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九十五章勾搭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五章勾搭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給賀組長看看,他是管這方面的。」葉凡笑道。

「嗯,全體通過,手續齊備。」賀海緯從鼻子里出一道聲音后,立即朝已經氣得臉s轉紫的王漢說道:「王漢同志,經征地組全體委員通過,決定撤消稱的組員身份。從現在起,你已經不是征地組成員了。希望你能深刻的反省自己,爭取改過自新。」賀海緯一臉沉重,說道,一時沒收住嘴,把在省城當刑警隊長審訊犯人時的說詞都給擺上了,葉凡肚裡直想笑。

錢洪標一看,湊上前來,說道:「葉縣長,我看麻川縣交通局得另派一位同志參加工作組了。不然,不利於開展工作。乾脆順便就把人員都給敲定下來算啦。免得過幾天又得開黨組會,影響了工作,再說,咱們也忙,沒空。」

「錢組長這個建議很及時,我看可以。」葉凡應了一聲,轉頭朝雷亮明點了點頭,說道:「雷縣長也是組員,又是主持麻川交通工作的副縣長,你看看,目前交通局裡哪位同志適合進工作組,接替王漢同志工作。

媽的,明目張的搶權。老子說的話有屁用,現在交通局有三個副局長,分別是周大剛,蔡志華、江春月。要說以著我的喜好,當然是周大剛了不過,葉凡肯定不會同意。

再說,這三個,我不管推薦哪一個都得得罪王漢這個局長。局長被踢出了組裡,副局長倒走進了組,王漢還不得把老子給剁了吞了。

這廝轉念一想,立即說道:「葉組長,時下交通局適合進組裡的成員就三個,分別是副局長周大剛,蔡志華和江春月。你看看哪位同志合適?」

「就江春月吧,女同志干工作細心周到,咱們征地工作組女幹部太缺了。有時面對一些女的戶主那工作不大好開展,就她了。」葉凡一語下來,立即使得江春月時來運轉。

這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江春月將走好運了。進了工作組后,干出了成績,以後提拔只是早晚的事。

至於王漢」那臉終於成了紫青s,嘴裡哼道:「隨你便,一個破組員,老子不稀罕。」

「你這是什麼態度,咱們征地組什麼時候成了破組了。王漢同志,我看你思想認識上有些偏差。帶著這種情緒工作,會出亂子的。我看你暫時不宜於再開展工作了。我會向粟書記提出建議的,你暫時停職反時什麼時候反省清楚了再說。」賀海緯那臉一沉,擺出了地委副書記頭銜來,拿擺起了王漢。

地一聲。

王漢踹倒了一張椅子噠噠噠下樓而去。

「這什麼人」就這工作態度,我看,葉縣長,你們縣交通局長人選得重新考慮了。我會向粟書記提出建設的,雖說麻川縣通局局長人選是由你們縣常委會決定的,但我這個地區交通局局長也有建議權嘛1吳白開那臉一擺,落井下石了。他知道葉凡跟粟一宵不對付,而王漢就是粟一宵的最大走狗」正好拿他開刀了。

不久,粟一宵分別接到賀海緯和吳白開建議電話,那臉,頓時就給氣綠了。立即說是考慮考慮,後來一打聽到了神女酒樓生的事,粟一宵一巴掌扇得來告狀的王漢差點找不著北了。

老粟破口罵道:「你個混蛋,老子好不容易借雷亮明的手把你給推上了縣交通局局長一們,你倒好,一頓飯就把帽子給丟了。」

「不……不會這麼嚴重吧,不就吃了頓飯,我當時也喝醉了。再說」他們有什麼權利叫我反剩」王漢還有些不服氣,mo著自己那有些1i的臉頰。

「你個豬腦子是不是?到時賀海緯到地區常委會上那今天的事一提,吳白開又在一旁起鬨」你還有什麼臉子繼續坐在麻川縣交通局長寶座上。

我跟你說過,天牆公路指揮部的級別很高」你不要認為葉凡一個破組長有什麼了不起,你難道沒長眼?賀海緯堂堂的地委副書記在工作組裡只是一個常務副組長嗎?

庄世城堂堂的地委一把手也只不過是,協調德平組,的組長,王專員還只撈了個副組長,論在天牆公路指揮部中的權力,還不如葉凡大。

天牆公路是咱們省重點工作,交通部立過項目的三省通途。誰敢去犯天牆公路,那就跟找死也差不多。

你倒好,張口一個破組長,閉口一個破組。葉凡領導的征地組成了破組,那天牆公路指揮部不成瞎指揮了。

你好好想想,那話要是傳到齊振濤、秦副省長耳里,你小子就等著倒大霉吧,先停職反省,深刻反蒂至於官帽子,先涼涼看再說。」粟一宵黑著個臉喝叱道。

「粟書記。真那麼可怕嗎?,王漢一臉的可憐相,身上的酒勁全化成了冷汗。

「你說呢。實話跟你說,秦副省長可是惹不得的,也許齊振濤不會拿你怎麼樣,但秦淮北惹著了你絕對倒大霉。」粟一宵說道。

「這個我有些不明白,齊振濤可是省委副書記,秦淮北不過一個不帶車的副省長,雖說在不帶常的副省長里他處於第一位,但還沒咱們家喬老爺子厲害。」王漢有些不服氣。

「說你笨你還不是一點點笨,你也知道秦副省長在副省長里排第一,而我舅舅喬副省長只排第二。

這次我舅舅坐上了省委秘書長一職,秦濰北心裡會怎麼想?可以這麼說,他恨死我舅舅了。

我跟他的關係估計秦淮北也清楚,如果因你的事惹上了他,那他肯定會拿麻川縣公路建設這檔子事說事的。

到時如果往省委一彙報,那你小子不但死得很慘,估計就連我也得跟著倒大霉。」粟一宵一臉凝重,甚至可以說是惡狠狠的。

一轉眼到了八月底。

粟一宵人事風boyu演yu烈,仗著喬志和的寵愛。庄世誠一下子抹不開面子。

繼桃子基地和貝葉谷景區一二把手位置被他奪走後,靠山屯子毛竹開基地一把手又被他安排人奪走。

而原鄉黨委書記牛天星被他用乾坤大挪移之術移到了縣畜牧局任局長。

更令大家大跌眼鏡的就是他先提拔副鄉長洛林妹到了鄉常委副書記一位上,不到一個月,立即又提拔洛林妹為該鄉黨委書記。

這提拔升遷之快簡直是罕見,葉凡是拍馬也不及也。

傳聞說是洛林妹估計跟老粟同志勾搭上了,不過,葉凡見過洛林妹,那長相,實在是不敢恭維。

暗道,粟一宵應該沒到飢不擇食的地步吧。連這種半邊臉長滿麻子的少fu都要,不過,洛林妹那臉蛋長得還行,就是那滿天的星斗破壞了臉蛋之美。

要說xiong脯,洛林妹絕對屬於大型號的,估計粟一宵同志拿軟頭也湊和。也許粟一宵有特殊嗜好也說不定。

對於這一切,葉凡只是冷眼旁觀,倒,粟一宵要折騰到什麼時候。

「師傅,粟一宵下一個目標應該是織女鄉茶葉基地了。農主任可是有些危險了。」梅天傑這小子鬼機靈,小心地提醒道。

這小子自從前次受傷后,葉凡對他的態度倒是大為改觀。倒是實成的教了他一點小本事,樂得這小子屁顛屁顛的差點找不著北了。

最近這小子好像跟鐵東的青山鎮銅礦昂上了,三天兩頭都會轉悠到青山鎮去一趟。

對於銅礦開採亂占土地,土地賠償等方面監鼻到嚴厲。鐵家人如果不賠償老百姓錢,梅天傑就要出手。

逼得鐵家人不得不肉痛賠錢,視梅天傑如眼中釘肉中刺了。不過,梅家勢力太大,鐵東也是莫耳奈何。

而且,葉凡偷偷把陳軍從水州招到了麻川縣,暗中保護著梅天傑,就讓這小了去鬧,吸引住鐵東眼球。

那邊,賀海緯加大了對星茂銅業的暗中調查。不過,因為葉凡一直沒空去擺平星茂銅業的那個財長科長,所以,賀海緯也有些黔驢技窮,很是傷腦。

江都省的星茂銅業,猶如一個無縫的蛋殼,想鑽進去太難了。唯一的線索就是梅盼兒提供的星茂財務科長孫盡重,可此人又是油鹽不進。

賀海緯試過美人計,金錢計,父母計等,都無功而返。從其他人下手,因為又不是該公司核心層,沒多大用。

只能是一些小打小鬧的小蝦米,拿不到鐵證。道聽途說倒也聽了一些,但沒有證據都是白搭。

倒是楓葉娛樂城對大喬小喬的暗中調查取得了進展,地區公安局林天的一些黑手漸1u頭角。老賀一時心情大好,下決心要拿下林天。自己也一肩挑了這個局長,過一把局長癮。

葉凡甚至笑話賀海緯是天生的找賤,現在都已經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副書記了,還掂念著林天那個位置。

不過,老賀他有自己做人的原則,他就是喜歡熱血。老賀甚至表1u過一些心機,說是想去紀委,能摘官員帽子那才叫一個爽快。

葉凡聽了差點笑出聲來,不過,考慮過後也答應了要幫他一把,等有空了,帶他再次去拜訪一下省紀委常務副書記鐵托。

不過,鐵托目前也在關鍵時刻,老書記羅長江退休在即,可是鐵托一直沒打通省委書記郭朴陽那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