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八十七章顯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七章顯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八十七章顯擺

「真不允許叫那就算啦,本人只是覺得整天梅總梅總的有些生硬。而且,咱們也不是一回二回打交道了,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日久生情嘛1葉凡顏著臉湊了上去。

「算啦,本姑娘大人大義,不跟你計較,叫就叫了,咯咯…………」梅盼兒又是一陣媚笑,某男差點掉眼珠子了。

不過,一聽梅盼兒自稱姑娘,某牲口有些蠢蠢欲動了,原來梅盼兒還沒結婚,不然,應該不會自稱姑娘的。

「那咱就卻之不恭了,盼兒,星茂銅業是個怎麼情況?」葉凡乾脆,順竿子上線了。

「星茂銅業隸屬於江南天辰集團,集團董事長叫鳳朝元。天辰集團資金相當的雄厚,估計有著剛乙的總資產。以治煉、銅絲、銅製品加工為主。江都省東河市的「星茂銅業公司,只是他們的一個子公司。」梅盼兒剛講這裡,見葉凡臉色有些難看。

此女絕頂聰明,旋即就明白了,補充說明道:「別誤會了,雖說他們董事長也姓鳳,但並不是京城鳳家一脈,跟他們沒關係。」

「呵呵,即便是京城鳳家產業,跟我也沒什麼關係,怕什麼?」葉凡淡淡笑著掩飾一下心裡尷尬。這貨,當然是口是心非了。

「京城鳳家並沒走經商這條路,如果葉縣長真想探底子,我倒是可以為你提供一線索。」梅盼兒停住了,故意釣人味口。

「你有什麼條件?」葉凡是明白人,梅盼兒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示好的。何況,自己也沒什麼能讓她動心的。所以,這裡面肯定牽扯著一些利益。

「那後宮玉顏丸再給3顆就行了,咯咯……」梅盼兒妖嬈的笑了。

「3顆,太多了吧,這個,沒地兒來。」葉凡肉痛地搖了搖頭。

「算啦,不扯了。星茂銅業跟我也沒啥關係」還扯它幹嘛1梅盼兒不說了,葉凡知道她在談條件。

「你先說說什麼事,看看值不值三顆。」葉凡說道。

「如果你掌握了星茂銅業的有關機密,你想想有用嗎?」梅盼兒不是一般的厲害」漏了一點。

「3顆1某人肉痛地點了點頭。

「星茂銅業的財務科科長叫孫盡重,此人不好女色,錢他自己也不缺。不過,此人有個啞巴女兒叫孫美美,費盡周則都沒治好。葉縣長好像懂草藥之術,並且,我覺得你還勉強算得上是一小奇人,也許有辦法治好。聽說孫美美並不是天生啞巴」只是後來一次吃飯時被梗著了,從此後就成了啞巴。」梅盼兒淡淡笑道。

「嗯,謝謝」我會去試試。」葉凡笑道,心思電轉,旋即說道:「不過,星茂銅業跟盼兒是八竿子也打不著,怎麼,旗下一個財務科長盼兒這麼感興趣,怪事啊!盼兒不會是閑得實在無聊,去關注一個小科長吧。難不成那孫盡重長得美似潘安」貌賽宋玉?」

「無意中聽到的,關注他,我還沒那閑情。」梅盼兒隨口笑道。

「真這樣子嗎?」葉凡一翻身,側著盯著梅盼兒。

「不這樣子還有什麼事?」梅盼兒沒好氣,白了某人一眼。

「呵呵」不過,據小道消息傳聞,聽說梅家所屬的集團公司里也有制銅企業。巧啦1葉凡乾笑道,梅盼兒那臉,一絲不自在一閃而逝。

哼道:「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在調查我們梅家……」

「彼此彼此1葉凡說道,「對你們梅家,我不感興趣,也是無意中有次天傑喝醉了酒」說是在離水州不遠的蒼海市,梅家有個電攬廠。專門以銅絲作為原料」而巧了,前段時間我們也聽說過,在蒼海市,還有一家同樣的工廠,不會是屬於天辰集團的子公司吧?」

「你……」梅盼兒被噎著了,瞪著葉凡,那杏眼也漸成圓形,良久,譏諷樣說道:「我看葉縣長當一縣長太可惜了,去國安倒是合適。」

「借你吉言,可惜,人家看不上咱,白搭啊1葉凡干聲笑道。

「算啦,不跟你扯了。你拿下孫盡重。青山鎮銅礦後面的事我們可以相助你全面清查。還有,你們青山鎮銅礦,我們梅家可以投資合作。」梅盼兒乾脆攤牌了。

「這事不勞你們費心。」葉凡擺了擺手,掃了梅盼兒一眼,調侃道:「一親芳澤相報怎麼樣?」

「就你1梅盼兒斜掃了某牲口一眼,一腦門子的鄙視裸地顯露了出來。

「別那樣看我,老子不是癩蛤蟆,哼1葉凡斗然生氣了,那臉一板,瞪著梅盼兒。

兩人對上眼了。

足足二分鐘。

「咯咯咯,行,想一親芳澤就得拿出本事來。我梅盼兒就服有本事的人。」梅盼兒突然笑了,從椅子上坐了起來,笑得相當的瘋狂。那碩大的,如皮球一樣上下顛動著。

「你說,咋個顯本事?」葉凡瞅了她一眼,淡淡說道。

梅盼兒不說話,抬眼四周掃了一圈下來,突然有了主意,指著木樓後邊一根獨立生長著的毛竹笑道:「你帶我到那根毛竹頂端能堅持住三分鐘,我梅盼兒服氣。」

「我先看看情況再說。」葉凡淡淡笑著,倆人走到了樓后,走近了瞧了一眼,葉凡的臉色相當的難看。

木樓後邊是種了一叢叢的毛竹,不過,怪異的就是有一根毛竹卻是沒長在毛竹叢中,卻是單獨長在了距其它毛竹約有近2o米的地方。這根毛竹大還是挺大的,約有海碗粗,高達十來米。

不過,毛竹頂上卻是細若辣腸,別說帶一個人站頂端堅持三分鐘,就是一猴子爬上去也不可能在頂端堅持三分鐘。

畢竟,毛竹頂端太細了,根本就承受不住一個人的重量,估計一爬到頂端,那毛竹就得斷下來了,何況是兩人個一起上去。

在梅盼兒眼裡看來,那絕對是個不可能完成的級任務。

「這個,難度太大了,簡單是不可能完成的。」葉凡故意嘆息道。眼神卻是在周遭掃著,心裡一動,有了計較。

「咯咯咯………那當然,如果能行,除非神仙。本姑娘的芳澤是那般好親的嗎?如果能行,說明你是神仙,神仙要一親本姑娘芳澤,本姑娘認了。還有,如果你做不到,就得幫我們梅家擺平孫盡重,我相信你還是有點小辦法的。

」梅盼兒得意不已,一幅吃定了某人架勢。

「如果區區辦到了,等下你不會失言吧。」葉凡干聲聲笑道。

「那是不可能辦到的事,失言不是我梅盼兒的毛玻」梅盼兒語氣堅定。

「好,晚上這芳澤我親定了。」葉凡一聲叫,縱身往一旁的跑去,手腕上戴的小鈴鎖脫手飛去,直接繞扎在了三十米外的一顆大樹上。葉凡又竄到另一邊,如法炮製,兩邊都繞好後身子往前一貼,如狸貓上樹一般噌噌幾下游攀上了毛竹頂端,隨手幾下,以毛竹為中心點繞固好了線繩一溜下到了地下。

「你在幹嘛?」梅盼兒可是沒鬧明白這廝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好像一瘋子在繞樹竹跑著玩。

因為葉凡手腕上用的鈴鐺叫,流星錘」是喬圓圓的,此錘名義上叫錘,實則就是前面有幾個小鈴鐺,僅有黃豆大。

那連接鈴鐺的細線才叫細,跟釣魚線有得一比。強力出去后,此鈴錘可以飛出去,攻擊8o米範圍目標。

因為前次格拉蛇詠,此流星錘有點壞了,所以,葉凡答應給修一下,所以,喬圓圓給了他。

想不到今晚上倒是派上了用場,居然被葉凡用來當井一親芳澤的工具,要是給喬圓圓知道了,估計會氣得很翻白眼的。

因為那線太細,再加上是晚上,所以,梅盼兒根本就看不見線,才那樣半問。

「好了1這廝一聲乾笑,手一抄,梅盼兒被葉凡一隻手勾著直往毛竹攀爬而去。

梅盼兒一聲尖叫,不久,現自己抖盪著上了竹。短暫驚嚇之後梅盼兒倒是鎮定下來,倒是這廝要幹些什麼。因為梅家的梅亦秋也會兩手,所以,梅盼兒倒也知道一點有關國術的新聞。

噌噌噌葉凡半夾著梅盼兒不久到了毛竹頂端,往上一個翻滾站在了流星錘的細線上,一隻腳支在了毛竹頂端,順手一調位置,把尖叫著的梅盼兒給抱在了懷裡。

干聲笑道:「你可要看清楚了,三分鐘,絕對沒問題。」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梅盼兒瞳孔睜得老大,伸手環掛在葉凡胸脯上像只性感的樹袋熊。

因為那線太小,給梅盼兒的感覺就是葉凡這廝好像就是腳站在毛竹頂端,這場景太駭人了,梅盼兒差點迷糊暈了。幸好那個時候級大片《虎藏龍》剛開機,不然,梅盼兒肯定會認為葉凡這廝是那什麼李大師的徒弟了。

「抱緊點,要是一鬆手叭嗒一聲給掉下去,嘿嘿,美人變爛泥,那啥的,鄙人可是概不負責。」某男性牲口陰笑道,感覺梅盼兒那雙手一收縮,掛得更緊了。

兩隻鼓鼓的乳峰子一隻擠壓在了葉凡胸脯上,這廝,頓時就硬了。而且,硬得相當的不雅,就墊在梅盼兒那性感的屁股底。隨著梅盼兒身子因為恐懼抖瑟著,那硬物是一顛一顛地觸碰著梅盼兒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