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九十章鬱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章鬱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爸,陳軍,你就……」段杏兒身子一抖,那眼淚直冒騰出來了,連話,都講不利索了,如果再等六年,段杏兒能等,估計陳軍能否等得住就難說了,六年後陳軍估計都過三十了。

「哼!段市長,看在陳軍面上我尊敬你。真要拿事說事咱也行,現代社會,不是車代社會,婚姻自由。你是黨的幹部,堂堂的市長,難道也要學那封建婆婆?」葉凡有些怒了,口氣也有些不客氣了。

「小子,有本事就接拳頭去。

沒本事瞎嚷嚷有意思嗎?我段海天佩服有本事的人,不然,打哪兒來滾回哪兒去。」段海天更不客氣,頗有些自視其高了。

「這拳頭我接了,不過,不是段卓,是你。」葉凡淡淡的斜瞄了段海天一眼,那話中,略顯不屑。葉凡這人就是這個樣子,你看不起他他也看不起你。

「就你,跟我爸,姐夫,我看還是算啦,真的搞到後面成了殘廢人又得惹麻煩。」段卓極端鄙視地掃了葉凡一眼,搖了搖頭。

「爸,葉哥相當厲害,還是不要比了。」陳軍故意說道,這小子心眼也不小,ji將之術有一套。

「厲害,怎麼個厲害法。」段海天那眼眉輕輕一挑,根本就不信。因為,葉凡著實太年輕了,這個大悖常理的事,欺騙了所有的國術大師。

「陳軍,去院子里畫個兩米的圈子。」葉凡交待道。

「是1陳軍很聽話,立即跑到院子里就地畫了個圈子,知道葉哥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雖說岳父有些丟臉子,但岳父這人也太傲氣了,也該讓他受點教訓」不然,真把世上人全看成蠢蛋了。

「段市長,我讓你一隻手。如果,盼鍾內你能把我逼出圈外,算你贏」陳軍的事,六年後再說。如果僥倖我勝了又怎麼說?」葉凡淡淡說道。

「好狂的小兒,行!如果你勝了,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你不是一縣長嗎,估計是在南福省吧,我答應你三個條件。」段海天差點氣mng了,見過狂的,從沒見過如此狂的。說著話」他自個兒倒是先跨到了院子里,看來,給氣得不輕。

估計」段海天也曉得了他即將去南福就任水州省城市委書記一事,才會如此出口。

老匹夫,就怕你不接招,一接招,老子有得賺了。葉凡心裡尋思著,淡定的走進了圈內,左手往後一背,倒像是悠閑的玩山詩人。

「先接我一拳再說」沒有資格也敢向我父親挑戰。」段卓掄起一拳,呼嘯著砸向了葉凡。

「哼!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就讓你見識一下。」葉凡一聲冷哼,揮右拳迎擊而上。

啦一聲。

段卓感覺自己正在坐飛機,感覺頭一陣子眩暈。身子好像被坦克撞了一下,直接就砸在了院子里的hua壇里,屁股丫下自然是坐殘了一地的鮮hua。

「哎喲1湯靜芝大聲叫著跑了過去,不知是心疼她的hua還是兒子段卓。

不過,段海天那眼中訝然一閃而逝,倒是重新審視起葉凡來。能一拳把四段二品的兒子給砸到五米開外的hua壇里」那這年輕人絕對有著不弱的根底子。段海天是有些輕視人,但他並不是莽夫。

「接招…………」段海天一聲輕減,直直地的tui踢了過去。

叭地一聲。

葉凡抬tui迎擊」葉凡未動,段海天連退二個大步。段海天那臉凝重了起來」剛才試探xing的一腳雖說只用了三成力氣,但對方好像接得也相當輕鬆。

段海天從來沒這般驚訝過,不過,反而ji起了他的雄風壯志,大吼一聲,從幾米開外助跑彈起,雙tui踢向圈內葉凡。

「來得好1葉凡一聲冷哼,身子往下一則一低頭,tui往天抬去迎擊而上。

啪啪兩聲震響。葉凡還在圈內,段海天被震得連退了五步,臉s更凝重了。段海天覺得今天有些大條了,估計丟臉有八成可能。剛才七成力氣猛力兩tui,居然還是如此結果。

段海天不是個輕易肯服輸的人,開始利用身法游擊了。抽冷子下手往葉凡身上招呼。

反正葉凡在圈內,活動空間小,再加上還背了一隻手,身法應該沒有自己靈活。

放冷拳,踢冷tui…………

五分鐘過去了,段海天沒討到什麼好。似乎,在輕身提縱術方面,人家葉凡更優自己一籌。而且,人家那叫個大師風範,接招像閑停信步一般。就像在玩太極推手。

又是幾分鐘過去,陳軍提醒道:「還剩下一分鐘。」

「天指撤月能摘星1段海天一咬牙,略一行氣,使出了最後的殺招,段家的,天指功,。聽說在六段高手一指戳下堪比長度韌實的雜木棒如戳臣腐,戳死人也是小問題。

見五指戳來。

葉凡的臉也凝重了起來,看來段家還是有一手的。這五指來勢兇猛。葉凡一聲小吼,喊道:「開碑一出天地驚1

葉凡使的,自然是從盧井處弄來的盧家絕世秘術,開碑手,盧家的,開碑手,名字聽來就相當的霸氣,好像能開碑斷石。不過,盧家的手法相當的yin辣,這「開碑手,使出並沒多少氣勢,似乎還無聲無息的。

段海天心裡撇了撇嘴,雖說有點小視,但也不敢大意。五指戳向了葉凡左肋。

葉凡一個急轉,開碑手大力從側面劃過,一下子點在了段海天指背上,隨勢往前重重地一堆,段海天沒收住身子,直直地往前戳了過去。

哧一聲悶響。

段海天家裡那院牆是倒霉了,厚實的磚上,硬生生被段海天戳出幾個指洞來。段海天撤氣似地往後一抽手,那磚屑被他抓爛泥一般抓得渣渣直掉,落了一地都是。

「段叔指功了得,小侄佩服。

」葉凡抱雙拳笑道。

「哈哈哈…………」段海天迎天狂笑」走近葉凡,一拍葉凡肩膀,說道:「走,喝酒去。年輕人」了不得,段某服了。」

「爸,好像還剩下十來秒吧,這到底誰勝誰敗。」段卓老著臉皮,想掙回一點面子。

「段叔沒敗,我也沒勝。」葉凡笑道,一語雙關,給足了段海天面子。

「呵呵」小葉,在那個縣當縣長?」段海天也沒否認,自然老著臉皮了,坐下后笑道。

「德平麻川縣。」葉凡笑道。

「好,好!想不想到水州來?」段海天神秘一笑。

「想是想,不過,沒有門路。」葉凡故意裝傻道,心道,以後德平幹得差不多了去省城為官一任也不差。

看來,今天來得太值了。段海天絕不會想到老子已經搶先知道了他之去處。

這朝中有耳目就是好,看來以後得多跟喬圓圓親近」能多套點消息也不錯。至少,這次的事就搶得了先機。

「再等等看。」段海天笑著,兩人開始喝起酒來。半晌,轉身沖陳軍說道:「葉凡當你大哥,當得好!日子定了沒有?」

「還沒有」如果爸允許,就在這幾個月行不行?」陳軍心裡ji動,知道岳父鬆口了,好兆頭。

「嗯,半年後吧。」段海天點了點頭,湯靜芝想說什麼」咂了下嘴終究沒說出口來。

七月中旬。

葉凡和粟一宵帶著縣委一伙人再次來到蟠桃影視渡假山莊,在滿山的桃子下,遊客相當的多。

梅盼自樂相當的成功」僅僅一個月,贏利達到子一百多萬,良好的開端也讓萬東泉那緊著的嘴1u出了久違的笑意。

當然,他們送了葉凡一張金s貴賓卡。梅盼兒親筆簽字的,聽說,消費五折。差不多等於白送給葉凡消費了。

「葉縣長,嘗嘗我種的桃子,個頭特別大,呵呵。」金桃鄉的牛阿爹那嘴都快樂歪了,提著一籃子大桃子熱情招呼著葉凡。

一旁的粟一宵那臉一沉,不過,老百姓可不管你啥書記不書記的,他們只記得能實成幫他們辦事,能給他們帶來幸福生活的人。

「牛阿爹,這位是我們縣的粟書記。」葉凡一看,笑著說道。

「粟書記,那好,也坐吧,嘗嘗我種的桃子。」牛阿爹臉上擠出了一點笑容,招呼道。

不過,人家明擺著不怎麼待見自己。粟一宵哪會看不出來,差點暴怒了。他在忍……

「老人家,粟書記可是咱們麻川縣縣委書記,是代表黨,是縣委一把手。」一旁的雷副縣長趕緊湊上前,微笑著解釋一番。

「屁的一把手,啥事不幹只懂得喝酒玩女人,我們只認葉縣長,哼1牛阿爹的兒子牛小柱斜了粟一宵一眼,一句話塞出,差點噎著了粟一宵同志。

「哼1粟一宵哼了一聲,帶著一干人等走了。

葉凡也沒理會老粟同志的感受,吃了兩個桃子,葉凡起身在桃林中閑dang著。

「葉縣長,你可能有麻煩了?」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笑道,一轉頭,不是梅盼兒還有誰?

「麻煩就麻煩吧。」葉凡淡淡說道,現今天的梅盼兒穿的是一身淡水綠s的裙子,在紅艷艷的桃子下如雲中綠衣仙子,美媚不可方物。

葉凡偷偷往四方掃了掃,沒現什麼人,湊了過去。笑道:「盼兒,再一親芳澤如何?」

「不行!大白天的,給人看見。」梅盼兒微搖頭直接拒絕了。

「我帶你上樹。」葉凡霸氣大顯,一把摟著梅盼兒噌噌幾下爬上了樹,躲在綠葉桃寺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