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七十四章王專員失敗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四章王專員失敗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一,3更到。,舊一「這樣吧,王專員,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由我們指揮部收回一千五百萬款子的使用權。

第二個選擇就是那筆錢留給你們德平安排,但必每得用在公路建設中。

既然麻川縣現狀如此,就為麻川縣建座橋吧,你直接拔沏萬給麻川縣,建橋不夠的錢他們自己去想辦法。

還有,我齊振濤的話你聽白了沒有?」齊振濤直接拍板了,王朝中狠不得衝上前來跟葉凡同志來個擂台賽。

想不到自己千辛萬苦弄回了一千五百萬,被齊振濤一句話就給拎走了沏萬,和著幹事者得小頭,葉凡屁事沒幹反而得了大頭。

不過,齊振濤外號齊大炮,此人脾氣也相當的爆,如果惹得他火大了會做出什麼來王朝中可是不敢保證。

趕緊點了點頭,肉痛要死的說道:,「我明白了齊書記,那8四萬我明天就叫人直接划拔到麻川縣財政局。」葉凡自然偷著樂了,反正自己跟王朝中不可能尿到一起了,得罪就得罪了。

最近勢頭很好,總後勤部給了二千萬,再加上這沏萬,而且,先前麻川縣自籌的二千五百萬資金好像指揮部也沒人提出催要。

也許齊振濤默許了這筆錢由麻川縣留著自個兒使用了。這麼一來,葉凡手頭上有了五千多萬閑錢,那可能做多少事。

小葉同志是樂極生悲,頭腦中還沒丫丫完,王朝中突然爆出一句話道:「,齊書記,秦省長,葉凡同志為天牆公路籌集了二千五百萬專項資金,這是hua了很大功夫的。我雖說不是指揮部核心指揮,但也是指揮部組員之一」我提議總部是不是該給葉凡同志給以褒獎?」

陰啊龜孫子,哪壺不開提哪壺,老子最怕這事被人拎出來,想不到省里來的領導沒人來拎,你王朝中作為德平的專員,倒是來下陰手把自家錢往外人口袋裡塞了。

葉凡差點氣結了,庄世態那臉雖說沒多少變化,但心裡早就陰深如墨汁了。

想不到王朝中為了報復,居然如此的不顧全大局,不顧全德平地區利益,胳膊肘兒居然往外拐了。

當然,庄世誠知道,這是王朝中在向自己挑戰,葉凡只是一幌子罷了。

秦淮北一聽有戲,知道他們窩裡反了,立即笑道:「嗯!葉凡同志為天牆公路出了這麼大力,是該得到總部褒獎。我看應該給葉凡同志個人一個省優秀幹部獎勵」獎金嘛也該給幾萬,這樣,才能更好的調動天井公路全體幹部職工的積極性,為天牆公路出謀劃策。」

「應該的。」韋建明和其他同志都點頭。

不過」軒爾,張明堂笑道:「葉副組長,什麼時候拿了獎金可得請客啊1

「應該的1葉凡苦源地笑道。

「不過,葉副組長,那二千五百萬不知什麼時候拔到指揮部的財務處?」張明堂來後手了」直逼了過來。

「張副組長,這筆錢應該用於麻川縣人民搞建設才對。」庄世誠坐不住了,說道。

「麻川縣人民就不屬於南福省管了嗎?」張明堂干聲說道。

「張副組長,麻川縣人民當然屬於南福管轄,而更直接的領導卻是德平地委地區行署。

剛才齊書記也拍板了,說是德平出了五百萬款子用於天牆公路建設,此份頭也應該包括麻川縣出的份頭了。

所以,麻川縣沒理由重複再出錢用於天牆公路建設。而且,為了天牆公路建設」麻川人民已經付出了許多,在征地等方面前作出了極大的讓步。」葉凡反擊道。

張明堂倒是啞火了,秦淮北皺了皺眉頭也不想開口了。韋建明見秦淮北不作聲,乾脆也練起了假睡功。

其實,秦淮北早就注意到了齊振濤對葉凡的照顧」一筆二千五百萬的款子齊振濤居然沒開口提出,說明人家在揣著明白裝糊塗,自己又何必去穆罪人。

更何況反正是上面出錢,沒必要跟齊振濤搞不愉快。時下齊振濤升為副書記后那個常務副省長位置又空了出來,而許萬山的位置也空了出來」省委一下子空出了兩個常委位置。

秦淮北在天牆公路上自動請戰,為此事還特地找了朱省長和郭書記,目還無非還是為了能幹出成績來,為自己進入省委班子作出力拚好鋪路。

因為秦淮北是除了常務副省長外的第一副省長,最有資格競爭入常的了。

這個時候去得罪齊振濤這個分管經濟、交通等方面工作的副書記,很不明智的。

要是秦淮北曉得跟喬圓圓關係的話,估計立即會想盡辦法,把天牆公路的專項款子也划拔上千把萬給葉凡的麻川縣人民建設了。

「算啦,這筆錢就由地方作主吧。」秦淮北示好了。

張朝中一聽感覺來了靈感,立即笑道:「感謝齊書記、秦省長以及省里各位領導對咱們德平的特殊照顧。」

葉凡感覺張朝中是在陰笑,估計此獠如此說沒安什麼好心,果然來了。

張朝中斜瞄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既然地區為天牆公路一次性付了五六百萬的地方性公路建設,那麻川縣自籌措的二千五百萬專項公路款子是不是該划小拔到地區財政局,由地委行署統籌安排?庄書記,你說呢?」

「這筆款子是人家麻川縣自籌的,就由葉凡同志統籌安排吧。」庄世誠淡淡說道。

「庄不是德平下屬的縣?」王朝中得勢不饒人,直逼了過去。

對於德平內部糾紛,省里的各位同志權當看熱鬧了。

「王專員,麻川縣當然屬於德平地委管轄。不過,好像德平地區行署也是屬於南福省管轄吧?」葉凡干聲說道。

這小子什麼意思,王朝中心裡納悶,隨口說道:「當然1

「當然就對了,我現在身為天牆公路副總指揮,齊書記,秦省長,各位領導,我有個建議。

何不趁天牆公路的東風,把德平其它地方公路建設也配套進來。當然,咱們德平可以不要天牆公路指揮部出錢,但德平自籌的資金得划拔過來統一安排才對。

既然要借東風了就得統籌才好。說不準還能從交通部再弄點錢出來,而且,我建議由王專員統籌安排這筆款子的使用。

我們麻川縣自集的二千五百萬也拿出來由王專員帶的工作組奐責,作為天牆公路的配套工程。」葉凡淡定的說道,弄得一會議室人都沒搞清楚這小子心裡的打算。

「嗯,這個想法很好。既借了天牆公路東風,又讓德平人民得了實惠。

德平,說白了,也是咱們南福省的德平嘛!德平人富了,公路好走了,也有我們的一份子功勞。

何況這次天牆公路大頭還是交通部出的錢。」齊振濤話了,掃了王專員一眼,笑道:「不過,王專員來當這個配套工程指揮小組的組長不合適,因為他沒有進入咱們指揮部的黨委會。這配套工程指揮組也得由黨委會選派人員才對,還是由德平的同志擔任比較合適,因為錢是他們自己的嘛,咱們即便是借東風幫了一點忙,也該把權力交給他們自己去處理較合適。」

齊振濤一番話一完,王朝中是徹底變色了。和著自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麻川的二千五百萬沒搞到手頭上,好像連自己旗下為羅水公路自籌的百萬也得拿出去了。

而配套工程組長又沒自己的份頭,還是由德平的同志負責,除了庄世誠和葉凡,還有誰?而且,這組長頭銜,應該會落到庄世誠頭上的,葉凡,資歷不夠。

「這事我看葉凡同志較合適,畢竟我還得主持地委全面工作,太忙了,怕干不好工作,請齊書記和秦省長考慮一下。」庄世誠轉手就把人情賣給了葉凡。

「既然德平的兩位同志中世誠同志推薦了葉凡同志,相信葉凡同志即便是兼著一個配套工程指揮組組長也能幹好工作的,乾脆把錢直接拔過來,由葉凡同志現在領導的征地拆遷小組直接安排就行了。」齊振濤那話一出,王朝中差點暈了過去。

這廝氣得手都在顫慄,一隻手趕緊夾在了雙腿中摸著胯下那的話兒才感覺好了一些,不然,估計得出拳頭了。不過,也差點擦槍走火濕了褲子。

齊振濤這手相當的陰,如果是德平地區自搞小組在干這件事,王朝中肯定會摻和進來攪局分利益。

而把這事掛在了省里指揮部葉凡領導的小組中,王朝中就插不上手了,因為,王朝中不是葉凡這個組的組員而是庄世誠這個組的副組長,再想插手的話師出無名。

「謝謝領導對我的信任,我會幹好工作的。把德平地區為天牆公路搞的配套工程干好。」葉凡立即站了起來,行了一禮表了態度。

要氣就把王朝中乾脆氣死得啦,這老小子,一直牛逼哄哄的,讓他吃一次大虧也好。

「我服從領導安排。」王朝中憋了許久才憋出這麼一句差點令他跳樓的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