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九十一章浴美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一章浴美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樹上太窄,梅盼兒怕掉下來,所以倒是不敢掙扎。白了葉凡一眼,任由某君在身上揩油。

當然,僅限於胸脯部分,下邊暫時不開放。

「輕點,我那地方又不是桃子。」梅盼兒輕聲哼道。

「比桃子還大。」葉凡乾笑。順手在某女臀部摸捏了一把,兩張嘴終於又膠作在了一起。

桃紅盛夏美艷人。

「盼兒,才兩次,你的技術倒長進了不少,是不是還有人磨練過。」葉凡故意找岔,葉凡嘴裡的技術活當然指接吻了。

「瞎話,我梅盼兒活到現在,這嘴裡就進過你一條爛舌頭。」梅盼兒不滿地使出五指功,掐得某男直皺眉頭。

「我錯了不行嗎?什麼時候能不能更進一步,共浴愛河,那滋味,你估計沒嘗試過,嘿嘿……,…」某牲口來了興趣。

「又廢話了,我梅盼兒是什麼人,能讓人亂浴嗎?包括你,暫時不在考慮之列,「哼1梅盼兒傲氣得很,斜瞄了某豬哥一眼,嘆息道:「唉,真是冤孽,我怎麼會讓你給親了。給我老實交待,你曾經親過多少女子?」

「我用黨的信譽起誓,不多,就你一個。」葉凡老實交待道。

「鬼話!我梅盼兒如此好騙嗎?你們男人,有一個好東西那絕對是唯一的。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什麼,我們歲數差太多,我梅盼兒不會粘乎上你要你負什麼責的。」梅盼兒冷哼了一聲,轉爾說道:「不過,亦秋還行,要不要考慮一下。」

媽的,也太刺激了。梅盼兒是梅亦秋的姑姑,一邊跟老子,居然還為梅亦秋作大媒。

「亦秋,算啦,我可不想那地方毛被人給剃了。」葉凡搖了搖頭,想起梅亦秋的強悍」頓時心裡有些毛。

大手往裡一探,又進了衣裙里,笑道:「還是這裡好,要不,什麼時候叫上亦秋,玩個一床二好也行。我這人……「……」

「打住,這話你也敢說。如果你跟亦秋能成好事,我可以給你當情人,一輩子見不得光我也滿足了。嗯一床兩好,亦秋可是我的親侄女,再說我跟你翻臉。」梅盼兒差點抓狂了。

「算啦,過過嘴癮罷了,何必認真?」葉凡搖了搖頭打住了話題,當然,這個梅盼兒有忌晦」也不能開玩笑開得過火了。

梅盼兒接了電話后給了某君一個長吻,有急事先走了,葉凡獃獃地坐在桃樹上蒙。思考著下一步工作「…

漸漸的,人有些疲了,居然迷糊中睡去了。

「好你個,臭牛氓!爛混蛋……」夢中好像有人在罵自己,葉凡心裡一驚,醒了過來」從樹縫中望去,天已經劍一道晚霞掛在了天邊,映著火紅的桃子,真是美得不可形容。

「難道真是在作夢」好像是有人罵老子,這倒怪了。」葉凡心裡暗暗納悶著,低頭往樹下周邊掃瞄了過去,頓時愣神了。

樹下一個美眸得使天上彩霞都要失色的絕品少女,正折了一桃枝丫條狠命地在抽打著桃樹,一邊抽著」一邊在罵著,,。好傢夥,不是京城鳳家的鳳傾城是誰。

他怎麼到了這裡,「……,他嘴裡的難道就是區區在下……」

難道咱真有這般大魔力,能讓她念念不忘」追到麻川,莫不是春心已動要來投懷送抱」咱的人品居然有這般的偉大,美哉!妙絕矣「……

某豬哥心裡無限丫丫著。

嘴裡有些口huahua了,笑道:「丫頭,是在念區區在下嗎?」

「誰?誰在說話?」鳳傾械顯然沒想到這桃樹上還藏著個大活人,緊張地抬起頭四處搜找著。不過,葉凡夾在枝中,再加上黃昏時天光有些暗淡,一時半分倒真看不見人。

「區區葉凡是也!就是你嘴裡的不是?」葉凡乾笑著探出了頭。

「你……,…怎麼會在樹上「……」鳳傾械徹底石化,張大著櫻桃唇兒一時沒合攏,半晌迴轉過來,「哼道:「卑鄙無恥下流,敢偷偷聽本姑娘的話。你還是縣長吧,根本就是一牛氓1

「縣長也是人,牛氓一回又何妨?」葉凡哧溜一聲下了樹,見天已經漸漸黑了,麻麻的,旋即,抓起鳳傾械的手道:「我帶你上樹,無限無光在險處。」

「放開1鳳傾城面罩寒霜。

葉凡施出鷹眼,現遠隔百米處居然有動靜,細細一察,好像是兩個人影,而且,好像還是女兵。心道,看來是鳳家叫的保護者了。

心裡一動立即生成了一計來,乾笑道:「如果你不肯上樹,那咱們就天當地來草作床來個香吻如何?」

「想得美1鳳傾城臉有些紅了。

「反正沒人,試試。」牛凡笑道。

「再亂來我要喊人了。」鳳傾城威脅道,望了望遠處的兩個女兵。喊吧,咱不擔心,沒人圍觀邁少了情趣,兩女兵過來咱就表演給她們看一看「吻,字是怎麼寫的。」葉凡十足的牛氓味兒,鳳傾城徹底無語。

她還真有些擔心被某人來個現場表演,那傳出去還了得。見兩女兵現好像有情況正準備過來,鳳傾城趕緊喊道:「有人教我摘桃子,你們別過來。」

這影視山莊里還真配得專人教遊客摘桃子,再加上是鳳傾城吩咐苒,所以,兩個女兵倒真停住了腳步,知道人家大小姐要自個玩,沒必要過去自討沒趣,省

葉凡伸手一環抱摟著人上了樹,鳳傾城掙扎了幾下,見沒用,乾脆放棄了。

媽的,同樣一顆樹跟兩美女同玩一個遊戲,太他娘的雷人了。這廝心裡得意地想著,見鳳傾城那眼睛睜得老大。

「哥太英俊了是不是?」

「自念罷了,只能說比醜人稍好一點點。」鳳傾城不時打擊著小葉同志。

「傾械,我這樣子對你是不是有些過份。」葉凡干聲聲笑道。

「你說呢?」鳳傾械不痛不癢地哼道,臉上滿是紅暈。突然大力五指功使出,某男又皺眉了,不過,不敢出聲來。

不久,樹上傳來怪音一叭!

第二次親吻,鳳傾城倒也適應了一些,不過,還是不配合,只是葉凡一人在搗鼓著,有些意興瀾珊。

「你怎麼像根木頭,沒勁頭1葉凡不滿地哼道。

「本來就是你用強的,我不是自願的。要論罪的話,你這還是調戲罪,哼哼1鳳傾城哼道。

「算啦,以後再說。相信你會愛上哥的。」葉凡大條的說著,有些霸道,手也安份了起來,問道:「大山轉正的事解決了沒有?」

「嗯1鳳傾械應了一聲。

「哥帶你玩點刺激的。」葉凡一聲乾笑,溜下樹去,故伎重演,弄出流星錘來往兩邊樹上一繞,抱著鳳傾械到了樹頂。

實則是兩腳踩在流星錘那細如絲樣的特製絲上,跟耍雜技的高手也差不多。不過,因為夜已黑,再加上樹葉擋著。鳳傾城終於出尖叫來。不過,聲音很低,她是用一隻手捂嘴尖叫的。

這個,實際上對葉凡來說還是能做到的,只是一個平衡問題罷了。就是一些技藝嫻熟的雜技演員也能辦到的,何況葉凡這種高人。

玩了幾分鐘到了樹中。

鳳傾械的眼神不一樣了,充滿了一種奇異的佩服,好像葉凡在她心中一下子成神了。

嘿嘿,美女愛英雄,這王八之氣該露幾手還得露,不然,哪位美女肯愛一個庸才,這就叫本事。

葉凡心裡暗自嘀咕著,又張嘴了過去,這次,怪了,鳳傾城雖說還有些生硬,但居然,是主動伸出舌頭來,兩人攪和在了一起,一時有些情迷,猶豫墮入了萬丈榫團之中。

葉凡一動,手進入了兩座大山上,正想下手時,樹下突然傳來一道有些嗲的聲音道:「葉哥,你在哪裡?」

「有人1鳳傾城嚇得趕緊鬆開。葉凡一愣,下了樹,打量著樹下那女子,真不認識,實在是有些氣憤,問道:「你是誰?有什麼事?」

「我是誰還用問嗎?你吻我時不是整天叫著艷如,這下倒好,裝著不認識了,混蛋……」那女子覺得委屈,推了葉凡一把,突然哭著跑開了。

「艷如,莫名其妙嘛,這到底咋回事?」葉凡有些丈二和尚,聽到鳳傾城在樹上叫著要下來,只好上樹把美人給弄到了樹下。

「艷如,名好聽啊,吻過多少次了,連床都上過了吧,混蛋,你還真是個大牛氓1鳳傾城狠狠地一蹬,在葉凡腳掌上來了一下,跑走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老子還莫名其妙呢!老天,這到底咋回事。」夜色中,葉凡氣得幾拳幾腿下去,那樹可是有些遭罪了,桃子落得一地都是。

「麻痹的!肯定是梅盼兒乾的好事,不然,這女的怎麼曉得我在這顆樹上,這桃海,幾十萬顆樹,要找到一個人,大海撈針。有預謀,陰險礙…」葉凡轉念一想,終於有個頭緒了,氣得一咕嚕直奔木樓而去。推開木門衝進了大廳,喊道:「梅盼兒,給老子出來。」

不過沒有應答,這廝心道,不會走了吧。上了樓,室沒人,不過,衛生間里倒是傳來嘩嘩的水聲,難道在洗浴?

這廝心裡特別毛燥,就想揍人,手伸過去一擰,居然沒鎖上,開了。

騰騰水霧中,一具潔白的若隱若現,雙峰渾圓而碩大,屁股性感而且挺翹,還有那一抹黑色茵草之地,在葉凡的鷹眼下是歷歷在目不是梅盼兒還是誰?-…!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