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打通各個關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打通各個關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齊振濤表了態度,葉凡心裡暗暗感ji,說道:「謝謝齊叔了,顧家我並不怕他們。真要死磕」咱這隻牛犢子也許還能挑死他這隻老虎。指揮部的另外兩個委員,一個是秦副省長,一個是肖銳鋒副廳長。以前我在魚陽時跟他也有過一點小交情。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我得到一個消息,好像是聽說肖銳鋒正在爭取公安廳常務副廳長位置。

前次我在水州落葉居生的一點小事」居然有肖銳鋒的影子在插手。此人,聽說跟顧家也走得較近。

當然,他也是為了利益。這個無可厚非。而秦省長跟他比,我覺得說服秦省長更重要。

秦省長都不同意,那這改動會令人質疑」所以,我打算說服秦省長。齊叔,關於秦副省長,你有沒聽到一些消息?」

「秦淮北,此人在副職裡面資格最老了。這次沒能入常,心裡自然窩火。他針對的目標就是喬志和了,呵呵」,」齊振濤不顯山不1u出就挑出了毛病來,給葉凡指明了一條可以使力借力的道。

「想整整喬志和,這個太難了。二來,我也不想無端的去得罪一個省委常委。」葉凡覺得此計不通。

「呵呵,秦淮北聽說跟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相當要好,聽說是老同學。」,齊振濤說完后就掛了電話,自然是讓葉凡自己去擺平了。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帶著搞規劃設計的同志重新核實了大禹村城區,如果天牆公路穿城而過,應該從何處穿過,穿過後有什麼影響,兩天兩夜」倒把方案重新改了過來。葉凡帶著方案到了地委」庄世誠和行署專員盧塵天處,以及常務副專員趙車城三人處各放了一份。

「呵呵,小葉」你終於找到了捷徑。」,庄世誠看過後先是笑著誇獎。

不過,庄世誠轉眼又問道:「天牆公路穿大禹村而過,征地拆遷、還有公路建好後車流量的增多」會不會給大禹村帶來交通上的隱患?」,「征地拆遷這個即便是不讓天牆公路穿過」咱們不是照樣子要建大禹村街道。

征地拆遷這一關都跑不掉」只是天牆公路穿村而過車流量肯定成n倍增長」交通隱患倒是一個問題。

不過,我想,只要交警的工作抓得好,咱們在主要交通要道設紅綠燈,又不是高公路,應該沒其它什麼問題。

如果害怕死人」害怕交通事故」即便是不讓天牆公路穿過,咱們自己建的街道不是照樣子會出車禍。

而且」將失去天牆公路物流帶來的巨大商機。我想,有了天牆公路這個招牌,商人在開安大禹村時也會現天牆公路這便宜的交通。好處絕對是巨大,就更不必說省下來的建設街道的錢了。

」葉凡說晃「嗯,你能考慮到這些,說明你的方案非常的成熟了。我同意。」庄世誠拿出筆來在方案上籤了字。

「不過,指揮部那邊有得你跑的了。」,庄世誠臉s凝重,知道天牆公路指揮部雖說常委們不多,但一個個都是有著派系支持,人際關係相當的複雜。嗯說服任何一個人都有相當難度的。

「這個只是我暫時的一些好的建議,能否通過指揮部黨委會還難說。不過不管怎麼樣,都得去跑跑。韋副廳長那一關就相當難過了。他是規劃組組長,肯定先得他同意才行。」,葉凡也是一臉的不好看」一說起指揮部心裡直犯嘀咕,「庄書記對此人了解嗎?」

「不怎麼清楚,以前雖說為了德平的交通建設我也到交通廳找過他。不過,此人相當的傲氣。對人是不冷不熱,即便我作為德平的書記,他也是那老脾氣。唉」交通廳的常務副廳級」級別跟我一樣」不過」是咱們要去求他。」庄世誠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育1行就行」不能行就算啦,儘力而為吧。」,盧塵天直接把方案拿到了行署辦公會上討論交流。

關於天牆公路穿大禹村而過的事,聽說幾個副專員也展開了ji烈的理論。比如管安全的副專員邱古就ji烈地提出了車流輛的增加會倒致交通事故頻等等。

官員們最怕出人命了,這安全工作是重之重,國家總書記也一直在強調安全,所以,一觸及安全這條紅線,各位官員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火燒身。

不過」最後還是以壓倒xing多數通過了」先德平大禹村土生土長的柳玉妹副專員立即站出來反對道:「邱專員,交通安全重要,這個,我們在坐的都清楚。

但大禹村的髒亂治安不佳就不重要了嗎?天牆公路能穿大禹村而過,而且聽說原本僅有占寬度的天牆公路穿大禹村而過的那一截寬度將達到o來米。

那將是一條什麼樣的敞寬大道。如果在街道兩旁設立防護帶,建上店面」就是一條頂級的新街」它的建成,對於大禹村來說,有著標誌xing的意義。

咱們不能因為交通故事前怕狼后怕虎的」咱們更不能因為怕承攬責任而不去做這項利國利民的大好事。

邱專員,安全工作方面是由你分管的,如果你真的擔心的話,那我請求組織上,請求盧專員把分管安全一項調整給我,有事我來承攬責任。」

柳玉妹為了大禹村建設」也是豁出去了。連責任都肯承攬過去,不過,邱古雖說有點害怕承攬責任,那也絕不可能把分管安全這項擁有大好油水的一塊工作讓給柳玉妹的。

雖說出大的安全事故時領導負有領導責任,但是大的事故又有幾個時候會生。一些小故事累及不到領導的。最主要的就是,其油水可是不少。

打叮,簡單比方,邱專員帶著一伙人到你的工廠檢查,說是你這裡安全不過關,你就得停業整頓。什麼時候整頓好了再說,實際上,你那紅包往邱專員手裡一送,再裝個樣子,基本上就過關了。

所以,邱專員是絕對不肯丟下這塊肥肉的。過後,其它幾個專員也談了些看法,最後,此方案在盧塵天的拍板下就過了。接下去的事就是葉凡的事了,走的時候」盧塵天拍著葉凡肩膀」說道:「小葉,拿下天牆公路,把它挪進大禹村,是大禹村騰飛的翅膀。不要怕事」不要怕經后的隱患,這些,都是小事。讓整個大禹村富起來才是咱們官員應該做的。前怕虎后怕狼的能幹成什麼事?」

「盧叔,這個,我是想拿下,就是怕此方案在指揮部難以通過。要知道,按我們的方案規劃,,天牆公路經過大禹村后先就得長出來2個多公里。

第二」這截路面要拓寬到5到8寬度雙向o車道」估計加上一旁的街道餘地可能達到o來米。

比原來設計的從其它較偏僻地路段經過的8米基礎上還得再加寬o米左右。這截特殊的路可不便宜,估計長出來的公里造價將達到二千多萬。

指揮部不通過,他們有正當理由。實則,天牆公路建設,咱們德平撈的好處已經夠多了,這個方案提出來,對於指揮部來說,的確有些過份了。

先規劃,組的韋副廳長那一關就難以通過。盧叔家在水州,不知跟韋建明副廳長是否打過交道?」葉凡又打起了盧塵天主意來。

「韋建明,此人相當傲氣。以前我在墨香市任常務副市長時分管交通」所以也經常路交通廳,熟悉倒是熟悉此人。只不過要談交情的話交情不大。這樣」你先跑跑,如果實在不行我再想些辦法。」盧塵天也想干出些成績,才能在德平立下根來。

爾後再考慮建立自己的小班底問題。這大禹村就是一個大手筆,一今天大的好機會。搞好了」這政績我盧塵天肯定佔大頭了。

「那好,我先跟韋副廳長接洽一下,實在說不動他盧叔可得借你的力量了」呵呵。」葉凡干聲笑道。

「你小子,事還沒去打點就想著我出馬。如果都像你這種下屬,我盧塵天還不得被活並累死。

說起來,你看我是專員,好像很威風,不過,你想想,我一天要管的事有多少。

光是簽字都簽得手麻,有時一天要接上幾百個電話。所以,能自己辦的事你自己去辦,別來煩我。領導,不喜歡平庸得天天來求自己出馬的下屬。」盧塵天沒好氣,哼道。

「嘿嘿,盧叔,這可不是小事,像這種事咱們德平可沒幾件。

作為下屬」去辦事,想辦法辦事那是下屬該做的。不過,有的事也得看能力而辦,就拿這事來說」我一個小局長去求人家正廳級幹部辦事,就過我的能力了。

所以,求盧叔出馬也是理所應當的。再說,現在大禹村明面上是我們建設局在出面,實際上指揮者卻是你盧叔。

以後有了功勞」還不是盧叔佔大頭,能留點油腥給咱就算不錯了。」葉凡一席歪論下來,盧塵天差點瞠目結舌了。

盯著葉凡看,直看得這廝心裡有點毛才說道:「好小子,事還沒開始就惦記上功勞政績了。是不走到時力成事後還得問你盧叔我要頂更重份量的官帽子什麼?」

「盧叔如果有的話我不介意去戴戴。」葉凡反正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既然盧塵天挑明了,乾脆自己也應承了下來,想提拔誰不想?也算對得起自己的一番奔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