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二十九章私有財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私有財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一一一葉凡心裡也有此酸,輕輕的幫她擦著淚水。安慰道:「人走了就走了,不必一直陷入其,自個兒難受,讓走的人心裡也不安。你說」想我怎麼幫他?」

「這次的事關鍵還在藍月灣的顧天棋軍長手」他的推薦至關重要,你能不能說通他?」,梅盼兒說道。

「顧天棋,我跟他沒多少交情,人家堂堂的矢軍長,我一個小局長能幫他什麼?」,葉凡打著哈哈想矇混過去。

不過」梅盼兒顯然是有備而來,深知其根底子」那臉一板」哼道:「我知道你還在逃避。我知道你還在生氣,我知道我在你眼就跟一塊破抹布差不多。

男人想用時就是寶,用過後就是草。功亮的事我找過我哥了,不過,他說目前無瑕顧及。

得等幾年再說了,功亮等不起,再等過了巫歲還有多少盼頭?還有,你雖說跟顧天棋沒多少交情,但鐵占雄跟顧天棋卻是鐵哥們,雖說他現離開了軍界,但以前的交情拿下一個副師長職位,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

「你不是草,你是我的梅姐。」葉凡那臉一板」一把摟緊了梅盼兒,看起來一臉正經。

「不過,我最近也遇上了難事。」

葉凡故意又拿事說事了,既然自己今天非得幫梅盼尼了,那也得拿點東西回來才行。不能說葉凡這人不像人或者是個小人,而葉凡只是想借梅家的「勢「罷了。

「什麼難事?只要你答應幫功亮,能擺平的盼兒給你擺平。」梅盼兒眼皮都沒眨一下,看來為了報答梅功亮父母的恩德,此女也是豁出去了。

「最近我在負責大禹村的拆遷建設……」葉凡把挪動天牆公路的事有選擇性地說了一些。

「韋建明是誰我不清楚,不過,秦副省長此人我倒是有點小主意拿下他。」,梅盼兒說道。

「好!只要你能拿下秦淮北,功亮的事我包了。」葉凡心裡一喜,王八之氣彰顯,在心愛的女人面前顯擺一下」猶如雄性爭異性時的決鬥一般,也能引起雌性的貼服。

美女愛英雄嘛!

「好,我想辦法。」梅盼兒慎重地點了點頭。

葉凡手一劃,拉,梅盼兒終於被解除了全身武裝」如羊脂白玉般光滑的全裸露在了某牲口眼前,玉體橫陳在沙上,山峰勾谷歷歷在目,還有那誘人的茵草叢,更是令男性牲口噴血的地方。

梅盼兒輕輕一分腳,更是撩人心血。

「盼兒,我來了。」葉凡輕輕說道,分開了雙腿。

「嗯!輕點」我才第二次。」梅盼兒閉上雙目,嘴裡輕聲喃喃著。

小葉凡輕擦幾下,輕輕而緩慢地推進在了ua道之」在梅盼兒有些微皺眉頭下」不久,終於頂在了ua徑深處。

屋裡,頓時響起了低微的嗯嚀聲,不久」聲音漸大……,狂風爆雨的猛烈搖擺之,沙在巨烈的顫慄著,出痛苦的吱嘎呻吟聲來……

第二次陰陽隔合」終於讓梅盼兒苦盡甘來,嘗到了作為一個男人帶給一個女人的食槌滋味」那味道,說不清道不明……

汗淋淋的倆個人著靠在了一起。

「盼兒,你到底用什麼辦法擺平秦副省長。他可是副省長」而且,還是除常委外的第一副省長。」葉凡這犢子有些私心,梅盼兒也感覺到了」白了某人一眼,哼道:,「怎麼,難道怕我用身體去換?我梅盼兒會做那種事」還能等到你來摘我處子之身」哼1,「不是,我是有些好奇,嘿嘿,純屬好奇罷了。一個副省長」在我眼裡卻只能是昂望。」葉凡干聲笑道。

「算啦,告訴你吧。免得你整天疑神疑鬼的把我梅盼兒真當成ua瓶了。」梅盼兒沒好氣一腳踢在了葉凡大腿上,又伸手狠狠地在其人大腿上扭了一氣,扭得某人一臉痛楚時才咯咯笑著鬆了手,說道,「其實也不是很難,秦淮北作為老牌的副省長。

而我們江南傳媒肯定要知道這種人,所以,他的底細我倒是知道得很清楚。

像韋建明之流還沒有份量能讓我們江南傳媒重視的。」,說完后還故意瞅了葉凡一眼,這廝乾笑道:「那是,我這個小正處估計是更難入你們法眼了。」

「知道就好,別以為你就能蓋住天了。」梅盼兒絲毫不給某男面子,譏諷了幾句,說道,「秦淮北有個寶貝女兒,叫秦蕾鈴。其實是他已死的前妻生的,秦淮北後來又娶了一個。

不過,對這個前妻生的女兒,他相當的疼愛。不過,他這個女兒跟後娘很不合拍,秦淮北也很頭大。

手心手背都是肉,夾在間相當的難受。

只是,秦蕾鈴畢業后居然不聽他父親的安排,不去正兒八經的好單位上班」卻是跑到了江南傳x來。

一心想當今歌手。雖說秦蕾鈴的聲音還可以,不過,我們江南傳媒也是影視界的大公司,旗下的女歌手也有好幾個。

秦蕾鈴作為一個新人,很難有嶄露頭角的機會。目前只是在幹些配音打雜的跑龍套活,還輪不到她唱上一支歌的。

為這事,秦淮北也很無奈」還找過我,不過,當時考慮到各種情況,我沒打算幫她。」

「原來如此,那真是撞大運了,想不到撞來撞冉你門下了,哈哈哈……」,葉凡得意地笑了。

「你就樂吧,「哼1,梅盼兒氣不過,「功亮的事你得抓緊點,別給黃了」時間不等人。」

「幫他行,叫他給老子磕三個頭,以前的事就揭過了。」葉凡突然眉毛一挑,又來氣了。

「三個頭」你這也太過份了。難道你不想拿下秦淮北啦?」,梅盼兒差點咬牙切盼了。

「想拿下」不過,這是我作人的底線。這個算輕的了,以著我以前的脾氣,梅功亮不但不能弄到大校副師長位置,估計連這個團長位置都得捋了」本人從來信奉人敬我一尺,我還之一丈。人陰我我報復之,踩死他沒商量,你信不信。」葉凡說道。

「你就不能看在我面上原諒了他?」,梅盼兒生氣了,心也軟化了下來。

「我原諒他了,但磕頭是他應該的。」葉凡哼道,「你可能不清楚,以前有個快升將軍的人就因為我,呵呵」那將軍帽子都給黃了。」,「你…………你,好,姓葉的,我梅盼兒用這身子去給功亮換個副師長回來。」梅盼兒氣極了,罵道。

「你敢1葉凡突然勢氣大作,國術高手氣勢出鎖定了梅盼兒,此女那心一顫慄,剛才自然說的是假話。

不過,梅盼兒輕易不會認輸的,哼道:「你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是你老婆,我的身子跟你沒關係。」,「你試試,話擱在這裡。如果你膽敢做出一點對不住我葉凡的事,我會把這筆爛賬記在你們整個京城梅家頭上的」哼1葉凡站起來連澡都不洗,穿上衣服就要走人。

「好!好,好你個姓葉的,我梅盼兒,我……」,梅盼兒撲了上去,咬將了下去,咬在葉凡的肩膀上。

「既然你把我梅盼兒視作了私人財產,今天你不幫功亮,你也休想經后再碰我一次,我梅盼兒是你的沒錯,我不讓你碰這是我的權力」我也不讓任何人碰。」梅盼兒激饋

「夠了沒有,唉……」葉凡嘆了口氣,「我給你洗洗……」

摟起了盼兒進了洗浴間,嘩嘩的水聲……

裡面傳出聲音道:「你真不幫功亮?功亮的父母親是為我而死的,你既然視我為你的私人財產,那你就得幫我還這恩情。」

「幫你行不行,惹不起還躲不起,。享1某妻沒好氣罵道,「看來,這私有財產也不好佔有的。」

「咯咯咯…………當然」想佔有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而且」還得有能力佔有才行,不然,別給別人搶去了。」,梅盼兒大聲笑了,「功亮會向你道嫌的,不過不能磕頭」改躬身陪禮怎麼樣?」,「隨你便了,老子倒霉透頂了,被人陷害了還得幫他陞官,這都是什麼跟什麼,胡扯蛋嘛!要是下次他再陷害我一次,咱是不是幫他跑軍長的位置了。」某牲口有些憤憤然了。

「不會有下一次了,你也得到了更多是不是?我梅盼兒這私有財產可不是爛泥。」梅盼兒哼聲道……

「怎麼樣葉先生?」張道林有些緊張,甚至緊張得臉上好像都有絲絲汗冒出。

這對張道林這種連財政部大員都見過的堪輿術大師來說是相鼻罕見的。

從跟葉凡掰手腕輸了開始,張道林已經把葉凡看作是大隱隱於朝的真正高人了。葉凡說是要給他的女兒張琴檢查一下」張道林連夜趕回去接人來了。

「情況好像不容樂觀。」葉凡搖了搖頭」剛才查探了張琴的經絡,現腿部受阻嚴重。這個,也許是倒致張琴無法行動的原因之一吧。估計是韓國金家來的金子桓下了陰手。

葉凡取出金針,利用古墓得來的乾元金針術給張琴試著疏通。不過,詭異的就是每次內息通過金針到達經絡受阻之處時,張琴就會痛得全身顫慄。

張琴其實是個堅強、美麗、充滿陽光的姑娘,為了治好腿病,這幾年來是倍受煎熬,但她都忍下來了,為了某一天能重新站起來,她付出了許多。

「很痛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我還能受得了。」張琴聲音出了顫慄,看來話都說不圓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