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新任專員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新任專員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新任專員到

感謝『1uozi』兄弟打賞,兄弟,月票再給點力吧,訂閱千萬別落下了,狗子的催劑,呵呵。

……………………………………………………………………

「你叫我怎麼幫你,葉凡又不是我手下?」梅盼兒冷聲哼道。

「小姑,我知道葉凡還是會聽你一點話的,你就幫幫。」梅功亮又說道。

哼,葉凡跟我關係雖說已經到了相融的地步,但這小子傲氣得很,未必肯聽我的。梅盼兒心裡暗自尋思著,嘴裡卻是說道:「葉凡不是最後提醒了你一句嗎,你照做就是了。」

「你是說叫我去弄大喬小喬的事,這個有些奇怪,葉凡怎麼會叫我去勾那兩個妹子,這裡面不會有事吧?」梅功亮說道,其實在故意裝傻。

「別跟我打馬虎眼,葉凡有沒事你難道不清楚嗎?你想要頭上帽子,就得去照辦。

先去打聽一下,楓葉娛樂城的大喬小喬後台是誰。估計此人惹著葉凡了,如果是咱們梅家能對付的,你就去做。

只要葉凡消了氣,也許你還有轉機的。你提副師的事馬師長只是推薦,作用不是特別的大。

主動權還在顧天棋這個直管的軍長手,有他的推薦,相信軍區里有你小叔幫襯著也能順利遞上去。

而軍委那幫老傢伙應該會通過的。」梅盼兒支招道,還是不願意看到自家侄兒前程被毀了。

「好吧,那小姑,您能不能到德平來一趟,我想再請葉局長吃個飯。」梅功亮放低了身姿,近乎哀求了。

「我看看有沒時間,如果有看看明後天能不能來一趟。不過,如果見到葉凡,你態度一定要誠懇,姿態要放低,別整天厲害哄哄。

你一個大校,別以為葉局長一個小處長你就不放在眼,其實不然,你在他眼,根本就算什麼。

別的不說,就是鐵占雄雖說隱退公安部,但他以前在軍界積累的人脈、顯示的虎威就不是你能抗衡的。

到時真惹得鐵占雄火大了,你想想,老爺子會不會出馬為你擺平,好好想想。」梅盼兒說道。

放下電話后心裡暗罵道,這個小冤家,真喜歡跟我梅家人作對,本姑娘保護了二十幾年的處女身都給你搞了,還這麼不講究,沖著我脾氣。不過,葉凡有給我打招呼,說明他心還是有我的……

梅盼兒心裡喃喃著,臉蛋已經紅透了,身子一股子燥熱涌了上來,暗道,這小冤家,那方面能力還真是強,那個東西也特別的,如果到德平,又得被他強霸了,這個混蛋……

「軍長,葉凡不就一個小局長,真的需要我如此低頭嗎?」馬師長有些不服氣。

「小局長,哼」顧天棋對著自己的愛將哼了一聲,然後說道,「趙括將知道不?」

「當然知道,去年是咱們的領導。」馬師長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顧天棋會突然提到趙家的趙括來。

「知道就好,知道不知道,趙將軍見了葉凡,那是相當親熱。好了,言盡於此,你自己好好想想。」顧天棋聲音柔和了許多。

趙括可是將,現在的燕軍大軍區第一副司令員,怎麼會,葉凡到底是何方神聖,一個小局長能引動軍界這麼多大人物看他臉色,這到底怎麼回事……馬師長一直在喃喃著,抓著自己的頭,難想出個所以然來。

「老鐵,馬天那傢伙有點事得罪了葉凡,你能不能給說說,呵呵。」顧天棋很是寵愛馬天師長,所以,乾脆電話打給了鐵占雄,他知道鐵占雄跟葉凡關係太鐵了。

「為什麼,先把事說叨一下。」鐵占雄那臉一板,哼道,誰如犯著葉凡,那就相當於犯了鐵占雄逆鱗。

「是這樣的,那天野戰二師的夏天民在……」顧天棋述說了一遍下來。

「活該,我說老顧,你這事叫我怎麼去跟葉凡說,那不是打我的臉。梅功亮設計,馬師長計還給人家數票子,我說馬天那腦袋沒犯渾吧。

既然那天在路上葉凡說了車子是我鐵占雄的,有軍事機密了,你夏民還要咬住不放。

了梅功亮設的陷井也正常,這事,不是我老鐵不給你顧軍長面子,我是絕不會說的,想陪禮道歉,叫馬天自個兒去。」鐵占雄一點面子不賣顧天棋。

引得顧天棋也火了,仗著自己是目前執政的鎮系人馬,旋即也冷哼道:「老鐵,別怪兄弟我不客氣了。當時夏天民他們在追捕敵特份子,要搜查葉凡的車子也正常。」

「正常就好,你就去查吧,哼」鐵占雄一聲冷哼,掛了電話,乾脆不理顧天棋了。

鐵占雄,你丫的到公安部就翹皮了,不認得咱顧天棋了,什麼東西。顧天棋氣得差點甩了電話,想了想,乾脆電話打給了顧全將。顧全是顧家的掌舵人,也是特勤a組的副組長。

而且,還是顧天棋的親伯父,顧天棋想,你葉凡不就第八組一個副帥,伯父顧全還是a組的副組長,能量大多了。

其實說起來,顧天棋並不是純粹的『海派』鎮系人馬,而顧家自成一體,只是有跟附的意思,但又不是全部跟附,只是鎮系目前主政,面子大,實力強,顧家勢弱,也只能跟著分到一小杯羹。

而顧全一系又跟京城顧天龍那一系的京派不一樣。這個關係相當複雜,扯不清解還亂。

「大伯,駐德平野戰二師的馬天師長惹著葉凡了……」顧天棋把葉凡的事說了一遍。

電話那頭的顧全將聽了後半天沒吭聲,良久才哼道:「天棋娃子,你是不是不服氣?」顧全從來在私底下叫顧天棋『天棋娃子』,兩人關係很親。

「嗯,他不就是核心第八組一個小副帥,按級別,特勤第八組也不就一個軍級單位,跟我們水州第二集團軍同級別的,他一個副帥,憑什麼比我這個集團軍軍座還要威風?」顧天棋有些憤怒了。

「你是牛氣,堂堂的嶺南大軍區王牌第二集團軍軍長,手下兵丁五六萬,全是精兵強將。每年經費也充足,是軍區的寵兒。

不過,你這麼厲害的軍座為什麼只是配合核心第八組執行外圍任務的後勤組織。

這個,難道你還不明白嗎?你們第二集團軍整支部隊只是為核心第八組打雜的。」顧全根本上就是一幅教訓口吻,像錐子一樣戳得顧天棋那點傲氣差點全散了。

「那個,只是任務需要和分工不同罷了,並不能說明咱們第二集團沒用。就拿我軍總後勤部來說,還不是為全軍的後勤建設服務,那能說明總後勤地位就低啦,實際上,總後勤是全軍最富有的部門。任何一隻軍隊都得去巴結他們,這年月,有錢就是大爺。」顧天棋還有點不服埃

「混帳東西」顧全一聲大罵,那吼聲如雷,略顯蒼啞,倒是把電話那頭的顧天棋給嚇了一跳,趕緊說道:「大伯,別生氣,氣壞了身子不值。」

「不氣,你小子說這混帳話老子不氣能行嗎?知道不知道,葉凡現在已經是總參軍務部的副部長,新成立的軍務督察室副主任,大校軍銜,你見過一個歲就提大校的天才嗎?

再實話跟你說,鎮東海非常欣賞葉凡,簡直把他當寶了。告訴你一聲,前次去太平洋執行任務。

南福省省委常委、水州市委書記許萬山就是因為阻攔了葉凡的車子,他兒子許通不但被撞得半死,而他自己,卻是因此丟了帽子。

省軍區的曹正德不是也如此。上頭人之天怒,不是你們這些小蝦米所能杠得住的。

不要以為咱們顧家不錯了,又跟著了海派鎮系,又是的執政集團,但有一點你要明白,鎮東海是哪一系的,雖說不明朗,明面上他是立。

但明眼人都知道,鎮東海就是海派鎮系的頂層人物之一。你小子,別因為葉凡招來鎮系彈壓,咱們顧家惹不起這種人。葉凡,已經進入了海派鎮系眼,估計已經是他們秘密的重點培養對象之一。

雖說目前葉凡他自已估計還不曉得,但鎮東海對葉凡的器重,已經到了可以捋盡軍界下屬帽子也得留他的地步。

說具體點,鎮東海一句話,就能把你這好不容易上位的少將軍長打入十八層地獄,大伯我能有什麼辦法阻攔嗎?

好好想想,交待馬天,姿態放低,放得最低,即便是磕頭也得給辦理了。

還要給他說明白點,如果他不能讓葉凡滿意,以後咱們顧家,不想再見到他了,哼」顧全放下了電話,一臉的凝重。

老將軍擂了擂額頭嘆道:這殺星,不是你能惹得了的。他不光是海派的寵兒,而是整個國家的寵兒。特勤a組的頂樑柱子,不是任何人能去搞他的。

唉,誰搞他誰倒霉,偏偏此人能量大,有錢有人脈有能力,無一點大把柄給其它派系抓住,想拿他說事,還真難……

第二天快到午飯點時,葉凡正在跟規劃科的同志進行規劃交流時卻是接到了緊急電話。

「葉局長,馬上到地委食堂集。」電話里傳來一道女音道。

「您是?」葉凡不曉得對方是誰,所以問道。

「我是地委辦公室的姜春玲,剛接到通知,新任專員已經到了馬狗坡的地委樓。」姜春玲說著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