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執行軍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執行軍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執行軍法

「有啥好恭喜的,一個小局長罷了。」葉凡淡淡說道,知道這貨肯定有事找,現在無非是在拉話罷了。

果然

梅功亮笑道:「今晚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中啊,有飯蹭是好事,正想找地兒蹭飯。」葉凡笑道,這梅功亮也可以接交的,梅家嘛,畢竟是京城旺族,也有一定根底子的。

「楓葉娛樂城怎麼樣?」梅功亮笑道。

「好地方,行」葉凡點了點頭,這地區公安局的林天局長搞的兩個拼頭,大喬小喬搞起的楓葉娛樂城規模並不是特別的大,但裡面也有配餐飯的。不過,相當的高檔,一般人都是消費不起的。

也不知賀海緯查得怎麼樣了,一直對林天此人不感冒,估計老賀也有心病,不拿下林天,他心裡鬱悶。當然,林天也太翹皮了,是該讓這廝受點罪才行。而且,前次在地委委員擴大會議上居然想暗算自己,也得還他一報才對。

開車到了楓葉娛樂城,詭異的是居然在門口看到了大喬小喬姐妹倆。晚上倆姐妹都是一身的粉紅色厚尼裙,給人一種浪漫、刺激的念頭。

林天那廝還真會拱,這姐妹花長得不錯,香艷迷人,身材火爆,走過身邊那淡淡的香氣就飄了過來,葉凡心裡暗自腹誹著走向了大廳。

剛到門口就看見一臉微笑著的梅團長快步走了上來,笑道:「葉局長,恭喜高升氨

「又來了,高升之說從何談起?」葉凡笑道。

「建設局雖說只是地區一個局子,但建設局單位大,這裡活動的空間更大,接觸的人層次更高。

對於將來的展,更有利。在麻川,雖說你的手下更多,但畢竟上面有個書記婆婆,二來麻川的狀況哪有地區好。

更重要的就是葉局長已經在麻川建立了威信,得到了令人驚嘆的政績,呵呵。」梅功亮這話講來似乎有點道理,實則也是如此。

不過,梅功亮作為京城梅家人,肯講這個話出來,頗有點拍馬的嫌疑。葉凡心裡直納悶,暗道我這一小局長,你梅功亮用得著拍我馬屁嗎?這廝應該有所圖……

「呵呵,一點小成績罷了。」葉凡笑著上了樓,又掃了側面正談笑著大喬小喬一眼,隱晦地現梅功亮的眼神也從這對姐妹花身上一掃而逝。

雖說隱晦,但葉凡有鷹眼。這廝暗道,不會是梅功亮有點心動了吧,如果真有此事,那說不準還能利用此事做點小文章。

地區公安局長林天不但惹著了賀海緯,而且,前幾天葉凡在跟唐千石對質的地委委員會上,林天作為委員之一,也是冷嘲熱諷。

而且,在一旁添油加柴,有置自己於死地的嫌疑。既然你要咱死,咱也得踩死不得商量……

葉凡想著,笑道:「梅團長,那隊姐妹花好像不錯呢?」

「呵呵,是不錯,長得相當艷辣火爆,難道葉局長沒有一點心動?」梅團長反問道,也沒矯情。

「心動不如行動嘛梅團長你說呢?」葉凡似笑非笑,掃了梅團長一眼,「不過,聽說這兩位姐妹花已經有人在追了,恐怕梅團長想成就好事難」

「呵呵,是嗎?名花有主,只要沒成之前都是無主之花的。再說,逢場作戲,計較太多也不好……」梅功亮乾笑了幾聲,雖說淡然,但從其神情看,好像也有一絲脾性被激了起來。兩人上了樓,葉凡也滿意了,只要在梅功亮心中種下了種子就夠了。

進了包廂。

現全是些身著野戰服的軍官,上校大校不等。男的有三個,其中一個就是那天在路上攔車的野戰二師二團團長夏天民。

而且,還有著三個上身戎裝,下身黑色厚尼裙子的漂亮女軍官,臉蛋特別的清秀可人,顯得溫柔而不失英氣,別有一番風味。

見葉凡進來,裡面五人眼神全匯聚了過來,盯著葉凡掃了一眼。

「葉局長,這位是我們野戰二師的師長馬天。」梅功亮指著一個身佩大校肩章,眼睛略顯淡然的中年人笑道。

「馬師長,你好。」葉凡笑著伸出了手。

「你好葉局長,請坐。」馬天伸手跟葉凡握了握,擠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葉局長,你好。」這時,夏團長也站了起來,向葉凡點頭打了個招呼。

葉凡一一點頭回禮。

不過,三男中唯有一個臉色相當白晰,身佩大校肩章的軍人好像比馬師長還要厲害,坐在哪裡,只是冷冷地盯了葉凡一眼,突然哼聲道:「你就是葉凡,德平地區建設局局長?」

「嗯,你是……」葉凡也是淡淡地應了一聲,反問道。

「野戰二師政委費嘯成。」費嘯成還是冷哼了一聲。

「原來是費政委,久仰。」葉凡淡淡笑道,心道,久仰個毛

「聽說葉局長很威風啊,連我們野戰二師的軍官都不放在眼中,公然耍橫,看來,在和平年代,地方上的官員素質有待提高,沒有我們軍人保家衛國,你們那官屁股還能坐得如此安穩嗎?」費嘯成口氣逼人,一股子教訓人的口吻。

「費政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葉凡那眉毛一挑,哼道。掃了馬師長一眼,現這廝一臉悠閑,正拿起一茶杯蓋子輕輕地碰著茶杯,擺明了要看戲。

「什麼意思,我們野戰二師正在追捕一名有嫌疑的敵特份子,你憑什麼阻攔,你的這種行為,往小的方面講就是公然抗法,往大的方面講有通敵之嫌。」費嘯成還真會扣大帽子,以為能嚇著葉凡,不過,他今天遇上了一個另類。

,粟一宵啥時成了敵特份子,這費政委好像來者不善啊葉凡心裡尋思著,面上一板,哼道:「追捕敵特份子,這個,我倒沒看出來。呵呵,如果真的在追捕,為何當時夏團長沒出示有關追捕方面文件?」

「我們軍隊追捕敵特份子還得向你一個地方小官員通報嗎?這是哪門子道理?葉局長,這是軍事機密,不是兒戲。如果此事真鬧出什麼後果來,你得上軍事法庭。」費政委越來越帶勁了。

「噢是嗎?軍事法庭,還挺唬人的。」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掃了費政委一眼,突然臉一板,哼道:「軍事法庭也得照章辦事,費政委,別拿起那些小玩意兒來唬弄我們地方官員,軍事法庭,是嚇不倒我們的,至少對於我葉凡來說,沒有多少可怕性,哼」

地一聲。

費政委突然拍了下桌子,沖夏天民喊道:「夏團長,立即執行」

「是政委。」夏天民答著,沖門口一喊,進來兩個威武軍人,直逼向了葉凡。

「馬師長,你們這是唱的那一出?」葉凡淡淡地坐在椅子上,呷了口茶,好像看戲一般。

「呵呵,費政委在正常執行軍務,我無權干涉。」馬師長一臉嚴肅,說道。

「梅團長,你這是什麼意思?」葉凡沖梅功亮說道。

「這個,對不住了葉局長,這個,我也沒辦法。」梅功亮雙手一攤,一臉為難樣子。實則是這廝覺得葉凡太傲氣了,想殺殺葉凡的威風罷了。

「葉凡同志,我們是野戰二師軍務科的張奇少校。接到水州藍月灣基地軍事法庭的厲無海庭長指示,特地請你到基地一行,接受軍方調查。還請你能配合調查,不然,哼」厲無海威脅之意相當明顯,一臉的氣盛。

「噢不過本人最近沒空。」葉凡冷冷哼道,掃了包廂內全體成員一眼。

「葉凡同志,難道要我們使出強硬手段吧,怕不愉快吧?」張奇冷聲哼道。

「是嗎?這樣吧,我打個電話問問顧天棋,看看能否通融一下,改個日期。」葉凡淡淡說道,顧天棋那三個字一拋出,包廂內全體軍官臉上那訝然一閃而逝。

「請便」費政委認為葉凡在玩虛的,建設局一個小局長,怎麼可能認識水州第二集團軍軍長顧天棋少將,估計是聽說過他的名頭拿來唬弄人的罷了。

馬師長一臉好奇樣子盯著葉凡,好像在說,小子,打吧,看老子不把你的鬼把戲給拆穿了再說。

對於葉凡跟鐵占雄的關係馬師長有懷疑,而且,鐵占雄現調到公安部了,馬師長心裡輕鬆多了。

「呵呵,是天棋老哥啊,最近忙啥?」葉凡打通了電話,笑道。

「忙啊,這快過年了,麻痹的,事特多。」顧天棋那宏亮的聲音傳了出來,張口就罵。

轉爾,這廝有些疑惑,問道,「這倒怪了,是不是日頭打西邊出來了,葉老弟,怎麼今天想起給老哥我打電話了。是不是又弄到什麼山貨要搞鍋大補湯。還真是不錯,前次熬的那湯,厲害,老子一晚上都沒睡,那蛇肉,太可怕了。唉……可惜老鐵不在,不然,咱哥三喝個肚皮朝天那才是爽勁。」

「唉……這不,遇上麻煩了。」葉凡假意地嘆了口氣,顧天棋心裡一震,暗道是不是我手下的哪支部隊惹著這殺神了,那是趕緊問道:「啥麻煩,給老哥說說。」

「這德平野戰二師是老哥你管的嗎?」葉凡不答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