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六章新區構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新區構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這個,我不敢想」我只是提個建設,領導班子的問題是你們地區領導的事。我只是從大禹村的開建設出談的一些粗淺想法。采不採納是您們領導的權力。」葉凡干聲笑道。

「行!這個想法很好。不過,涉及到德平、通都兩個區,想把他們所屬的一個其中一個鎮區劃哼拔過來,重新規劃再區的行政區域,這個問題就相當的大了。

你想想,德平、通都兩個區無端的被划拔去了一個鎮子,區里領導會不反對嗎?

再說,那兩個鎮區人民肯不肯併入新成立的大禹區。要知道大禹區是白手起家,地區政府不可能給你多少錢物支持的。

當然,如果小葉同志有著啃下新區的想法,我倒是可以在地委常委會上提出這事來。

不過,你是否準備好了,要知道一個一窮二白的新區,估計比當初脫去麻川縣全省倒一帽子還要難搞?大禹村」根本就是一個爛攤子」你有心理準備沒有?」庄世誠嚴肅地說道。

「要不搞簡單一些,從德平、通都兩區劃拔一個鎮的事就算啦,乾脆就大禹村成立一個小的新區就走了,由地委派人來管理。」葉凡心裡也有些毛,這大禹村情況太糟糕了。

成立新區的想法只是他一時心血來了潮罷了,真讓他去擔任一把手,能否把新區搞上去,那個很難說的。葉凡的心裡,自然也沒什麼底了。沒準兒搞不出來倒惹上了一身的騷味兒。到頭來連羅州市這個肥缺都給丟了那就賠大了。

「庄書記,我只是一點小想法,最後怎麼定你們領導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不管有沒錢,大禹村的改建我會儘力的。有多少錢就做多少事。」葉凡講話也退了一步。

「嗯,你先回去。我考慮一下再說。」庄世誠點了點頭。

二天時間,葉凡已經把大禹村摸得差不多了。心裡不由得有些鬱悶。

這大禹村還真是亂得可以,沒一個工廠不說,全是一堆破房子」垃圾到處都是。

估計光是把這些從整個德平府聚集來的垃圾清理掉就是一項重大工程,沒有個四五十萬別想拿下。

庄世誠就給了1oo萬,一下子去子四五十萬,那簡直就是割葉凡的心頭肉。

再說,月女湖整治還需要大筆的錢,不整治好月女湖,估計垃圾清理完後人家又會重新倒上,白乾了不說,還撈民傷財。

而且,大禹村因為髒亂差造成影響很是不好。人家一聽說大禹村,全在搖頭,都把那地兒當垃圾地盤了。

不過,葉凡在研究一番后」倒是給他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這大禹村在以前可是由八個大村組成的。八個大村分別叫乾天、坤地、長震、坎中、艮少、巽女、離陽、兌長。

葉凡驚訝地現,這八個村名不是跟華夏傳說中的八卦上的八個方位是名稱有著驚人的雷同。

如果能在八卦上做些文章,那將是一大收穫。華夏人最信這個了,一些有關此事的小計劃哼,葉凡心裡已經有些眉目了。

要改造大禹村,無非就是一個錢的問題。有了錢什麼都好辦事。不過,這錢德平地區不可能出多少了,而大禹村又不是只金雞能下蛋,要說大禹村是蛋,那也是只臭不可聞的蛋。嗯要在臭蛋上生錢,比讓大老爺們生孩子估計還難。

不過,葉凡自有自己的想法,這幾天,他一直在揣摩和研究這個問題。並且交待規劃科的同志,把大禹村按八卦方位來規劃,使之形成一個八卦新村。

為了搞通這些問題,葉凡走訪了一些八卦易經大師,從他們之處也得到了一些新想法。

經過查找,葉凡才知道國內相當有名的風水大師就是武當山的張道林,葉凡風仆塵塵特地趕到了武當山。

不過,聽說張道林並不是武當山道士,只是住在那裡罷了。而且在風水學方面是名揚國內外。

此人脾氣相當古怪,一般人都難見到他。傳說國家財政部的大門就是請他來測的風水。

葉凡到了武當后,直奔透月寺而去。在捐了一萬塊的香火錢后也引起了透月寺的觀主張於正的注意。

當然,葉凡心裡自然是肉痛得很,不過,他實施的第一步計劃已經成功了,至少見到了張於正觀主。

聽說張道林就住在透月寺不遠的一個小山頭上」跟張於正觀主私底下交情相當的不錯,葉凡打的主意自然是指東打西了。無非是想通過張於正認識上張道林。

一盤棋局下來,葉凡被張於正主持殺得是丟盔棄甲,趕緊說道:「大師棋術已x神乎之境,晚輩這點小斤量難以相抗了,呵呵呵。」,聽他這麼一捧,張於正雖說已經六十好幾高齡了,但也相當受用的。這馬屁,看來,即便張於正這個所謂的方外之人,也逃不開一個名利之心。

「不錯了,葉施主,你才2o來歲,能跟我搏殺上半個時辰,在青年一輩人中,也算是很有功底子了。以前,像你這麼大的小輩,往往瞻前顧不了后,幾分鐘就結束了棋局。」張於正呵呵笑道,捋了一下頜下明子。實則心裡相當的得意,那眼神儘管隱晦,還是被葉凡的鷹眼捕捉到了。

「觀主太抬受晚輩了,就晚輩這點小手段哪能入觀主法眼,只是觀主對後輩的照護了,呵呵……「…………」,葉凡謙虛的說著,其實,葉凡的棋藝還算不錯的。

以前小時候時就整天跟師傅費老頭對奕,初中時曾經獲得過全市第一。不過,跟張於正相比,還是捉襟見肘了。

「哈哈哈,葉施主很謙虛啊,現在的年輕人,像葉施主這樣謙虛的太少了。社會在進步,講求的就是個自我展露口當代年青人唯恐自己表現得不夠,哪還會藏拙。」張於正笑道。

「大師說得正是,現代社會,已經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年青人不展露才華,不在領導或上司面前好好表現,人家怎麼知道你有才能,難道上司還喜歡用一庸才不成?社會現實,逼得大家只能如此了。」葉凡隨口笑道。

「嗯,葉施主講得甚是有理。其實,說起棋藝,有一個人那才是此道中真正的高手。老道跟他比,猶如小溝與大江之別也1張於正笑道,看來,也相當的高興。

「噢!還有如此高手,怕不是國家級棋手吧?」葉凡裝著一臉驚愕,不信樣子。實則是暗暗歡喜,估計老道一步步的會把張道林給露出來了。

「他不是,只是一山野之人,張道林大師在堪輿學方面的成就是個華夏人都曉保咱們華夏素有四位大師級堪輿大師,稱之為南張北李東牛西陳。」張於正談起興頭了,估計也把葉凡這一下子能砸香火錢一萬的年青人當成某二世祖了。

「噢!南張北李東牛西陳,晚輩倒真沒聽說過這說詞,真是見笑了,大師能否說說這方面。對於風水大師,晚輩一直相當的好奇的。」葉凡裝著一臉興趣樣子,暗道,老子hua了一萬,終於把張道林給引了出來。

「南張指的就是咱們武當的張道林大師」北李指的就是燕京香山的李靜,東牛就是南京紫金山的牛喻民大師,西陳就是拉薩的陳道子大師。

此四人被華夏人稱之為堪輿術四大名家,泰斗級人物。不過,四位大師脾性各不相同,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古怪。

一般的搞宅門或建墓,或建房等,都難請到他們的。就拿咱們武當的張大師來說,國家部委很多部門要改大門時都會請他出手。

不過,他很少出手。前年財政部的大門本來說是要改,後來張大師去了一趟,說是八方財運盡來賀,後來財政部就沒改大門了,呵呵………………」,」張於正相當的得瑟。

「觀主,說起堪輿術,後輩總感覺神秘。覺得他們都是一些高人,不知能否見到張大師一面,也算是不虛武當之行,呵呵呵……」,葉凡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張於正亦笑非笑,說道:「要見他不難,不過,要求他出手,難於登天。張大師一生不愛財,至於說你們講的色字,張大師更是飄塵。俗世紅塵的許多法門,張大師都不愛。不過……」

張於正講到這裡打住了,葉凡可是有些急了。這個「不過,的後面肯定就是張大師的喜好了。

張於正既然跟張道林關係非淺,對於張道林的一些脾性應該了解得較清楚,只要抓住其人的脾性,投其所好,不怕他不就範。

「大師,難道這個「不過」後面還有玄機?」葉凡面上還行,只是表現的是一絲好奇,並不著急。

「玄機,講得好,玄機。」張於正摸了一下垂髯,搖了搖頭,唉道,「年輕人,你是不是想求張大師給你家看風水?」

「呵呵,大師早看出來了。」葉凡摸了下頭,知道自己這點小心思人家張觀主早瞅出來了,也就不矯情了。

其實,葉凡心裡還是有些感慨,自認為設計得相當完美的布局人家張觀主一眼就瞅出來了,自然有些被打擊的念頭。

其實葉凡也不想想,像張觀主這種世外高人,閱人無數,哪裡是自己這個嫩鳥所能設計得了的。

「北崇少林,南尊武當,小夥子,這句話聽說過嗎?」,張於正呷了口茶,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