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五章以水養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以水養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以水養魚

「你小子就貧嘴吧,你是副帥,在沒有正帥的時候,你老弟就是獵豹最大的指揮者了。馬尚志算個球毛,你一句話就能把他打入十八層地獄,信不信。」鐵占雄相當霸道地說道。

「呵呵,我有那般能量嗎?」葉凡乾笑,略顯自得啊

「你就顯擺吧,老子現在倒霉了,你小子春風得意了,唉,不能對,比比老子得跳樓了。」鐵占雄挖苦道。

轉道,葉凡把事給盧偉說了一遍,盧偉一拍腦袋在電話里喊道:「,我說怎麼回來,當初林天民是調查組組長,到麻川后敷衍了事,轉悠了兩圈子后就安排大家回去了。此案最後定性為江縣長自殺身亡。看來現在有點苗頭了。」

「偉仔,景陽林場的事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心情有些沉重。

「快見曙光了,估計下個禮拜應該有消息了。爭取在年底前拿下為伙人,娘的,簡單狗膽包天。其涉案的副廳級高官也有二個,魚陽縣倒沒什麼幹部參與進來。景陽林場馬副場長那一夥七八個人,就是團伙作案了。估計水州海關也有合伙人,從目前掌握的情況看,鄭場長好像不知情。」盧偉慎重說道。

「副廳級高官,不管是誰,偉仔,你給我拿下,,擺不平時找我,哼」有關葉若夢父親的死,葉凡是噴了真火。

「曉得,敢害死咱們乾爹,絕不會手軟的,大不了找我姑姑出馬。」盧偉也是狠了。

「嗯」放下電話后,葉凡心情相當的沉重。

深夜,盧塵天突然來了電話,叫葉凡到留香閣去。

「唉,怕什麼來什麼。」葉凡嘆了口氣,開車直奔留香閣。盧塵天到任接替王專員位置,剛開始顧忌到根基不穩,估計還能跟庄世誠較好相處,時間一長,專員、書記哪能尿到一壺去?

盧塵天也不是個甘願受擺布的主,庄世誠更不願意看到以前王朝掌權的舊場景出現。

兩巨頭漸漸擦出煙火來是早晚的事。而作為葉凡,夾在間那就難做人了。

幫盧塵天吧,有些愧對庄世誠對自己的照顧。傾心幫庄世誠吧,盧家對自己也的確不錯,更糟糕的就是盧偉是自己的好兄弟。葉凡絕不願失去這位好兄弟的。

想兩頭討好,那是不可能的,有時涉及利益衝突,魚與熊掌不可能二者皆得的。此刻的葉凡,只能是打算著走一步看一步算了。

實在不行乾脆離開德平這個是非之地,不過,葉凡有些捨不得。自己辛苦打下的基礎,一走,到一個新地方,又得重新開始。

而且,庄世誠隱晦地表了態,叫葉凡到建設局只是一個過渡時,等明年羅州市老書記一退,葉凡很有可能坐上市委書記寶座。

這個,也是葉凡相當嚮往的事。畢竟,一個官員,能坐上市委書記寶座,也是一番經歷,對於經后提拔都有好處的。

盧塵天正喝著茶,包廂里就他一個人。

「坐吧小葉。」

「嗯,專員,這麼晚了,不知有什麼事,呵呵。」葉凡干聲笑著,知道他跟盧偉的關係,反正也挑明了,所以,人還是較隨便的。

「不歡迎我來是不是?找你喝杯茶都不行,小子,官沒多大,架子不小啊是不是一年不見,人變生份了?」盧塵天沒好氣,哼道。

「不是,盧叔,最近在搞大禹村的改造,太忙了,又跑武當山去請來了張道林大師。」葉凡解釋著笑道。

「大禹村,說來聽聽。聽說這是目前地區最重要的改建工程之一,庄書記已經把此項工程有關的全部材料轉給我了。

並且也談了一些個人看法,你小子野心不小啊,張口就是要權。還想搞個聯合建設組,是不是連公安、國土、稅務這些局子都給囊括了進去。

如果真能成的話,那可是一個副專員的職責範圍了。」盧塵天看似嚴肅,實則輕鬆。透顯的就是一股子親切。

「我只是建議一下,大方針你們領導決定。而且,這個組長也未必由我來作,你們可以安排個副專員來搞的。再說,搞個臨時頭的建設組,有利於大禹村改造。

要知道,大禹村太臟太亂了,光憑我們建設局,不可能能拿下的。還有,最主要的就是錢的問題。

搞建設哪點不需要錢,一條路搞出來就是幾百萬,拆掉一座破房子,再建一座新樓,不得幾十甚至上百萬。

大禹村的地盤方圓有四五里之大,月女湖可是最臭的地方,就那個已成垃圾的湖根本就是一個大垃圾坑,想整治過來,沒有個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估計沒戲。

當然,光憑咱們德平財政局那點錢也是不現實的,怎麼樣以水養魚才是最重要的,或者可以說是借雞下蛋也行。」葉凡搖了搖頭,也感覺頭痛得很。

「以水養魚,提得很好。我了解過德平現狀,對於大禹村改建方面地區不可能出多少錢支援你們。

能給你一千萬頂天了,這一千萬,說起來很大一個數字,但投入大禹村建設,估計連泡都不會冒一個,就拿你講的拓寬建設新路來說,大禹村的道路建設肯定得走在建設之前。

規劃一完工,就是拆遷、補償、道路施工,水、電等基本建設先行了。不然,沒水沒電還怎麼搞建設。

你有什麼好的想法,或者說是思路,你大膽提。如果行署能採納,基本上到地委常委會上過一遍就是了。

得抓緊啊,在年底前把規劃方案搞出來,這才是工作的重點。規劃只是一個骨架,一些思路,想法才是血肉。空有骨架是沒有用的。

只有好的血肉才能豐滿大禹村這個身子。這些血肉,就是借雞下蛋的好法子了。地區現狀你清楚,你得多開動腦筋。

多藉助外來經濟來共同改造開大禹村。要揚我黨的南泥灣開荒精神,你現在應該把自己定位為一個拓荒者的境地。」盧塵天也頗為欣賞,「小葉,才一年多不見,你成熟多了。這就是進步,呵呵。」

「借雞下蛋的法子倒是有了,只是能不能招來金雞就有些難度了。大禹村有個罕見的現象,整個大禹村由八個小村組成的。八個村的村民很是奇特。」葉凡笑道。

「村名奇特,說來聽聽。」盧塵天好像來了興趣,半眯上了雙眼。

「八個大村分別叫乾天、坤地、長震、坎、艮少、巽女、離陽、兌長。盧叔,你想到什麼沒有,呵呵。」葉凡笑了,笑得詭異。

「乾天,坤地……」盧塵天嘴裡念叨著,斜了葉凡一眼,笑道,「不就是咱們華夏的八卦八個方位嗎?」

「對了,沒錯。前段時間經過詳細考察,現大禹村的地貌好像暗合八卦成虎之狀。

我特地到武當山請到了國內著名的堪輿術大師張道林來查探過風水,張大師很是欣賞咱們的大禹村。

說是住人、賺錢的好地方。我還叫大師給畫了張圖,而我們建設局搞的規劃方案就是以此圖為最基礎點豐腴起來的。」葉凡有些意氣風樣子,笑道。

「你是想借張大師威名來忽悠那些商家,好像不錯,這個點子很有新意。

不管國內還是國外的一些大商人,他們都十分的信奉風水一說。國外許多公司甚至把自己信奉的某位神爺供在公司裡面。無非就是一個精神感召力求個心安罷了。

所以,有張大師出馬,那就是一個榜樣的號召力。」盧塵天斜瞄了葉凡一眼,暗自欣賞,「不過,你能請得動張大師,估計頗花了一番心思吧。聽說咱們國家財政部的大門就是張大師給稍微挪了一下的。相信有張大師的證詞,商人們應該不會再懷疑什麼了。」

「唉,是相當的難,我一去,為了接交上大師,就在透月觀砸下了一萬塊的香火錢,才引動了張觀來,最後通過他接交上的張大師。不過,張大師很難請,聽說他有個女兒病了,我答應給他治治,不然,他怎麼肯到德平來。我是用私活才換得了他的出面,盧叔,我這樣的黨員不多見了吧,只求奉獻,不索回報。呵呵。」葉凡乾笑。知道盧塵天也知道自己會治點小草藥術,所以,也沒隱瞞。

「只求奉獻,你小子是那樣的人嗎?還不是為了頭上那頂帽子能更高一些。」盧塵天一語就戳穿了某人的假面具,弄得這廝有些訕訕然。

「你準備一下,明天地委行署要開會,你準備好資料到場陳述你的想法。還有小葉,我剛到德平,對於地委里一些情況,關係都不熟,你給我講講。」

來了,這才是盧塵天叫我來的主題吧,葉凡心裡暗嘆一聲,只好說道:「盧叔,我只是一個小局長,地委常委層面的事我哪有那般厲害接粹只是一個層次問題,你問我,我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聽來的全是小道消息,不可信,搞不好講錯了誤導了你就更麻煩了。」

葉凡自然是在和著稀泥想矇混過關了,不過,盧塵天可不笨,那臉一板,哼道:「你小子,別跟我打馬虎眼想蒙我。那個賀海緯副他跟你關係很好。你雖說還不能接觸到地委層面,但賀海緯肯定曉得其一些內幕,你難道一點都沒聽說過。還是心有所顧忌而不願意講。如果把盧叔當外人,那你就不用嗦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