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章安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章安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章安排

只是說考慮一下再說,葉凡知道,孫國棟坐上了雷鳴懷位置,儼然已成德平第三號人物。

以後,他是否會自立山頭估計已有苗頭。孫明玉,自然成了庄世誠手中一道法碼,即便是要提拔,也得等以後幾個書記瓜分職務時再拿出來抵得上幾頂帽子的。

「你回去處理一下,估計明後天就有人下來考核。」庄世誠說道。

回到麻川縣城。

葉凡把自己的一夥核心圈子人士招了到了新落成的麻川縣館一號包廂。

「葉縣,有啥好事跟大家透露一點,呵呵呵……」吳彤笑道。

「一個壞消息,幾個好消息,你們想先聽哪一個?」葉凡笑道。

「先聽好的。」孫明玉笑道。

「行」見大家那目光全盯了過來,葉凡笑道,「則民估計會接替雷副縣長位置,音韻會調整為縣長助理,副處級別。順水調整為縣經貿委主任,媛媛兼縣委辦副主任和旅遊局長……」

「唉……就咱跟明玉一點好處沒撈到。」吳彤故意嘆息道。

「你還想啥好處,下邊的鄉鎮長你去不去噹噹。你小子,進縣常委任政法委書記還不到一年,還想啥好處。」葉凡沒好氣,罵道。掃了一臉貌似鎮定的秘:「紅軍,你跟著我也一年了,年齡也差不多了,到金桃鎮去當一任鎮長吧。」

「葉……葉縣,我……我還是喜歡跟著你。」車紅軍講話有些不利索了。連身子都在微微顫慄,太激動了。

「算啦,下去吧。一直把你綁在我身邊也不人道,呵呵。」葉凡笑道。

「謝謝葉縣,我聽你的。」車紅軍雖說面相平靜,但絕對是裝的,因為,農媛媛突然叫了起來道:「表哥,你那手怎麼會抖,是不是給屋裡那位一中老師抽成這樣子的,咯咯咯……」

「媛媛,你也笑話我。」車紅軍臉有點些紅了。

「葉縣,你要走啦?」方圓突然問道,聽他那麼一問,屋裡人總算是反應了過來,一時,全都不舍地盯著他。

「葉縣應該是去咱們德平什麼區縣當一把手吧。」孫明玉笑道。

「絕對的葉縣功勞這麼大,還不能升一把手,天理難容。」吳彤叫道。

「唉,一把手,我這資歷,不說了。」葉凡嘆了口氣。

「那……那去什麼地方?」吳彤收斂了笑意,有些擔心起來了。

「估計是地區建設局任局長,這事還沒定,別到處瞎嚷嚷。」葉凡苦笑道。

「嚇了我一跳,還以為像周富德一樣被貶了。原來是去建設局,那可是個好去處,比縣區一把手還要牛氣。」吳彤笑道,誇張地摸了摸胸脯。

「今晚大夥祝賀葉縣一下,不醉不歸,去唱歌怎麼樣?」蔡則民提議道。聽到自己即將升副縣長,蔡則民實則是高興。

「好啊好氨農媛媛大聲附和,農音韻也點了點頭。

「好不醉不歸不過,要注意影響。」葉凡點了點頭,蔡則民張落去了。

同一時刻。

一間滿屋粉紅的房間里,傳出一女子那嘶裂般喊聲道:「用力,再用力,猛些,再猛些……」

「嗯嗯……」粟一宵拚出吃奶力氣聳動著那兩片圓丘,身上大汗淋淋,一條辣腸在兩片圓丘間伸縮著,出啪啪的沉悶聲響。

「再來幾下,快到了,快到點了……」柳眉芳喊著,身子出了打擺子般顫慄,努力地往前湊著,不曉得的人還以為是不是患了羊角瘋。

「沒有耕得完的田,只有累死的破牛」粟一宵一聲大吼,傾儘力氣,子彈如潰堤的洪流一泄千里,直擊花心深處。

心道,累死老子了,這女人,這方面太強了,老子這大號棍子好像都有些力不從心。

以前跟王媚時從沒見她如此瘋狂要過,想不到柳眉芳這徐娘半老的比二十來歲的王媚還厲害。女人,四十如虎還真講的他娘的正確。

良久,喘著粗氣的兩具赤1uo身子不舍地分開了斜在銅質床架上。

「一宵,是近你可是有些軟啊,咯咯咯……」柳眉芳妖笑道。

「軟個球,等老子忙過這段時間,風頭一過,老子將重新上陣,殺得葉凡小兒是片甲不留。」粟一宵略顯自得,干聲笑道,一把捏去,在那大號乳峰子上狠捏了一把,換來了柳眉芳一陣子白眼。

「吹牛誰不會,你可是跟我說好過了,至少先要調整一個我的位置。這縣委辦主任雜事太多,我還是喜歡孫明玉那個位置,或者方鴻國那位置也行。」柳眉芳獅子大開口了,粟一宵自然是聽得頭皮麻臉上汗了。

「別急,慢慢來。時下非常時期,得忍忍。」粟一宵一臉嚴肅,說道。

「忍忍老娘都忍了一年了,還要忍,不行,你得在一個月內搞定這事,時下雖說是非常時期,但咱們縣常委也缺了幾個名額,韋不理那位置就相當的不錯,我怕事情有變。你趕緊去找喬秘書長。」柳眉芳尖聲叫了起來。

「你,坐韋不理那個位置,可是只是縣委辦主任,跨步太大了一些。」粟一宵一臉苦笑。

「大個屁,你們男人那東西越大女人不是越喜歡嗎?女人就是喜歡大的,我柳眉芳是女人,就是不嫌大。就韋不理那個位置了。」柳眉芳尖聲笑道。

胸前在劇烈地顫慄著,粟一宵吞了吞口水,無奈地說道:「打個商量,倒是可以把方鴻國先推到韋不理位置,然後我才好下才,把你弄到方鴻國那個位置上去。」

「那好,一言為定,一個月內我要坐上常務副縣長寶座才行,以後葉凡小兒被整倒后我也可以順利接替,咱們倆配合,這麻川縣就是咱們倆的天下了,咯咯咯……」柳眉芳身子往前一湊,嗲了粟一宵一眼,嗯道:「我還要」

「還要……」粟一宵臉色頓時有些黑了,掃了一眼自己那棍軟達達的棍子,有些丟臉感覺,這廝一咬牙,吞下了一藥片,屋裡,頓時又響起了一陣子亂七八糟聲音。

一個較隱密的歌廳包廂里,葉凡一夥正喝得胡天暗地的。

這時,優揚的舞曲又響了起來,吳彤出去招呼了一下,燈光已經暗淡到了極點,就剩下一盞小紅燈在閃著,兩人面對面都難以看清對方。至於說看其它人,那就不要想了,只有葉凡的鷹眼還湊和,能看清對方是誰。

吳彤也帶得有公安局一個女同事,孫明玉等人自然也有合適的搭檔。當然,都是自己一夥最親密的人了。方圓乾脆把車雪蓮叫了過來。

「葉縣,能請你跳一曲嗎?」正跟農媛媛碰杯子的葉凡看見農音韻款款而到了身邊,轉聲笑道。

「美女有請哪敢不從,呵呵……」葉凡開了個玩笑,農音韻那臉有些紅了,不過在這麼黑的場所里也看不見。

兩人牽著進了舞池,方圓早就摟著車雪蓮在扭擺著屁股了。

旋轉了一圈子下來,農音韻輕聲說道:「葉縣,謝謝你」

「謝……那行……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葉凡湊農音韻耳旁干聲笑道。

自從前次在水州『落葉居』幫助農音韻解決了唐淺的麻煩之後,農音韻也放下了一身的孤傲,跟葉凡隨便多了。

「你是縣長,怎麼說得這樣子牛里牛氣的,有點像……咯咯……」農音韻也出了妖嬈之笑,當然是在這種特殊環境造成的。

這時,最後一盞燈在吳彤的安排下也熄滅了,只有牆角沙處還有一盞溫柔的類在著微弱的光,舞池裡一片黑暗。

頗有股子伸手不見五指感覺。實則是這樣子的,偶爾兩對男女碰在了一起,還會互相撞上一下屁股,比比誰家的屁股大些才分開。

「有點像啥?」葉凡笑道。

「我說了你不生氣我才說。」農音韻那聲音妖媚得能噬人心魂。

「你說,我絕不生氣。」葉凡輕笑道。

「像牛氓……」農音韻那三個字一出,葉凡眼前浮現出鳳丫頭給他取的外號,不正是『牛氓』是什麼?

「嘿嘿,音韻既然這樣子給我下了定論,我不牛氓一下可對不起你了。反正形象如此了,乾脆干點實事。」葉凡一聲笑,手往下一抹,到了某女那性感的臀部。

現農音韻並沒什麼不適反應,知道對方默許了。這廝膽子更大了,麻溜地在鼓起的圓丘處輕揉了起來。

不久,『嗯』地一聲,農音韻身子有些顫慄,好像軟無力了,無聲地貼向了葉凡,整個人靠在了他身上。

聞著那股子姑娘的芬芳,葉凡有些心猿意馬了,試探著在農音韻臉上尋找了起來,終於摸索中找到了那一點紅唇,湊了上去……

叭叭的聲音被音箱出的刺激聲音給掩蓋了,估計這舞池裡應該不止葉凡一人在干這種糗事。

手心有些激動,終於透過衣衫到了夢中的兩座山峰上,感覺圓潤厚重,並不是特別的軟……

當手從上峰游到下身時,農音韻無意地避了一下。知道人家還有些不適應,葉凡適可而止了,就剩下最後一道關於卡沒破了,葉凡知足了,也不能太冒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