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章省委書記被騙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章省委書記被騙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六章省委書記被騙了

此人主管德平府的城市建設管理監察工作及各縣城監業務指導工作,協助建設局抓好德平府市容市貌環境衛生管理工作。

最後一個就是局總工程師張旭明也是黨組成員。分管局建築業科、工程管理科,分管市建設工程質量監督站、安全站、造價站、招投標中心,協助抓好全市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清欠工作,抓好全市質量安全管理工作,協助當地居委會抓建築施工隊伍的計劃生育工作等等……」

而最大的好地方當然被鄭文凱和江長波給控制了……」周長風詳細地給葉凡介紹了他知道的一切,只不過周長風最後也說了,就是他也是感覺有些迷糊,局裡各位關係相當的亂。有些也只是猜測,沒辦法證實。

「長風,再亂的繩子也有頭,只要抓住結點,抽絲剝繭,總有辦法理順一切的。」葉凡笑道,一臉的輕鬆。

不過,周長風的心情並不是那般的好,雖說知道了葉凡的一點靠山,但遠水也解不了近渴,總不能叫齊振濤這個省委副書記親自到建設局來操作?那真是大炮打蚊子了。

所以,那些關係,只有在升遷或處理大事時能借用一點,平時,還得靠自己。當然,周長風並沒表現出來,只是附和著點了點頭。

這時,電話響了。

「葉凡,你言而無信,哼」裡面傳來郭秋天那有些憤怒的聲音。

「什麼意思郭大小姐,我沒招你惹你吧,怎麼變成言而無信了?」葉凡一臉的訝然,問道,從電話中傳來的語氣波動,感覺郭秋天是真的怒了。

「哼,還裝傻,我最討厭你這種偽君子。」郭秋天連這個都哼出來了。

「你給我講清楚,我真不知道你講什麼?連偽君子都給出來了。」葉凡也有些動怒了,聲音大了不少。

「還不是,你騙了我大伯,嗚嗚……」郭秋天居然哭了,好像來真的了。

「好了別哭,你給我講清楚,到底咋回事,我真是越來越迷糊了,別哭,女人哭容易老的,老了就沒男人喜歡了。」葉凡趕緊哄道,暗道,女人都是用來哄的。

「哪個要你喜歡,別臭美了。」郭秋天還是繼續哭,不停。

「我的秋天大小姐,你總得讓我死個明白吧?無緣無故的大帽子扣了下來,說是欺騙咱們大伯,我哪敢,我這可還要頭上這頂帽子的。」葉凡趕緊叫屈道。

「哼,大伯是你能叫的嗎,不準叫無恥之徒。」郭秋天抽噎著哼聲道。

「人家大伯都沒反對,你吃的那門子醋?」葉凡反問道,「快說,什麼事?」葉凡倒真有些急了,好像事蠻大。

估計是郭朴陽自己不好出面,支會著郭秋天來問罪了,要是真在郭朴陽心裡落下一個欺騙的罪名,那估計自己在南福就差不多了。

「我哥郭真奇,你說那個鐵團給他說情,提了三團的中校副團長的。哼白眼狼,虧得我大伯給說情了,結果,官帽子到手了過河拆橋,不是人,哼」郭秋天終於透底子了,連連哼著葉凡。

「怎麼回事,我是聽鐵哥說是已經定了。怎麼會臨時頭變卦了。那你大哥現在……」葉凡一臉訝然,那事他的確聽說定了的,怎麼會變卦了。

這個,可是有些大條了。因為那天在見到郭朴陽後葉凡為了給鐵托講講情,隱晦地提出了郭真奇的事。

想不到郭朴陽聽后還真的上心了,推薦了鐵托任省紀委書記,再加上鐵占雄上下打點,鐵托又因為德平的案子名聲大振,受到中紀委鳳寶山的常識才坐上了這把交椅子。

這個,有點像是一場交易。神秘的獵豹部隊,郭朴陽即便是貴為一省書記,照樣子也打點不進去的。

要知道獵豹一個中校副團長是相當難爭取的。再加上郭真奇認死理,就喜歡獵豹。

所以,郭朴陽才會如此重視,用一個省紀委書記位置去換獵豹一個中校副團長位置,當然是虧大了。

想不到在虧本的情況下居然還出了紕漏,結果是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這事鬧得當然就相當大了。葉凡的印象在郭朴陽心中那是直落千丈。

「現在,還是一個不管事的情報科小科長,少校級別。而且,聽說就連這個位置都保不住了,說是獵豹提為師團級,要重新整頓洗牌。」郭秋天沒好氣哼道。

「那三團副團長一位被誰奪去了?」葉凡有些怒了,大聲問道。

「京城顧家的顧偉雄。他們勢大,咱們家搞不過他,哼早知道是這種狀況,你也不必要拿話來蒙人,虧得我以前在班上還那麼幫你,在麻川,大伯還給你們特殊簽字,狼心狗肺,豬狗不如。」郭秋天又罵開了。

「別急,我真不曉得這事。這樣,你給我幾天時間,保你哥職位到手,不就一個中校副團長嗎?這事我真沒騙你,我先去問問。」葉凡說道。

「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葉凡,如果你再敢蒙我,我會讓你好看的,我要讓紅藕、陳蕾他們都知道你是個大騙子,騙人騙色騙官騙財什麼都騙,級大騙了,哼」郭秋天掛了電話。

葉凡給她講得汗涔涔的,暗道老子還沒把你的色騙到手吧,怎麼這般講我。

葉凡直接回到了酒店,因為今天上任走得匆忙,還沒問住處的事,乾脆呆德平賓館了。

「張強,郭真奇的事到底怎麼回事,我走前不是交待好了的嗎?」葉凡口氣很重。目前張強是獵豹負責人之一,也是副師級別。

「唉,葉哥,還沒來得及跟你說一下。我也提了這事,可是目前獵豹群龍無,總部暫定是由馬尚志副師長在主持。

除了他還有三個副師長,我也是其中之一。在討論人事安排時,馬副師長和劉浩月副師長都同意顧家的顧偉雄擔任獵豹二團副團長一職。

另一個副師長姜燕是一女的,她沒表態。所以,就我一個人,在裡面也是獨木難撐。」張強嘆了口氣,相當的不好意思。

「算啦,裡面還能不能安排一個中校副團級職務?」葉凡問道。

「沒有了,一個蘿蔔一個坑,全塞得滿盤。而且,這次獵豹提為師團級后,正式隊員增加上5o名,但軍官位置卻是沒多出多少。

僧多粥少。

咱們國家有著幾百萬軍隊,想當官的人多著呢。而且,因為獵豹較特殊,所以,全是有上頭人在打招呼。

就我這一個小破的副師長,這一個月來,光是軍委那些老傢伙的電話就接了幾十個。

當時我不同志顧偉雄擔任三團副團長,顧天龍那老傢伙老著臉皮,差點要把老子吞了。

威逼利誘啥都來了,後來見我態度堅決,居然又搬出了總政治部曹夢德那老傢伙來聯合壓制。

我又不敢說這事是你交待的,如果敢說,相信馬副團長也不敢吭聲了。

最後,我看我個人撐著也無濟於事,他們最後連另一個女的副師長姜燕的工作都給說通了,最後,就我一個棄權,其它全通過了。

沒辦法,這軍隊,跟政府官場相比,也乾淨不到什麼地方去。就我,在獵豹混混還行,真的拿到大軍界去,咱也是一隻受人欺負的小毛蟲。

可惜葉哥你不肯到獵豹來,不然,那師長位置鐵定是你的。誰還敢對老子指手劃腳的,,晦氣,這些老傢伙。」張強罵開了,噴了出來,總算是舒服了點。

「哼顧天龍和曹夢德。一個遼瀋軍區司令員,一個總政主任,都是軍委委員,難怪郭大川堂堂的海軍副司令員和郭朴陽這省委書記也只能幹瞪眼。

郭家,跟他們倆家比,任何一家也比郭家強上一點。算啦,不說了,這事沒完,我立即找鎮頭兒去。

麻痹的,老子好歹也是核心第八組副帥,一個副團長都作不了主了,還要這破副帥來顯擺個球毛。」葉凡氣沖沖掛了電話,張強自然是汗淋淋的。

這廝喃喃道:「有好戲看了,鎮頭兒有得頭大了。顧天龍和曹夢德聯手bos葉副帥,嘿嘿,讓鎮頭兒頭痛去吧。」張強自然是興哉樂禍。

「鎮頭兒,最近過得好嗎?」葉凡干聲笑道。

怪了,這小子只要不是我招呼他,不可能主動來電話,今晚上日頭打西邊出了是不是,鎮東海心裡納悶著,還望了望窗外的黑天,笑道:「還行」

「鎮頭兒,我看咱掛的這個核心第八組副帥兼任著也不抵什麼事兒,乾脆也給拿了吧,反正一個虛名,拿不拿一樣的,拿了更好,咱也好無牽無掛的自在逍遙一番。」葉凡開始炮了。

「葉凡,雖說副帥只是一虛名,但也不能那麼說。只要你一聲令下,水州獵豹和核心第八組,還有人敢違抗軍令嗎?

所以,說起來,你這副帥也是實成的。而且,占雄走了后,水州獵豹到現在不是群龍無,核心第八組也沒安排正式的組長下去。

你怎麼能說沒用呢?這是特勤a組總部批准,經過主席親自簽字認可的,能開玩笑嗎?以後可不能再講這種渾話,不然,軍法處置。」鎮東海那臉一板,拿擺起了上將官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