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八章盧塵天露出了苗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盧塵天露出了苗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好,岩梟先生。」那名英俊的男子,伸出手來,對著蕭炎微笑道,笑容陰柔,看上去頗為真誠。

納蘭嫣然微愣,不知為何,對方的那種眼神讓得她心不自覺的有些顫動,輕甩了甩頭,剛想說點什麼,蕭炎卻是對著眾人拱了拱手,淡笑道:「抱歉了,在下還有事,便不陪諸位閑聊了,告辭。」

作為人老成精的納蘭桀,自然是能夠聽出蕭炎那含糊的意思,笑了笑,面上並未有著失望的情緒,笑眯眯的將談話從這個話題之上轉移了開去,轉而隨意的打聽著蕭炎的一些其他信息。

「嗯。」

「唉…這東西,不知是福是禍啊,如果老師在就好了,以他老人家的經驗,這些事,也不用我來瞎操心了…」低低的嘆息了一聲,蕭炎只得在心苦笑了一聲。

「想提前拉攏么…」抿著茶水,蕭炎在心微微搖了搖頭。

「嘿,柳翎小子,你不跟著你老師練習煉丹術,怎又跑過來了?」納蘭桀瞥著這名極其優秀的男子,心有些嘆息,柳翎是他這些年間見過幾乎是最優秀的青年,論起天賦與實力,與嫣然倒是極為相配的男子,而他也知道,自己那極為高傲的孫女,對這位在同齡出類拔萃的青年,或許也是有著一點好感,雖然這絲好感還遠遠談不上什麼感情,不過,柳翎這可是這麼多年,少有讓得她有著一些好感的異性同齡人了。

「最近大會快要開始了,大會雲集了帝國煉藥界的無數強者,一山還有一山高,所以老師讓我先下山見識一下,另外,老師再讓我代他老人家向老爺子問個好。」柳翎微微欠身,微笑著回道。

蕭炎平靜的模樣,讓得柳翎一怔,能夠成為丹王古河的親傳弟子,一直是他最引以為傲的事情,可這在對面青年的眼,這似乎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一般,當下眉頭不可察覺的微微皺了皺,旋即快舒展開來,對著蕭炎微笑道:「不知岩梟先生老師名諱?」

抬起頭來,蕭炎眼的情緒被他完全收斂,平靜的望著那已經來到面前的兩人。

在一路驚詫莫名的目光,三人終於是來到了大門處,蕭炎對著納蘭桀兩人微微欠身,剛欲離開,瞟動的眼角忽然僵在那正緩緩對著納蘭家族行來的兩道人影之上。

「多謝岩梟小兄弟了,我能感應到,體內的烙毒,正在逐漸減少著。」納蘭桀抹去額頭上的汗水,每一次驅毒所造成的劇痛,都讓得他猶如經歷了一場與同等級強者的戰鬥一般,極為辛苦,轉過頭來,他沖著那臉龐上有著一絲疲倦的蕭炎感謝的道。

「丹王古河么…」心低聲喃喃了一聲,蕭炎微微點了點頭,臉龐上的淡漠,卻並未因為這個名動加瑪帝國的名字而有所動容。

接過紙,納蘭肅瞟了一眼,臉龐上並沒有因為這些藥材的珍貴而有絲毫變色的地方,招呼一聲,便是讓一名侍女按照紙上所寫,去家族庫倉,將東西取來,整個過程,納蘭肅答應得沒有半點遲疑,儼然是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

「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舉步跟上了前面的納蘭桀兩人。

「我只不過是來湊湊熱鬧而已。沒什麼本事與人爭搶。」蕭炎笑了笑。道。

盯著緩步走來的兩人,蕭炎微垂著頭,心頭不知為何,隱隱有著一種淡淡的怒意,半晌后,他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他知道,雖說對面前的女人已經沒有那些情感,可不管如何,她都曾經差點成為自己的女人,如今瞧得她與別的男子笑談著走在一起,心自然是有著一點疙瘩。

「岩梟先生倒是謙虛,不提異火,如此年齡便成為二品煉藥師,能夠教出這般學生,老師本事自然不低。」一旁的納蘭嫣然掩嘴輕笑道。

在蕭炎目光停在兩人身上時,一旁的納蘭桀與納蘭肅,也是注意到了行過來的兩人,當他們的目光掃到納蘭嫣然身旁的那名男子時,各自表情有些不同。

聞言,蕭炎略微遲疑,隨手從納戒取出紙與筆,然後快的寫了一些在市面上頗難尋見的珍貴藥材,然後將之遞給納蘭肅,既然對方是個大肥羊,那麼不宰白不宰,反正以納蘭家族的財力,這點東西,還不至於讓得他們心疼。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年輕人胸口處的煉藥師徽章,上面,三道銀色波紋,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刺眼的光芒,那些本來還因為對方有如此美人相伴而心冒著酸氣的路人,在瞧見那三道象徵著某種意義的銀色波紋之後,先是略感獃滯,旋即眼的不屑,自動轉換成了一種對於強者的敬畏。

瞥著銀盤那些保存得極為完美的藥材,蕭炎微微點了點頭,看來這納蘭家也是有著不少懂得如何保養藥材的能人埃

「家師古河。」柳翎柔和的笑道,笑容,那抹自傲,雖然掩飾得頗深,可卻依然是透露了出來。

「呵呵,不知道岩梟小兄弟的老師是何人?加瑪帝國的著名煉藥師我也能認個大半,可卻還真的沒聽說過誰的學生,如此年紀便擁有著異火這種東西。」

微皺著眉頭望著納蘭嫣然盯著街道那有些失神的模樣,柳翎拳頭不自覺的微微緊握,心隱隱有著許些酸意…

出了門。穿過一條幽靜地走廊。三人行進那豪華地候客廳。剛坐其上。一旁地侍女便是趕緊奉上香茶。然後躬身而退。

「嫣然,他真的擁有著異火?」望著消失的蕭炎,柳翎忍不住的再次詢問道。

「老師只是山一閑人而已,沒有丹王古河那般大名聲,不提也罷。」蕭炎笑了笑,淡淡的道,輕風雲淡的氣質,倒是讓得納蘭桀與納蘭嫣然幾人有些側目。

眼眸微眯,蕭炎望著柳翎,道:「你的老師是?」

然而柳翎的確很優秀,不過在納蘭桀的心,始終有著當年與老友的約定,一想起蕭家的那個被退婚的小傢伙,他便是心滿是歉意與無奈,所以對於柳翎與納蘭嫣然走得太近,也頗為抗拒,他似乎還想儘力挽救一下那對已經支離破碎的娃娃親。

「你倒是客氣。擁有著異火這項絕技。你這次不想大放異彩都不行了。」納蘭桀搖了搖頭。旋即笑道:「大會之前。總是要少不了一些練習。岩梟小兄弟若是需要什麼材料。可以盡量和我提。只要納蘭家族有地。絕對不會吝嗇。」

說罷,蕭炎便是徑直對著街道之行去,然後在納蘭嫣然等人的注視,逐漸消失在人流之。

「呵呵,岩梟小兄弟,這兩天辛苦你了,你若是需要什麼煉藥材料等等的東西,可以說出來,這些小事,就全讓我們納蘭家族去為你辦好,你就只管著休息便是。」瞧得納蘭桀越加有紅潤的臉色,納蘭肅臉龐上的笑意也是越來越多,上前兩步,對著蕭炎笑道。

「各持所需罷了。」蕭炎淡淡的搖了搖頭,心神在體內掃描了幾次,眉頭皺得更深了,他現,那些烙毒,經過這一次的驅毒,似乎也是更濃了。

「等我需要的時候再來找兩位吧。」蕭炎並未直接拒絕,只不過含糊的話,也沒有什麼答應的意思。

「這次的驅毒,就到這裡吧,再有幾次,想必你體內的毒素就能徹底清除了。」蕭炎將手指縮回袖袍之,望著那臉色比上次好了許多的納蘭桀,道。

「你好。」伸出手來,握住對方,蕭炎平靜的道,眸子注視著柳翎,至從離開烏坦城之後,面前的青年,是次讓得蕭炎在心升起重視的年輕人,如此年紀,便能夠成為三品煉藥師,這等天賦,不會比蕭炎弱多少。

「這樣啊,那我也就不強人所難了。」聞言,納蘭桀笑著點了點頭,心卻是嘀咕道:「隱世強者么?以岩梟的年紀,自然是不可能單獨收服異火,想必這其,他的老師幫了不少忙吧,能夠收服異火的強者,至少也是斗皇強者吧?看來這個小傢伙背後力量也不可小覷啊,這種人,若是能拉攏,好處多多礙」

「岩梟小兄弟。我想你這次來帝都。應該是為了參加那煉藥師大會地吧?」端起茶杯。緩緩地抿著。納蘭桀笑著問道。

蕭炎並未開口回話,只是搖了搖頭,被冰蠶麵皮覆蓋的臉龐,顯得有些冷漠。

「老師並不喜歡露面,一直都是隱居,在出來之前,他老人家便是告知過,不能透露他的信息。」蕭炎搖了搖頭,道。

「變異的烙毒,果然可怕,以我現在所操控的異火,竟然都不能徹底將之焚化,唉,恐怕只有老師的骨靈冷火,才能將之完整清除吧。」緩緩收回手指,蕭炎搖了搖頭,在心低聲嘆息道。

「呵呵,我們送送岩梟小兄弟吧。」見到蕭炎起身,納蘭桀也是趕忙站起身來,然後和納蘭肅與之並肩走出大廳。

「岩梟先生,沒想到你如此年齡便能替老爺子驅逐烙毒,當真是讓人驚詫,當初老師也來瞧過,可卻沒有絲毫辦法,呵呵,想必岩梟先生應該擁有著傳說的異火吧?」柳翎將目光轉向一旁的蕭炎,含笑道。

男子身著一套煉藥師長袍,年齡也頗為年輕,身材挺拔,看上去不過二十有幾而已,英俊的臉龐,線條宛如刀削一般,透著許些陰柔的感覺,臉龐上那柔和的笑意,極容易打動一些女子的心扉,此人這幅模樣,與蕭炎易容后,簡直是宛如兩個相隔甚遠的極地一般。

讓人有種賞心悅目的美感,略微噙著許些笑容的美麗tt動著周圍路過男人的視線。

「岩梟先生,今日又麻煩你了。」行至大門處,納蘭嫣然先是與納蘭桀兩人打過招呼后,微笑著對蕭炎道。

隨著蕭炎漫不經心的回答,時間緩緩度過,而那前去取藥材的侍女,也是端著一個銀盤,身姿裊裊的行進大廳,將之恭敬的放在蕭炎身旁的桌上。

與蕭炎相處了一天時間,納蘭嫣然也是知道他那淡漠的性子,也不太介意,指著身旁的那名男子,笑道:「岩梟先生,這是我的朋友,柳翎,他也是一名煉藥師。」

「沒辦法,這都是被人逼出來的…」蕭炎盯著納蘭嫣然那張美麗容顏,忽然有些自嘲的低聲道。

一名擁有異火的煉藥師,其前途如何,納蘭桀這些強者自然是最清楚了,所以現在蕭炎雖然不過才二品等級,不過他依然是不留餘力的拉攏,若是蕭炎真的依他所言,隨意從納蘭家族拿取材料,那麼等日後對方想要聘請他為納蘭家族的幕府煉藥師,到時候吃人嘴短,拒絕的話,就不會那麼好說了。

「呵呵。這次地大會可是群雄匯聚埃看來有好戲瞧了。」一旁地納蘭肅笑道。

行出大廳,行走在小路之上,來往的納蘭家族的族人皆是趕緊行禮,待得三人走過之後,方才面面相覷,隨即將那好奇與驚詫的目光投向間的蕭炎,在這加瑪聖城有資格讓得納蘭家族的老爺子與族長同時恭送的人,似乎不過五人,而這看似似乎不過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居然也有資格享受這般待遇?

「嗯,岩梟先生實力很不錯,控火術恐怕不會遜色於你,在煉丹這一項上,他還是這麼多年,我唯一一個見過或許能夠過你的同齡人。」納蘭嫣然點了點頭,美眸望著街道盡頭,精神略微有些恍惚,不知為何,這位冷漠的青年,總是給她一種極為奇異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她從未在柳翎身上感覺到的。

「呵呵,岩梟兄弟,我們先到客廳坐一坐吧,馬上你所需要的東西就能取過來。」望著侍女退出去,穿好衣衫的納蘭桀對著蕭炎笑道。

謹慎的將這些藥材收進納戒之,沒有了等待意思的蕭炎,也不再繼續停留,當下便是起身告辭。

一男一女,緩緩行來,男才女貌,宛如是最完美的情人一般,吸引了街道之上不少視線的注意,當下一道道驚艷羨慕的目光皆是投注了過來,兩人儼然成了大街上的焦點。

兩道人影,一男一女,女子身著一套月白色的寬袖曳地裙袍,優雅的

敞的房間之,蕭炎眉頭微皺的望著那手指與納蘭桀f處,在青色火焰回收的霎那,由於有了上次的經驗,他清楚的感覺到,一些莫名的東西也是摻雜在火焰,被回收進了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