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八十一章下不了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一章下不了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吳彤砸只了一下嘴,正想反嘴,葉凡卻是淡然說道:,吳書記,坐下,別急。不過,吳彤同志問一下會議內容也算是情有可原嘛!

吳彤同志一心鋪在工作上,怕天牆公路出現安全問題,這些都是工作認真負責的表現嘛!

只是剛才,他有些急燥了,至於說到會議內容……」葉凡瞅了韋不理一眼,笑道:「好像我跟韋副書記、方副書記都沒聽說過今天常委會的會議內容是不是?這個,我也正想問問粟書記今天開會的內容,倒給吳彤同志搶了先,吳彤同志,以後可別這樣沒規沒矩的,要問內容嗎,也別這麼急燥1

「嗯1韋不理也點了點頭。

「粟書記沒通知我。」方圓更絕,硬綁綁的直接就講了出來。

在所有常委們那略顯譏諷的眼神中,粟一宵那臉,一下子呈豬肝色了。

因為,一般的常委會在召開前,書記都會跟另外的副書記先通通氣,知會一下會議內容。

像粟一宵,在開會前就得跟葉凡和韋不理,以及方圓三位同志知會一下會議內容。至少得先知會一下葉凡這位二把手。

因為葉凡、韋不理、方圓都兼職著縣委副書記一職。如果粟一宵要開書記碰頭會,也就是這四個人。

如果要討論人事工作,孫明玉這個組織部長還要參加。不過,孫明玉因為不是副書記,所以,只有參與權沒有建議權和投票權的。

剛才葉凡那麼一問,韋不理和方圓一答,那豈不是說粟一宵太專橫了,開會前居然連會議內容都沒向幾位副書記知會一下。

所以,老粟同志那臉才會呈了豬肝色。

再說,葉凡也很叫絕,明面上是批評吳彤沒規沒矩的,實成卻是在說你粟一宵同志不是也不懂規矩」老粟同志不怨那才怪。

不過,這廝也很老道,甚至可以說是有點無賴行徑,咳了一聲,立即千笑著,說道:「噢!昨天一忙,倒真給忘了給葉縣長和韋書記,方書記知會一下今天的會議內容。其實,今天也沒什麼,一來想跟大家認識一下,增進跟各位同志感情,促進團結」二來目前天牆公路正在我縣全面鋪開了,也得加強安全意識方面的認識。三來,交通…………」

粟一宵剛講到這裡」他那秘書從門外輕腳進來,湊他耳旁嘀咕了幾句。

粟一宵立即站了起來,笑道:「雷書記來了,咱們去迎迎。」

「雷鳴懷,不是走了嗎了,怪了……」葉凡心裡暗想著迎了出去。

剛到門口就聽見了雷鳴懷的敝亮笑聲道:「一宵啊!昨天去了一趟天元寺,跟古鐵大師下了幾盤棋,今天早上路過麻川時才想起還有個事忘了跟大家說說」最近省里有關黨建工作的材料,你要組織大家學習學習。」

「那正好了,今天全體常委都在,正好聆聽雷書記的講座了。」粟一宵那是立即附合著,不過,給意兩貨好像在演雙簧,暗道雷鳴懷來得奇巧,等下估計有事要搗鼓點了。

「呵呵,不敢說講座,那是教授們乾的事,咱給大家嘮嘮還是行的。」雷鳴懷笑容滿面。

粟一宵趕緊把雷鳴懷讓到了主座上」不過,雷鳴懷沒坐,而是坐在了葉凡另一側。

「同志們」前不久,中央印的《領導幹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斌行)》,對咱們黨員領導幹部廉潔從政提出了明確、全面的行為規範,要求全黨認真貫徹執行。

這是黨中央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黨員領導幹部思想作風建設的又一措施。

對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反腐倡廉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咱們在坐的不但都是黨員,更是黨員中的黨員,黨員中的核心,更應該處處以身作則……」

雷鳴懷裝模著樣講了一番話,葉凡曉得,這個老早在四月份時就學習過的過時文件,雷鳴懷再搬出來老調重談,估計這黨紀學習只是個幌子,重頭戲應該在後面。

果然!

雷鳴懷講完話后,粟一宵吹噓了一通后立即轉移了話題,說道:,「同志們,天牆公路在我縣全面鋪開了,交通在這個時刻尤為重要。一個好的掌舵人,能很好的主持好全縣交通大局。

雷亮明副縣長一向工作盡職盡責,最近,天牆公路開工后,亮明同志更是身先士卒,在咱們麻川縣的公路上,經常會看見他的身影。我覺得,這樣一個有能力,肯干實事的好同志不揮出他的能力來太可惜了。

物盡其用,人盡其才,也是我們黨眉幹部的標準之一。

所以,介於目前咱們縣交通戰線吃緊,我建議葉縣長應該適,當調整一下工作分工,把有能力的同志調整到交通戰線上,主持全縣交通大業。」

「呵呵,你們調整工作,我就不摻和了,我先走了。」這時,雷鳴懷假意地站了起來要避嫌似的。

「雷書記,你是上級領導,咱們都是您的下屬,這次難得遇上咱們麻川縣開常委會,也請你旁聽一下,有什麼不是之處也請你指點一二,呵呵。」粟一宵挽留道。

「是啊雷書記,就留下吧,咱們難得聆聽到你的指點。」韋不理也笑道。鐵東直點頭,柳眉芳也是笑眯眯的點頭。

「呵呵,我這老頭子在這裡怕是……」雷鳴懷還想來個猶抱琵琶半遮面,嘴裡說著,那眼神卻是盯在了葉凡臉上。

「呵呵呵,雷書記,您就留下吧,咱們都想聽聽你的建議。您是地委領導,難得下來一趟,更難得這麼湊巧的遇上我們開常委會。」葉凡無奈地說著,不過,話里可是有些含沙射影的了。

雷鳴懷一聽,哪會聽不出來其中吊吊,眉毛動了一下,老實不客氣地說道:「既然同志們都有這個心,那我就倚老賣老再坐一下,呵呵,你們繼續,我只是旁聽一下。」

「還是繼續剛才的話題吧,對於我的建議,葉縣長有什麼……」粟一宵盯著葉凡,暗道,看你小子能得意到什麼時候,在雷鳴懷眼皮子底下你難道還敢頂牛。嗯跟老子玩心計,你小子還嫩著。

「嗯,是該調整一下雷亮明同志的工作分工了,老早我就有這個想法了。

前段時間考慮到亮明同志一直工作在工業戰線上,而亮明同志自己也提出過想要調整一下工作分工,休息一段時間。

現在看來,亮明同志休息得也差不多了,有力能的同志咱們不能讓他休息太久啊,這個,也是我們作為領導的無奈。

當為人民服務跟身體有了衝突時,還是以大局為重。剛才粟書記也提過了,時下天牆公路在咱們麻川縣全面鋪開了,既然粟書記認為亮明同志最適合戰鬥在交通戰線上,主持交通大局,我不反對。

不過,我保留意見。」葉凡說道這裡,轉頭故意問粟一宵,說道:「粟書記,是不是要讓亮明同志來主管交通工作?」

「嗯,就這麼定了。既然葉縣長保留看法,那就記下來,咱們的常委會,還是很民主,允許有不同的聲音嘛!不然,不是變成一言堂了,鼻可是不允許一言堂出現的,也不適合黨的建設。」粟一宵有些訝然,暗道怪了,這小子怎麼這般好說話,雖說是,保留意見」但至少一句反對的話都沒撂出來。

不過,粟一宵也相當的陰,本來常委會像這種事都要記錄下來的,粟一宵還要故意強調一下,自然是讓雷副書記記住葉凡這小子的意見了。保留意見,說白了,也是有看法的。相信雷副書記會更加記住葉凡同志的了。

就是在坐的其他常委也是暗暗納悶。難道這小子真被雷副書記壓著了,屁都不敢放,只是搞了個,保留意見,遮遮醜。

這其實是一種無奈地表態,就像共和國外交上經常玩的,表示遺憾,差不多。

看來,以前表示出的強勢只是紙老虎罷了,地委領導一上場,這小子就軟蛋了……

散會了,粟一宵摸了摸他的大肚皮,悠閑自得地走出了會議室。皺了皺眉頭,說道:「葉縣長,我看咱們麻川縣也該建一座真正的辦公大樓了,不然,縣政府連座新樓都沒有,老是在馬鬍子大院內辦公,這個也實在不方便,有點像是古代的衙門,而且,那衙門還不標準,太落伍了一些,咱們,也得與時俱進嘛1

「呵呵呵,想都想啊,不過,沒有錢什麼也是空談。雖說上半年財稅漲勢喜人,但也剛剛補上了幹部職工們的工資,如果要建樓就得一耙子又把幹部職工們打回了解放前。這個,已經習慣了,領了幾個月的全工資了,一下子又要減少,拿不到全工資了就怕幹部們心裡不服啊1葉凡以工資來搪塞著。

「鬼話,媽的,你小子手頭上不但有總後勤給的二千萬,還有以前為天牆公路籌集的修路款子,不下二千萬。這倒好,四千多萬就見你鋪了幾條街道,估計還剩下不下三千萬。

想留著吃獨食,老子硬摳也得很摳點出來才行。」粟一宵那臉一沉,心裡暗罵著,嘴裡卻是笑道:「呵呵,建辦公大樓這是縣政府的門面問題。我看葉縣長回去好好想想,看看能不能搞個可行性方案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