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十章調整分管範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十章調整分管範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十章調整分管範圍

「三位同志,第一次開局黨委會我本不想說什麼,不過,今天你們的表現的確有些令人失望,我再次叫馬主任通知了,難道你們沒聽見?希望以後要注意時間觀念。」葉凡淡淡地掃了三人一眼,一臉威嚴,說道。

鄭明咂了咂嘴,說道:「對不起葉局長,有事擔擱了。」

陳文凱掃了江長波一眼,這廝立即心領神會,哼道:「我們三人是最有時間觀念的,不過,這個時間觀念也要看針對什麼人。」

「江副局長,你這話什麼意思。」葉凡斜了這廝一眼,哼聲道。

「什麼意思,很簡單,我們只聽領導的話。」江長波哼道,擺明不給面子。

「領導,講清楚點。你心中的領導是誰?」葉凡居然淡淡地笑了笑,掏出一支煙來嚓一聲點上了。

「誰?這個還用講嗎?在坐的都清楚。」陳文凱出頭了,掃了葉凡一眼,還挺了挺那有些瘦巴的胸脯。

「在坐的都清楚,噢顧局長,你說說吧,誰才是這裡的領導?」葉凡一耙子打向了除陳文凱外資格最老的副局長顧全。

「這個,大家都清楚,誰坐什麼位置誰就是領導。」顧全人實在是狡猾,那話一出,陳文凱瞅了瞅葉凡坐的主位,那臉,更是陰沉。

「李局長,趙局長,你們也說說。」葉凡反而笑了。

「我們同意顧局長說法。」李美美和趙蕾齊聲說道。

「周局長,你看呢?」葉凡問道。

「當然是葉局長了,你不正坐上嗎?呵呵。」周長風估計經過舞廳洗腦後,再加上表姐溫寶玲的嘮叨,已然下決心跟著葉凡混了。

「周長風,你這話講出來是要負責的?」陳文凱再也忍不住了,哼道。

「本人負責」周長風也冷冷回道。

「周局長,剛才唐專員來電話的事大家不清楚嗎?」江長波為陳文凱助威了。

「沒聽說過。」周長風哼道。

「剛才張秘書來電話了,說是唐專員指示說葉凡同志已經被停職深刻反省,局裡工作暫時由陳局長主持。」江長波也是豁出去了。

「葉凡同志,你是不是該挪挪位了?」陳文凱略顯自得,掃了大家一眼,才盯向了葉凡。

地一聲,桌子被葉凡給拍了一下,震得幾個茶杯蓋都全掉到桌面上了。

「陳文凱,誰給你權力在建設局黨組委員會上如此猖狂的?挪位,這話是該你說的嗎?我葉凡是地委組織部任命的堂堂正正的局長,局黨委書記,這建設局的一把手,何時要挪位給你?看來你是居心不良,公然蔑視地委組織部的任命。說,是誰給你的權力?」葉凡這一巴掌,倒真有些虎威。

陳文凱那眉毛明顯的抖動了幾下,假作正經,哼聲道:「唐專員的指示?你敢說唐專員不是你領導嗎?」

「唐專員指示,拿出來給我看看,文件呢?」葉凡問道。

「張秘書口頭通知的。」陳文凱有些慌神了,像處理葉凡這種事,光是一種口頭指示可是不怎麼正規的。說有也行,說沒有也行。到時唐千石改口了那倒霉的鐵定是自己。

「呵呵,陳副局長,我看你最近有些糊塗了。先回去休息幾天吧,我放你一個星期假,不用來上班了。什麼時候想清楚了再來上班。」葉凡干聲笑道。

「你憑什麼停我的職,憑什麼黃口小兒,老子在建設局時你丫的還不知在啥旮旯哭呢?」陳文凱老臉放不下了,覺得今天不拿下葉凡,這建設還有什麼人會再聽自己的。

講到激奮處,嘩啦一聲,桌上幾個茶杯被陳文凱不小心一手給掃到了地上,啪啪之後,碎瓷片散了一地都是。倒不是陳文凱故意的,只是太激動倒致的。

「我講停你的職了嗎?看到沒,同志們,有些同志精神不光有些糊塗了,連好壞都難分清了。唉,咱本來是想叫某位同志回去休息一個禮拜,想不到……」葉凡先是聲音輕柔地講著。

這廝突然提高了聲音道,「陳文凱同志,你看看,你還是一個賞員嗎?公然在局黨組會上撒潑耍橫。

同志,這裡是建設局黨組委員會,是莊嚴的黨的權力核心所在地。不是你家的菜園子。

都這樣子下去咱們的建設局成什麼了?我正式通知你,簽於你這種過於衝動的狀況,還有不服從領導指示以及公然蔑視地委組織部決定……」葉凡一頓大帽蓋了下來,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子,巡了大家一眼,說道:「我建設局黨委給予陳文凱同志警告處分,先停職反省,什麼時候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錯誤再談工作的事。」

「我同意葉局長提議,陳文凱同志是不像個黨員了,把咱們莊嚴的局黨委會看成什麼了,公然蔑視局長代表的黨組織權威在這裡摔盤子砸碗的。這簡單就是一潑皮無賴行為,此風不可長,此行不可延……」周長風立即跟上了。

「顧局長,你看呢?」葉凡逼了過去,盯著顧全,隨口沖辦公室副主任馬自說道:「注意記錄,以後有領導來檢查工作,說不準人家要看記錄的。」

顧全嘴唇抖動了幾下,終於張嘴說道:「我同意」

「我也同意……」李美美和趙蕾自然希望葉局長狠狠地大煞一下陳局長威風了,立即張口贊成了。

鄭明咂了咂嘴,最終嘆了口氣說道:「我……不表示看法。」其實就是棄權了。

「我堅決反對,陳局長沒錯」江長波哼聲道。

「陳局長沒錯,那就是葉局錯了是不是?咯咯……」李美美突然開口反問道,「不過,剛才對陳局長的處理已經有五人同意了,葉局長,是不是說已經通過了?」

「通過」葉凡冷聲哼道。

「既然對陳局長的處理局黨組會議已經通過,江局長說陳局長沒錯,那意思不是說咱們都錯了。」李美美早就窩著一肚皮的火,此刻終於找了個口子噴了出來。

「葉局,好像按上面規定,局黨組委員會是代表黨的組織對建設局進行管理的最高機構了。江局長剛才那翻言論,是不是也可以說是不服從黨組織領導?」趙蕾也來點火了。

「呵呵,看來江長波同志也有些迷糊,也許是最近工作有些累了吧?我剛才也翻了翻局裡分工,覺得再讓江長波同志管理著園林局這個不大合適。

咱們都是黨的幹部,都要為同志們的身體著想。我看這樣吧,江局長管理的園林局就轉交給李美美同志管理吧。

至於其它同志的工作分工問題,等經后我考慮調研過後再說。」葉凡一顆重磅炸彈拋了出來,趁機奪了江長波的權。

轉爾,又把好處往李美美副局長身上扣去。因為他看出來了,李美美跟趙蕾相當要好,而且,趙蕾好像很聽李美美的話。

所以,先扣住李美美,等於拉攏來了趙蕾。而且,給了一顆大糖豆給李美美,相信趙蕾不會不動心的。

剛才最後那句話拋出去什麼意思,就是告訴在坐的同志,我葉凡有權力重新調配你們的工作分工的。手頭上沒有了權力,你這個副局長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我反對,我堅決反對,憑什麼把園林局從我手中分出去?要知道我江長波管理園林局從沒出過什麼亂子,這一點大家都看在眼中的。無緣無故,葉局長,你憑什麼這樣子做,我要向上級主管領導反映情況。」江長波那心裡一涼,大喊了起來。

「反映情況,正好,剛才你不服從局黨組委員會決定的事一塊兒給彙報上去。

哼今天的見面會暫時先開在這裡,明天早上正式開會,討論老城區改造問題。

臭話講在前頭,這是地委庄書記和趙副專員慎重交待的事,誰如果再敢像今天如此拖沓。

那就休怪我要擺局長臉子行使局長權力了。」葉凡那臉一沉,站了起來。

又沖馬自說道:「給財務科的同志說一聲,叫他們立即到我這兒拿了批條去地區財政局轉錢去。庄我們建設局現狀,特地拔了1oo萬款子下來,去辦吧。」葉凡說完,噠噠著往門外走去。

後面傳事地一聲。

只聽馬自大喊道:「陳局,你沒事吧?」

「怎麼回事?」葉凡轉頭看去,現陳文凱突然牙關緊咬,面色慘白,居然摔地板上了。絕對不是裝的,應該是真病了。

「沒事葉局,他是老毛病了,估計是心絞痛,他身上有葯,服下送醫院就沒事了。」鄭明趕緊上前,從陳文凱口袋裡掏藥片給餵了下去,不久,陳文凱有了感覺。這邊,葉凡當然安排人給抬去了醫院。

陳文凱的突然暈倒,倒是給大家都敲響了警鐘。今天也見識了葉凡的手段,好像這小夥子比一些老薑還要可怕,辦事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最重要的就是,這小夥子膽子大,江長波不是老牌副局長嗎,人家說調整他的工作分工就調整。就是唐千石的指示,人家也沒怎麼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