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六章齊叔支持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齊叔支持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齊叔支持你

「這個,那我就講一些小道消息,你千萬別當真。在德平地委裡面,以前的王專員很強勢,聽說都是因為老書記給慣的。

庄書記到了德平,現在已經穩定住了局勢。賀書記跟我的關係說起來早在魚陽時咱們倆就認識了,而且相當要好。

也算是一肝膽朋友了,庄書記那頭還是我介紹給他認識的。」葉凡這話講出去,盧塵天哪有不懂之理,那不明擺著賀海緯是靠著庄書記的,所以,那臉有些陰沉,自然不好看了。

而葉凡為什麼要告訴他,遲講不如早講。他就怕盧塵天想通過自己去拉扯賀海緯。還不如早點把賀庄關係透露出來,也絕了盧塵天的一些其它想法。

「嗯,繼續。」盧塵天轉瞬就平靜了,說道。

「其他的好像聽說孫國棟副書記也有一些相想法,以前王專員在時,德平地委是四分天下。

庄書記成一派,王專員跟雷副書記有時聯手有時對立,但一般來說都是聯手較多。

孫國棟那個時候是副書記兼組織部長,他倒是自成一派。這次王專員和雷副書記都倒了,孫國棟升到了黨群書記寶座上,估計心裡的想法會更大一些……」葉凡隱晦地講了一些。

至於說溫信年,鄭志明這兩個庄世誠的鐵竿,葉凡沒透露。也算對得起庄世誠和盧塵天了,做人,總得有個尺度,守候承信,相信開過幾次常委會後,盧塵天應該能看出一些苗頭了。

「唐麗枝這個人怎麼樣?」盧塵天突然問道。

「這個女人不好說,以前好像一直跟著王朝的,不過,王朝等一大批王系的官員全倒霉了,她居然屁事沒有。這女人,估計也有著相當的背景的。如果盧叔想做些什麼,這女人倒是一個可以接洽的對象,呵呵。」葉凡笑道。

「孫國棟在地委常委裡面有同盟吧?」盧塵天點了點頭,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以前好像孫國棟一個人在單幹,現在有沒同盟,這個我不清楚。」葉凡的確不清楚。

「常務副專員趙車城呢?」盧塵天最關心的就是此人了,因為盧塵天是專員,常務副專員對他的影響相當的大,不然,政府工作那頭就不好開展了。

估計德平地委行署幾個副專員跟趙車城相當好的應該有。

「這個人我也看不透,好像一會兒偏向王朝,一會兒又單幹。有時聽說又會跟當時的雷副書記聯手分到一杯羹。不過,聽說此人跟周美森副專員相當的要好。

時下德平地委常委裡面還空缺著秘書長和政法委書記兩個位置。聽說省里給了德平本地幹部一個名額,也就是說兩個位置有一個是由德平本地幹部提拔上去的。

周美森和唐千石當時正在競爭這兩個位置。不過,唐千石前次設計陷害我,現在還在紀委接受調查,估計沒戲,提前出局了。

那周美森進去的可能性相當的大。不過,有的事在沒敲定前都難說,還有幾個副專員都有可能入常的。」

「小葉,不是兩個,是三個位置要換人了。軍分區的鳳司令已經調走了。」盧塵天微笑道。

「調走啦?誰來接任?」葉凡隨口問道,反正也沒放心上。軍分區司令雖說是地委常委,但一般的司令都不管事。偶爾開常委會來都是舉舉手,投投棄權票,很少干涉地方人事等方面的。

「省軍區下來的曹正德。」盧塵天說道。

「曹正德,不是聽說他去年被處理過,犯了什麼大錯誤?」葉凡頓時那瞳孔睜得老大,想不到曹正德背後靠山如此的硬實,去年被處理了,今年又冒頭興風作浪了。

此人到德平來對葉凡來說並不是件好事,因為葉凡差點把他兒子曹鴻撞死了,聽說在醫院治療了一年,現在剛剛出院了。

如果曹正德到了德平,那曹鴻肯定會到德平興風作浪的,而且,針對自己很強。曹正德好歹也是地委常委,他如果要干涉一些針對自己的大事那真令人頭痛了。

「,打不死的蟑螂,你最好別惹我,不然,老子不介意再來一次。」葉凡瞬間下了決斷,那臉色,隱現紫青。

第二天早上,葉凡再次巡視了大禹村。

望著五六百米遠處,葉凡心裡尋思著,自然是打上了天牆公路的主意。

天牆公路從距離大禹村五六百米遠處而過,如果能把天牆公路再往大禹村這邊移近,或者乾脆就讓天牆公路從大禹村穿過,那帶來的利益將不可估量。

一來,天牆公路是一條寬達5米的好路。至少能讓大禹村少修一條街。

二來,車流量增多,讓過往的車子看到大禹村的變化,應該能帶來一定的商機。三來,物流的增快,也能帶來人脈的洗凈等諸多好處……

葉凡把這個想法在電話里跟齊振濤說了一遍。

齊振濤沉吟了一會兒,說道:「規劃設計方面是由交通廳的韋建明在負責,此人跟以前的朱省長關係密切。

從朱省長的態度看,是想推薦此人接替盧九一的廳長位置。而你們的方案要使得天牆公路在德平市區整個重心偏移近6oo米,一來,天牆公路在德平的建設肯定要重新考慮,會帶來一系列問題。

比如拆遷,賠償。最重的就是,估計天牆公路將因此而拉長二里左右。

這個長度對山村小路也許算不上什麼,但對寬達5,在德平城區內特別寬達o來米的天牆公路來說,一公里造價不會低於上千萬的。

因為,你們在城區內鋪設的可是全水泥路面,等級較高,混凝土較厚,如果從大禹村穿過,還得考慮管布點等等額外的負擔。

恐怕你難以說服指揮部的那些項目負責人的。當然,齊叔可以直接點頭硬性彈壓。

但是,剛才我不是跟你講過了,一來韋建明跟以前的朱省長關係曖昧。雖說朱省長提前退居二線,但咱們不能人走就砸石,會給人一種小人的感覺。

二來,韋建明最近因為規劃方案頻頻改動,估計其也有撈點什麼吧。

此人已經被我點名批評過幾次了,如果這次是我出面要改動,這個明擺著走後門。

加重天牆公路負擔的方案韋建明心裡會怎麼看。他不敢當面提出,不過,跟以前的朱省長嘮叨總是會的。

你齊叔我在天牆公路指揮部里職權是最大的,但責任也是最大的。不過,回到省里,你齊叔只能坐第四把交椅,上頭還有郭書記、顧副書記,個個都盯著你齊叔的。特別是現在省長還沒到位的情況下,省里關係有些微妙。

特別是朱省長,雖說到了政協,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那班底子還在的。

這次天牆公路他沒撈到什麼政績,心裡早就不滿了。前幾次省委再次討論天牆公路時朱省長已經隱晦地噴出幾次酸水了。

你想想,齊叔能不能再次出面以彈壓方式重改方案?政協的人監督起人來還是有幾斤幾量的。你叫他們干點實事,沒人會幹,但點評起什麼來那是頭頭是道。」齊振濤分析給了葉凡聽。

現在的齊振濤,已經漸漸的把葉凡當成能與他有資格談話的年青人了,而不是以前心裡認為的小輩,那個時候的齊振濤,都是以一種訓叱或教導的方式教育葉凡。

而自打葉凡在鳳家顯示的能量過後,齊振濤在心裡,已經有點潛意識的再次擺正了葉凡的位置。

自然是地位提高了,已經把葉凡當作一個相當有份量的合作夥伴在商量,用的是商量的口吻,而不是指示性質的。

「齊叔,如果我能拿下韋建明,讓天牆公路德平城區路段改動方案贏得大部分指揮部核心常委認可的話,你是否同意改動?」葉凡還是較謙虛的口吻,把齊振濤擺在前輩的位置上的。

「指揮部有七個常委,你跟庄世誠肯定會同意的,我是肯定支持你的,一下子就有三票了。

如果你能拿下負責搞規劃設計的韋建明,就等於獲得了四票。從硬性上說此方案已經可以在指揮部通過了。

不過,齊叔希望你能做到七個黨委有五個同意更好。以後即便是有某些人捅到省委去。

我也好擺出這是絕大多數班子成員集團決定的理由來搪塞,才不會顯得有些被動是不是?」齊振濤語氣親切,「你想想,剩下的三個黨委委員你還能拿下誰?」

「負責聯絡工作的省政府辦副主任張明堂肯定沒戲了,此人鐵定沒戲。

他是顧峰山的走狗,天牆公路,其實,自打一開始,就有點我跟顧家小輩顧俊飛交鋒的勢頭。

他前次在省廳阻止成功,不過被我從交通部自上而下打通了關節,心裡自然是憤怒得很。

張明堂,凡是我支持的,他都反對。齊叔從天牆公路開工來我的建議張明堂表的態度就知道了。我跟顧家的矛盾,估計是不可調和了。」葉凡嘆了口氣。

「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不過,顧家步步緊逼,對於你們小輩之間的爭鬥,他顧峰山這個長輩估計也插手了。

我聽說現任的麻川縣委書記粟一宵的到來就有顧峰山的影子。明擺著給你挑刺來摘桃子的。

不過,粟一宵聽說出事了,呵呵,倒是狠狠地甩了顧峰山一個耳刮子。」齊振濤突然笑了,轉爾哼道「當然,如果跟顧家的矛盾不可調和了,咱們也沒必要怕事。小葉,你已經長大了,你已經有一幫幫襯著你的哥們兄弟。男人不要輕易去招事,但事真的來了也沒必要怕事。顧家,如果真的跟你死頂的話,齊叔支持你,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