不好,一個不慎引起其他兩省同志有子意見,弄出什麼來擔擱了天牆公路正常建設就麻煩了。

」張明堂心裡當然也不痛快,這一改道,不說通江都、安東兩省的同志的話人家會提意見的。

而要說通他們,估計自己這個聯絡員又得跑細了腿。要知道江都、安東兩省負責此事的可都是兩省的常務副省長,級別比張明堂高得太多了,使得張明堂有時說話底氣有些不足。

有點下級跟上級談判的感覺。所以,不得不拉上秦淮北一起出動,齊振濤事太多,張明堂不敢出口去麻煩他了,除了齊就剩下秦省長了。

可是天牆公路五一節就要動工了,現在時間就剩下三天了,張明堂心裡有些急了。

「就這麼定了,能省一點算一點,好歹也是四五千萬。國家的錢,一分一毛都不能浪費掉,這就是一個工作的態度問題。苦些累點,同志們克服著就走了,都是為人民服務嘛!至於說原羅水公路款了問題,就由秦省長跟王專員協調商量一下。」齊振濤最後定了拍子,誰也不敢再羅嗦了。

不久,王朝中進了會議室。

當韋建明把天牆公路改道羅州的事跟他說了后,這廝那臉立即漲得通紅,說道:「怕不妥吧?咱們羅水公路早就進行了前期動工,路面拓寬得差不多了。就是大個頭的碎石子也鋪上了,如果要重新規劃,那又得重新再來。

再說,天牆公路的等級比羅水公路高,羅水公路的規劃是正基1o米雙舟四車道規劃小,而天牆公路的規劃是正基就達15米了,雙向六車道,加上邊路和水溝等總寬度達到了舊米。

可以說是目前咱們省最高等級的公路。這一返工,那前期羅水公路所做的事全得操翻了重來了,那得浪費多少人力物力財力?」

「這一點不用你擔心,在你們已有的基礎上再拓寬幾米,總比重新建設一條公路hua費得少。而且,在征地補償等方面你們前期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也讓我們節省了時間。」秦淮北知道韋建明這個常務副廳長壓不住王朝中,所以,乾脆捋袖子自己上陣親自壓制了。

「秦省長,那不一樣。我們是按接近1o米的方案搞的,有些老百姓已經在公路邊建上了房屋,如果一操翻重來變成舊米寬度,那些房屋不得重新操了再建,這樣子下來,引起的一系列後果是相當嚴重的,我怕到時老百姓不答應,鬧出什麼事端來就麻煩了。」王專員又扒拉出群眾來反彈秦淮北了。

「老百姓的態度當然要尊重,但國家的大政方針也得執行。難道老百姓就不是華夏的老百姓了,老百姓的土地就不是國家的了嗎?這是個大局觀念問題,老百姓的小利益也得服從國家的大利益。這些,既然你們前期工程都得做下去,難道拓寬幾米就不能實現嗎?」秦淮北有些生氣了,話語重了不少。

「秦省長,按理說,老百姓的房屋建在公路旁,一般來說都會空出幾米作為餘地的,所以,即便是羅水公路改成了天牆公路等級,問題應該不是很大。即便有幾座房屋要拆除一小截,咱們適當給以補償問題不難解決。」韋建明對王朝中的一股子土霸氣很是不滿,立即符合著秦淮北對王朝中展開了聯合施壓。

庄世誠卻是不吭聲盡瞧熱鬧,因為,這事的始作俑者是他。當然,庄世誠也有一點私心,但八成目標還是站在大義,為國上面的。

王朝中卻是不放過他,瞅了庄世誠一眼,說道:「庄書記,你是德平一把手,這事你看怎麼辦?我服從組織安排。」

一把手,你老小子什麼把老子當成過一把手。現在被秦省長和韋建明聯手壓製得不行了才想起一把手來,庄世誠心裡暗暗冷笑。

說道:「朝中,這事是大政方針。天牆公路是交通部牽頭通過的,橫跨三省的大通途。當然,對於羅水公路是否併入天牆公路中,我作為德平地區一把手,天牆公路副總指揮,我的態度就是服從大局。朝中,咱們眼光要放長遠些,能把羅水公路等級提上去,讓咱們德平的車子跑得更快,促進咱們德平經濟展,何樂而不為?」

王朝中那臉一寒,如果有把刀子的話估計會立即拔出來捅向庄世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