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八十五章梅家的傲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五章梅家的傲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回去右即著手整頓,銜從縣局抽調一部分幹警下到青山鎮,先把分局接手過來。青山鎮公安分局,先集體停職,等著調查結果再說。」吳彤趁機而動,粟一宵哼道:「辦案要公平公正,希望吳書記能謹記這些。」

「我會的1吳彤點了點頭。

「粟書記,既然李茂華如此把工作不當回事,道德如此敗壞,公然在鎮政府養姘頭,他是黨員中的敗類,嚴重的敗壞了黨的形象,造成惡劣影響。已經不適合擔任青山鎮副鎮長一職了,我建議撤消他的職務。開出公職,交紀委查辦,如有違法亂紀的事送公安局法辦……」葉凡趁勢而上,要摘人帽子了,實施自己的第一步計劃。

「葉縣長,現在情況不明,就憑打場架就要撤職法辦,未免太草率了。」韋不理出頭了。

「李茂華這位同志干工作還是相當賣力的,青山鎮銅礦每年能完成縣裡的勁萬合同費,其中,李茂華的功不可沒。如果說是停職調查還有點道理,一下子就要捋人帽子,這個,太急燥了。我反對1鐵東更直接。粟一宵自然是不吭聲,先觀察一陣子形勢再說。

「在工作時間天天喝小酒了還不算瀆職嗎?梅眉長都下去過近舊回了,怎麼會每次都看不見李茂華,那李茂華同志到底去什麼地方了。

這次更好,公然在鎮政府養小蜜,真把青山鎮鎮政府當成什麼地方了,而且,還是在上班時間裡。

對於這種不幹工作,只領工資,嚴重敗壞黨的形象的國家蝕蟲,我們紀委決不能手軟。

如果縣委不同意查辦,那我們紀委只好獨立辦案,何況,黨也賦予了紀委獨立辦案的權力。」方圓厲聲質問道。

「不要說別的」光是上班時間跟女人鬼混這一條就夠捋他帽子了,我同意葉縣長看法。」孫明玉態度也相當堅決。

「雖說李茂華是有些錯誤,但也沒必要一捋到底吧,對於同志,咱們能給機會的還是再給他次機會吧。可以以黨內處分形式來處理的。」縣委辦主任柳眉芳公然出來支持韋不理了。

「我同意葉縣長看法,對於這種嚴重道德敗壞的同志,絕對不能辜悉,不然,國法何在,咱們又拿什麼給廣大的人民群眾交待。人家會怎麼看咱們麻川縣縣委縣政府,這個影響相當的不好。希望粟書記能當機立斷,清除這種害群之馬。」常務副縣長方鴻國隨聲附和。

「應該立即拿下」不能再拖了。再拖,主是助長了壞人行徑,是咱們的黨,絕不允許的。」武裝部部長齊歸雲跟上表了看法。

「粟書記,你看呢。」葉凡說到這裡頓了一下,巡了全室一眼,又說道:「如果不立即查辦李茂華,我是擔心咱們縣經濟將受到毀滅性打擊。」葉凡一臉的憂慮。

「葉縣長,言重了吧?出了一個李茂華,就能造成咱們縣經濟毀滅性打擊?聳人聽聞我不想說,不過」有些言過其實了。」韋不理認為抓住了葉凡語病,立即進攻了。此人巡了大家一眼,略顯自得,說道:「難道咱們在坐的都抵不上一個李茂華,呵呵。」

「葉縣長」能不能說清楚點,這點我有些不明白,如果李茂華個人能引起這麼大的問題出現,那我可以考慮。」粟一宵也認為葉凡講得言過其實。

本來在方圓、吳彤、孫明玉、方鴻國,齊歸雲堅決要求處理李茂華時,粟一宵已經頂不住了。

因為加上葉凡,穩穩噹噹已經有6票了,如果不答應葉凡,估計葉凡也會提出舉手表決」那樣子做,粟一宵將會顯得較被動。誰知葉凡會漏出一語病來」正好成了粟一宵反盤的借口。

「呵呵,金桃鄉的,蟠桃影視山莊,可是梅局長的親姑姑梅盼兒女士出資搞的。

昨天晚上,梅總裁帶著梅上校,噢,忘了介紹一下,梅上校就是梅局長的堂哥梅功亮,是駐咱們德平野戰二師一位上校團長。

帶了十幾個兵蛋子,說是立即要親自去抓毆打梅局長的暴亂份子。為了維護咱們縣委縣政府形象,昨天晚上我堅決地表了態,說是咱們縣委縣政府會給梅家一個交待的。

警告梅上校不要亂來,說句實話,當時吳書記也在場,還有縣公安局的幾個幹警都在醫院,有個少校那手指頭都快戳到我鼻子上了。要是不吳彤同志在,估計我這縣長都得挨打了。最後,梅總裁下了最後通碟,如果不能令他們滿意,將撤資。

同志們,那可是四千多萬投資,如果蟠桃影視山莊項目被黃了,那對咱們全縣經濟復甦,是不是毀滅性打擊?

還有,如果梅家真的把這事捅到報紙和軍隊領導哪裡,哪咱們麻川縣真的就出名了。

梅盼兒總裁,可是江南傳媒業巨頭,江南傳媒集團總裁。透呂消息給大家,我也是剛聽說的,梅局長的父親就是咱們嶺南大軍區的副司令員梅長風同志。

言盡於此,怎麼辦,由同志們看著辦吧1,葉凡這一番話一漏出來,鐵東和韋不理頓時卡殼了,那臉,早就快下雨了。

……哼,對於這種破壞全縣經濟展大局,上班玩女人的國家蝕蟲,立即查辦。先撤職,開除公職,交由縣紀委和縣公安局聯合組成調查組嚴厲查辦。不管涉及到什麼,一查到底。」粟一宵那茶杯往桌上重重一磕,肉痛地下了決定,今天,不下決定肯定不行了。

會議室里再沒人提出反對,就算是通過了。

「粟書記,葉縣長,青山鎮銅礦可是咱們縣經濟展命脈,分管銷業方面的領導不能一日無帥,是不是得立即再下派一個幹部去主持青山鎮的銅礦工作。」,孫明玉提出了一建議。

「嗯,此事得立即就辦。一來消除群眾方面不良影響,二來為了全縣經濟展大局作想,此事也不能拖。我同決明玉部長看法。」,方圓立即迎合。

「既然大家都有此想法,這銅礦的確重要,不能一日無帥,韋書記,你是主管組織工作的,看看有什麼人合適接替李茂華的位置。

」其實粟一宵早作了準備,所以,先不問組織部長孫明玉而是先問分管黨群的韋不理,估計早有腹稿了。

「合適的人選倒有幾個,不過,最合適的我覺得就是教育局的潘宏禮同志。

潘宏禮同志是老黨員了,雖說前段時間犯了點小錯誤,也受了處罰。

不過,宏禮同志這段時間卻是痛定思痛,親自去地區要錢要物,為咱們縣教育事業頗為費了一股子心思。

大家都曉得,靠山屯子小學可是葉縣長提議重建的,宏禮同志也為該小學拉來了2o萬款子……」,韋不理說道。

聽他那麼一說,其他常委心裡直想笑。這個,不是明擺著想打葉凡耳光嗎?

當初潘宏禮在金桃鄉任黨委書記,仗著地區的查副專員是他親戚,曾經不可一世。可是遇上葉凡后居然還打了架,被葉凡逼進縣看守所還吃了幾天牢飯。

最後在周富德等人調解下,潘宏禮也算走到了霉,不但被葉凡下陰手搞得暗傷在身,而且,級別被降為了副科,又被塞進了教育局這個清水衙門任一不管事的副局長。

韋不理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明知道葉凡肯定不會同意重新重用潘宏的。還故意提出來,不是噁心葉凡是什麼?

不過,葉凡覺得粟一宵支使著韋不理提出潘麻子來,這事有些詭異,應該不會是專門來噁心自己的,估計還另豐目的。

難道支的就是指東打西的法子,不過,也許查副專員有跟粟一宵提出什麼了,前段時間粟一宵一到麻川,不是就整出了雷亮明這個副縣長的分管工作來……

「潘宏禮,我看不合適。以前一個金桃鄉還給他搞得亂七八糟的,如何能主持青山鎮那麼大的銅礦?到時搞砸了就麻煩了。」,方鴻國居然先站出來反對了。

「是啊,青山鎮銅礦可是利稅大戶,一年的合同費就是3oo多萬。要是給潘宏禮那麼一弄,弄出什麼亂子來,沒了3oo萬,那對咱們麻川來說,可是承受不起的。」

「老潘當過多年的鄉黨委書記,經驗豐富,管理銅礦,應該不是什麼大問晃」,鐵東說道。

「我也同意鐵東同志的看法。」柳眉芳這女人看來一心為粟一宵嘎著當馬前卒了。

「經驗豐富,打架經驗豐富吧,哼1,方圓很是直白,直接就給哼了出來,「這樣的同志,也能管理青山鎮銅礦企業,還不如直接到街上拉個所謂的,大哥,來得快。人家一揮膀子就夠了。」

「好了,潘宏禮不合適。最近我有個想法,咱們縣有毛竹基地,茶葉基地,桃子基地,為什麼就不能搞個銅礦基地?

把採礦,練銅、制銅融合在一起。青山鎮銅礦我也去看過了,覺得光是開採出來,把礦石賣去別的地方,粗原料的礦石利潤不是很高,咱們開採了半天,大頭的利潤卻是被煉銅、制銅企業拿走了。

咱們只得到了小頭。所以,提高銅的附加值,得到高利潤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