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圈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圈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圈套

「別激動千石同志,靜下心來,讓葉凡同志也說說吧。」趙車城很好心似的,勸著唐千石。實則有加油助推的嫌疑。

「嗯」唐千石無奈地點了點頭,不甘地坐了下去。

「唐專員講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實情,不過,昨天早上我去他辦公室后,唐專員只是叫我去搞舊城規劃方案。

各位領導也清楚,咱們德平新建設的樓房可是不多,估計地區府有七成左右房屋都屬於老舊之列。

如果按唐專員的說法,那我們地區建設局不得全面撒網。我當時問他具體要改造什麼地方,既然上級領導這麼重視舊城改造,是否有文件下來。

可是唐專員既沒拿出文件,也沒說出建設局要規劃的是什麼地方。德平府這麼大,七成舊樓都要重新規劃,這叫我們建設局從何處下手?

而且,任務太重,在年底前就要搞出方案。我想說的就是,唐專員給我們建設局下達的任務,實則就是重新規劃整個德平府。

年底前不要說規劃好,就是摸清全城底細估計都難辦到。畢竟,建設局的同志不會仙術,施個法術就能布網成功。

所以,我當場直接拒絕了這個沒辦法完成,無從下手的任務,與其搞得不三不四,不如不幹。」葉凡剛說完。

唐千石早已按耐不住,哼道:「葉凡同志,你這空口說白話還能編得如此完整,唐某真是佩服。地區文件前幾天下來了,我不是給了你們建設局,這麼重要的任務我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嗎?簡直是亂彈琴。」

「唐專員,你說給了文件給建設局,什麼人接收的。我當時問過辦公室副主任馬自同志,他說沒有接收到此類文件。問過周副局長,他也說沒聽說過此類文件?如果有文件,能確定舊城改造的地點以及範圍,我葉凡會不幹工作嗎?」葉凡氣定神閑,有力地反問道。

「呵呵,葉凡同志,你說馬自沒收到文件,這點我很是懷疑你的動機?」唐千石居然,詭異地笑了。

不過,葉凡也在笑,問道:「什麼意思?我有什麼動機?我葉凡之心,天下可表。」

「好個天下所表,你敢把馬自叫到這裡來,當作全體委員面澄清此事嗎?」唐千石口氣相當有氣勢,料必有所指的。

賀海緯都暗暗為葉凡捏把汗,有的委員好像也猜到了一些什麼,覺得葉凡這嫩鳥估計中了什麼圈套。

賀海緯趕緊提點葉凡道:「時間緊,任務重,我看對質的事就不必了,浪費時間。希望你們能團結一致,把大禹村徹底改變過來。」

「嗯,沒必要,又無意義。」這時,剛入常的溫信年也搭了一句。

「哼要搞清情況,還再乎那點時間嗎?我們在坐的委員們,到底該相信唐專員講的還是葉凡同志的。

還是把事情搞清楚最好,誰在說謊,一目了然。往小的方面說,這是對該同志個人負責,往大的方面說,這是對一個黨員忠誠度的考驗。

相信在坐的委員們都不願意看到一個謊話連篇,啥事不幹的官員的。」這時,地區公安局長林天突然插嘴了,看那苗頭,自然是對準葉凡開炮了。

「嗯,兩位同志之中肯定有一位在說謊,我們干政法工作的,搞清事實就是我們的責任。庄書記,我希望你能主持這次的事,把事情搞清楚。一個在地委委員會上敢如此振振有詞說謊的人,干起工作來難道不敢欺上瞞下,甚至胡作非為。對於這種同志,該批評教育的一定不能手軟,不然,就是對黨和國家不負責任。」地區法院院長苟建興跟林天同穿一條褲子,而且,跟唐千石關係也相當不錯,所以,立馬助威了。

「我看苟院長講得對,應該查清事實,誰在說謊,一目了然,不然,大禹村改造何等重要?這樣的同志負責相信在坐的都憂心氨宣傳部長唐麗枝捲土重來,又開始炮了。

「庄書記,我堅決要求把馬自叫過來。」唐千石是信心滿滿。

「那……好吧」庄世誠斜了葉凡一眼無奈地點了點頭,現這傢伙好像一點不著慌,而且,相當淡定,心道難道這小傢伙早就算計好,唐千石反而入套了,應該不可能吧,小傢伙哪能搞得過唐千石這種官場老油子……

不久,馬自到了。

「馬自同志,希望你能本著以事實為依據,老實的把事說清楚。」賀海緯這個紀委書記話了,把事都給簡述了一遍,馬自那臉漲得有些紅了,身體好像都微微有些打顫。

掃了葉凡一眼,又掃了唐千石一眼,說道:「昨天葉局長去唐專員辦公室時,問我是否有老城改造的最近傳下來的文件。

我當即拿了出來,葉局長看過後就走了。下午時他說要開局黨組成員會議,在開會之前突然問我。

說是關於大禹村改建的文件其它科室或副局長是否也收到過,我說只有辦公室有一份,其它地方都沒有。

最後,他慎重地交待我,說是如果有人問起大禹村文件的事,就說上級沒有到咱們建設局。而且,當時……當時……」

馬自講到這裡,好像有些害怕樣子又偷偷瞄了葉凡一眼,他這個動作太明顯,令人瑕想不已。

「馬自同志,當時怎麼樣了,說下去,別擔心什麼,在坐的都是地委委員,會公平對待你的。」唐千石一臉凜然樣子。

「唐副專員,你是黨的幹部,不是菜市場的販子。希望你懂點規矩,現在是我受庄書記委託在調查此事,你也是當事人之一,不能對證人施加壓力,否則,將影響到證人的證詞的。」賀海緯那臉一板,倒真像個法官架勢,沖唐千石哼聲道。

「我知道了賀書記。」唐千石那眼中閃過一絲怨毒,紅著臉認了錯。

「你繼續說。」賀海緯也只能是硬著頭皮繼續下去了。從馬自的剛才證詞來看,趨勢相當名顯了,絕對是對葉凡不利的。

「當時葉局還暗示我,說是只要聽他的話,以後建設局辦公室主任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而且,以後等副局長位置有空缺,他還隱晦地暗示說是江長波這個副局長估計在位不久了。

還說有了機會會推薦我。我當時有些害怕,不過,他是局長,我也不敢反對,只好點了頭。不過,今天……」馬自剛講到這裡,葉凡好像氣急敗壞了,大聲喊道:「馬自,放你母親的狗屁,怎麼能血口噴人,昨天我明明問過你了,你說沒有有關老城改造的文件下來,怎麼這嘴裡全在胡說。」

「葉凡同志,這裡是地委委員會議,正在調查你的事,請別亂話。」賀海緯不得不板起臉來訓著葉凡。

因為唐千石,林天等人正在一旁虎視眈眈,不講肯定不行了,庄世誠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心道葉凡估計被唐千石這老油子算計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知道了賀書記。」葉凡低下了頭,臉也有些紅了。

「賀書記,事實好像很清楚了。」唐麗枝頭微微仰著,逼向了賀海緯。

「呵呵,這樣的人也能主持建設局這麼大的一個局子,這簡直是兒戲。」林天仗著有後台,也不怕得罪什麼人,直接開始譏諷了。

「葉凡同志,你承認馬自講的嗎?賀海緯一臉嚴肅,問道。

「血口噴人。」葉凡哼道。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馬自是血口噴人,比如當時你問馬自時是否有旁人在場?」賀海緯隱晦的提醒道。

「沒有」葉凡乾脆地搖了搖頭。

「呵呵,葉凡同志沒有,我倒是有證人,當時那份文件就是我的秘書張鐵拿到建設局的,當時到建設局時江長波同志正好看見過,也掃了一眼,還問張鐵:大禹村怎麼能改建得完,那得多少錢?張秘書還說這是地區領導決定了的事,肯定沒問題什麼。如果不信你們可以把江長波局長叫來問一問。」唐千石臉上掛著勝利者微笑。

電話打給了江長波,得到證實,當時他的確在場,所有的證據都是朝著不利於葉凡的方向展。

賀海緯那臉也不好看了,此事當作幾十個委員之眼,想詢私估計都辦不到了。估計葉凡無意中跌入了唐千石設計的一系列圈套中。

老賀只好擺了個拖字訣,嘴裡說道:「這事一時還無法了解清楚,我看過段時間徹底查清楚再處理了。」

「賀書記,事實確鑿,證人證詞都歷歷在目,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呵呵,如果這種事都還算不清楚了,那我們法院一件案子怕不得辦上幾十年了。」苟建興冷冷哼道,大有逼宮架勢。

「這個,庄書記,你看呢?」賀海緯無奈地問了庄世誠。

「這事……」庄世誠剛講了兩個字,賀海緯的秘書江傑到了他耳旁嘀咕了幾句。

賀海緯眼前一亮,突然說道:「庄書記,稍等一下,事情有了變化。剛才有個不知名同志遞了一個文件袋給紀委,說是裡面有很重要的,關於唐千石同志的一些資料,我想先查驗一下再說。」

「行,你先去查看一番。」庄世誠也就借驢下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