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八十九章魚桐市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九章魚桐市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也許吧。杏兒的事,嘿嘿,葉哥,能否幫助走一遭。」陳軍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算啦,看你小子還算實誠,咱們立即出,你在水州等著就是了。」葉凡笑道。

「好的噢,葉哥,還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說一下。」陳軍說道。

「什麼事?」葉凡隨口問道。

「我當時去五台山定光寺當假和尚時倒認識了一個人,叫李強。此人是個孝子。

他老母親病在床,此人每隔一個星期都會到定光寺來燒香磕頭,求那破聖水給他治玻

不過,那聖水自然是老和尚們胡扯蛋來騙香火錢的,哪能治啥毛玻

有一次李強又來求聖水,在半山腰跟幾個來游山的武警起了衝突。一頓子拳腳招架下去,七個武警哥們全趴下成了爛泥。

那小子身手不錯,我當時試著跟他對壘了幾拳,好像比我還要稍強一些。估計也到了四段的頂階。」陳軍說道。

「你的意思是招人?」葉凡隨口說著,暗道估計是陳老頭交待給陳軍的任務。看來陳老頭對自己的話很認真。

「聽家父說是葉哥有著精深的草藥之術,如果能治好李強母親的病,那李強不就唾手可得,所以,何不去試試,也許能降服了他。」陳軍笑道。

「行,有空了去試試,助他一把衝到五段,咱們正缺人手。」葉凡笑道。

「還有,昨天,獵豹部隊的那個張強送來了一輛車子。應該是美國佬搞的悍馬。相當的寬大,像一鐵疙瘩,只是面相上看去有些舊,估計是從哪裡淘來的二手貨。說是送給葉哥您的,現就停在府里。」陳軍笑道,「不過奇怪的就是他怎麼送一輛破車子,真是太摳門了,葉哥是什麼,怎麼能開這種舊貨,太掉價了。」

陳軍還有些憤憤然,他知道葉凡有錢,那能看上這種舊貨,那個張強也是有些詭異。

「知道了,咱們開車子去魚桐市溜一圈子再說。」葉凡笑道,暗道你哪是不識貨,估計是前次出任務后總部沒獎金,就賠了一輛新的悍馬,不過,給張強又搞成了破爛貨,這小子,還真是省心了,故計重演了。

葉凡回縣裡處理好了一些事務后,立馬叫上師傅直奔水州而去。

「張強,車子怎麼回事?」葉凡坐車裡,問道。

「嘿嘿,這次是鎮頭兒批的,絕對的好貨色,特製高強度悍馬,跟坦克都可以撞上幾回。

聽說材料是製造飛機那種鋁鋼合金,車身並不是特別的重。不過,為了不太扎眼,當時在廠子里時就給搞成了舊車樣子。

而且,外殼作了改動,不太像軍車樣子,跟吉普外形差不多。越野性能極的棒。

我試過,六七十度的陡坡,,如履平地。而且,車子的避震性能獨特,人坐裡面相當的舒適。」張強幹聲笑道。

「你小子,好好的車子又給你搗鼓成破爛貨了,那車值多少錢?」葉凡笑罵道,也有些好奇。

「我當時也試著問了下一價格,覺得好奇。鎮頭兒當時指著窗戶外的一輛紅色法拉利說道,二輛湊一塊值此悍馬價。我當時聽了咋舌了,最少也得二百多萬不是。,鎮頭兒也太偏心了。真肯下大本錢啊你看看,他就給了我一輛三菱還心疼不行。這都什麼世道,還要不要讓人活。」張強沒忍住,了句牢騷,當然,玩笑性質的。

「呵呵,你小子只要拳頭扛得過我,要悍馬不是問題。沒準兒鎮頭兒一高興,弄輛勞斯萊斯都沒問題是不是?那不是比你葉哥我拉風氣派得多了。」葉凡乾笑道。

「別介,咱還是開三菱吧。」張強趕緊出口,身子一震,暗道,跟你這熊人斗,還不如拿把刀自個兒玩抹脖子差不多,老子不是找虐狂。

「聽說獵豹整體提為師級兵團啦?」葉凡問道。

「嗯,咱好歹也混了個副師長坐坐,呵呵。」張強又略顯自得了。

「噢那得恭喜了。副師級幹部相當於副廳級高官,張強,你比我強,老子現在就一小縣長。」葉凡笑道。

「呵呵……」張強光笑不語,暗道,跟你比,比個毛線。你是堂堂副帥,聽說鎮頭兒壓著不給核心第八組配正帥,司馬昭路人之心,誰還不明白。那個位置,估計都是留給你的了。

「葉哥,這悍馬坐起來還真相當舒坦,相不到這麼舊的車子動力性能還這麼好。估計張強淘來后重新搞了內飾,換了動機。」陳軍有些訝然悍馬的性能。

「也許是吧。」葉凡淡淡笑道,自然沒辦法說破了,「段家還有什麼人嗎?會不會是雲南大理的那個段家?」

「不清楚,聽杏兒說,好像還有個大哥,叫段章成,因為從小身子骨不怎麼好,所以,只練了幾年小把式,強身健體,沒什麼功底子。聽說在京城什麼部委任職,杏兒的二哥段卓,少校軍銜,好像在省軍區任職,估計就一小科長。母親湯靜芝,以前有些自視其高,瞧不上咱這鄉下土鱉,現在好多了。」陳軍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呵呵,那是因為她不識貨。」葉凡笑道,「那魚你前次去天水壩子弄了幾隻回來?」

「三隻,那魚還真是奇怪,大補之物。可惜太少了,不然,我真想一窩子給端了。」陳軍笑道,「不過,我聽葉哥的,抓幾隻就幾隻,絕不亂來。」

「嗯,那雞冠魚又叫龍魚,特別的罕見,咱們得有計劃抓捕,殺雞取卵的事別去干。這次去段家,就送一隻給他們嘗嘗吧。」葉凡說笑著。

段海天作為粵東魚桐市市長,也是一地級市。

段家就是一老院子。

段海天看上去長相普通,個頭適中,並沒有葉凡想象中的什麼帝王之相。

「小子,練得怎麼樣了,別整天貼著杏兒,荒廢了練功。要是二年後還沒長進的話,那個時候,可別怪我不客氣要從中作梗了。」段海天一瞅見陳軍,頭句話就是親切中略顯責備。

「爸,我這次順道而來,到粵東有點小事要辦。」陳軍有些靦腆樣子,說著話,指著葉凡介紹道:「爸,這位是我好哥們,叫葉凡。你別看他如此年輕,人家已經是縣長了。」

「縣長,噢,坐。」段海天淡淡說道,態度禮貌但並不親熱,並沒有因為葉凡的年輕而當縣長掀起一絲波瀾,估計把葉凡當成什麼官三代了。

「陳軍,你前次說是要送爸什麼特殊禮物,拿給我看看。」段杏兒聞聲從樓上跑了下來,葉凡打量了她,現段杏兒也並不是那種極品美女。

跟蘭闐竹有得一比,算是中上等,但夠不上上等。不過,段杏人特別的溫婉可人,那雙眼情意漣漣,也許,陳軍就是被那雙眼神所俘虜了的。

萬千柔情能化鋼鐵漢子,葉凡心裡嘀咕。

「杏兒,這魚可是葉哥送給我的,我打開給你看看。」陳軍拿出了木製水桶,從樓上又下來一精壯漢子,估計就是段卓了,笑道:「姐夫,有啥好貨,咱可得搶佔頭一份。」

「姐夫……」陳軍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叫得好,段卓,再叫幾聲,我愛聽,呵呵……」

「不準亂叫,再叫我對你不客氣了。」段杏兒突然變母大蟲了,兇巴巴地瞪著其二哥段卓,還舞起了拳頭。那粉臉,漲得通紅。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陳軍也不小了,段市長,我這次到魚桐來,能不能打個商量。」葉凡隨勢拋出話題了。

「你說。」段海天淡淡的呷了口茶,輕斜了葉凡一眼。葉凡曉得,段海天不但是高手,還是市長,人家有著一股子傲氣。

「提親」葉凡乾脆利索地噴出兩個字來,段杏兒身子一震,瞄了葉凡一眼,臉紅紅的又低下了頭,又偷偷地掃了父親段海天一眼,估計心動了。

「提親」段海天那臉,一下子沉了下來,「我不是說過嗎陳軍,二年後再來。你這個樣子,我很不喜歡。男子漢出爾反爾,得講究個承信。而且,這位葉縣長是你什麼人,能代表你家裡人來提親?簡單是胡鬧,哼」

「爸,我是有些急了。葉哥,他不是親兄弟但勝過親兄弟。」陳軍有些訕訕然了。

「哼,陳軍,你全不把海天的話擱耳里。」段海天老婆湯靜芝略顯責怪,說道。

「段市長,以前您跟陳軍有個約定,陳軍既然叫我一聲哥,既然老弟遇上了難事,我這個當哥的總得老著臉皮出來頂頂不是?」葉凡淡定的說道,斜瞅了段海天一眼。

「那行,你既然是陳軍的哥,先接段卓幾拳,有了資格再來理這事,不然,哼」段海天火了,覺得這小子乳臭未乾,如此大條。

「爸……」陳軍心裡一震想阻止,暗道你這不是叫段卓去找揍嗎?

「我不是你爸,今天這事如果你這位葉縣長輸了,就不是二年問題了,得延到六年後再來,哼」段海天冷冰冰說道,那氣勢出,還真有些唬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