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四章拱翻公安部副部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拱翻公安部副部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初種桃樹其實只是個幌子」其目的不在此。明面上是麻川縣的韋不理在搞這些」地區有關係的人就是查副專員了。而實際上真正搞桃樹的幕後老闆是林天。」粟一宵一臉凝重,說道。

「林天作為地區公安局局長「他種桃樹榦什麼。何況,他也只是一個小局長」怎麼支使得動查副專員。雖說查計鋼沒入常,但人家好歹是除常委外的第一副專員。」葉凡很是不解地搖了搖頭。

「呵呵,林天的份量當然不夠」是他身後人。」粟一宵笑道。

「身後人」林天的身後人到底是誰?」葉凡眉頭一皺」問道。

「他們都說林天的身後人是省里的高官」只有我知道」林天的身後人就是公安部副部長林天民,他是林天的小叔,親小叔。」粟一宵略顯自得」瞥了葉凡一眼」「林天民在公安部副職裡面排名較靠前」聽說就排在常務副部長後面」今年很有可能坐上常務副部長位置了。」

「難怪了。」葉凡頗有些感嘆,搖了搖頭」想不到林天的身後人來頭如此的強悍」真是不可思議。難怪這廝連莊世誠這個書記都沒怎麼放眼」原來如此。

「不過,這個跟種桃樹也沒什麼關係吧?還有那4oo萬。」葉凡還是不理解粟一宵到底想講什麼。

「這個我也不怎麼清楚」聽說當初種桃樹真是個幌子。其真正的目的是種上桃樹,後來不是ua開了,當時查副專員不是帶了一伙人來拍拍打打。說是拍電影」圈出了一大片地來,還搭了簡易棚子,說是影棚嚴禁外人進入。你知道他們在幹什麼?」粟一宵一臉神秘。

「難道在干違法的勾當?」葉凡問道」若有所思。

「老弟聰明」一點就透。沒錯,他們在挖古墓,聽說挖出了許多古董,賣了接近三千萬,全給他們一夥分了。」粟一宵此話一出。」葉凡真是差點震掉了下巴。

「林天的小叔有沒參紅……葉凡臉色難看了起來。

「肯定有,他就是幕後真正的大老闆林天也只是一個跑腿的。這夥人,太猖狂了,簡直可以說是膽大包天。

其實」最核心的幾個人查副專員肯定有份韋不理有沒份頭我不曉得」也許韋不理只是被利用了。

不過」聽說這事還跟前任江縣長有關了」粟一宵再次爆出一熱門來」葉凡一臉訝然了,問道:「難道江縣長不是上吊自殺,而是被謀殺的。」

「有可能」當初江家鬧到公安部公安部不是組成了調查組下來,而這個調查組的組長就是林天民副部長擔任的。

林天民自己下來查自己乾的事,哪能查出什麼來」掩耳盜鈴罷了。當然,我跟你老弟談這些,有的也只是一些猜測。

如果真要挖出大魚」還得動大刀子才行。我知道賀書記剛上任」坐上省紀委副書記寶座屁股還不穩。

不拿出一點政績來人家不服」所以,才跟你老弟談這些。不過,這事我不想沾手,你就當是聽一個故事就行了。

要查的話也是你們的事別把我卷進去,如果真要問我,我會說什麼都不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葉老弟了你也別說我粟一宵膽小怕事,這事太大了快破天了」不是我粟一宵所能扛的。」粟一宵臉色難看。

「行」這事我就當是聽故事」至於查不查這個跟我也沒關係。你也保密」法不傳六耳。」葉凡慎重地點了點頭」「還有」你的事我會找賀書記,想辦法擺平這事。」

「謝謝老弟了」我這爛事,我舅舅雖說在暗地裡打點,可不好出手。唉……老子倒霉透了」這輩子估計都是個污點。如果老弟真能把這事蓋過去,不影響我經后展「以後」你葉老弟我粟一宵把你當真朋友,真兄弟。老弟需要幫什麼,打個招呼就行了。」粟一宵有些激動了。

「好」你這個朋友,我交了。」葉凡點了點頭」送走粟一宵后,賀海緯進來了」當聽說了此事後那瞳孔立即睜得老大」比葉凡剛才的震驚還要大。

「老弟,從什麼地方下手?」轉瞬眼賀海緯冷靜下來」問道。

「先從桃林開始」去看看是否真有挖過的痕。不過,這事很難辦,估計種桃的人裡面有林天的探子,我們一動手」人家早就現了,反而打草驚蛇了。」葉凡搖了搖頭」一時也沒想到好辦法。

「是不好辦」不挖一挖又不能證實此事。要挖就得搞個噱頭出來掩飾才行」那塊地盤林天肯定很敏感的。牽一而動全身,林天的神經啊1賀海緯皺了皺眉」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找梅盼兒幫忙」確定地點后乾脆在那地盤上蓋座樓,她們不正搞影視山莊嗎?多一座樓正常。只要挖下去,肯定能挖出點什麼來。

」葉凡說道。

「嗯,估計林天會阻攔在那墓上建樓的,如果他真出手阻攔,咱們不用挖就知道此事屬實了。好計。」賀海緯眉毛舒展開了。此事如果真能查出來」那將是賀海緯上任省紀委副書記來第一樁大案,也是一筆了不起的政績。

「還有」大喬小喬給盯緊點,特別是她們表哥肖寒,此人大有用處。我看地區紀委的同志都不保險。乾脆從省廳直接調人下來,或者叫國安的同志協助。」葉凡說道。

「嗯,這事我跟鐵托書記商量一下。」賀海緯說道。

葉凡一個電話打到了鐵占雄那裡」笑道:「鐵哥」最近小日子過得舒坦吧」呵呵。」

「舒坦個屁,老子在幾個副部裡面排在最尾巴」根本就沒有言權。部里最苦最累最倒霉的話計全擱老子頭上了。天天忙得屁股不沾地,他們那群老傢伙倒是悠閑,閑得都快感冒了。」鐵占雄不由得破口罵道」看來在公安部過得並不咋的。

「鐵哥,部里肯定沒有你以前在獵豹時爽勁的,那個時候你是一把手,一言九鼎慣了,現在猛不丁頭上多出幾個婆婆來」當然不痛快了。算啦,時間長了就習慣了。」葉凡安慰道,旋即問道「「鐵哥,你們公安部是不是有個叫林天民的?」

「嗯,除了副書記和常務副部長,就數他最牛了。老子昨天在部委會上還跟他頂了嘴」愣是被這老傢伙仗著人老、資格老批評了一晉,差點氣壞老子了。此人仗著政法委員會裡有個副書記撐腰,平時看人都是斜眼看著的。媽的,就是長了一對狗眼。」鐵占雄憤憤然」哼道。

「呵呵」想不想整倒他?」葉凡干聲笑道。

「整倒他」老子還想踹死他。」鐵占雄隨口哼道」轉爾」一臉訝然了,問道」「老弟」你這話什麼意思?」

「嘿嘿,沒什麼意思」就是哥你想不想整倒他取而代之。」葉凡又是一陣子乾笑。

笑得鐵占雄心裡痒痒的,吼道:「快說」怎麼整。不過,想取而代之是不可能的」不過,他倒了老子排位會上一級倒是真的。這部里,幹什麼都講究個論資排輩。只有上位的人走了」你才能跟進一步。後面補了一新副部長下來,老子倒是可以踩踩他了,呵呵…………」鐵占雄也是乾笑不已。

「惡性循環氨一個踩一個,鐵哥」你的心咋的那般邪惡?」葉凡笑道。

「這世道不邪點能行了嗎?好人早死」壞人活萬年,雖臭但也是名揚天下。」鐵長雄自有一番子歪論。

「好了」言歸正傳」我就說說林天民的事了……」葉凡把聽來的全倒了出來,那邊的鐵占雄也是半天沒吭聲」估計也是相當震驚的,在消化這驚天大事。

「媽的」整死他沒商量」整死他就等於幫了老子自己。老弟,你扎把勁,明天,我帶幾個人悄悄到德平來」就憑老子老鐵這手段」還查不出那龜孫子來。」鐵占雄喊聲如雷,震得葉凡耳膜嗡嗡直響。

「老鐵,你輕點不行。有你帶隊出馬,應該好辦。不過」得小心別走露風聲,林天民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絕對不是好對付之輩。就怕你帶人下來反倒不好。」葉凡說道。

「嗯」也是,我剛進部里」人脈不熟」鐵竿下屬更不知是誰。要不去獵妁借兵算啦,相信林天民再有本事,難道還能在獵豹里也插一杠子?」鐵占雄笑了。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呵呵,相信獵妁不會忘了你這個老人的,借幾個高手破案子應該不難。還有,省紀委你哥也可以派出一些精兵強將來,咱們聯手拱翻林天民,公安部老牌副部長又咋的,惹了咱們兄弟,照樣子拱翻他沒得商量。」葉凡口氣相當的大,鐵占雄並無一點認為葉凡是在吹牛。

「你小子」設套是不是?要去獵妁借兵還用說話嗎」想必我老鐵這張老臉馬副師長應該會給的。再說,你老弟一道命令就走了,何必再讓我去賣這張老臉子?前次聽說馬尚志惹著你了是不是?」鐵占雄乾笑道。

「那傢伙,相當的沖。張強一直暗示郭真奇是我推薦的,老馬不知收了顧天龍什麼好處」愣是不肯給郭真奇一個好位置。後來惹得我火大了,直接找上了鎮頭兒,估計老馬同志現在是恨上我了。我去」反而不好使。人家老馬一句話漏出來,咱們獵豹是搞軍事、國家安全的,你查案子關我鳥事,咱這臉可就不好看了,還是你鐵哥去較好。」葉凡乾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