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章第一天就爭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章第一天就爭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取消,誰說的?」葉凡一臉訝然,旋即想到剛走出唐千石辦公室大門時聽到的關於叫陳文凱主持局裡工作的事,也就明白了。

「是江長波傳的陳文凱的話,說是現在局裡工作好像是由陳局長在主持,他說天天見面沒必要再開什麼局黨組成員見面會。」周長風一臉的疑惑不解。

……哼!會照開。」葉凡冷哼一聲掛了電話,若有所思。

電話掛到了常務副專員趙車城處,問道:「趙專員您好,我是建設局的葉凡,舊城改造的片區不知劃分出來沒有?」

「說起來咱們德平整個府,有八成都是舊城。相對來說,這次地委考慮要改造的地方就是德平區和通都區接壤的大禹村了。

別一聽說它是一個村子立馬輕鬆了下來,其實地盤相當的大,你到實地考察過就清楚了。

而天牆公路聽說就是打大禹村相距不到一里之地而過的。地委考慮到大禹村的狀況實在是太差了。

所以,想依託天牆公路的帶動輻射作用,看看能否先展起來。不過,大禹村情況相當複雜,葉局長,你得細心點……」趙車城講得相當的細緻。

那是因為他要還葉凡一個人情。唐大宗到青山鎮專管銅礦后,鐵東一倒台,葉凡推唐大宗坐上了青山鎮黨委書記一職。

而青山鎮書記是要入常的,所以,唐大宗,屁股大半個已經進入了麻川縣常委會的大門。

至於入常的問題,自然留給趙車城去使力了,葉凡能提供這個機會給唐大家,已經是今天大人情了。

所以,趙車城對葉凡的態度相當的好,如果換成其它局長來問事,趙車城堂堂的常務副專員,才沒那般閑心跟你扯如此多細節問題。而且」先就得訓你一頓,為何不去找具體的分管領導?

不過,從趙車城的談話中葉凡進一步證實了唐千石是在故意打擊報復,他作為直管建設局的副專員」當時地委開會討論舊城改造問題。他雖說不是常委,但是主管領導,應該有旁聽資格的。

他明明知道目前地區領導打算,居然不跟自己講明白。而且撤了一張大網,叫自己去整個德平府亂竄,整個德平府八成都是要改造的舊城,叫自己從何下手?

如果沒抓到點子上,最後作了無用功還浪費了時間。庄書記要求自己在年底前把初步規劃搞出來」自然是想借天牆公路的契機了。

如果錯失良機,估計最後挨批的絕對是自己了,唐千石」他當然想把自己這條魚給網入其中。居心絕對不良,此刻的葉凡,再無一點為上午跟唐千石的爭執而感覺後悔了。

「趙專員,您那邊有地區的關於舊城改造的正式文件沒有?」葉凡問道。

「前幾天就了。」趙車城有些訝然葉凡怎麼會問這話。

「能不能給我一份較詳細的。」葉凡問道。

「唐專員沒給你們嗎?」趙車城那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旋即,想到了什麼,嘴角居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意。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不答。

「那你過來殺趙車城說道。

拿到正式文件後葉凡掃了幾遍下來,那臉更是陰沉了。直接電話掛到了辦公室副主任馬自處」詢問有關最新的舊城改造文件的事,馬自忙活了一陣子,口氣十分肯定的說是最近上頭沒有來有關此類文件。

葉凡又問了周長風,他說是也沒聽說過此類文件,葉凡心裡頓時有底了。

下午兩點。

葉凡淡淡然到了建設局」當作沒生任何事一般。

葉凡先到辦公室轉悠了一圈子,拿了有關材料,邁著穩健的步伐向會議室走去。

「老陳,聽說葉局長去會議室了。」江長波身子往靠背椅上一靠,相當閑散地笑道。

「葉局長是第一天上班,還沒去過會議室」就讓他去參觀一下咱們局的會議室也好。」陳文凱皮笑肉不笑說道。

「那是,我是擔心他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在咱們建設局的會議室主持工作了。」江長波這話一冒出,電話那邊的陳文凱心裡像喝了蜜一般的爽勁」這個小馬屁拍得爽勁。

「,不能這麼說咱們的同志。只要他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向唐專員作出了深刻檢討,還是有機會的嘛1陳文凱陰聲笑道。

「呵呵,不知有沒人跟著去開會?」江長波故意笑道。

「肯定有,馬自不就是一跟班。」陳文凱說道。

「到是,馬自雖說不是局黨組成員,但每次開會,這端茶倒水拖地送文件倒真缺不了他。有時還得作個記錄什麼,就讓葉凡好好喝喝他泡的茶吧,不然,熱怕沒機會了。」江長波笑著,不知鄭隊長是否去?」

「鄭明,他剛來了電話,應該不會去吧。」陳文凱淡淡笑道。鄭明就是城監隊隊長,也是局黨組成員之一。平時這三個人經常尿到一起的,不過,鄭明跟陳文凱的關係不如陳文凱跟江長波的關係好罷了。

葉凡的步子很慢,好像在觀賞責建設局的布局似的緩緩地走過一些科室。

「趙姐,聽說葉局長第一天上班就得罪了唐專員,現被停職反省了,目前局裡工作是由陳文凱在主持。」副局長李美美的辦公室內,兩個女人湊成了一堆。

「我了聽說了,不過,到底是誰說的?」李美美問趙蕾道。

「誰說的倒不清楚,不過,上午通知說是下午黨組成員見面會取消,這事倒是馬正親自通知的,說是接到陳局長指示下的通知。好像還說陳局長暫時主持局裡工作什麼的。

至於原因陳局長並沒告知,既然是陳局長暫時主持工作,而葉凡又到局裡來了,聽說他上午去見了唐專員彙報工作,才個把小時居然主持工作改由陳文凱了,那葉凡來幹什麼?肯定是停職了,不會是頭天上班就高升了吧,好像沒這先例。」趙蕾猜測著。

「得罪肯定是得罪唐專員了,我聽說葉局長到了唐專晏處好像倆人還生了爭執。據說唐專員還摔了杯子,辦公桌差點都給拍散架了。」李美美消息更靈通,笑道。

「唉,好不容易以為來了個有點小魄力的,還是庄書記和孫副書記一起送來的,想不到也是個軟蛋,上班頭天居然給人停職反省了。這建設局,難道真要成陳文凱的天下了?」趙蕾要當的喪氣,提不起勁頭了。

「也許吧……」李美美嘆道。

葉凡在馬自帶領下進了會議室。

周長風隨後就到了,整個寬大的會議室里就葉凡跟周長風兩個人,馬自在一旁忙活著泡茶,衛生倒是搞好了。

「周局長,是不是開會都是這般拖拉?」已過去,扮鍾了,見還沒人來,葉凡哼聲道。

「平時最多遲上幾分鐘,今天也不知怎麼回事?」周長風故意皺了皺眉頭。

「馬主任,立即給各位局黨組成員再去一次電話,我再等大家,盼鍾,不到者統一按曠工論處,記錄在檔案裡頭。年終獎金全扣,福利分房也得重新考慮再次調整。」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是,我馬上通知。」馬自那臉上閃過一絲愕然,心裡卻是暗暗叫苦,這不知是該聽葉凡的還是該聽暫時主持陳文凱的了,這夾心餅乾兩頭不是人。

不過,陳文凱不待見自己,馬自心裡倒有點暗暗高興。

「又來電話了,趙姐,去還是不去?」李美美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扣獎金,咱們局不是還欠著幾豐萬,哪來的獎金,蒙人吧?」趙蕾笑道。

「聽說周局長已經去了,我看,咱們還是去看看,別到時弄出什麼來。畢竟他是上頭定的一把手,又有庄書記和孫副書記親自送來,。」李美美說道。

「這個不好辦,去看看不是明擺著跟陳文凱過不去了。今天這勢頭,估計就是葉凡跟陳文凱的第一場戰鬥了。」趙蕾有些猶豫。

「不管了,反正陳文凱對咱們也不怎麼樣,去瞧瞧熱鬧也好,看陳文凱的臉子往哪擱。」李美美站了起來,往門外走去。趙蕾一看,搖了搖頭也跟上了。

不久。

顧全、李美美、趙蕾都進了會議室,各自也沒說話,拉開椅子坐了上去,拿出一筆記本來開始畫人頭或鬼畫符了。顧全是老副局長了,則是在吞雲吐霧,但也默不作聲。

接下去來的一個是局總工程師張旭,此人進來倒走向葉凡點了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

「嗯,來了六個,已經過半數,咱們開始吧。」葉凡掃了大家一眼,看了看時間,說道。

「葉局長,今天的議題不知是什麼?」周長風配合著葉凡,先開口了。

「今天把大家招集來,一個是想認識一下各位黨組成員。二來還有一個相當艱巨的任務必須趕在年底前完成。昨天在這建設局門口,庄世記給我說了,咱們近階段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在天牆公路全面鋪開期間搞好老城改造…………」葉凡剛講到這裡,一臉陰沉著的陳文凱和江長波以及城監支隊的隊長鄭明三人進了會議室。

鄭明和江長波拉動椅子坐了上去,沒吭聲。倒是陳文凱慢慢地向葉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