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三章人格就是狗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人格就是狗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人格就是狗屁

「呵呵,劉部長,別看這小夥子年齡小,早就大名遠揚了。當初省報稱之為億元鎮長,咱們德平天牆公路項目,就是小葉同志全力跑到手的。聽說,在交通部爭取項目時,燕雲副總理親自接見了他。」盧塵天這一席話下來,大廳頓時響起了一片驚嘆聲。

當然,不凡有拍馬者故意為之,這個,當然就是配合新來的專員節拍了。

「嗯,小葉同志不光是這些。在天牆公路指揮部,我是其一名副總指揮,而小葉同志也是副總指揮,呵呵,在裡面,我跟他同箋是同事了,你們可能不曉得,當初省委郭書記到麻川的貝葉谷私訪,小葉同志厲害啊,叫人家郭書記老頭子,哈哈哈……」庄世誠那話一出口。

有幾個同志沒忍住,『隘地一聲就叫了出來。

「看來小葉同志膽大包天啊,哈哈哈……」劉明山也笑了,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我記起來了,當初好像有個叫葉凡的在省委黨校跨世紀英才班學習,還是當時的宋部長親自點他為班長的。難道就是這位小葉同志?」

「呵呵,當時宋部長估計是看我小,所以就點了。」葉凡自謙著笑道。

「嗯,年輕人,好好乾」劉明山拍了拍葉凡肩膀,才挪步向前台走去。

自然,那幾百雙羨慕、妒嫉滿帶酸味的眼神差點把小葉同志給直接滅殺在了地委食堂里。

當這廝小心地坐下來時,才知道身上已經汗涔涔的了。

暗道,老子怎麼感覺到了一片殺機。

晚上的時候倒是意外地接到了賀海緯電話,說是粟一宵想見自己,葉凡在驚訝莫名的同時,也到了紀委。

曾經在德平風雲一時的粟一宵同志好像一下子衰老了許多,三十歲的人看上去像四十歲一般。鬍子也沒刮,頭也有些亂毛,估計心裡毛燥著,無瑕顧及這些了。

「想說什麼粟書記?」葉凡等審訊的人都走後,輕輕關上門,遞了一隻煙過去,說道。

「我要求換個房間,這裡面肯定有監視器,我不放心。」粟一宵警覺性還是相當高的,拿眼巡了一下周遭。

「那你需要到什麼地方才肯跟我說。」葉凡問道。

「到你的住處怎麼樣?」粟一宵抬起了頭,恢復了一絲精力。

「我問問他們,要知道這事我也作不了主,稍等。」葉凡走出去給賀海緯商量了一下,賀海緯同意了,不過,老賀交待,千萬得注意,別讓粟一宵逃脫了或者自殺,那就麻煩了。

葉凡笑道:「老賀,還不相信我的身手,粟一宵,他想死都難,想逃,那是絕不可能的,呵呵。」

葉凡一臉的自信,賀海緯倒是知道這廝的一些底子,最後一咬牙,點頭了。

不久,進到了葉凡住的建設局新建大樓的4o號套房,紀委和公安的同志都在門外緊守著,窗戶也給關上了,賀海緯跟方鐵點了點頭出去了。

「你能幫我,葉老弟?」粟一宵巡了周遭一眼,感覺相當滿意,一出口倒真有些雷人。

「幫你,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盯著粟一宵,「你說說我幫你的理由。」

「我知道你跟賀書記關係很鐵,跟你講實話吧,我跟柳眉芳的事根本就不是她嘴裡叫的。」粟一宵撇了撇嘴唇,一臉憤慨,說道。

「那到底怎麼回事,老粟,相信我的話就直白地說,我這人性子較直,不喜歡繞彎子,煩人」葉凡說道,盯著粟一宵,「前次我幫了你,相信你知道我的為人了。

如果真要害你,前次就夠你臭遍德平的。想想,當時如果被那些軍官抓到野戰二師,估計即便是你有著省里的靠山,也未必能敲開野戰二師的大營,那裡是神聖的軍隊,不是地方政府。

再說,因為前次的事昨天晚上野戰二師的馬師長帶了一伙人來,差點把我給抓到了水州的藍月灣基地軍事法庭上受審,幸好我有個朋友也有些小能量,不然,估計老粟你現在也看不到我了。」

葉凡下了重葯。

「抓你,為什麼?」粟一宵一臉的驚詫。

「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你那點破事兒。他們說是正在抓捕敵特份子,你老粟什麼時候成了敵特份子,不就找了個軍嫂當拼頭。

當然是他們編來陷害我的。這倒好,你老粟快活了,老子差點玩到軍事法庭上去了。

那個地方,相信你老粟也曉得其厲害之處了,估計比紀委可怕得多。」葉凡沒好氣哼道,斜瞥了粟一宵一眼,一臉的憤慨。

「沒事就好,唉……謝謝你了,差點連累了你。」粟一宵嘆了口氣,摸了一下頭,瞄了葉凡一眼,「我跟柳眉芳是有些姦情,不過,當初我也是被這娘們害的。那天咱們倆不是去了蟠桃影視山莊視查,看到那個牛阿爹對你如此的好,說句實話,我心裡不滿。」

「不是不滿,是你老小子心裡妒嫉著。你以為啥事不幹就能贏得老百姓信任了嗎,那是作夢。這麻川的天下,有九成都是我葉凡打下來的。其多少辛酸,你哪能體會得到。就拿你來說,有個好親戚喬秘書長,什麼事他幫你擺平,可我呢,全得靠自己。祖上八竿子也找不出一個鎮長來。」葉凡冷聲哼道,倒是直言不晦了。

「我舅舅你也知道。」粟一宵眼驚詫一閃而逝,「當時回到麻川縣城關后,我心裡有氣,就找酒火了。其實也沒喝多少,就我的酒量,一瓶白乾絕對沒問題,那天就喝了半瓶,居然大醉了。結果是柳眉芳扶回去的。在一個偏僻的草地里我想吐,這一吐就吐出事來了。迷迷糊糊地就把柳眉芳給辦了。」

「倒挺風流的,月光、星光,草地上一對野鴛鴦,顛鸞倒鳳的好不快哉,哼」葉凡差點笑出聲來,想到自己跟梅盼兒好像也是在這種場合差點玩了鴛鴦戲水。

還有在大三輪上就地辦了方倪妹,所以,心裡自然產生了同感,有些原諒粟一宵了,風流不是病,這是男人的通玻

「嗯,我當時醒了后就覺有些奇怪,結果一追問,柳眉芳咬牙不鬆口。

從此我倆個就好上了,不過,柳眉芳的確有些手段,在跟男人搞那個時特別的厲害,而且,能讓爺們舒暢,我也就沉了下去。

結果,她要挾說是想當縣長,我也應該了,說是把你拉下台後想辦法幫她上去。這個,當時也是蒙人的,我哪有那能量推人坐上縣長位置。

不久,我舅舅坐上了省委秘書長寶座,我才有了信心。以為這德平都快成我的天下了。

唉,誰知陰溝里翻了船,方鴻國一上任,柳眉芳估計是受到強烈刺激,有些瘋狂了。

才耍出了那天縣長上任時的那一出慘戲來。我相信你,所以求你。只要你幫我擺平了這件事,以後,我老粟跟著你混了怎樣樣?」粟一宵說完后,雙眼露著希冀之光。

「跟我混,呵呵。」葉凡笑了。

「你不相信我?」粟一宵盯著葉凡問道。

「那你用什麼來搏得我的信任,別跟我玩誓天打雷劈那小把戲,這年頭,誓言如狗屁,有時連狗屁都不如。也別說拿你粟一宵的人格什麼的擔保,那個更不可信,再說,你粟一宵人格值幾個錢,這年頭有幾個人的人格能令人相信。」葉凡哼道,瞅著粟一宵,不掏點東西出來想叫自己幫他,那是絕不可能的。

「我想想……」粟一宵賣力地抽著煙,一支接一支,葉凡半盒華香煙都快成空盒子了。屋子裡當然煙雲燎繞,粟一宵在進行激烈的思想鬥爭。

「葉兄弟,想不想知道林天的一些事?」粟一宵把煙蒂狠狠地一掐,說道。

「你是說地區公安局長林天?」葉凡頓時來了興趣,一直想抓林天的把柄而無果,想不到粟一宵居然有。

「是的。」粟一宵點了點頭。

「你說,如果有價值的話我可以考慮。」葉凡說道,很是認真樣子。

「林天養了兩個拼頭,外號叫大喬小喬,是一對雙胞胎。楓葉娛樂城就是雙喬開的,只是,雙喬姐妹哪有錢?聽說當初投資就花去了oo多萬。實際上還不止這個數,楓葉娛樂城那高檔裝修,加上主樓,沒有個三四百萬絕不會下來的。」粟一宵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望著葉凡。

「你是想說那4oo萬都是林天給的?」葉凡輕輕的磕了下煙灰,問道。

「絕對的。」粟一宵肯定地點了點頭。

「你怎麼知道這些?手頭上應該有證據吧,沒有證據,道聽途說的可是沒什麼大用的。」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楓葉娛樂城的法人是大喬小喬兩姐妹,但管理娛樂城的卻是她們的表哥,叫肖寒。肖寒跟咱們縣交通局長王漢關係很鐵,有一次喝醉后肖寒無意說漏了嘴。說林天才是幕後大老闆。」粟一宵說道。

「那4oo萬從什麼地方來的?」葉凡問道。

「要說起那4oo萬的來處,大喬小喬肯定知道,就連肖寒也曉得一些。聽說還跟咱們縣金桃鄉的桃子種植有關係。」粟一宵剛講到這裡,葉凡是再也難以保持平靜,失聲問道:「跟桃樹有關係,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