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九十六章是不是省委書記在報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六章是不是省委書記在報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也許是故意報復以前鐵占雄把自家侄兒郭真奇踢出獵豹的恨。郭朴陽對鐵托是不冷不熱。

而中央那邊好像也不是很得力,最近鐵占雄頂著公安部副部長那頭銜四處為哥哥鐵托拉人,可是效果不是很好。

一來,鐵占雄份量太輕,即便是在公安部里,連個部黨組委員都沒撈到,雖說是副部長,但他排名是最尾巴的。

而其哥哥鐵托的事是要打通中組織部,也許還得上九人常委會過一過。一省的紀委書記那個位置太重要了,中紀委書記鳳寶山的關係相當重要。

葉凡提點鐵占雄去找當下在鳳寶山身邊作貼身警衛的周衛國,不過,周衛國剛到鳳寶山身邊,再說他也只是警衛隊長。

一時不敢隨便羅嗦,對於像決定一省紀委書記的大事,周衛國直言不晦,說是自己能量太小,沒用。

最近老鐵愁啊!愁得連婚期都給推后了。老鐵感慨道:「麻痹的,還是在a組過得爽勁,這zf官場,根本就不是人能混的。」

「鐵哥,不是zf官場複雜,而是你老哥的能量不在這邊。以前在a組,你老哥很有能量,有那方面優勢。而且,領導不多,鎮頭兒對你又看重。而現在初入zf官場,上頭領導太多了,多方被制,不如意正常。過得一段時間熟悉了,依你的能量,還不是如魚得水。」葉凡干聲笑道。

「放屁!這朝中莫人不做官,做官難啊!老子是寡婦睡覺一上頭沒人。

想升,想找人,找什麼人,那些個大領導,老子一個都不認識。公安部副部長,聽起來威風。

在這京里,隨便一個部委都能抓出一大把的副部級別來。哪個部門像我這種級別的官員沒有幾十個。

副部長加副書記,部委里的黨委成員全是副部級別的,屁不管事。」鐵占雄沒好氣」罵道。轉頭瞅了葉凡一眼,哼道:,「不過,前次你小子說是有辦法,辦法呢?」

「辦法是有」暫時不宜外泄。」葉凡干聲笑道。

「屁的辦法,你小子一個小縣長,我老鐵搞不定的事你能搞定。即便是有老齊,那又如何,中央層面的事他也是沒啥能量。聽說他自己的事不是都去求鳳家了。鳳家…………」鐵占雄人一頓,好像有了主意。盯著葉凡一直看著。

葉凡,自然被他盯得有些毛,趕緊說道:「別看我鐵哥」鳳家那檔子事跟我沒關係。雖說那天晚上鳳丫頭假扮了一下女朋友,但人家是看在我在天水壩子曾經救過她小命份頭上的。

不是真的女朋友,純粹是鬧著玩的。」

「噢!原來如此。鳳家那丫頭可不是那般好唬弄的。不過」她肯假扮你女朋友,也許,你小子趁機而上,就給拿下了,想想,攀上了鳳家,以後大樹底下好乘涼埃」鐵占雄略顯苦澀,甚至還帶有一股子酸味兒」「兄弟,聽老哥的,最好是即時拿下那丫頭。等上了床生米煮成熟飯,特別是如果能整個孩子出來就更完美了,女人嘛」到那個時候都會軟蛋聽話的。」

聽了鐵占雄一席話,葉凡,那冷汗居然從脊背上冒了出來。

麻川一個卜酒館里。

「楊書記,趙振光的事你應該清楚。」方圓開門見山,直接拋出了主題。

「當然知道一些,我跟他共過事。」楊森林還是相當小心的」一點口封都不責露。

「就共過事那麼簡單嗎?最近有人遞了他的材料上來。」方圓斜掃了馬鬍子鎮,知道這貨在裝傻。最近葉凡勢氣有些低落」粟一宵正好相反,勢氣大旺之時。

而自己又是跟葉凡相當的好」楊森林不得不為自己的帽子考慮著。要知道,趙振光可是粟一宵硬性提上蠕說楊森林恨趙振光恨得牙痛,但也不是不有所顧忌。

「什麼材料?」楊森林一出口后立即有些訕訕然,說道:「這個,跟我沒關係,你們紀委辦案,保密,呵呵……」

「別跟我打馬虎眼,我需要你手中的材料。」方圓逼了過去。

「方書記,我手中是有些材料,不過,幾年了,早給扔了。」楊森林決定死也不拿出材料來,這個,可是一導火索,搞不好自己得給倒騰進去。他可是不想無端的捲入粟、葉之戰中。

「不過,你們倒是可以去金桃鄉的翠hua酒樓喝點小酒,那老闆娘烏翠hua長得相當的可人。」楊森林知道,自己不倒點貨出來方圓饒不過自己的。

烏翠hua,什麼意思。難道此女人跟趙振光有一腿…………

方圓心裡尋思開了,決定先去探探再說。

江都省東河市常因為天牆公路在江都省內的起點就在這裡,此刻這晨因為修路的緣故,倒也是一片繁忙。

葉凡因為是征地拆遷組組長緣故,東河市也來過幾次。但來的時候都是公幹,這次不一樣,倒是悄悄來的。

晚上的東河市還是相當繁華的,因為是夏天,天氣熱,所以,人全都出來了。

「這就是白丁灣了,老賀,你說說,孫盡重會不會在家裡?」葉凡笑道。

「梅盼兒說孫盡重很關注他那啞巴女兒,即便是要出去,也是帶孫」美美出去散步了。」賀海緯笑道。

「應該在,我托朋友打聽過,說是孫盡重晚上基本不出門。除了公司有事要加班,其它時候都會窩在家裡陪女兒。說起來此人還真有股子老父作風。」吳彤笑道。

站在孫家院子外,現是一座三層小磚樓,外面還有個小院子,二米多高的圍牆圍著的,門是木門。

葉凡一個眼神,吳彤像小盜賊一般爬上了牆,睜大賤眼觀察了一陣子溜下牆說道:「樓里亮著燈,院子里有個姑娘獃獃地望著天空,不會她就是孫美美吧?」

「敲門1葉凡示意道,吳彤上前嗑嗑地敲起門來。吱嘎一聲木門開了,那個姑娘探出頭來。

「姑娘,我們找孫科長談筆生意。」吳彤自然假扮的生意人了。

幸好那姑娘聽得懂,沒吭聲地一聲關上了門。

「幹嘛?」吳彤有些惱了,想上前踢門,被葉凡給制止了,笑道:「人家去請示了,你踢人家門幹嘛,文明點,咱們可不是土匪。再說,她是啞巴,怎麼回答你?」

「呵呵……」吳彤乾笑不語。

一會兒倒進了院子。

大廳里,一個瘦子中年人坐在沙上,掃了葉凡一夥一眼,現不認識,問道:「你們哪裡的,要談什麼生意?」

「我們的生意你肯定感興趣。」葉凡一屁股坐在了沙上,說道。

「什麼生意?」孫盡重雙眼警惕地盯著葉凡三人。

「想不想孫美美重新能講話?」葉凡開門見山直奔主題,孫盡重果然動心了,眼中喜悅一閃,不過就逝了,旋即說道:「不可能,全國我都跑遍了,就差外國沒去。不過,據國內專家分析,說是目前沒有什麼先進醫學能治我閨女的玻」

「呵呵,孫科長。不是沒人能治,是你沒遇上高人。要不先試試,這位葉先生可是治過好多疑難雜症。就連香港都有人專程請葉先生治病,行不行先讓葉先生給你閨女檢查一下,又不吃虧。」賀海緯笑道。

「怎麼檢查?」孫盡重一臉凝重,問道。估計是心裡有些想歪了,怕葉凡褻瀆他女兒。要知道時下有許多江湖騙子,借醫病為由頭,調戲強姦婦女的事大有生。

「就在這廳里,放心,本人不是那種人?」葉凡淡淡笑道,自然是給孫盡重告心。

「行,如果葉先生能治好我閨女病,錢不是問題。」孫盡重同意了。

孫美美倒是平靜得很,一點波瀾都沒引起。估計是治病治得太多次了,已經麻木了,多次失望,還有什麼漏點。

葉凡把了脈,問了一些問題,又檢查了耳朵,在內息之氣游遍孫美美全身時,感覺面部靠耳朵旁有經絡有些不暢,但葉凡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因為這些引起的孫美美耳聾。

「孫科長,我可以用金針之術試一試。即便是治不好,對你家閨女也無一絲損傷。」葉凡說道,不提條件。先設下一陷坑再說」不怕孫盡重不上鉤。

「針灸,美美早試過多回了,沒用。」孫盡重一臉的失望,搖了搖頭,還以為葉凡有啥奇妙的辦法能治病,雖知還是什麼草藥針灸。

「呵呵,我這金針之術傳自民間,不一樣的。如果不試,我們立即走人,不過,到時後悔再來找本人,我可是不想再浪費時間的。」葉凡耍起大牌來,說著話站起來就要走人。

「行!那就試試。」孫盡重考慮了一陣子,重重地點了點頭。不過,當葉凡拿出金針后,孫盡重那眼皮子不由得跳動了幾下,問道:「你這針,怎麼這麼長?」

「這就是我的金針跟其他針灸師的不同之處。」葉凡笑著,伸手往針上一陣子拂弄,自然是用內息消毒了,不過,孫盡重那嘴角卻是抽搐了幾下。

一陣子試探下來,到經絡不暢處時孫美美突然出聲依呀著,好像很痛苦樣子。

「是不是會痛?」葉凡問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