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局長權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局長權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局長權威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生氣了。

「葉局,這裡就叫月女湖。以前本是個風景秀麗的小湖,方圓有1.5里左右。傳說是一個名叫月女的姑娘愛慕大禹治水的驚天之才,一直跟著大禹,後來大禹逝去了。月女哭得昏天暗地,最後那眼淚成了這月女湖。不過現在,這裡倒成了全城堆垃圾的池子了。德平、通都兩區的垃圾都是往這裡送的。」周長風說道。

「趙局長,這全城環境衛生好像都是你在管吧?」葉凡冷哼著問一旁的趙蕾副局長道。

「是我在管,這裡我也清楚。不過,要治理月女湖就憑我們建設局拔給環境衛生科那點經費,不要說清理這月女湖,就是挖出個坑來都有難度。

德平、通都兩區只管倒垃圾,要他們出錢治理這月女湖,他們那錢袋子捂得比鋼水鑄的箱子還要嚴實。

我一個副局長,說句實話,在兩區的一二把手面前根本就沒有份量,人家全不當回事。

咱們局治理通知書年年,可沒見到他們有任何動靜。總不能我們自己新自動手,想動手也沒經費。」趙蕾估計昨天晚上就想好了對策,所以,回答起話來是有條有理,理由充分,葉凡想批評都找不到切入點。

「沒錢就不能搞點不花大錢就能幹的事嗎?比如剛才這個樣子,多危險。如果是老人或小孩子掉進池裡,遇上水深不是得被垃圾給埋了。」葉凡哼道。

「不花大錢能幹什麼?」趙蕾有點氣了,聲音大了一點。

「幹什麼?立幾個牌子寫上此地危險能花多少錢?」葉凡那臉板了起來,趙蕾心裡還真有點怵了。

昨天陳文凱那般厲害的人都給這個葉局長治暈了,自己跟陳文凱沒可比性。

真要惹毛了這小年青起脾氣來,估計自己下不了台是小事,真給他打入冷宮去坐冷板凳都有可能。

雖說時下趙蕾對自己分管的工作並不滿意,但好歹手上還有點實權。

比如分管衛生,趙蕾負責的就是德平府城區主次幹道的道路保潔、垃圾清運處理、公廁管理及對個別單位、個體私營垃圾清運進行有償服務等。

而對個別單位以及個體私營垃圾清理時也可以撈點小紅包的,打個比方,你是私營工廠,你給紅包趙蕾就會立即派人來清理垃圾,不給紅包的話趙蕾可以拖上幾天,甚至幾十天你有什麼辦法,在你受不了時自然得遞紅包了。

所以,趙蕾趕緊說道:「葉局,我知道了,我立即叫人去辦。」

見趙蕾態度還可以,再加上自己剛來,局裡班子還不大穩,葉凡也就沒跟她計較了。

葉凡不知道,經昨天那麼一鬧,可以說,無形中他這霸主局長形象已經建立了起來,也可以說是威信吧。

逛了一圈下來,除了現了這個當作垃圾池的月女湖外沒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而且,是越逛心裡越有些涼意了。

「這麼大的地盤要改造好,得多少錢才行?」葉凡心裡暗自尋思著。暗暗心驚的同時也明白了庄世誠拔那1oo萬的目的了。就那1oo萬扔進大禹村,估計連泡都不會冒一個的,葉凡,甚至有種上當的感覺。

而也在此刻。

德平地委委員大會正在召開,唐千石豁然在坐,因為他也是地委委員之一,只是不是常委罷了。大會先是議了有關天牆公路的重點工程……

「千石同志,你給大家說說大禹村的改造?」這時,庄世誠點名唐千石了。今天的會議,另一個相當重點的話題就是大禹村這個城中村的改建問題。

庄世誠也早知道大禹村,實地看過後更是緊皺眉頭。而把葉凡挪到建設局,連麻川縣那塊地盤都不要了。

說明大禹村已經到了非改建不可的地步。而讓葉凡擔當建設局局長,庄世誠當然是大有深意的。

「庄書記,各位領導,還有各位同事。大禹村相必大家都有所耳聞。髒亂差不說,治安案件也是頻頻生,每年都有人在此地被殺。無頭案到現在還有幾起沒有告破,此地已經成了我們德平身上的毒瘤,再不動大刀子花大力整治,恐怕會引來嚴重後果。」唐千石先是把大禹村的可怕給亮了出來,頓時吸住了二十來個地委委員的眼球。

「嗯,我就是大禹村土生土長的。小時候,我們大禹村那真算得上是風景如畫。

每當月圓之夜,附近八個村的村民都會來到月女湖觀湖中那大大的圓月,多的時候達到好幾萬,盛況空前。

不過,隨著德平經濟的展,其它地方都變得美了,而我們大禹村反而是越來越臟,越來越亂。

直到現在,月女湖已經成了全城倒垃圾的地方了。大禹村,其實就是一個特大號的垃圾村。

再加上德平、通都兩區領導都撒手不管,大禹村,快成沒爹的孩子了。

8萬人的大村,比某些小縣的縣城還要大,地區公安局居然沒有設立派出所,德平、通都兩區公安局也沒設點?

我想問問兩區領導,大禹村,還是不是你們的地盤,還是不是人民政府管理的地方,還能不能照到黨的光輝?

難道大禹村成了外星垃圾場,該由火星人來管理?」剛從省里調到德平任副專員的柳玉妹多年沒回家了,一回老家,當看到那種可怕狀況,此刻,在大會上火了,目標,自然對準的是德平、通都兩區的領導了。

德平區一把手王通平書記和通都區一把手蔡紅旗,兩位書記那臉即便是賽過鍋底子,但在幾十雙眼睛注視下,頓時也微微有些紅了。

不過,王通平靠山也相當的硬實,先話反駁道:「柳專員,我們德平區黨委、政府難道就不想管理好大禹村了嗎?想,絕對的想。不過,大禹村先區域劃分指向不明,到底是該屬於德平區還是通都區,地區並沒有一個具體清晰的說法。從地圖上看,大禹村是整個偏向通都區的,所以,大禹村應該劃歸通都區管轄才對。而我們德平區能幫襯著這麼多年已經不錯了。」

王通平相當的狡詐,一耙子就把責任推給了老對頭,也就是通都區的一把手蔡紅旗身上。

「呵呵,老王,你這說法可是有失公允。在坐的都是地委委員,還有地委領導。好多都是德平土生土長的。

誰不知道,整個大禹村都是往北靠的,就拿大禹村中所屬的乾天村來說,頂部都快頂到德平區的區政府駐地了。

這個,在你們眼皮子底下,你們不管,責任反倒推到我們遙遠的通都區來了,真是笑話?」蔡紅旗的話更具本,一語賽了過去,王通平有些招架不住了。

這廝心裡一轉,哼道:「老蔡,你也不必拿這話說事,南邊的『坤地村』離你們通都區公安局遠嗎?只不過隔了一條臭水溝罷了。你看看,大禹村惡性案件頻,你們通都區公安局視若不見,就等著地區公安局派人去處理。如果你們先抓好了治安,會造成大禹村如此慘狀嗎?也不會累及地區公安局疲於奔命,上竄下跳的。」王通平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從治安方面反擊了蔡紅旗。

「看來你們兩位都沒認識到自身的錯誤。既然你們兩位都認為大禹村不是自己的地盤,那為什麼又要把垃圾等廢料往大禹村倒。」柳玉妹冷笑道。

「柳專員,其實這事是建設局出了毛玻」王通平使起了乾坤大挪移手法又把建設局給扯了出來。

蔡紅旗一看,也附和著說道:「沒錯,建設局沒有規劃好垃圾清理,垃圾點,德平每天要產生多少垃圾,沒有一個統一的安排,沒有堆放垃圾的地盤,總不能叫咱們把垃圾堆自個兒家吧。所以,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不倒大禹村倒哪兒,請柳專員作個指示,我們也好安排一二。」

「老蔡講得沒錯,我也是這個意思。」王通平跟蔡紅旗這兩個老對頭居然臨時頭結成聯盟往剛調來不久的柳專員身上壓去。

兩個老傢伙在德平都是老官場了,自然,也沒怎麼把柳玉妹這個剛調來,分管文教科技等偏門局子的副專員看在眼中。

「好了,現在是推卸責任的時候嗎?哼」庄世誠那臉一板,輕輕磕了磕桌面,哼出聲來,沖唐千石道:「繼續話題。」

「呵呵,庄書記,各位領導。剛才通平同志和紅旗同志都講到了建設局,在這裡,作為建設局的直管領導,我在感到羞愧的同時,也得講講建設局了。

建設局的老局長王一正同志已經通休了,我也沒必要再講他的什麼了。

建設局的確有這樣那樣的問題,這就是個工作觀念,工作態度是工作思想否到位的問題。

不過,建設局最大的問題不在這裡。」唐千石講到這裡,故意停了一下,那是充分地吊足了在場各位委員的味口后,才又說道:「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某些同志工作作風,工作態度有很大的問題。在這裡,我不得不批評一下剛到任的局長葉凡同志了。」

唐千石這話一撂出,全場靜默。甚至,某些同志的眼神在庄世誠身上掃瞄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