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八十八章上層來的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八章上層來的消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三分鐘到了,這廝抱起梅盼兒一縱往下跳去。又是在某安的一聲尖叫聲中落了地。

當然,葉凡出了一身的汗。

梅盼兒有了感覺時已經到了地下。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別告訴我說你會飛,會什麼草上沾葉的輕功。輕功我知道一點,只是身體敏捷一些,像貓一般,並不能做到剛才那個樣子。」梅盼兒立即變成了八卦婆,硬要刨根問底。

「現在沒空談這些,咱們先親一口過過癮再說。」某男一聲乾笑,也不嫌地臟,身子一竄,就把某女給壓在了草地上。

「不行,在這裡太…………」梅盼兒那話還沒說完,嘴已經給某人強硬的封堵上了。不過,梅盼兒不願意張嘴。

「剛才怎麼說的。」葉凡哼道。

「唉……你是豪傑……」梅盼兒輕輕一聲嘆息,借著說話之際,那嘴,自然是張開了,給了某男一個順理成章的機會,一條長舌強攻入了門戶。

頓時,芳香滋味滿嘴……

很怪的就是,梅盼兒只是張嘴,並不懂得怎麼行動,而且,身體抖瑟得相當的厲害。

「難道還是個處?」某男心裡一陣子激動,感到,得意極了。舌頭一陣子兜轉下來,梅盼兒也有些意亂情迷,開始生疏地攪動了起來。

一陣粘乎乎之後,終於嘗到芳澤之味。

葉凡騰出一隻手來往下一伸,終於攀上了夢中的那雙渾圓的高峰。一捏一抓之下……

到某男深感不足,手再往下想伸入裙袍中時卻是被梅盼兒緊緊地拽住了,嘴裡唔道:「不行1

「唉……還是……有些遺憾……」葉凡心裡嘆了口氣,壓著梅盼兒良久才翻身坐了起來。

「你還沒告訴我剛才怎麼做到的?」梅盼兒還是不死心,又問了。

「女人,真是八卦1葉凡跑了過去,一會兒收回了流星錘,遞到梅盼兒面前,嗯道:「就是這個玩意兒那線是特殊絲做的,很韌實,估計能承受幾噸的拉扯之力。」

「被你騙了,「哼1梅盼兒知道底細后頓時直翻白眼。

「嘿嘿……」某卑鄙無恥人士乾笑不答。

「我打死你…………」梅盼兒一腳踹了過來。被葉凡一把就給接住了一拉,又入了懷裡。乾笑道:「還嫌不夠是不是,那咱們再試練一回來。」

「休想,咯咯咯……」竹林里傳來梅盼兒那妖嬈的媚笑,不過,此地只空留下了某男獃獃地盯著空中的一輪圓月。

「美人已去,空香留憾,唉我還是走吧……」葉凡嘆了口氣,意猶味盡,遺撼鋈ァ

「我的事你記著辦噢……」樓里傳來盼兒那柔媚至極的聲音。

「你煩不煩1葉凡生氣地吼道。

「煩死你1梅盼尼聲音傳了出來。

再沒聲音了當葉凡緩緩地走出木樓範圍達上百米時,突然,從遠遠的木樓那邊傳來了叮叮咚咚的古琴聲,葉凡停腳細聽之下,看來,是盼兒談的,春江hua月夜,。

「賀哥,林天養得有兩個姘頭,叫大喬、小喬開了個楓葉娛樂城,肯定有問題,你小心查證一下,也許,還能做點什麼文章。」葉凡電並里說道。

「你從哪裡聽說的?」賀海緯心裡一動問道。

「別問我是從什麼地方聽來的,你小心查查,我親眼看到林天帶著大喬小喬到過康橋別院鬼混。好像還是一對雙胞台,那天晚上一身黑衣。」葉凡說道。

「謝謝兄弟,如果能搬倒林天,到時我請客去康橋別院。」賀海緯心裡自然有些激動,一直想動林天,不過一直沒找到機會。

如果真如葉凡講的那樣,那林天就不光是養姘頭的問題了大喬小喬開娛樂城的錢從何處來,估計羊毛應該走出在羊身上了。

一晃到了七月初飛金桃鄉的桃子大豐收,顆顆樹上掛滿了碩大的桃子。

而仿古民居也全線收工了,在梅盼兒掌握的江南傳媒集團利用電視電影報紙雜誌等手段大力吹棒下,再加上桃hua開時也拍過幾個有關桃林的廣告片,終於喜迎來了第一批客人。

而麻川縣蟠桃影視渡假山莊的大名也漸漸的起來了,主要是天牆公路還沒建完,交通方面還有些亂,不然,那種盛況一定令人欣喜的。

雷亮明分管交通工作后,開始之初還能收手,只是吃點喝點,時間一長,警惕性漸漸放低。

據方圓彙報,雷副縣長已經開始伸手了。

方圓密切關注著這一切,倒是粟一宵這個書記,天牆公路如此大的工程在麻川全面鋪開,他居然能忍得住沒下手。

而青山鎮銅礦委員會在唐大宗主持下。鐵東也不可能像往常那樣子獨斷操作了。

江都星茂銅業一行,葉凡一直沒空去認識那個孫科長,只好等忙完這段時間再說了。

陳嘯天的兒子陳軍倒是去粵東省的魚桐市找過段海天,不過,這次在葉凡助他突破到五段第一個層次之後,輕鬆地拿下了段卓,在段卓大跌眼鏡情況下,段海天同意了陳軍跟他女兒段杏兒可以確立正式戀人關係。

不過,當陳軍提出迎娶段杏兒時,段海天卻是起身在院子里就地劃了個接近二米的圓圈,說道:「我出一隻手,如果你能在,扮鍾內逼我跨到圓圈外就算你贏。你隨時可以把杏兒娶走,不然,就得等兩年過後再來提這個問題了。」

陳軍瘋狂攻擊之後,最終還是沒能把段海天逼出圈子。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一個人悶房間里干進去了二瓶二鍋頭,這段時間,這小子在水州葉凡的府里瘋狂練功,期望能增進實力,早日逼段海天出圈。

陳軍也知道,要憑自己實力,二年內不可能逼段海天出圈子的。只是,他不想再去麻煩葉凡,陳軍,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年輕人,他有自己的傲氣一身。

站在桃林下,葉凡有些感慨。

電話響了。

「葉哥,我的流星錘修好沒有?」傳來喬圓圓的溫柔聲音。

「還沒有。」葉凡這廝自然在扯謊,這廝一直想仿製一個流星錘,目前還沒成功,只得撤謊了。

實則早就修理好了,其實,這流星錘本沒有損壞多少,喬圓圓也不知是什麼意思。葉凡甚至懷疑這是喬圓圓在變相的借給自己參考。或者說是有些其它什麼關係扯不清道不明的。

「那我再等等。」喬圓圓嗯了一聲,良久,電話里又說道:「聽說你們南福省委常委變動已經快下來了。」

「塵埃落定啦?」葉凡也有些好奇,到底誰填補了許萬山的空缺。

「我也是聽說的,你千萬別拿出去講。聽說你們省的組織部長宋初傑調整為常務副省長,原省委秘書長盧明珠調整為組織部長。」喬圓圓笑道。

「那省城市委書記是誰?省委秘書長那個位置誰坐的?」葉凡問道。

「省秘委書長是誰我不清楚,不過,省城市委書記好像姓段,叫段海天,聽說是從粵東那邊調整過來的。」喬圓圓說道。

「段海天…………」葉凡嘴張得老大,心道難不成還真是陳軍的未來岳父殺到南福省來了,丫的,太雷人了。

如果真是如此,得趁他還沒上任前先接交一番再說,為經后提拔打點底子。省委常委嘛,認識來不吃虧的。

這廝打定了主意。

旋即打起了電話,道:「解軍,杏兒的事搞得怎麼樣了?」

「差……差不多了。」陳軍吞吞吐吐,自然是不想丟人獻眼。他沒想到,這事他早被他家老頭子陳嘯天給賣了。

「那就好,本來想等忙過這段時間后,這幾天倒是有點空閑,想陪你去粵東段家走一遭,順道散散心。既然你小子搞定了,那就算了,這個,我也就放心了。」葉凡心裡暗笑著,嘴裡淡然的扯著謊。

「這個,嗯……」陳軍嗯啊了分把鍾,硬著頭皮說道:「其實,葉哥,那事,還差一點沒搞定。」

「噢!剛才不是說搞定了嗎?現在咋的又差了一點沒搞定,到底搞定沒搞定。看來你小子是不想娶杏兒回窩子暖床了。」葉凡裝模著樣,調侃著陳軍。

「剛…………剛才說謊了。葉哥,其實還沒搞定,當時去段家……」陳軍把真相說了一遍。

「怎麼不清陳老去擺平,相信段海天應該還不是你家老頭子對手的。」葉凡笑道。

「老頭子說了,這事叫我自己搞定,他不插手,搞不定就得耐著性子等二年,我知道老頭子意思。

還不是拿著鞭子抽著我想儘快突破,唉,老頭子,這一輩子,還是忘不了以前的事。

陳無波一天沒被擊敗,估計他一天不會消停的。不過,葉哥,陳無波是國術界泰斗,堂堂的八段第二層次高手。

咱就一小五段,哪有可比性。真等我達到八段時,估計那老頭兩腿一蹬,早被牛頭馬面請去喝陰酒去了。」陳軍有些兒憤然了。

「那杏兒的事……」葉凡故意問道,「不過,陳軍,別急,陳無波,他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大凡過八段的高手,一般活到百歲應該能撐祝你父親還不到的,陳無波跟他是師兄弟,只是師傅不一樣罷了。估計就七十左右吧。」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