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九十二章酒後亂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二章酒後亂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麻痹的敢陰老子,老子要報復……」葉凡心裡狂吼一聲,老蟒血給激了上來,身子一轉,茲拉幾聲,衣服褲子離身而去。

粗魯地抱起梅盼兒。

她,閉著眼,一幅任君採摘勢頭。

還得先洗洗,搗鼓了兩陣子,這身子,也太髒了,某男尋思了幾下,抱起梅盼兒一起進了那個大號浴缸中,立即動手洗了起來。當然,玩的是鴛鴦戲水。

一番前戲下來,在霧氣騰騰中,兩具漸漸融合。葉凡把唐朝古墓中得的後宮秘術施展了出來。

不久,梅盼兒微微睜開了眼,早就喘氣吁吁,嘴唇微張著,臉上嬌血欲滴,看來有些情難自禁了,雙腿像纏麻花一般纏到了某男腰部……

嗯地一聲悶哼中,直擊破層,緩緩推進,感覺實在是難行,葉凡沒有放棄,以極大的毅力終於衝破層層阻隔,直擊花心所在之地。

梅盼兒嬌痛輕呼著……

良久……

浴缸上落紅斑斑,令人心疼。

某男摟著某女斜躺在浴缸中。

「那個姑娘是誰?」梅盼兒閉著眼,伸手輕輕地在葉凡胸脯上摸拂著,輕聲問道。

「一個朋友。」葉凡嗯道,感覺自己剛才好像是太粗魯了,梅盼兒初苞才開,肯定相當的痛。

因為,那血斑相當的令人扎目。葉凡輕施行功,溢出一絲內息入了梅盼兒經絡中,緩行之下,梅盼兒嗯了一聲,感覺相當的舒服。

「我不反對你交朋友,那是你的自由。我也不會糾纏著你,你權把我這兒當作累了來休息的港灣就行了。」梅盼兒鶯聲細語,話媚如絲。

「對不起盼兒,剛才我是太……」葉凡剛講到這裡,梅盼兒伸手捂住了嘴,嗯道:「不過,那顆桃樹是專屬於咱們倆的,你去其它地方我看不見,那顆桃樹,不行絕對不行」

唉……

一聲嘆息。

「混蛋,腳踩兩隻船,豬狗不如,大牛氓……」某個傷心姑娘在心裡狠狠地罵著,眼淚什麼時候自個兒溢了出來,她也不自知。

「鳳姑娘,要不去神女酒樓歇息一晚上?」一個女兵問道。

「不要了,我再也不想在這裡多呆一分鐘,直接回德平。」鳳傾感到噁心,話語里冰冷如萬年寒霜。

鳳傾連夜趕回了水州,德平軍分區的鳳司令親自派人送走的,第二天早上,她直飛燕京。

葉凡獃獃地站在那顆曾經歡好的桃樹下,久久地望著遠方,嘴裡念叨道:「傾,我惹你生氣了,一路平安,唉……我是不是個不祥之人,專門令女子傷心,豬狗不如的混蛋……」

「柳……柳主任,我沒醉,再來幾杯。」粟一宵踉踉蹌蹌,在柳眉芳扶著下直往神女酒樓而去。下午,粟一宵受了刺激,自然是牛阿爹父子給他氣受了。

不過,到半路上粟一宵受不了啦,叫著停車要去解決一下。剛好前面遇上了車禍,兩輛車子親吻在了一起。柳眉芳交待司機先回去了,扶著粟一宵走著。

為了找個地兒給粟一宵吐上一陣子,柳眉芳忍住噁心,直往一個小巷子而去。

吐完后粟一宵腳步更是輕飄,前面有個小草叢,柳眉芳扶著他想先休息一陣子。

粟一宵一屁股往下坐去,柳眉芳沒站穩,兩人跌倒在了野草叢中。

「王媚,我來了……」粟一宵突然摸到兩團肉球,頓時漏點被點燃,整個人居然整出了大力撲向了肉團。

「別,粟書記,是我……」柳眉芳掙扎了幾下,兩人更是滾成了一團,在草叢裡……

羅衫被扯開,不久,在夜色下兩具赤1uo的玩著疊羅漢,還別說,粟一宵在這方面還真有一手。

柳眉芳快一個月沒回德平跟老公親熱了,這一下子,在粟一宵那魔手撫弄下,陣陣狂燥和熱血湧上心頭。兩人盡情著……

幸好這裡還是較偏僻,不然,縣委書記跟縣委辦主任在野草叢中亂點鴛鴦譜,那真成麻川縣的特大號新聞了。

良久……

曲散人醒。

草叢裡傳來女子那悶著的哭音,哼道:「你這樣子做叫我以後還怎麼做人?」

「對……對不起,酒後亂事啊,這個……」粟一宵感覺頭大了,這事,還真不好交待,「我給你五萬。」

「哼錢不是萬能的。」柳眉芳突然冷哼道,「我不缺錢。」

「那……你想要什麼,我給你弄來。」粟一宵小聲說道,一股怪異感覺湧上了心頭。

「我想當縣長,你能弄來嗎?咯咯咯……」柳眉芳突然小聲笑了,還妖嬈的風姿,再加上臉龐上的淚珠子還沒幹,令得粟一宵心裡又是一陣子狂燥。

「縣長,這個,太難了。葉凡那傢伙一下子不可能走,如果他走了,我還是可以相助一把的。」粟一宵說道。

「他不走,你就不能趕走他,或者,乾脆捋了帽子搞下去,哼」柳眉芳,終於露出了她那美好的猙獰。粟一宵心裡一寒,暗道,,不會是中了這娘們圈套吧。

剛才那酒好像有點怪了,老子酒也喝過不少,以前二瓶都能整下去,見女人時也沒這般猴急過,剛才一瓶白酒,怎麼會控制不住自己。

難道……

這女人想當縣長,以前那個江縣長不會是她……

粟一宵越想越可疑,臉上陰霾一閃而逝。

「別亂想,江縣長的死跟我沒關係,我一個女人,哪能搞過你們這些男人。只是葉凡那小兒太可惡了,前段時間他黨政一肩挑,整天要我去他辦公室彙報工作,一邊彙報著就要動手動腳。有一次我稍微一反抗,還被他踢了一腳,你看看,這大腿上的青紫到現在還無法全退去。」柳眉芳楚楚可憐地撈起了褲管子,大腿上果然有一青塊。

葉凡對你動手動腳,老子才不信你這他會看上眼。人家一大好青年,還怕沒姑娘送上門來。聽說那個農媛媛和農音韻就跟他有一腿……老粟同志心裡鄙視般想著。

「要整倒葉凡,你有什麼好法了?」粟一宵心思一轉,乾脆將計就計,如果柳眉芳能全力相助自己搬倒葉凡,就是棒她坐上縣長寶座也無妨,以後,這麻川,就是咱倆人的天下了,不是更快哉

「先把他搞的三個基地的一把手搶在咱們人手裡,那三個基地以後出的成績,不是也光是咱們的了。隨著,就得接攏鐵東和韋不理。咱們形成有效聯盟,全面壓制住葉凡。等他快成光竿司令時,咱們再尋機下手,或者預先布局,他難逃了。」柳眉芳一屁股坐在了粟一宵小腿上,輕聲說道。

「搶三個基地的一把手位置,這個我老早已準備好,過幾天可以動手了。咱們就跟他玩乾坤大挪移。不過,韋不理此人不好對付。估計我搶了他的書記寶座,他還懷恨在心。」粟一宵非常的清醒。

「不怕,他有軟肋。」柳眉芳淺淺一笑,主動吻了粟一宵一嘴。

「什麼軟肋?」粟一宵心裡暗震,暗道這娘們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不顯山不露水的,老子也得更小心點。

「神女酒樓那個肥姐李可環就是他的拼頭,韋不理和鐵東肯定有經濟問題,我暗地裡調查過。

楊可環那座值幾十萬的神女酒樓,估計就是韋不理給的錢。而鐵東這人,青山鎮更是亂七八糟的,經濟問題,相當的嚴重。

咱們只要露出一點,他們肯定降伏。宣傳部長杜小蘭還是個老姑娘,一般都會附合書記的。

這樣一來,在縣常委會中,咱們就有五票了,只要再拉來一個,咱們穩穩吃定葉凡。

等他手中權力被全面架空后,收拾起他來還不是小菜一碟。估計不用我們動手,鐵東和馬家人都會吃了他,哼」柳眉芳建議道。

「嗯,咱們分頭行事……」粟一宵乾笑著,手在柳眉芳那碩大的胸峰上抓捏著,暗道這娘們的這塊地盤還是相當誘人的。

跟王媚的相比又有所不同,百個女人百種味兒,為什麼天下男人都想嘗鮮,這就是因為女人,雖說她們身體的構件都差不多,但味兒卻是不一樣,食髓甘味,注重的就是一個『味』。

一陣子激蕩,居然,在野草叢中,又梅開二度。當兩個人分開后,粟一宵突然現,一隻野狗正虎視眈眈地盯著倆人,,你丫的來湊啥熱鬧,給老子滾蛋。粟一宵抓起一石塊砸了過去,傳來嗆嗆嗆地憤怒聲音,野狗跑開了。

7月2o號。

一干常委坐在會議室里。

「同志們,為了響應地區召開的關於幹部輪換交流,促進幹部廉潔,更有力的揮出廣大幹部的積極性。粟書記,我們縣也不能落後,我搞了個幹部交流方案,各位手中都有一份材料。」黨群。

「昨天我看過了,這個方案搞得相當的好。韋書記,說說咱們縣幹部交流情況。」粟一宵一本正經,腰竿筆挺著,說道。

「幹部總在一個地方任職,一來容易滋生,二來也不利於揮出幹部們的優勢。最近我都有安排人進行調查研究,就拿金桃鄉來說吧,現在事業展得紅紅火火的。那咱們就不能把金桃鄉的幹部交流幾個出去,揮出他們幹事業的熱情和經驗,幫扶其它鄉鎮或者縣局走出困境。」韋不理很是認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