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八章韓國佬如此猖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韓國佬如此猖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誰知柳眉芳突然又到了話筒前,大喊道:你們知不知道,粟一宵這王八蛋強姦了老娘,當時老娘要去告他,他怕了。說是他有親戚在省里,可以幫我坐上這麻川縣縣長位置。誰知他是個講話不算數的牛氓、混蛋………

當時粟一宵臉色鐵青,大喊著瘋子,全場幹部頓時嘩荒鄭部長實在看不下去了,暗示吳彤叫了幾個幹警上來把柳眉芳給架走了。

不過,柳眉芳一直嚷叫著要告粟一宵,說是被他強姦了。最後,地區紀委和公安機關只好介入調查了。

目前正在調查中。

最後,賀海緯干聲笑道:「老弟,看老哥給你好生出出氣,這次不讓粟一宵脫層皮老子這紀委書記不是白當了。」

「賀哥,你說這事會不會是真的?」葉凡干聲笑問道。

「這事就難說了,粟一宵按理說是個相當謹慎的人,這次也會陰冉裡面翻了船,倆人肯定有一腿。只是,柳眉芳八成不是被強姦的而是自願。粟一宵,估計還是受害者,呵呵呵。」賀海緯笑道。

「那是,就柳眉芳那個坑,不知有多少人插過。聽說以前就跟查計剛副專員有一腿,不過,柳眉芳的確很鳳騷。估計跟粟一宵勾搭上后老粟同志有答應她的一些什麼要求。這女人野心不小,簡直是瘋了,還想當縣長。目前她就一個縣委辦主任,再怎麼說也不可能一步登天坐上縣長寶座的。」葉凡嘆了口氣,覺得這女人著實也有些可憐,權力太大了。

「省委的喬秘書長該著急了吧?」

「當然,中午的時候,喬志和親自打了電話給我。估計庄書記等幾個地委領導那邊喬秘書長都打點過了。無非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賀海緯乾笑道。

「嗯,這種事」可有可無。賀哥準備怎樣處理這事?」葉凡問道。

「你老弟說說怎麼處理,以前粟一宵跟你不對付,只要你老弟一句話,要整死他就整死他。即便是喬志和也拿咱們沒辦法的」老子再怎麼說還掛著個省紀委副書記頭銜,即便是喬志和想對我怎麼樣,也得掂量掂量鐵托這個鐵面書記肯不肯。」賀海緯看似輕鬆,實則還是有些擔心的。

「整死他,這個,明天再說,我考慮一下。還有,柳眉芳是不是真瘋了?」葉凡問道」感覺粟一宵此人好像那天在公路他跟王媚被幾個軍官追得屁滾尿流時自己還救過他,他當時也很感激。

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子,這次如果救了粟一宵」也許這廝會記上一輩子的。

再說救了他也等於向喬志和表示一個態度。

「賀哥,你的態度是什麼?」葉凡又問道。

「整死他。」賀海緯說道,口氣很重,「至於柳眉芳,這女人好像是有點神經質了。我們正準備把他送到省里精神病醫院檢測一下,說不定還真是瘋了。」

「那也好。」葉凡應道。

這邊,帶著張道林到了大禹井。

一番走巡下來,張道林大為感嘆」說道:「真是個好地方,雖說很臟很臭,但你們如果能處理好,這地盤,做人、做事都能通達「……」

「大師」過段時間如果大禹村建設啟動時你能不能來幫我們造造勢,用你的術語來詮釋一下大禹村。

相信你的影響力相當的大,說句實話,我這次請你來,也是為了這個。

你也看見了,這裡太亂了」如果再不整治那真是不成樣了。而我們德平經濟不怎麼好,想拿出大把子錢徹底治理這裡是不可能的。

所以,必須藉助外來力量,也就是錢財了。」葉凡話語真誠,瞄了張道林一眼」笑道,「我會記下你這個朋友的,呵呵……」

「葉局長,你叫我大師,其實,就老夫這眼神,我覺得你才是真正的高人。古人語: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我這個說起來只能夠得上是小隱,而你,現在在政府機關工作,政府就是以前的朝庭。看來葉局長真對應了那一句話,是真正的高人。對於高人,我張道林是最喜歡接交的。葉局長國術境界恐怕不低吧,老夫現在達到五段開源。不過,唉…………」張道林突然嘆了口氣。

「大師有難言的話,如果真把葉某當朋友的話就請說,看看能否助你一臂之力。」葉凡一臉真誠,說道。

「我小女兒,叫張琴,今年正好2o歲。本來在,燕京大學,讀書的。從小因為她體質較弱,所蚊,我是想盡辦法賣了一些補品調理她的身體。

並且,把養氣之來也傳給了她。不過,大前年,她剛進大學不到一年時間,不久生了一件大事,燕大一個女生出去,晚上在一個小巷子里被社會上的一些渣質給強姦了。

所以,學校有些豪門子女趁機搞了個「女子防狼俱樂部」其實就是號召一些女學生去學習一些防止色狼的招術。

比如撩下陰,摘桃子等對男子來說相當陰辣的招式。她們知道我女兒好像練得有幾手,所以特地請她當了教練。

而張琴也很樂意干這事。這噹噹教練也無妨,誰知不久韓國,爾大學,組團到訪燕大。

當該團的一些成員見到,女子防狼俱樂部,的隊員在練招式時,一個個也來了興趣。其中一個叫金夢娜的漂亮女子提出要跟張琴切磋一番。

我女兒當然也很高興,點了頭,在同學們的助威中兩人鬥了一番下來。金夢娜用的是蹌拳招術,最後輸了一招,腿上被我女兒踢了一腿。

不過,當時因為兩個女子斗到最後也斗出真火了,所以,都用了全力。金夢娜被我女兒踢中后那大腿頓時就腫了。

聽說回去后不久居然行動不便,連走路都會疼。

金家在韓國是大族,一個月後,我女人到街上購物,突然冒出一冷峻男子來。

他自我介紹說叫金子桓。還說金夢娜是他親妹子,當即提出切磋。我女兒不想應戰,畢竟見那男子氣勢洶洶的,估計功底子不淺。

當我女兒一搖頭時,金子桓頓時狂笑道:堂堂大國,怎麼盡生些懦弱之輩。說完就要離開,我女兒氣急了,立即應戰了。

不過,金子桓太強了,我女兒被幾腿就給踢傷了。當時還能走回來。

不過,不久后兩腿居然廢了,無法著力。老夫想盡辦法,不過,徒勞無功,也請教了一些醫學界名人,結果也沒找到辦法。

老夫一氣之下到了韓國找到金子桓提出練幾招,結果很慘,我也一樣沒招架下來。

說起來丟臉,當時老夫差點被他打得滿地找牙,門牙還真掉了一顆。老夫不甘心,這牙齒一直到現在還缺著。

金子桓當時猖狂地笑道:華夏,以前稱之為藏龍虎之地,不過如此,我看,不能稱之為龍,一條小蚯蚓罷了,哈哈哈。笑完后揚長而去。

這幾年,我到處尋訪高手。可惜,比我段位高的高手太難找到了,求到他們門下人家也沒理睬我。

我想,武當既然是國術界泰斗,應該有高手。所以結交了張於正觀主,想找到高手,一來為揚我國威,二來看看能否找到治療我女兒病由的辦法。

唉,可惜,張觀主告訴我,他把我的話傳上去了,不過,武當沒人應我,看來此路也是不通了。

這些年下來,我一直住在武當,希望能夠遇上傳說中的高手,可惜,可惜……」張道林講到最後,眼眶中已經隱然有點淚霧了。

「張琴的病根大師查清了沒有?」葉凡問道,眉頭皺了起來,感覺那金子桓估計功底子不弱,張道林五段身手被他打得滿地找牙,此人至少有著六段身手,對於此等高手,葉凡也不願意無端的去招惹。不過,對於金子桓的猖狂,葉凡也有些微微動怒了。

「聽說是氣脈受堵無法暢行所致的,一些高人推測,可以請高手用內氣強行疏導。不過,能溢出內氣的高手至少六段,而且六段還不行,六段高手只能溢出一絲內勁,力度不夠,估計得七八段及以上的高人了。這種人整個華夏估計也找不出幾個來,唉…………」張道林嘆了。氣,那嘴一張,門牙那一排還真有個空洞。

「金子桓應該有幾段身手?」葉凡又同道。

「估計六段中階。」張道林哼道,隱晦地掃了葉凡一眼。

「這樣吧,我最近很忙,你把張琴帶到這裡來,我有空給她瞧瞧。不過,希望大師能保密,我這人不喜喚災。」葉凡說著話,突然霸氣大顯,張道林一見,心裡一震之後就剩下歡喜了。

「行!行!我馬上回去帶她來。」張道林喜得嘴唇都在顫慄,轉身就走,看來真急了,大師風範一下子全沒了。

「唉…………看來,在親人有難時,任何人想保持平靜都難,這叫什麼境界…」葉凡嘆了口氣,回到局裡后,立即組織人手按八卦方位搞大禹村新城規劃校

快到五點時,葉凡正準備去吃飯,突然接到梅功亮電話,說道:「葉局長,先恭喜你到德平上任,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