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三章兵來將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兵來將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千石同志,葉凡同志好像才上一天班,難道出了什麼問題?應該不可能。」常務副專員趙車城故意問道,旋即,還搖了搖頭,似乎根本就不信。

其實,這廝居心不良,明知道庄世誠對葉凡的寵信還要故意挑刺。

他當然不是想對葉凡下手,趙車城還沒那個膽子。而是想借葉凡的手拉唐千石下馬,因為這其中有原因的。

除常委外的查副專員被雙規后,排名在二三位的副專員就是唐千石和周美森了。而最近地委空出了地委秘書長和政法委書記兩個肥缺。

唐千石入常的呼聲較高,而周美森就要稍孫一疇了。聽說省里的意向就是空出的兩個位置給德平地委推薦一個,剩下一個由省里下派幹部或者由其它地區調整過來。

這就造成了唐千石跟周美森兩個老牌副專員都昂足勁頭,目前正在較勁。

而趙車城跟周美森的關係相當密切,當然希望老友周美森能入常,以後在地委常委會裡也有個同盟軍互相支持著,爭得的利益將會更大了。

昨天在聽說了葉凡跟唐千石好像有了一點小磨蹭之後,趙車城關注開了。

所以,今天唐千石的用意趙車城也猜到了一些,估計是想拿葉凡立威,為其,入常,造勢。

趙車城是最知道葉凡跟庄世誠關係的,而唐千石的反應就弱了許多。唐千石要拿葉凡立威」肯定會惹惱庄世誠,到時庄世誠一惱火,估計唐千石入常的事就懸了。

唐千石這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趙車城心知肚明」那是在肚裡偷笑。

唐專員一撅屁股,一抖落出建設局,趙車城知道這廝要拿葉凡說事了,所以,立即,很是自然地點了一把火,給老唐添點柴,讓其火燒得更旺些」最好直接就把老唐火化了就是趙車城最大的目的。

果然,唐千石給趙車城一挑,火更旺了。把有關庄世誠跟葉凡的一點小道消息全拋之腦後了。

立即說道:「趙專員」你還真猜對了。葉凡同志第一天上班居然撂挑子了。」

唐千石這話一出,全場頓時嘩然。

某些委員忍不住小聲嘀咕道:「也太不可思議了,第一天上班就撂挑乎乎,這是什麼幹部,太不像話了。」

另一委員小聲說道:「時下啊,有些幹部根本就拿黨章黨的工作為兒戲,整天就懂得吃吃喝喝,屁事一點都沒幹。上班頭天就撂挑子子」這樣的人不多,但也絕對不會沒有的。」

「難怪連幾處垃圾點都安排不好,這樣的人怎麼能勝任建設局一局之長重任。建設局可是大局子,非一般的小局子可比的。市政、環衛、房屋,哪一點不跟我們生活習習相關,唉「……」王通平立即大聲議論了起來,當然,這貨的主意就是把建設局講得越慘,越不負責任,那自己德平區不就一點責任都沒有了。

「嗯,建設局的掌舵人相當關鍵。」蔡紅旗也小聲附和著」兩人好像一下子成了好朋友。

「哼!這裡是會場,不是菜市常」庄世誠一聲冷哼,會議室里頓時鴉雀無聲。

「千石同志」講話可得拿出證據來,我不希望你作為一個副專員去腹誨下屬單位一位剛到任的新局長。咱們都是老黨員了」以事實為依據才是你應該做的事,這裡是地委委員大會,不是菜園子能隨地吐痰的地方。」趙車城又提了一桶油來往唐千石身上澆去。表面看好像很公道,實則是居心不良。

「嗯,千石同志,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賀海緯也話冷哼了,就唐千石剛才噴出的幾句話,早就被賀海緯劃到了此人不受歡迎的行列。

一見賀海緯這個新進的省紀委副書記兼德平地委副書記也火了,趙車城心裡更是暗暗自得,覺得一切盡在掌控中。

這廝暗笑道:老唐,對不住了,你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趾了,自個兒tian傷口去吧。

不過,庄世誠還是一臉的嚴肅,沒表態,也不知他心裡作何感想。雖然聽說葉凡跟庄世誠關係相當密切,但那個也是一些小道消息。

誰也不能證實,也許庄世誠只是在利用葉凡罷了。因為,趙車城不是庄世誠圈內人,如果是溫信年,他肯定不會如此想的。

「昨天早上,我把葉凡同志叫到辦公室,是給他交待一下老城改造問題。並且說這是地區領導們相當關注的一件事,希望他帶領建設局的同志們能在年底前搞個較具體的規劃方案出來。

誰知他嫌任務重,嫌時間短不肯接手此事。我好說好歹,而且闌明了矢牆公路在建其間,我們要借勢而上。

不過,很多遺憾,葉凡同志他就是聽不過去,拒絕完成任任,而且好像嫌我這老頭子羅嗦,站起來就要老人。

看到這種不聽話,對工作這種態度的同志,我當即停了他的職,要求他深刻反剩

各位領導,同志們,城中村改造是多重要的一件事。如果以後天牆安路竣工後上級領導下來看到大禹村那種狀況,估計領導們會質疑咱們德平的領導不會辦事。

為了大局作用,我也是無奈之舉。當時叫秘書通知建設局的常務副局長陳文凱同志暫時主持建設局工作。

誰知,下午葉凡硬是要召開局黨組成員會議,而且,無視上級領導指示。

陳文凱同志只是把我的指示說了出來,惹得葉凡同志大怒。當即停了陳文凱的職,還要求其人深望反省,對於局黨委裡面有異議的江長bo同志立即進行打擊報復,調整其分工。

陳文凱同志不堪受辱氣得老毛病患了,當場暈了過去,幸好送醫院搶救及時,不然咱們德平又將失去一位在建設領域大有作為的好同志,好乾部。

對於這種無視組織紀律,視黨的工作為兒戲,思想態度極端不端正………」唐千石數落了葉凡幾條罪狀,當然是亦真亦假,亦虛亦實的。

「太不像話了,這還是一名員嗎?我怎麼聽來好像一牛氓混子似的。」地委宣傳部部長唐麗枝跟唐千石還有點沾親帶顧的,所以立即站出來批判葉凡了。

「唐部長,注意講話的用詞,葉凡同志是地委常委會討論通過才任命的地區建設局局長該同志在天牆公路建設中大顯身手,難道唐部長在質疑地委常委會的全體同志的眼光?葉凡同志如果是牛氓混混,那咱們地委常委會成什麼了,哼1賀海緯那臉一板,氣勢大作。

「呵呵,葉凡同志是我剛擔任組織部長時提名推薦的,本人剛剛擔任此職,有些工作方面是沒做到家。也許還有一些小失誤不過,唐部長這話是不是說本人這個推薦人也是老牛氓了?」組織部長鄭志明跟庄世誠同穿一條ku子,立即附和著賀海緯夾擊向了唐麗枝。

「賀書記,鄭部長,我剛才只是一時口誤並沒有抵毀同志們的意思。不過,葉凡同志做的事,的確太出格了。」唐麗枝那臉一下子就紅了,雙面夾擊,她受不了啦,只好先隱晦地認個錯。然後還是死,咬住葉凡不放手。

「沒有調查就沒有言權,既然唐專員說葉凡同志是如此工作的,何不把葉凡同志召到現場聽聽他的說詞。如果情況屬實,唐專員處理得對如果,呵呵呵,不說了,還是見到葉凡同志再說吧。」黨群書記孫國棟老謀深算,隱晦地幫起了葉凡來。

自從孫國棟坐上黨群書記職務,成為德平第三號人物后,那權利yu當然也有所膨脹。組建自己的小圈子班底,就是孫國棟的si底下打算。

如果能組建成功,以後跟庄世誠也有談判的法碼了。

畢竟,兒子孫明玉得靠自己幫襯著,有權時不給兒子多撈點好處,到退居二線後人走茶涼再有什麼想法也沒辦法實現了。

「嗯,姜主任,立即打電話給葉凡同志,叫他立即到地委會議室來。」庄世誠一錘定音了,唐千石那臉差點成了烏紫s。

本來以為憑著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就能說動各位領導立馬降罪於葉凡,要知道像這種情況領導都會維護領導的權威的。即便是事實有偏頗也會維護的。

畢竟,在座的都是領導,哪個領導願意看到領導權威受到下屬挑戰。誰知人家還要來個對質。按以往的規矩,這種事是絕不可能生的。

而且,自己的遠房親戚宣傳部長唐麗枝只吭了一聲,想不到立即遭到了賀海緯和鄭志明的夾擊,就連黨群書記孫國棟這個老德平人好像也在為葉凡隱晦地說話似的,不得不令唐千石那心都涼到底了。

2o分鐘過後,一臉莫名的小葉同志急匆匆到了地委會議室。

當一掃到唐千石,葉凡心裡已經有了一點猜測。

地委副秘書長姜春玲同志把唐千石講的快複述了一遍下來。

賀海緯問道:「葉凡同志,情況是否屬實」

「半真半假。」葉凡老實地點了點頭。這話一出,唐千石立即喊道:「我唐千石可以用2o年黨齡作證,剛才本人在地委委員會上的陳述,句句真實,絕無半句虛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