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章惹出大禍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章惹出大禍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是他們招惹你了吧老弟,我馬上打電話給馬天這混賬東西,瞎了狗眼。」顧天棋差點喊叫出來了,「不過,老弟,到底咋回事?」

「那天我回麻川縣,在路上遇上了野戰二師的軍官們,硬要搜查我的車子。說是抓捕什麼敵特份子,老哥你也知道我的情況,我就不說了,我那車子,是不允許人搜查的。要說xu藏敵特份子,那個,老哥你也曉得我,絕不可能了。這不,今天駐德平野戰二師軍務科的同志就找上門來了,而且,馬師長和費政委都在場,當場揚言說是藍月灣軍事法庭的厲庭長傳喚我,要抓我去接受調查,呵呵……」

「媽的,這幫龜孫子,真是瞎了狗眼。你把電話給馬師長,這還了得。」顧天棋火大了,葉凡是特勤a組核心第八組副本帥,這個顧天棋的第二集團軍跟獵豹共用一個基地,其目的就是為了配合特勤第八執行外圍任務的。

算起來顧天棋只是特勤第八組搞後勤的領導之一罷了。正規來說,還是葉凡的手下。

而且,最近上層有小道消息傳出,估計葉凡會被正式任命為特勤第八組堂堂大帥,因為,鐵占雄走了后,那大帥位置一直空著,不是留給葉凡是留給誰的。

對於這種前途無量的高人,顧天棋巴結還來不及,哪敢去招惹。而且,顧天棋瞅准了藍水灣基地副司令的位置,如果真要上位,還得徵求特勤領導的意見。

而葉凡這個大帥的意見簡直可以左右顧天棋的命運。何況,顧天棋已經得到消息,葉凡還是總參任命的軍務部副部長。

「馬師長」你的電話。」葉凡冷著臉揚了揚手中手提。馬天那臉早就有些紫黑s了,看來葉凡認識顧軍長這是鐵的事實了。

馬天有些忐忑地接過了電話,剛湊耳芳,一聲大吼就傳了過來,吼道:「,馬天,你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顧軍,到底咋回事兒?」馬天趕緊解釋,還想mng混過關。

「不用說了,你他娘的被豬油mng了心了。趕緊給葉凡同志賠理道歉,如果葉凡同志不滿意的話,那你這個師長就不用當了。麻痹的,盡給老子惹事」你惹誰不好,硬要去惹他。你小子,腦殼子進水了是不是」還有那個費嘯成,給老子好生伺候著葉凡。不然,野戰二師全體軍官換人,換班子。」顧天棋一頓子話語炸了下來,馬天那臉立即成了慘白。

「軍……軍長,這只是一個誤會。」馬天趕緊解釋道。

「誤會個毛1顧天棋掛了電話。

「梅功亮,你扯什麼蛋球1地一聲之後,馬師長那漲成豬肝的臉沖著梅功亮哼道。

「馬師長」我可是沒扯蛋,是夏團長和費政委硬是說要追糾責任的,我當時還勸過,你看看,我有什麼辦法。」梅功亮那雙手一攤」這廝還裝著一幅天大冤枉樣子。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估計是梅功亮在借馬師長之手想整治夏天民。這兩人估計有些間嫌,而梅功亮相當的狡詐,想借馬師長的手招惹自己,然後引得顧尖棋惱火。

最後那火一降,夏天民肯定完蛋。因為」梅功亮知道葉凡跟鐵占雄關係的,鐵占雄跟顧天棋關係又是很鐵。

即便是鐵占雄現在調到公安部了,但也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至於自己特勤第八組副帥身份,相信梅功亮還不知曉的。不然,梅功亮絕不敢設計暗算自己的。

「夏天民」你說說。」馬師長果然怒火降到了夏團長身上,「馬上給葉局長賠理道嫌。媽的,你這團長不想當了是不是,不想當老子立即批了,集業滾回地方去吧。」

「馬……馬師長,這事我也不知,只是當時葉局長實在是……」夏團長慌得講不出話來,費政委那臉拉得老長,自然也好看不到哪裡去。

「葉局長,這事我們野戰二師搞錯了,搞了個誤會,我馬天對不住你了,這杯敬,我敬你。」馬天先舉起了酒杯,人一下子變得恭敬起來了。

「哼,馬師長這擺的是鴻門宴,這酒,我還敢喝,我可是不想再上軍事法庭。」葉凡一聲冷哼往門外走去,經過臉s難看的梅功亮身旁時,突然湊他身旁哼道:「小子,設的好計啊!你小子聽清楚了,把大喬小喬給老子拿下,將功抵罪,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葉凡說完大踏步走了,根本就不理會馬師長的挽留。

剛走了幾步,裡面傳來嘩啦一聲脆響,好像是桌子被什麼人給掀翻了,啪啪一陣子雜想,應該沒打起來吧。畢竟全是高級軍官嘛!

走出娛樂城。

葉凡氣不打一出來,電話立即掛到了梅盼兒處,哼道:「那個梅功亮,你叫仙卜心點,別以為你們梅家有著軍委的老爺子撐著就能把老子怎麼樣了,信不信,老子要他喊媽才行,哼1

「到底怎麼回事凡仔,生那麼大氣幹嘛?」梅盼兒那柔媚的聲音傳了過來,一嘴的訝然,她的確不知生了什麼事,「功亮惹你啦?」

「惹,他是要老子上軍事法庭,想置老子於死地,哼1葉凡一生氣,乾脆掛了電話不理人了,後面梅盼兒電話一直掛來,葉凡一氣,乾脆關機了。

「這個混球1梅盼兒氣得xiong脯在劇烈地顫慄,那天晚上葉凡在樹上踏枝之後,梅盼兒知道葉凡是一高人,而且,侄女梅亦秋雖說沒說什麼,但也一直叮囑梅家人不要去惹葉凡。

要知道侄女梅亦秋可也是一個高傲的人,一向不服人的,她都這樣子說了,這裡面肯家有問題,所以,葉凡這種人是梅家要結交的。

劣b亮,到底怎麼回事?」梅盼兒聲音較重了。梅功亮跟他比,還是晚非,梅盼兒罵他,有這資格。

「這個,是這樣的,前段時間,野戰二師的二團長夏天民帶了一伙人「…………梅功亮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那葉凡怎麼會記恨上你?」梅盼兒哼道,「別跟我打馬虎眼,老實點,把話全說透了。」

「這個…………」梅功亮還想遮遮掩掩的,梅盼兒怒了,吼道:「功亮,你再這個樣子,小姑以後可是不管你的破事了。到時別來求小姑,哼1

「小姑,別生氣,我跟你說。你也知道,我正跟夏天民爭副師長位置,聽說軍銜或許也能調一級到大校。

我都呆這團長位都好幾年了,再不調年齡一大上去就麻煩了。這事兒小叔又不管,說是夏天民不是咱們系的,是鎮系支撐著。

他雖然貴為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但軍區裡面也是派系林立,而且,光是副司令員都有五個,而小叔又排名最末,說是得靠自己先爭取一下,看看馬師長會不會鬆口。」梅功亮有些難堪。

梅功亮口中的副司令員當然就是梅盼兒的親哥哥,也就是嶺南大軍區的副司令員梅長風了。

而梅功亮雖說叫梅長風小叔,但並不是梅長風的親侄兒,只是隔代的堂侄兒罷了。

所以,關係就疏遠了不少。這也是梅功亮的悲哀。自己雖說是京城梅家人,但梅家族人也相當的多,像梅亦秋、梅天傑、梅盼兒這一系才是目前梅家最核心圈子內人。而且梅家上層要幫也得分個親疏,論資排輩的。

「然後,你是不是想借馬師長的手排除夏天民,而稱設計把葉凡給卷了進去,引得馬師長震怒而恨上夏天民。

功亮啊功亮,你難道沒聽明白,老爺子有反覆交待,不要去招惹葉凡那個殺星,要以結婁為主。

你以為老爺子肯把天傑送到葉凡手下去訓練就為了能提高點破功力。這個只是小次,而大頭不在這裡。

你不懂其中玄機啊1梅盼兒有點恨鐵不得鋼味道,對於自家這個堂侄兒梅盼兒還是相當欣賞的,主要是梅功亮對梅盼兒是相當的恭敬,不然,她才懶得跟他羅嗦這麼多。

「小姑,葉凡一個小局長,不就一個處級幹部,那又算得了什麼,即便他跟鐵占雄有交情,但現在鐵占雄已經不在獵豹,到公安部了,哪能管得了我們?」梅功亮相當的鬱悶。

「你還是沒弄明白,既然鐵占雄一點能耐都沒有,那你現在就不用來求我了。你不是沒聽到,顧天棋平時多麼傲氣,就是我哥的話他也未必聽,為什麼葉凡一個電話過去,顧天棋馬上震怒了,這裡面有什麼,你好好想想,唉…………這次的事你恐怕真惹上麻煩了。要是給老爺子知道你,你好自為知吧。

」梅盼兒嘆了口氣,感覺也有些愛莫能助了。

「小姑,我也沒想到顧天棋跟鐵占雄的關係如此的鐵,為了葉凡會立馬出口,就連鎮系的馬師長都給他訓得差點鑽桌子底下了。

而且一口一個龜孫子,馬師長已經下不了台了。估計現在已經恨死我了,這次副師長,肯定沒戲了。

怎麼辦,小姑,你再幫我一次,就一次。你總不能看到功亮這輩子就這樣毀了吧?」梅功亮哀求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