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七十七章施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七章施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也是無意中聽到的,咱們行署辦的邱茂水主任可能會到你們麻川來,當時他們那門沒關緊,有個同志開玩笑那樣子說,邱茂水居然沒提出反駁,好像默認了。」陳蕾作為行署辦副主任,耳目肯定靈光的,其實,陳蕾也暗暗高興。

「陳蕾,那你不是有希望了,走得好。」蔡紅藕高興的喊道,不過,轉爾瞅了葉凡一眼,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對你可不是什麼好事。」

「邱茂水這個人怎麼樣?」葉凡淡定的問道,既然邱茂水有可能到麻川任縣委書記,那先就得打聽清楚此人的底細,以布置應對之策。

「邱茂水,這個人很難說,城府很深。一直跟著王專員,好像還是他們那個圈子的智囊。

此人面上看上去沒有多少喜怒哀樂的,也很少顯示什麼霸氣,但背後整人的法子是層出不窮。

屬於非常難纏,非常難以對付的那類人。作為老同學,我可得提醒你,小心對付,別陰溝裡翻船了。」陳蕾從那天葉凡跟庄世誠一起到食堂吃飯,還有在水州八寶閣見到了齊振濤對葉凡的親切后就決心幫助葉凡了。

而且,從最近葉凡的表現看,非常的搶暇不要說地區的庄書記滿意,就是省里聽說就是郭朴陽書記都誇獎了他。

所以,陳蕾更是打定了主意,甘願給葉凡當一耳目,駐紮在行署辦。

「嗯,沒事。」葉凡淡淡的說著話,實則心裡q不平靜,掃了陳蕾一眼,突然笑道:「陳蕾,想不想老邱那個位置?」

「想誰不想」只是那個位置控制在王專員手中的,沒我的份頭。」陳蕾搖了搖頭。

「那很簡單,你給葉凡一個吻,就當是換官帽子付出的代價了。到時葉凡在庄書記面前提提,也許能拿下那個位置,咯咯咯……」蔡紅藕半天玩笑。

「我打死你這死丫頭,敢亂嚼舌頭根子。」陳蕾不幹了,追了上去,蔡紅藕咯咯笑著趕緊向葉凡身邊躲去,陳蕾撲了過來,蔡紅藕一看不妙,趕緊一扯」把溫寶玲當盾牌頂了上去。

陳蕾跑得太急,撞著溫寶玲了,兩女想脫開」胡亂地一抓,人沒擱開,倒把對方的泳衣給拉扯得滑了下去,因為那泳衣還是相當寬大的,頓時,露出了半個胸脯來。那顫巍巍地圓丘露出了半個,直撞向了葉凡。

葉凡趕緊伸手左右一手一個把兩個女子給半抱著,防止她們摔倒了。不過」那四個半圓丘卻是在磨蹭著。

「啊!走光了喲!讓某人大飽眼福了,虧大啦1對面的蔡紅藕得意地尖叫了起來,一邊叫著,一邊伸指點頭溫寶玲的陳蕾的胸脯處。

「啊1兩女低頭一看,頓時現了,羞得連耳根子都紅了,趕緊慌不迭地往上捋衣服。

「咯咯,這有什麼,反正又沒外人,給葉凡看一下不吃虧。」蔡紅藕走近身後得意乾笑道。

就在這時候,陳蕾跟溫寶玲突然出動了,一個抱住了蔡紅藕粉,一個卻是雙手扯住她的泳糶往下拚命地一捋,啦一下」葉凡感覺眼前頓時就白生生的一片肉huahua的,有些肉hua還有亂彈跳著惹人噴血。

溫寶玲這次夠狠的」一捋就到了肚臍眼上面,在蔡紅藕的尖叫聲中,兩女合力把蔡紅藕往葉凡身上一堆,兩人跌倒在了水池裡,頓時滾成一團。

場景,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葉凡裝著去扶人樣子,一把就抓住了夢中神往的地方,隨手捏了一下,感覺彈力十足。蔡紅藕羞得滿面通紅,尖叫著一把推去,不過,推的不是個地方,居然一把推在了某牲口的棒子上。

此女,當然也感覺到了。,呀,地一聲那是趕緊攏衣了。

鬧劇終於收築「陳蕾,如果邱茂水真的到了麻川的話那行署辦肯定得進一位主任了,到時,有機會時我給庄書記提一提,成與不成這個我不敢保證,但也有一點小把握。」葉凡給了陳蕾一個小承諾,令得陳蕾雙眼突然放出一絲雲彩。

1997年5月1日勞動節。

今天本來是放假的,不過,在麻川縣天車山脈老虎口下卻是彩旗飄飄。

因為,虎嶺遂道就在這老虎口下開工了,而虎嶺遂道的開工,也預示著天牆公路進入初始的動工階段。朱省長跟齊振濤以及秦省長等人剪的彩。

來的大員太多了,交通部也來了位副部長,總後勤部也派了位少將來,所以,葉凡這個副總指揮只有跑腿的份頭,一把剪刀都沒撈到。至於說其他幾個副總指揮,也僅有常務副總指揮秦淮北副省長撈了把剪刀風光了一回,廳級的高官們根本就沒剪綵的份頭,像張明堂、韋建明也是在搞一些打雜的服務工作。

因為,光是副省部級的高官就接近2o個,只有庄世誠這唯一一位正廳級高官撈了把剪刀,那是因為他是德平的主人才沾了光。

而同一時刻,還有兩個副啟動剪綵會場,天車山這邊只能說是主啟動,在江都和安東兩省各自動工地點,齊放雄省長和安東省省長楚雲天各自帶著一伙人在本省境內剪綵。

交通部分別派了兩位司長去拿拿剪刀裝裝樣子,而總後勤部就沒那麼多將軍下來了,江都、安東兩省派的是兩個大校去拿剪刀,三省都有官員互相派人到現場互相祝賀。

這次三省通途的天牆公路,各省都有撈到好處。設計圖紙最後定型時預算經額已經達到了四億。

安東、江都兩省當然都延長了公路里程,接頭地點乾脆直接延伸到了兩省跟南福麻川縣接界的地區府或市級城市。

而南福省這邊得到實惠最大的當然是麻川縣,不但趁機為織女、牛郎兩鄉建了鄉政府辦公大樓,而且,麻川縣城關的三座大橋都列入了天牆公路中。就連城關街道建設也有一半列入了天牆公路建設中,這些,至少為麻川縣節約了二千萬的巨額資金。

而交通廳拔給羅水公路的另外一千萬款子也被葉凡挪到了麻川縣建設鄉級公路,打造從縣城到蟠桃影視山莊,到靠山屯子鄉竹子基地,到青山鎮銅礦基地三支主幹線來,這麼一下來,基本上麻川縣鄉鎮公路有七成都涵蓋在了新公路建設的框架中。

對於這一點,齊振濤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庄世誠當然大力支持,反正這肉塊也是落到自家碗里,不管誰的碗,只要在德平境內就行。而指揮部的常務副總指揮秦淮北副省長不提出反對了,其他副組長中就張明堂砸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表達的只是一個態度。不然,他也不好對顧家人交待。不過,立即就被葉凡跟庄世誠這兩個最佳搭檔的副總指揮聯手壓製得死死的。

在沒有外援,而齊振濤又裝傻的情況下,秦副省長態度曖昧情況下,張明堂孤掌難鳴,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天牆公路有近三千多萬款子落入了麻川縣腰包,成了給麻川縣的專用扶貧款子。

而葉凡,這段時間了撈足了名聲和政績,在麻川縣,他的名頭跟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差不多齊名了。

韋不理和鐵東也收斂了不少,在縣常委會上根本就出現了葉凡總攬全局,一邊倒的趨勢。

往往一個議題擺出,最多就是韋不理和鐵東哼了幾句,方鴻國和孫」明玉以及方圓三人附和,杜小蘭和柳眉芳等人沉默,就那麼通過了。看著一個個重要位置被葉凡安排得人佔據了,韋不理和鐵東的心在滴血。

而趙車城的親戚唐大宗也順利到了縣經貿委任副主任,至於說出手兼職青山鎮銅業委員會主任一職葉凡暫時還沒動。因為,葉凡認為時機還未成熟。

張明堂本來是想把此情況反映到交通部的,不過想想也就放手了,如果真那樣子做,估計自己會成為全省公敵的。很有可能被齊振濤給踢出天牆公路,得不償失。

作為張明堂,雖說跟著顧家,但也得考慮一下撈點個人的政績才行。沒有拿得出手的政績即便是顧家也不好幫襯著你,要提拔,總得有個說詞。

而天牆公路副總指揮這個頭銜,就是撈政績的最佳渠道。要知道,省里多少雙眼睛盯著這路,有多少高官差點酸掉了大牙。這條路,實成的來說,代表的就是官帽子,代表的就是提拔高升。

「顧書記,葉凡小兒太猖狂了。」張明堂真給氣著了。

「猖狂,是有點。不過,沒事明堂,既然那小子喜歡上竄下跳的,齊振濤跟他關係曖昧,那就在他頭上加一道緊箍咒,到時跳得半死,摘桃子的人卻不是他,看他怎麼再跳。」顧峰山那話從嘴裡冷漠地噴了出來,好像在說一件平常事。

「聽說此事庄世誠一直壓著。王朝中和雷鳴懷一直在提出」要求確定麻川縣縣委書記人眩」張明堂有些憤然,說道。

「壓著,逃得了初一能撇開十五嗎?」顧峰山冷冷的哼了一聲,張明堂心裡暗暗歡喜,知道主子生氣了,估計乙部斕酵妨恕

「老闆準備什麼時候給庄世誠施壓?」張明堂小心,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