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七十九章新書記到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九章新書記到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這個也並不能說明賀海緯等人有異心,人這種動物,都得有自己的圈子的。大圈子套小圈子,環環相扣就組成了當今社會,沒什麼奇怪的。

「葉書記,我得感謝你對寶玲的照顧。」溫信年話語真誠,舉起一酒杯要敬葉凡一杯。

「這是應該的,我只是在執行地區制定的扶持本地企業的政策,並沒什麼特別照顧誰,呵呵。」葉凡淡然笑著,無一絲做作之感。

知道溫信年說的是溫寶玲的事,因為千洛公司實力太弱,在天牆公路競標中只得到了一千萬的標段,在蔡紅藕和溫寶玲的夾擊下,葉凡最後作主,把麻川縣城街道改造項目給了千洛公司。

把麻川縣城關兩座橋的建設權給了武聖公司。武聖公司還不錯,在競標中撈到了五千萬的大合同,再加上葉凡給的兩座橋粱,差點樂壞了猴總。

傳來消息說是猴總快高升了,原先猴總只是代理著華夏武聖集團德平分公司經理一職,聽正了,也許還能掛個集團副總裁頭銜。

葉凡本想分一座橋給溫寶玲的,畢竟溫格年是地委常委,只是千洛公司不具備建設這種大橋的能力,葉凡只好作罷。

溫寶玲看在眼裡,急在心頭,公司也正在擴招,也新成立了一個路橋分部,準備往橋粱方面展。不然,以後有大型工程中間都要架橋,那豈不是將失去很多的機會?

1997年6月5號。

星期四。

早上1o點,葉凡帶著麻川縣四套班子到了牛頭鎮那塊寫著,麻川縣人民歡迎你,的招牌子下。

掃了一眼身後的十幾輛轎車」以及威武的公安幹警。再也見不到噴著警察二字的拖拉機了,葉凡還微微有些感慨。自己到麻川縣僅僅半年時間,麻川縣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今年光是青霧茶一個項目就為縣財政收回了近2oo萬稅收,上半年稅收已經接近1ooo萬」才半年時間就完成了去年的麻川縣一年的稅收。

據專家預測,下半年稅收增勢頭更猛,因為靠山屯子竹製品公司,以及蟠桃影視山莊,還有貝葉谷景區都該贏利收稅了。

估計全年財稅將過二千萬,提前實現王專員和庄書記給葉凡下達的脫去全省倒一縣帽子任務。

明年等天牆公路一建成,那財源更是滾滾而來了。因為光是公路征費這一塊麻川縣就能分到幾百萬,就更別說其它什麼了。麻川的未來」因為天牆公路將生令人震驚的變化。

「葉總指揮,看看這些車子,唉」倒有些想念那些拖拉機了。」吳彤這小子知道今天不能再叫葉書記了,因為今天新來的縣委書記就要到了。

但叫葉縣長好像又不甘願,覺得給葉凡掉價了,乾脆叫上葉指揮了。

因為天牆公路指揮部雖說是臨時頭設立的,但那個指揮部級別太高了,指揮部黨委會級別估計達到了副省級城市常委會檔次,所以,吳彤覺得叫葉凡,葉總指揮,更牛逼。

「乾脆你那輛三菱給老子算啦」稱還是去開拖拉機吧。」葉凡沒好氣哼道。

「別介,嘿嘿,我只是隨口嘮嘮。」吳彤干聲笑道,掃了土地局局長梅天傑一眼,「我這三菱算什麼」你看看人家梅大局長,開的可是奧迪。庄書記的坐駕還是桑塔納2ooo,唉,人比人氣死人啊1

「人家是私車懂嗎?梅總裁的專車,誰叫你小子當時投胎投錯了,沒找個好人家。不然」也不用開著手扶拖拉機辦案子了。」葉凡調侃道。

「你說說,今天誰陪粟一宵下來的?」吳彤乾笑道。

「應該是組織部的孫部長吧。」一旁的方鴻國笑著湊話道。

「注意著點,別粟一宵粟一宵的」應該叫粟,一臉正經。

「粟個卵子」咱只認葉指揮。」吳彤搖子搖頭。

「別給人聽見,影響不好。」葉凡敲了吳彤一腦袋,對這小子的拍馬,心裡還是相當受用的。

遠處幾輛桑塔納2ooo開了過來。

「來了。」葉凡在心裡輕聲念叨了一句,挺了挺胸。

吱嘎車停穩了,想不到……

「王專員,你好。」葉凡笑著迎了上去,想不到王朝中專員親自送粟一宵下來了,這規格,的確夠高的了。

葉凡也曉得,這個,是王朝中給粟一宵充門面,反面來說,就是給自己一個下馬威,告訴自己,還粟一宵,是老子的人,以後你小子客氣著點,不然一一一一一一剛握著王專員的手,第二輛車子又冒出了雷鳴懷副書記,還有紀委書記濟明遠,老牌的查副專員,地委組織部倒只來了個常務副部長劉存天,並沒看見一把手孫國棟的身影,估計是沒來了。

看來,王朝中把自己的勢力都給擺出來了,擺明了是給粟一宵撐腰竿子來個先聲奪人,一出手就來彈壓葉凡了。

韋不理雖說心裡十分的失落,但也強打笑容迎了上去。鐵東雙眼卻是放彩光,感覺麻川的春天又到了。

因為,這段時間葉凡黨政一肩挑,這廝被壓製得快喘不過氣來,葉凡的手已經快伸到他的地盤青山鎮了,這粟一宵一到任,葉凡,還想如往昔那般霸道,一手掌控縣常委會,應該是不可能的了。鐵東心裡早打著自己的算盤了。

而且,今天送粟一宵下來的陣仗太華麗了,再加上聽說粟一宵歷來都是個強勢人物,人家背後靠山又硬,使得麻川縣好多不待見葉凡的幹部們都看到了他們的春天波動。

特別是縣委辦的柳眉芳,這女人根本就是一牆頭草,早就扭擺著她那大屁股擠了上去,硬是把鐵東這壯漢子給擠到了一旁,伸手緊緊地握著粟一宵的手。

粟一宵感覺眼前一亮,好像也十分的願意握著柳主任的那並不是特別鮮嫩的手。

倆人緊緊地握在了一起,就差來個眉目傳情那個啥的了。

「粟書記,麻川人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來了咱們的粟書記,哈哈哈……「……」葉凡打著哈哈,一臉笑意著迎了上去。

「不敢,過獎了葉縣長。以後咱們是同一個戰壕同志了,我的工作還得你多支持,到時葉縣長可別,呵呵呵………………粟一宵斜了葉凡一眼,有些不舍的把手從柳眉芳手中抽了出來,伸向了葉凡。那話,講得有些莫名其妙。

麻川兩巨頭,那手,終於握在了一起。

只不過,兩人雖說都在笑,但在場的幹部都曉得,從此刻起,麻川縣,將不再平靜。對於麻川的許多幹部來說,又得考慮表決心表忠心的站隊問題了。

「葉縣長,一宵同志在通都區不但是副書記,也還兼著通都區的常務副區長一職。通都區在他的協助下,今年經濟增長相當的喜人。而你們麻川,上半年的經濟增長形勢也相當的喜人。你們倆人搭班子,是強強聯合。希望你們團結一心…………麻川的未來,將是你們的了,哈哈哈…」王朝中笑著先把粟一宵給棒了一番,而誇獎葉凡,當然是順帶著捎帶的。這就叫紅hua也得綠葉襯才對,葉凡,就是那張綠葉了,陪襯一宵同志的。

回到縣政府後搞了個隆重的宣布儀式后就到下午了。

本來葉凡只想搞個簡單的儀式就走了,不過,上頭有交待,所以,今天,麻川縣所有的副科級幹部都給招回來了。明面上是聽王專員訓話,實際上是王專員在給粟一宵造勢罷了。

下午,王專員帶著雷副書記,查副專員一夥幹部巡視了麻川城關以及天牆公路,棒粱建設等等,指點了一番江山,激揚了一番狗屁文字,揮毫潑墨倒是沒有顯擺,因為王專員沒那毛玻

晚上,在神女酒樓又擺上了好幾大席。自然是為了新到的粟書記接風了。葉凡碰了幾杯后就走了,因為天牆公太忙了,他這個副總指揮也有忙不完的事干。

再說,自己在場使得那些拍馬的官員也不好太過顯目。因為,小葉縣長太強勢了,那會使得那些幹部心虛毛晚上估計會作惡夢的。所以,葉凡很知趣,乾脆走了,讓那些立馬就要站隊的同志自牟兒去貼吧。

葉凡一走,吳彤和方圓也走了。

常務副縣長方鴻國多呆了半人小時也走了,而縣人武裝部長齊歸雲根本就沒來。

葉凡那伙人一走,粟一宵那本來笑眯眯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也難怪他,葉凡這是擺明了不給他面子。而提前走的同志都是什麼態度,老粟同志心裡自然計較開了。

「他們都很忙嗎?」粟一宵憋不住了,哼聲道。

「忙!晚上都下班了,有什麼好忙的。」柳眉芳淺淺笑道,好像很隨意地那麼一說,立即就把粟一宵的怒火無限地放大了。

哼!柳主任,通知大家,明天一早召開常委會。」粟一宵冷聲哼道,他要讓葉凡知道,這麻川的天,是他粟一宵的天,不是你葉凡的天下。

「粟書記,明天就開會,是不走過早了一點?」鐵東故意刺激粟一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