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五章反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反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反套

「庄書記,不如請賀書記把有關資料送到委員會來?」葉凡突然張口了。

「那也好。」庄世誠怪異地掃了葉凡一眼,暗道難道這小傢伙也在玩人。

不久,賀海緯回來了,拿著一個文件袋子,把它遞給了庄世誠,庄世誠打開后掃了一番,現裡面是盒帶子,用耳機聽了一陣子,那臉頓時就陰沉了下來。

冷哼道:「簡直是胡鬧」

轉頭沖姜副秘:「把這盒帶子放出來讓各位委員聽一聽,簡直是亂彈琴。」

姜春玲副秘書長立即動手調好了錄音機,不一會兒傳來江長波聲音道:「馬自,你想清楚沒有?」

馬自回道:「唐專員,你真能推薦我為建設局副局長?我現在只是辦公室一個副主任,雖說享受正科級待遇,但要提為副局長,好像資歷什麼都不夠一些?」

「你傻啊,有唐專員在,什麼事不能擺平,實話跟你說,唐專員即將進入地委常委會,到時解決你一個小副處還不是手到擒來。馬自,你要認清形勢,到時別後悔。」江長波逼了過去。

「我想唐專員親口給我一個承諾。」馬自好像一根筋,硬要唐千石點頭。

「沒問題,馬自,到時葉凡一倒霉,建設局局長一位肯定得由江長波同志擔任的。那不就空出一空位來。到那個時候再由長波同志推薦你上去,我在地委為你講幾句,不就成了。這點小事也值得你如此,難道不相信我唐千石的能力?哼」唐千石好像生氣了。

「那好吧,我也是豁出去了,如果不能搬倒葉凡,我以後就完了。」馬自了狠……

錄音完了。

賀海緯冷冷地盯著馬自問道:「這盒磁帶據送來的人在白條上註明,說是偶然現你在藏磁帶,所以起了疑心。偷偷拿出來聽了一下,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所以送來了。」

馬自那腿肚子早就在的閃了,臉色一片慘白,喃喃著已經講不出話來了。

賀海緯一見,立即喊道:「還不招來,難道想進紀委去試試?」

「賀……賀書記,我……我說。昨天晚上江長波叫我去一個地方喝酒,我就去了,想不到唐專員也在。他們問了葉局的一些事後,立即交待我說是一定要咬定,說是已經收到文件了。而且以提拔副局長為由頭,所以,我認了,葉局長,對不起……我馬自是被豬油蒙了心,你……」馬自腳根子一軟,立馬軟蛋了下去。

至於唐專員,那臉一樣的慘白,實事擺在眼前,他想詭辯,那嘴喃喃著幾次都沒張開嘴,唐麗枝那臉已呈烏紫色,狠不得一口吞了自家這個遠房親戚。

葉凡的眼中閃過一絲狡詐眼光,不過,還是被庄世誠看見了。可以肯定這事肯定是葉凡反布的局。想不到唐千石這樣的官場老手,居然著葉凡這個嫩鳥的道。

其實,葉凡早就從周長風等人嘴裡了解到了一些情況,知道最近馬自跟江長波走得很能夠近,估計還不是為了扶正的事。

所以,就暗下了心眼,在去唐千石辦公室回來后就注意到了這些,暗暗把陳軍叫了過來,暗中跟著江長波,想不到居然釣到了唐千石這條大魚,外帶著還掛上了江長波這條小魚,馬自自然不入流,只能算是小蝦米了。

「葉凡小兒,我唐千石栽了,你小子也別得意,總有人來治你的,哼」唐千石突然瘋了一般喊叫了一句后,轉頭沖庄世誠說道:「庄書記,你怎麼處罰我唐千石,我認了。」

最後,這廝狠狠地盯了馬自一眼,想不到壞了大事的居然是馬自這種小蝦米。

因為馬自怕唐千石過後不認賬,搞那兔死狗烹的事,所以,事先留了個心眼,偷偷把唐千石的話錄了下來。

其實,就是馬自不錄音,陳軍早就拍了下來。既然馬自已經動手了,陳軍也就沒拿出錄像帶來。

免得暴露了葉凡,這樣子雖說大家會懷疑是葉凡乾的,但也不能肯定,只能說有點猜測。如果拿出錄像帶,那葉凡的懷疑就變成肯定了。

官場上雖說大家都在玩陰的,但都是隱晦地玩著,像這種暴露出來的玩陰,是會遭人忌恨而近而遠之的。試問,誰還敢跟你說話?

下午。

這事當然就傳到了建設局,江長波副局長居然給紀委的人帶走了。估計想出來難了。

馬自是直接就在現場被賀海緯請去紀委喝茶了。至於唐千石,一樣的下常因為,那可是犯了誣陷罪,想出來,估計是不可能了。

陳文凱暗暗慶幸,幸好躺醫院逃過了一劫,不然,如果沒躺醫院那就說不定了。

不過,陳文凱也暗暗罵唐千石不是人,以前口頭上都是說會推薦自己坐上建設局一把手寶座,想不到暗地裡又答應了江長波。

而江長波此人,表面上對自己相當的恭敬,好得同穿一條褲子似的,誰知這傢伙卻是個兩面三道的人。

不過,葉凡,自然也被一伙人記在了心裡頭。

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深深地震憾住了地區建設局的一些搖擺不定的同志。相信他們會擦亮眼睛,知道該聽誰的話了。

「葉凡,大禹村全面清理,改建相當重要。當然,大禹村的改造也是任重而道遠。

但是,時間不等人,我希望你能在一年之內拿下大禹村,成龍成熊你自己選擇,我庄世誠給你一個明示,羅州市市委書記那個位置,相信你會中意的。

想得到提拔,想走上更重要的領導崗位,就得拿出令人顫慄的政績才行。

你也不必再跟我說天牆公路,那隻能說是你的過去。老調重談沒味道,咱們要著眼未來才對。」庄世誠又舉起了鞭子抽打起葉凡這匹馬兒了,這次更直白,直接以官帽子作為糖衣炮彈。實則是庄世誠也等不住了,所以,下了猛葯。

「庄書記,我會努力的。」葉凡點了點頭,不過,旋即眉頭又皺了起來,說道,不過,大禹村可是咱們德平府的老大難問題。德平、通都兩區領導都把此地當成瘟神,爛攤子。光靠我們建設局一個局子,要拿下大禹村,那絕不可能。庄書記,不是我不想到羅州市,而是只能是望梅而無法止渴了。」

「你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說。」庄世誠一臉嚴肅,掃了葉凡一眼,知道這傢伙不狠狠抽就不肯跑,緊逼得緊些才行。

「我要權力」葉凡說道。

「權力,建設局是地區大局,下屬單位很多,等於佔據了地區城市管理方面的半壁江山,你還嫌權力不夠嗎?」庄世誠心裡一震,暗道這傢伙味口還不校

「建設局是很大,不過,大禹村可是有六七里之大,人口更是達到8萬之多。

此地由於德平、通都兩區長期無人管,儼然一個城中之國。髒亂差不說,治安問題尤為嚴重。

建設局雖說有點執法權,但怎麼可能跟那些強悍的村民對抗?建設局能調動公安嗎?

不能,建設局能指揮得動土地局嗎?顯然不能,還有等等許多事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我舉這些例子就是想向您說明一些問題,因為這些局子在大禹村的改建中都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他們不睬我,我怎麼辦事?如果給我一個常委頭銜,那還差不多?」葉凡反問道。

「小子,味口不小呢?居然連常委頭銜都喊出來了。當然,你不是不可以入常,我還是那句話,拿下大禹村,有了政績到羅州,羅州在天牆公路全面完工後,經濟更會上一個新台階,羅州市,是咱們德平第一市,比德平、通都兩區經濟地位還要高。想入常,有可能。」庄世誠差點給葉凡逗樂了,覺得這傢伙權力也太高了。大到令人震驚的地步。

「嘿嘿,目前常委這個頭銜我當然知道是不可能的,只是打個比方,既然領導們要我去啃大禹村那塊難啃的骨頭,地區就得放權。」葉凡死咬住權不放。

「怎麼個放權法,小葉,你說具體些。」庄世誠半眯上了眼。

「由建設局牽頭,最好是組成一個由公安、國土、電信、招商等部門聯合的大禹村建設委員會,統一行動。」葉凡隱晦地掃了庄世誠一眼說道。

「嗯,這個辦法還不錯。」庄世誠點了點頭,「你繼續。」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大禹村的歸屬問題?」葉凡說道。

「嗯,這也是個老大難問題。如果大禹村建設委員會有錢的話,估計德平、通都兩個區都會搶著來認地盤。如果建設委員會沒錢的話估計兩個區都會互相推諉,最後誰都不想認下這塊地盤。」庄世誠說著話,半眯上了眼,良久,突然睜眼了,說道:「對於大禹村歸屬問題,你應該有自己的相法吧。別藏著掖著了,快說吧。」

「乾脆把大禹村拆解出來,成立一個新區,就叫大禹區算啦。再把德平、通都兩區劃拔一個鎮過來,形成一個擁有著12萬左右人口的新區。新區的地位跟德平、通都兩區地位平等,而新區領導班子由地區任命,您看怎麼樣?」葉凡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庄世誠當然一眼就看穿了這傢伙的把戲,笑道:「小葉,野心不小嘛你是不是奔著那大禹區一把手的位置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