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八章唐專員的報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八章唐專員的報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官術正文第一千零八章唐專員的報復

「局一一一一局長,剛才陳副局長交待我了,建的宿舍樓竣工半年了,可是如何分配還得等你來敲定。」馬自偷偷地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噢…………都有多少套,以往的規矩是什麼?」葉凡隨口說著,心裡一動,暗道,估計是陳文凱這廝給老子的下馬威了。

按理說陳文凱應該會緊緊的抓住這香餑餑的分配權以便撈油水,為了爭取到新房半估計有不少幹部職工削尖了腦袋砸錢了,陳文凱難道是個清官?為什麼會如此痛快地吐了這般大的利益,這其中有貓膩的。

不過,這新宿舍樓絕對是僧多粥少,雖說有利益可得,可是這分配的問題肯定也是個老大難問題,得罪人不說,還容易鬧出事端來。

「以往這新樓的分配都是陳副局長在搞,定好方案后再給局長過目,滿意的話就能分配下去了。

要說房間肯定不多,咱們局機關就有3oo多號人,還不包括下面一些機構工作人員。

而新樓不過5o套房間,現在已經入住了十五套,就剩下35套了。如果按級別來分……」馬自剛講到這裡,葉凡卻是大手一揮,哼道:「還是照老規矩,既然以前是陳副局長在搞,今年照樣子給他搞。分配方案確定后給我看看就行了。」

馬自愕愣了一平才反應過來,答應了一聲才退了出去。

……哼,陳文凱,我倒你能玩出啥hua樣來。既然你踢了個皮球過來,咱立即還給你。方案不如意,老子不同意。」葉凡心裡暗暗尋思著。

感覺陳文凱此人是有些強勢過了頭,而且,過於急燥。第一天上班居然開始玩hua樣了。

如果不是庄書記和孫國棟副書記親自送自己下來,估計老陳同志早就趾高氣揚了。

看來,得堅決打壓這廝的氣焰才行,不然」這建設局是誰在當家……

「馬主任,通知各位局黨組成員,下午開個小會。」葉凡說道。

「好的,我馬上去通知。」馬自嘴答得很勤。

聽周長風介紹說是辦公室主任楊志和已經調到水州建設局去了,馬自作為老資格副主任了,肯定早就盯著那個位置了。

馬自作為辦公室副主任,對於局裡一些微妙關係應該清楚,那就得看他表現了。

q點鐘,葉凡被分管建設局的直接領導唐千石副專員叫去了。

唐千石個子適中,相當有精神頭的一個中年人,一身筆挺的西裝,顯得大氣沉著。

「葉局長」坐吧。「唐千石不冷不熱,瞅了葉凡一眼,說道。

「嗯。」葉凡應了一聲」坐在了唐千石對面,心裡卻是有些忐忑,因為唐千石的兒子唐華曾經跟自己在麻川縣的秘書車紅軍爭江集潔此女。

結果搞得車紅軍差點在麻川縣縣委辦秘書科養老了,沒人敢用了。還是葉凡到了麻川起用了他。

唐千石心裡肯定不痛快,不過,以前葉凡在麻川,唐千石也沒來找什麼麻煩。現在倒好,混來混去的倒混成他的直接手下了。

如果說唐千石寬宏大量,葉凡用腳指頭想都不會相信的,當今這世道,有幾個如此大氣官員?估計是只是沒撞到他了。

「葉局長,地委領導說了。這次老城區改造的重任就落在你們建設局頭上了。老城區不光德平區有,也涉及通都區有些民房。你們建設局得儘快搞個具體的規劃小方案出來」要從德平的大局規劃入手…………」唐千石羅嗦了一大堆不痛不癢,全不著邊際的話。聽得葉凡有些雲里霧裡沒摸著頭腦。

「不知地區領導都有什麼具體的要求,還有,老城區改造具體布點在什麼地方,包括哪些區域,具體的範圍在哪裡?我們局也好實地考查」研究后搞個具體規戈小方案上報給你。如果不滿意還可以再修改。」葉凡淡定的說道。

……哼!這事就交待給你們了,還要我們上級領導把具體的東西搞出來,哪還要你們建設局幹什麼?」唐干里那臉一擺」拿捏起葉凡來了。

「具本方案當然我們建設局搞,但你們得提出具體要求才行以及範圍」不然,沒有大政方針,沒有範圍,叫我們無從下手。」葉凡不理他繼續說道,「再說,目前地區也沒出台有關舊城改造文件,不知唐專員否有具體的文件下來,我們好照章辦事。」

「具體文件,好像還沒搞出來,不過,你們建設局可以先走在前頭。先去實地測量一番,把數據彙報上來,我們上頭也好根據數據制定出一個大致的方向。」唐千里斜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

「唐專員,沒有地點,只是一個老城區名頭,德平府好像很多地方都可以稱之為老城醫,東一堆西一堆扎堆,即便是把建設局全體工作人員組織起來也無法在年底前摸清這些情況。範圍太寬了,而且,也在作無用功。再說,沒有目標,無頭蒼蠅一樣,去什麼地方下手?」葉凡說道,感覺唐千石好像有些故意刁難人架勢。

「具體指什麼地方,當然得你們建設局的同志先去摸清底細了,難道叫地區領導親自下去摸底,還要你們這夥人來幹什麼,不要說了,先回去摸底。」唐千石那臉一擺,手一揮像個將軍,哼聲道。

「那什麼時候要?」葉凡追問道。

「年底前。」唐千石盯著葉凡。

「不可能搞出來,唐專員,這德平聽說可是有著三四十萬人口,加上郊區不下六十來人口,估計流動人口還沒算進去。老城區,說句實話,德平府整個都像一個老城,叫我們從哪裡下手?總不能叫我們建設局把整個德平府都給改造了吧,那是在建一個新城。而且,離年底就十來天了,神仙也幹不了這工作,所以,這工作沒法干。」葉凡也有些微怒了,說話聲音大了不少。

「……」

唐千里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茶杯顫慄了幾下,站起來哼道:,「幹不了就自動辭職,建設局不養閑人。葉凡同志,辜一天上班就要撂挑子是不是?你還是不是一個黨員,還是不是黨的幹部,還是不是人民公僕?看來我得向地委領導說明一下情況了,就你這種工作幹勁,工作態度,還怎麼能肩挑起德平府舊城改造大任。」

「隨你便,「哼1葉凡一甩手,也站了起來。

這唐千石明擺著是故意刁難。是個人都難以忍受得了,估計就是秋後算帳為兒子唐華爭臉子來了。

「你……」唐千石氣得嘴唇都在顫慄,指著依,「你給我先停職檢查,什麼時候反省深刻了再提上班的事。」

「我這位置不是你給的,哼1葉凡火大了,其實,來這建設局葉凡本就不樂意,心裡本來窩火著,唐千石的故意刁難,當然立即就爆出火來了。說完,轉聲噠噠著走人。

「好……好!我今天就要你這無知小兒看看,老子唐千石能不能摘你帽子。」說完后沖著門邊秘:「立即掛電話到建設局,局裡工作暫時由常務副局長陳文凱主持。」

這話,當然是吼給葉凡聽的,估計老唐也真給葉凡氣糊塗了,從沒見過如此膽大包天的下屬。其實,老唐也不想想,你自匕先立身就不正。

張鐵不敢怠慢,何況,此刻唐千石正在盛怒之中,慢著一點也許就要觸霉頭了,所以,立即電話打到了建設局的陳文凱處。

「什麼,叫我主持建設局工作,哪……張秘書……葉局長呢?」陳文凱正跟江長波閑聊著對付某人辦法,心裡一羅嗦,震驚過後就是驚喜了。不過,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以,才會問出後面的話來以便證實一下。

「停職深刻反剩」張秘,半然是為了把主子的官威傳遞給陳文凱了。

「停職反省,為……為什麼?」老陳有些迷糊了,這葉局長上班頭天才二個小時,就給人停職反省了,這到底華回事?

「陳局長,要問你去問唐專員,哼1張秘書給弄煩了,冷哼著掛了電話。

老陳最終還是沒去問唐千石,只好作了回悶炸葫蘆。轉爾,這廝立即笑容滿面了,斜了對面正一臉震驚地瞪著自己的搭檔江長波一眼扔了根煙過去。

「老陳,到底怎麼回事?」江長波實在憋不住了。

「我也不清楚,剛才張秘叫我暫時主持局裡工作。」陳文凱裝著一臉的凝重樣子故意吊人味口。

「那……葉凡呢?」知道江長波會問此話,陳文凱裝著一臉嚴肅樣子,說道:「他,被唐專員點名停職反省了,唉……年輕人,不懂事啊,上班頭天估計就跟領導什麼了,這個,也太……」

「老陳,恭喜你了。看來轉正遲在咫尺了,哈哈哈1江長波立即道喜道,不過,轉爾問道,「那下午的局黨組成員見面會要不要開?」

「扶正,哪裡那麼容易,只是暫時代理代理,也許葉局長作了深刻反省后就回來了。」陳文凱聳了聳肩,一臉的代人受過樣子,旋即說道,「通知局黨委成員,下午的見面會取消了,咱們都是老人了,天天見面,還搞幹什麼見面會那茬子會。勞民傷財不說還惹人煩。」

不久,周長風電話到了葉凡那邊,一臉驚訝,問道:「葉局,下午的會取消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