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章美女想陞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章美女想陞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紅包別想了,就是咱們舊樓翻修的錢不是還欠著1o來萬。估計明天葉局長剛坐進辦公室,後頭要錢的就能排成長龍,酒樓的,包工頭,還有……」李美美收斂了笑意,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倒沒表現出興哉樂禍來。

「怪了,咱們建設局是大單位,下邊有好幾個單位不是有錢嗎?比如園林管理局就是一個有錢的單位,他們不是搞了收費公園,還有個遊樂場,聽說每天門票也買得相當火爆的。」趙蕾有些訝然。

「咯咯,園林管理局在誰手上,你不是不知道。」李美美笑道。

「嗯,園林管理局全被江長波這半禿子給控制了,聽說連管理費都沒上交到咱們局裡來,賺了錢全留著自己吃喝玩樂了。去年,園林局不是組織職工幹部去海南旅遊。咱們局機關里這些幹部只得眼紅了。」趙蕾有些憤憤不平。

「眼紅歸眼紅,有什麼辦法。人家江長波厲害,有得吃喝時都會拉上陳文凱。就說去年去海南玩,陳文凱一家不都去了,免費全家公費旅遊,還有老局長一家能落下嗎……」李美美臉色也不好看。

「小葉,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上班去。你要注意一些情況,老城區改造是你們建設局的重中之重工程。

而且,時間不能拖,爭取在年底前摸清實際情況,年過後立即組織人員搞個全面規劃出來。

還有,要注意,老城區的改造並不單指老城區,你們規劃時要注意跟全城的格局相搭配才行。不然,老城區改造完成了鶴立雞群格調不附也不行。」庄世誠跟葉凡握了握手,最後,庄世誠鑽進車裡后,突然說了一句話道:「小葉,羅州市市委書記沈達民同志明年到點退休了,呵呵,好好乾吧。」

庄世誠一說完這話,示意司機開車,一冒煙,車子走了,葉凡呆愣在原地幾分鐘過後,差點叫了起來。

心道,老莊啊老莊,原來你早就給小的留下了位置。建設局,只是個過渡,讓咱降降溫,羅州市,好地方啊,咱們德平第一富裕之地,去哪地方當一任書記,好像不錯的選擇。

聽說羅州市市委書記有可以入常,如此真如此的話那不是說,俺也有希望在經後幾年內進入副廳行列,勉強也算是踏入高官行列了。

這廝正興奮著時電話響了。

「葉大局長,晚上陳蕾大美女有請噢」電話里傳來蔡紅藕那故意嗲聲嗲氣的聲音,臨了又補了一句,「另外,溫寶玲大美姐也在場作陪噢」

「那你呢俺的蔡大美妹。」葉凡變聲著乾笑不已。

「啐,沒正經。」蔡紅藕那臉,居然紅了。

「你不去我也不去?」葉凡笑道。

「誰說我不去了,哼,馬上,楓葉娛樂城歌舞廳三號包廂。不來的話看陳蕾饒不饒你。」蔡紅藕臉紅紅著掛了電話,耳朵里聽到了最後的『遵命』兩個字。

「去玩玩也好,這德平府,雖說來了不少次,但還是太陌生,順道去了解了解建設局的情況,先摸摸底子,俗話說知已知破才能百戰不殆,估計建設局那幾個老傢伙,還有幾個大姐也不好對付。」葉凡喃喃自語了一陣子,開車兜了一圈了,才往楓葉娛樂城而去。

進了三號包廂,現就三美,莫其他人。葉凡心裡暗暗蕩漾了幾下,還是相當自豪的。

眼前又浮現出那天跟三女在康橋別院時,在同一個小溫泉池中泡澡的旖旎場景。

溫婉大方的溫寶玲姐姐。

小家碧玉、略顯羞澀的陳蕾。

貌似野放,實則柔順的蔡紅藕。

「葉大局長,見你一面比見省長還難氨陳蕾先是嫵媚地白了某男一眼,哼聲道。

「那是,沒看到人家還是什麼副總指揮,就連咱們地委的賀副書記,公安局的張局長,交通局的吳局長等人,都是他的下屬。人家說了,在指揮部里,咱們的葉大局長跟庄書記可是同級別的,難怪氨蔡紅藕那話相當的雷人。

「別那樣子說葉局長,其實,葉局長很忙的,身肩數個官職,沒看見,麻川縣生了翻天覆地變化,就是咱們德平,也不是也分到了一杯羹。這樣的好官現在不多了。」溫寶玲善解人意,輕輕地為葉凡倒了一杯紅酒遞了上去。

「玲姐,咱們喝酒,不給這兩個小丫頭片子一般見識。」葉凡一聲乾笑,拿起酒杯跟溫寶玲對碰了起來。

「喲喲喲這聲『玲姐』叫得真讓人肉麻啊下邊是不是要叫人小玲兒了?」蔡紅藕尖笑不已。

「那是,是不是要再來聲凡弟弟或者小凡弟,咯咯咯……」陳蕾跟蔡紅藕聯手調侃起了溫寶玲。

「兩個鬼丫頭,也敢笑話你們玲姐,我撕了你們那破嘴。」溫寶玲不依著跑了上去拉扯開了。

「葉凡,快上來,救人……」蔡紅藕上氣不接下氣,在包廂里的小舞池中上竄下跳著,陳蕾乾脆把葉凡也給拉了過來,三女圍著葉凡拉扯開了。

小葉同志可是遭罪了,三女那活色生香的緊緊地貼著自己圍成一圈子拉扯著,磨蹭著,陣陣芳香中人頓時有些迷失了。伸手扶去,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某女的臀部,再扶一把,又不小心就到胸脯部位了。

「紅藕,讓葉凡跟溫姐跳一曲,咱們歇歇,喝杯酒。」陳蕾叫著,使了個眼神,二女笑著跑了,舞池裡燈光頓時暗淡了下來。

在舒緩的曲調中葉凡輕輕一伸手,溫寶玲笑盈盈地過來了,兩人輕輕地挽著輕貼著跳了起來。

剛轉了三圈,不知誰使壞,燈光全滅了。

葉凡也沒分開,手一緊,兩人摟得更緊。葉凡那手,輕輕地就滑到了溫寶玲臀部。寶玲也沒閃開,讓某人的魔爪子就那樣貼著。

黑漆漆中葉凡聞著香味,輕輕在寶玲那耳廓上來了那麼一下。感覺溫寶玲身子突然僵硬了一下,不過,並沒閃開。

就在葉凡感覺相當滿足要抽身時,一股氣息傳來,一個溫潤的小口貼了上來。葉凡一陣子幸福感充斥全身,找到了小口,兩人頓時膠著在了一起。

不過,不敢長久,就怕燈光突然亮開。

「紅藕,建設局的情況你知道什麼,能否給講一講。我現在是瞎子摸象,沒找到門道。」葉凡說道。

「不清楚具體情況,不過,聽說那局子因為大,情況也相當複雜。以前,聽說都是由常務副局長陳文凱在暗地裡主持,老局長快退了,所以,根本就不管事。」蔡紅藕說道。

「好像還有兩個女同志當副局長。」葉凡問道。

「一個叫趙蕾,3o幾歲,是個寡婦,老公鄭蒼明前年死的。公公是鄭於樹,德平地區政協副主席。不過,鄭於樹也快退了,在政協也是個不管事的主席,所以,陳蕾在各個副職裡面並沒什麼權力,而且,乾的都是一些累活得罪人的活,而且,沒什麼油水撈。」蔡紅藕說道。

「葉局長,如果你真想了解建設局的事溫姐倒是可以給你提供一些小道消息的。」陳蕾突然說道,「不過,你得把溫姐伺候舒服才行,咯咯咯……」

「鬼丫頭,你去伺候才差不多,不過,你家那位可是盼著結婚的,估計你可是不敢啦?」溫寶玲以牙還牙,笑道。

「我當然不敢,所以嘛,溫姐正合適了,誰叫你到現在還不找人,哼哼」陳蕾趁機塞了句話過來,溫寶玲那臉漲得有些紅了。

「溫姐,你真有消息,那說來聽聽。」葉凡來了興趣,關注點轉到了建設局方面。

「我倒是不怎麼清楚,我表弟叫周長風,他可能知道一點。要不我把他叫來,讓他給你介紹一下怎麼樣?」溫寶玲微笑道。

「周局長,原來是你表弟,隱得真深啊寶玲?」葉凡干聲笑道,「快快有請,不過,也不知周局長是否願意來了,呵呵。」

「他肯定願意的,給你說實話吧,我表弟是去年才到建設局的,在幾個副局長裡面排名最尾巴,比那兩個女人還不如。

盡受人編排,他那脾氣有時不大好,整個局裡就他有時會跟陳局長頂頂牛。

所以,受的氣也特別的多。有時受了氣回家還會摔盤子碗什麼的,姑媽有時都氣得掉淚。既然你到建設局了,以後,我表弟就靠著你提攜了。」溫寶玲一臉正經說道。

「陳蕾,你的事估計很快就會下來了。到時結婚時多敬我幾杯就是了。」葉凡乾笑道。

「你給講過了啦,謝謝,葉凡,不,老同學,我……我敬你三杯。」陳蕾明顯的有些激動。

自從行署辦主任邱茂水受到王專員牽連倒台後,她一直瞅准了那個位置在使力。知道葉凡跟庄世誠關係很好,葉凡既然這樣子說了,那就說明庄世誠已經考慮到了。

「嘿嘿,是你敬我,我一杯,你三杯,要我喝三杯也行,你九杯。」葉凡干聲笑道,作弄起黨校同學陳蕾來了。

蔡紅藕和溫寶玲都不作聲在一旁擠眉弄眼的,當然看熱鬧了,能把陳蕾搞醉,好像她們也相當的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