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專員親拍小葉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專員親拍小葉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專員親拍小葉肩

「新任專員,不知是誰來接替王朝的位置,想不到來得如此的快。」葉凡心裡想著,電話打到了賀海緯處,問道:「老賀,誰來當專員?」

「墨香市調過來的,叫盧塵天。我現在很忙,就這樣了。你快點過來就是了,地區重要局子一把手得全到常」賀海緯說著也掛了電話。

「盧塵天……」葉凡喃喃著這三個字,嘴差點合不攏了。盧塵天不是盧偉的小叔嗎?在墨香市就認識了。

想不到他居然殺到德平來了,不是聽說他會到省城水州任副來了德平。麻煩了,真的有些麻煩了。

葉凡心裡是亦喜亦憂,盧塵天的到來,將會重新改變德平格局。他難道能跟庄世誠和睦相處,那是絕不可能的。如果以後兩人爭鬥了起來,那自己夾在間,這夾心餅乾怎麼做……

葉凡心情複雜著直往地委辦公樓而去。

這次盧家還真是爭氣,盧明珠也小調了一個位置。由省委秘書長調到省委組織部任部長了,想不到盧塵天也調了一大級,看來盧家的勢力不校

到了地委食堂,早就坐滿了人。因為剛才姜春玲在通知人員時把葉凡這個新局長給忘了,所以,一直臨到最後才記起來通知他。

葉凡掃了一圈下來,也沒認識幾個人。隨便找了個位置剛想一屁股坐了下來。這時有人喊道:「葉局,坐這邊來。」

葉凡隨著聲音望去,原來是交通局的吳白開局長,一直用手拍著旁邊一個空位叫道。吳白開是老局長了,在德平門面廣,認識的人多,在他身邊早就圍著一圈子人了。

其實,能認識葉凡吳白開同志覺得心裡相當的慶幸。因為吳白開以前也是跟著王專員混的。

不過,去年葉凡去交通局搞款子,吳白開無意看到了葉凡故意彈飛出來的宋初傑名片。

所以,這廝誤認為葉凡跟宋初傑有親密關係,當時加上那條華特供,巧合巧合,使得吳局長下定了決心,給了葉凡6o萬修路款子。

正因為如此才惹得王朝專員火大了,立即就把吳白開排除在了自已的核心圈子外。不到一個月,見老吳同志死不悔改,王專員一咬牙,乾脆全面冷淡了吳白開。

吳白開也明白其道道。乾脆不跟著王朝了,一直跟葉凡搞好關係。

想不到前次的官員風波,吳白開倒是因此而逃過了一劫,王朝那一夥全倒了。

而當時吳白開也相當的害怕,一直求著葉凡去庄世誠處打點。葉凡見老吳同志也還算不錯,並且也沒什麼大辨子給人抓祝

也就拉出天牆公路的牌頭說是臨陣換帥不利於天牆公路的全面鋪開什麼的,庄世誠也就沒計較這些了。

因此,吳白開那位置倒是保了下來。要知道吳白開可是在聽說有人在地委會議上提出過要調整他的工作,所以,這廝打心眼裡感激葉凡,當時那冷汗也是出了一籮筐的。

「老吳,到得蠻早的嘛?」葉凡點了點頭走了過去。

「這位是?」吳白開身邊幾個局長不認識葉凡,覺得這小年輕的不知是什麼人,好像老吳對他相當客氣,甚至略顯恭敬。

這個就令得幾個局長心裡嘀咕開了,暗道這年輕人難道是什麼地方冒出的太子爺不成,或者說是他老爹有什麼來頭,是地委常委什麼的。這倒怪了,老吳掌管著交通局,平時很少拿正眼瞧人的。

「呵呵,你們不知道他,總知道天牆公路吧?」吳白開略顯得意,巡了幾個酒友一眼,拿擺了起來。

「天牆公路當然知道,不然,還混個球?」一個戴眼鏡的年人笑道。

「知道就好,此路就是這位葉局長以一人之力在省交通廳不同意立項基礎上跑通交通部的。而且,葉局長可是還得到過燕雲副總理親自接見。」吳白開當然能吹則吹,葉凡當然是微笑面對,給人一種神秘印象了。這種事,傻子也不會說破的。

「他就是葉凡,建設局新上任的局長,了不起啊葉局長,失敬了,我是國土局的孫伏筆,晚上我作東,一起去喝幾杯。」國土局的孫伏筆一臉的訝然,立即換上了滿面的笑容,而且,立即掏出了名片遞了過去。

「葉局長,地區檢察院的馬明宇,認識一下,交個朋友。」馬明宇伸出了手來。

……

「呵呵,失禮了,說句實話,德平我雖說來過不少次,不過,德平的朋友認識的倒真不多,謝謝,這是我電話,有空打電話。」葉凡笑著跟大家交換了名片。

這時,賀海緯剛好路過,拍了拍葉凡肩膀道:「葉局長,晚上可得請客,陞官了嘛,呵呵呵……」說完看都沒看幾個局長院長一眼,就走了。

賀海緯雖說僅有這輕輕的一拍,不過,倒是一下子吸引來了幾十個局長眼球。

眾官員紛紛猜測這毛都沒長全的年輕人是何方神聖,地委的賀副書記好像跟他很親熱。而不遠處的公安局長林天等人也看見了此幕,那臉,立即陰深了下來。

「葉局,跟賀書記關係相當好吧?」吳白開干聲笑著想探底子,孫伏筆等人自然盯著葉凡,想知道答案了。

「一般,一般般,呵呵……」葉凡自然玩神秘了,知道講出去沒人相信的。

鬼才相信關係『一般般』人家賀副書記會來拍你肩膀,不過,在場的都是老油子,也沒人蠢到去刨根問底了。當然,葉凡在他們心的份量一下子又加重了不少。

這時地區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張長水也擠了過來,旁邊一個局長挪了一下屁股,騰了一個位置給他坐了下來,此獠老遠就笑道:「葉局,你也在氨

「老吳給占的位置,聽說此地風水不錯的。」葉凡打趣著笑道。

「張局長,怎麼你也認識葉局?」檢察院檢察長馬明宇因為工作關係,經常會跟張長水打交道,所以點頭笑道。其實,這廝是想了解點葉凡的底細。

「呵呵,說起來你們可能也聽說過一點點。我跟老吳都是葉局的兵。」張長水這句話一塞出來,頓時,當然是震掉了幾對眼球。

「我說張局,吳局,還有這種事。葉局雖說在建設局任職,但好像也管不了你們吧?」地區廣電局局長蘭丁香是個女同志,雖說眼角已經有了幾線角尾紋,但保養得很好,臉蛋看上去還是像二十的姑娘一般的潤滑,所以,風韻猶存,那嘴淺淺的一笑,倒也有些迷人。

「呵呵,蘭大妹子,這個你就不懂了。葉局還有個身份,天牆公路副總指揮,我們都是他這個組的組員。

所以,說是他的兵完全正確。要知道不光是我們,就是剛才走過的賀書記,也只混了個副組長。

而葉局,才是正組長,在天牆公路指揮部里,葉局長還是指揮部黨委常委之一,當初的王專員也是庄書記那個組的副組長,連個常委都沒撈到。

指揮部里可就不得了,打頭的是齊書記,像秦省長只能掛個常務副總指揮名頭。

還有省政府辦的……呵呵呵……」吳白開得意不已,大肆吹噓了一通。

當然,也不排除給葉凡造勢的用心。老吳的心思葉凡自然明白,抬高葉凡相當於抬高自己嘛這就叫水漲船高。

自然,有幾個局長那是再以難掩一臉的訝然了。深深地把葉凡的臉型記在了腦子裡,已經把葉凡划入了可以結交的行列。

就在這時候,食堂里突然響起了排山倒海掌聲。原來是庄書記陪同省委組織部的的常務副部長劉明山走了進來。旁邊就是一臉微笑著的盧塵天專員。

葉凡當然也站了起來拍了手掌。

當走過葉凡身邊時,詭異的事又生了。

盧塵天突然停住了腳步,伸手拍了拍葉凡肩膀,爽朗的笑道:「小葉也在啊,想不到咱們又湊在一起了,哈哈哈……」那聲音,相當的響亮,有打廣告嫌疑。

如果是其他的官員能得到新來的盧專員如此親切的被拍肩膀肯定得狂了,那多榮幸。

不過對葉凡同志來那,那臉是相當精彩的。當然不是陽光燦爛,而是苦澀著。

這廝硬是擠出的笑好像比哭還難看。心裡自然在暗暗叫苦,因為,他現庄世誠那一絲不悅從眼神一閃而逝了,其它人難以現,不過,葉凡有鷹眼。

「,早知道就躲在某個偏僻角落還好,人怕出名豬怕壯,這下子估計得在庄書記心裡頭落下個疙瘩。」葉凡後悔得直想去撞牆。

而且葉凡也在暗暗思忖著盧塵天這一拍的意思了。不會是他故意的吧,盧塵天剛到德平,人生地不熟的,咋一見到葉凡。

而且,葉凡的所作所為估計盧塵天也在關注著,說不準就打定了從葉凡身上下手的主意。要知道,在年青一輩人,葉凡的大名可是遠揚的。

如果說盧塵天純粹是為了表示親熱,那絕不可能。

不過,對於食堂里的官員來說,只能是大嘆這小子好運了。已經有好些局長主任的在暗暗打聽葉凡的大名了。

「噢盧專員認識這小夥子?」這時,一旁的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劉明山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