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章幾大副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章幾大副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們也實在沒想到,居然是庄世誠和孫國棟這兩位親自送葉凡上任」那葉凡這個局長的份量,那是重得很了。

許多雙眼光都集中射向了庄世誠身後的那個實在稚nn的年輕人身上。

本來都有些心理準備的一夥老傢伙,也還不是由得呆愣了幾秒」暗道,這他娘的也太年輕了」好像一學生仔,老子等人全成他手下了」而且」還這般的得寵……

一伙人擁著庄世誠三人進了一個老舊的食堂。

食堂里吃飯的桌子估計是給臨時頭清理開的」擺放著一條條長凳子」此刻也坐滿了人」主席台上已經擺放好了桌子,上面桌布遮著。

一陣嘩啦啦掌聲響起,葉凡三人走向了主席台。

「快到飯點了」話不多說」我先表個態,今天有空送葉凡同志下來,希望全局幹部職工緊密的團結在他的周圍」干好地區建設工作。為德平的建設添磚加瓦。

也許有的同志看葉凡同志好像很年輕,我想說的就是,因為他太年輕,所以這次提拔實在不敢太過於越制。

不然,葉凡同志估計早就是一縣的書記了。他雖然年輕,卻是能量極大,你們跟他相處一段時間后就能感受到。

目前在德平正全面鋪開的天牆公路,一個涉及三省通途,總投資達四個億的大工程」就是葉凡同志單槍匹馬跑到都從交通部硬是搶下來的。

所以,你們能得到這樣一位局長,那是你們的福氣,呵呵呵,不說了。」庄世誠語氣親切,簡單兩句后示意孫國棟宣布人事任命。

最後是葉凡講話。

巡了全場一眼」葉凡心智平穩」因為大場面見多了」也就見怪不見了。

「各位同事好,我是葉凡」從麻川縣調過來的。說句實話」我還是想干一任縣委書記。

不過」以庄書記為的地委領導叫我到建設局,我是一名黨員」當然得聽黨的話,所以,就來了。

剛才我也瞅了一眼」現建設局是大,機關辦公室和下級單位也相當的多。

說句實話,我當時初初地掃了一眼文件」差點暈了。」葉凡剛講到這裡」引來了一陣子鬨笑,接著就是如潮的掌聲響起。

葉凡雙手按了按,掌聲平息后又說道:「剛進來」現咱們的建設局實在是太舊了。人家說老牛拉破車」我想」這怎麼跑得動。所以,得有些改變才行,這就是我對大家的承諾。不說了」就這些吧。」,葉凡簡短而務實的話語」一下子又引來了雷鳴般的掌聲,這次,倒是經久不息。

晚上就在食堂搞了個簡單的接風宴。

葉凡在桌子上也順道認識了幾位在建設局有份量的人物。這些人中」很有可能會產生一些下絆子者。一個縣如此」一個局」估計也是如此。

「老陳」真有些可笑,黃口小兒一個」也敢說改變建設局,說咱們老了」意思不是明擺著,他是新生一代」咱們都是一些不中用的老疙瘩的。」建設局副局長江長bo跟常務副局長陳文凱正坐一小菜館內,隨口聊著。

「,呵呵」年青人嘛,都比較沖。咱們年輕是不都是那個樣子,都以為自己能改變世界,結果怎麼樣「都是世界改變了咱們。這些年了」變得連我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唉……」,陳文凱嘆了口氣。

瞄了對面的半禿頭江長bo一眼,「不過,要說到改變,能改變當然是好事。不過,說大話」無非是想贏得一些名聲罷了。這些」都是當領導慣用的小伎量罷了,不足為奇。」

「不過老陳,今天的事有些詭異。庄書記和孫副書記怎麼都來了。好像都是來為那小子撐場子的?」江長bo斜瞄了對面頭已半白的陳文凱一眼,說道。

「,不撐能行嗎?」陳文凱好像很淡漠的笑道。

「對!對!對對!哈哈哈…………」江長bo連連四個,對,字噴出來,倆人大聲笑了起來,不過」聲音有些蒼啞,「庄書記和孫副書記到場,說明他們底氣不足。

看來,兩位領導也意識到了,建設局林子大」不是這隻nn鳥能稱王的地方。估計是來威懾一下吧,不過」縣官不如現管,騎驢看唱本」還得看後面的。」

說起來也難怪陳文凱和江長bo憤怒」本來倆半老頭都商量好了的。老局長退休了」陳夾凱這個常務副局長接替他的位置,陳文凱上去后,推薦江長bo接替自己的位置。

那樣一來,各有收穫。哪曉得人算不如天算」地委幾個主要領導生了大變故,王專員被捕,雷副專員黯然退居二線,查副專員也狼鎖入獄」就連紀委書記林明遠都受了牽連回省紀委養老去了。地區局勢急轉之下,一下子全被掏空」被庄世誠趁機全面掌控了。在這非常時期」庄世誠安排葉凡這nn鳥來建設避橫插了一杠了,把倆人的美夢都給攪了,不氣哪才怪。而倆人在地區的靠山此刻也不敢出來講話,就怕觸了霉頭。

同一時間」建設局兩朵金hua李美美和趙蕾兩位美女副局長也湊在一起隨意聊著天。

當然,那美女二字得加個引號才對。不過」也沒有那般的丑」特別是李美美,歲數也不是特別的大」剛到3d」該凸的地方特別的凸」甚至可以說是碩大。

李美美最引以為豪的就是xiong脯兩座山峰了,雖說臉蛋只能算是中上」但就那個地方能拿出來了。至於說該凹的地方肯定往下凹的。

趙蕾長相就較普通了」跟萬千fu女人一樣,年過3o時,已經朝著黃臉婆程度進了。不過她保養得不錯」看上去還像個二十七八的姑娘。

兩位女副局長因為是女的」再加上排名也較靠後」所以,在局裡從來就是被陳文凱,江長bo之流給壓製得死死的。

老局長分派工作時兩女也撈不到什麼有好處的工作干,反而分管的都是一些臟累活,油水不多。

兩副局長心裡自然有怨氣」這次新nn鳥局長葉凡到任」又讓兩女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特別是看到葉凡如此的一般「nn菜」,兩女更是有地心動了」決定商量一下,合夥拿下小葉局長「爭取到利益最大化。

女人嘛,當然喜歡打扮」打扮這個東東就得要金錢支撐。一套好的化妝品動輒幾百上千的,對於一個月僅拿到四百來塊工資的倆女來說也是袋中羞澀。

至於說收些好處,倆女也想送,不過,因為她們分管的工作根本就沒啥好處人家要送給你。

比如趙蕾分管環境衛生這方面」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臭哄哄的」難道還叫清潔工人給你送款送錢的。人家自己還吃不飽,哪有那閑錢來送給你。

「,趙姐,怎麼看新來的葉局長?」李美美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問道。

「太年輕了一些,估計是搞不過陳副局長了」有些可惜。」趙蕾有些失望。

「嗯」陳凱文和江長bo是老搭檔了」以前的老局長有時不也被他們逼得都快噎氣了」後來感覺反正年齡到年要退了,乾脆撤手不管了。明義上是局長,實際上建設局的局長是陳文凱和江長bo。王全雖說在局裡也是老人了,不過」王全沒靠山,他還怕自己屁股上那位置坐不穩,根本就不敢去惹陳文凱和江長bo。

偶爾開會時羅嗦一兩句,被陳文凱聯合一壓」立馬就泄氣了」這男人」不像個爺們。」李美美嘴裡腹誨著王全副局長。

「嗯,周長風聽說有靠山」但人也太nn」不到主,被陳文凱和江長bo兩隻老狐狸聯合一拿捏,最後也是招架不祝

再加上以前老局長又不管事」更是助長了陳文凱勢氣。這建設局,都快改姓陳和江了。

咱們姐妹倆女流之輩」哪爭得過那些臭男人,我呸1趙蕾越說越氣」一口瓜子呸到了地板上,還伸出美tui狠狠地踩了幾腳,自然是把瓜子殼當陳文凱之流了。

「去年德平區東城規劃」也不知陳文凱撈了多少油水。老雜毛,賺了個盆缽滿溢,脹不死他龜孫子的。」李美美尖刻地罵道。

「那個半禿子江長bo不是也差不多,麻子河改造」他口袋裡估計也塞滿了。

聽說天牆公路會從兩個城區穿過,這下子兩隻老狐狸又有得搶了。這都什麼世道,咱們也是副局長」怎麼就沒有撈到一點好處。

乾的是最累的活」最煩的事,結果怎麼樣,哈也沒弄到手。就局裡那點錢,估計年底能不能有紅包都是問題。」,趙蕾忍不住要罵娘。

,「還想紅包,趙姐,別眼紅了。聽說老局長離任還欠下了舊萬塊的餐飯費」今年年底不扣大家工資就算不錯了。,」李美美哼聲道。

「扣」老娘敲桌子也不讓他們扣。聽說老局長去財政局討要過錢,不過,結果是兩手空空。

財政局那位喬木興哪會理會一個即將退休的過氣老頭。再說」咱們德平也的確窮得丁當響,財政局的喬局長估計最近都躲起來了。

聽說好多單位去要錢過年」喬局長愣是失蹤了。咯咯咯,今年再沒紅包,咱們新來的葉局長有得氣嘔了。」趙蕾突然興哉樂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