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十一章造勢是陞官的鋪路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造勢是陞官的鋪路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麒麟村整個被地區列入了不準開,保護古建築的範圍之內嚴禁麻川縣亂開麒麟村什麼的。

方鴻國接到通知后也就偃旗息鼓了,葉凡的目的已經搭成,還搞什麼噱頭。其實,麒麟村那座所謂的唐朝古塔實際上就六米高」兩層樓左右。

葉凡等人經過考證,此塔是唐朝建的沒錯。不過,幾百年前早就倒了,後來又是重新加些磚頭重搞的,哪能算是古塔。這林天還真會找噱頭出來。

再說,此塔離獅王坡還有著四五里路程,管獅王坡屁事。不過,地委副秘書長姜春玲肯給他出面,這倒是有些奇怪了。

難道姜副秘書長也有份頭」好像有點像。也許是林天動用了什麼關係才請動姜副秘書長出面。

但也不能排除這女人也是參與人員之一的嫌疑。所以,姜春玲立即又進入了鐵占雄和賀海緯視線,在獵豹隊員的關注之了。

對於拿下林天民,鐵占雄興趣相當的高二因為」他也要在公安部立威」林天民就是他立威的對象。

康橋別院8號洞天。

裡面坐著兩個人,洞府角落處坐著三個彈民樂的姑娘。一個彈古琴,一個琵琶,一個古箏。淡淡的琴音響起,因為聲音低,也不影響談話,倒是相當的寫意,舒服。

「韋廳長,我敬你一杯。」葉凡舉起酒杯,笑眯眯說道。

「客氣了葉指揮。」韋建明客氣地笑了笑舉起了杯子,知道這小子無端的把自己請到這昂貴的所謂康橋別院來享受,肯定沒好事的。

「韋廳長,聽說盧廳長已經調走啦,我得恭喜韋廳長了,呵呵。」,葉凡笑著賀喜道。

這小子,揣著明白裝糊塗」盧九一不是聽說就是被你小子的事給連累的」現在還故意這樣子說話」真是個姦猾小子。

韋建明一聽」心裡暗暗警惕,當然,實則心裡也是相當受用」故作謙虛,說道:「唉!盧廳長是老廳長了,本來聽說是要提拔為副省的,也不知什麼原因倒了霉。至於說恭喜,這事從何說起葉局長?」,「看到沒」韋廳長」謙虛了不是?」「葉凡打著哈哈,一股子咱們倆都明白的吊吊。

「呵呵,但願能如葉老弟講的那樣。」,韋建明也不再打哈哈」轉爾皺了皺眉,說道,「不過」這事聽說相當的難」盯著那個位置的省里幹部就不下刀個。像我這種人,只懂得實幹工作,門路沒有,背後關係更是慘淡」唉」葉老弟,你也曉得」咱們華夏官場,能力還不如關係,關係才是硬道理。」

鬼話,沒關係你老小子會爬到省交通廳常務副廳長位置。葉凡心裡暗哼著,臉上笑道:「這倒是真的」咱們華夏什麼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人。

泱泱大國,人口十幾億」佔了全世界的二成。往往一個官員挪位,空出一個位置,幾十甚至幾百人在爭搶。

沒辦法」能者上」庸才下嘛,關係才是硬道理。不過,相信韋廳長就是憑著在天牆公路上的建樹,後頭關係再一助推」拿下這個位置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難!不瞞你葉老弟,講起這事我心裡窩火。交通廳的位置相當重要,在省里各廳局裡面也是排在前頭的。

咱們南福有十幾個地市,就是這些封疆大吏們居然也有許多來搶這口子飯碗。

真是腦門子給驢踢了還差不多。別的地兒都是交通廳廳長下去到地方當一任書記。

他們倒好,反其道而行之」地市委書記當了還來搶這廳長位置」要搶也得搶副省長那些個金盆銀缽差不多,這都什麼破事兒,媽的1韋建明也喝了不少了,講話也大了一些。

講到憤然處,居然罵娘了。看來,雖說有著朱省長撐著,但朱省長已經退居二線了,雖說影響力還有些,但大不如從拼了。

韋建明想坐上省交通廳廳長位置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估計其主要是省委書記郭榫陽要作梗了。

搶副省長位置,那有幾個」葉凡心裡暗哼道,瞅了韋建明一眼」說道:「韋老哥,給你透個底子。小弟有一小事想求你老哥一次。」

「噢!啥小事,你老弟說。」韋建明斜了葉凡一眼,暗道,正事來了,這小子,終於露狐狸尾巴了。

「老哥也知道,小弟主持的地區建設局正在搞大禹村建設,不過,大禹村的情況想必老哥也有耳聞……」,葉凡把情況說了一遍。

「葉老弟,這可不是小事了。天牆公路穿過大禹村,先就得長了二公里左右。

二來,路面由舊米加寬到了近o米」當然包括餘地了。這造價」還有徵地都得重頭再來。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咱們的規劃方案德平城區這一帶已經定型。如果再冒然改動,恐怕我又得挨領導批評了。

前次領導不是批評我們規劃組方案是一天一小變,三天一大變」這個,如果再改,我估計得被踢出天牆公路指揮部了,還請葉老弟見諒一點」呵呵。」韋建明這廝很是狡猾」居然把齊振濤前次批評他的事給隱晦地提了出來,倒是成了最佳的擋箭牌了。

「韋老哥」關於規劃,方案改動的事我去跟領導疏通一下,你老哥不必擔心」應該沒什麼問題。

現在關鍵是看你老哥有沒誠意幫兄弟我一把了。當然,我也曉得,這個對你韋老哥來說著實有些難辦了。

不過,德平沒有其它機會了,這路就在門口,還不抓點機會出來,等路建好后還有什麼機會可找。

小弟我也是無奈之舉。當然」如果韋老哥幫了小弟我,小弟這邊也有一點精神上的好處的,呵呵」葉凡說道,拋出一精神炸彈來。

「真沒辦法了葉老弟,如果是偏移十來米,老哥我二話不說,立即改了。咱們都是指揮部核心組員」這點面子都沒有了枉為同事一場是不是?」韋建明還是不鬆口,咬得很緊的。

「那就算啦,咱也不能讓韋老哥太為難是不是?來,乾杯,我敬韋老哥三杯。

」葉凡斜瞄了韋建明一眼」當著跟他連幹了三杯,笑道,「現在官員上位,好像,造勢,相當的重要,韋老哥你說是不是?」,葉凡把「造勢,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

「嗯」造勢的確相當重要。不造勢別人怎麼知道你」不造勢你沒名氣」沒能量,別人不肯推舉你。

雖說現在要提拔關係重要,但你沒一點能量,一個扶不起的阿斗,領導即便是再寵愛你,但也不可能拿他的前程來賭這個。

他提拔你,當然是為了經后你能為他所用。你不能為他所用,或者說你沒一點能量,連一個局子,一個縣,一廳都不能掌控。

那你成擺設了還有什麼用?」,韋建明倒是說了很多,估計也是剛才拒絕了葉凡,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再則,這怕這小子暗地裡玩陰耍詐,那也是相當頭痛的。

「呵呵,造勢,好東西埃韋老哥,我剛才講的精神好處就是造勢了。」葉凡乾笑道。

「噢!難道葉老弟指的就是媒體宣傳方面?」韋建明不笨,一點就透。

「韋老哥英明啊,呵呵…………」,葉凡淡定的笑著,不肯再透露什麼了。他在等,他也在賭韋建明會坐不住的。

畢竟天牆公路的改動,即便是要多投入」多ua錢,那個也是國家出錢,跟他屁事沒有,只是麻煩了一點。對於自己能否上廳長位置,這個才是關鍵的,才是關係他前程的大事。

兩人又碰了幾小杯,見葉凡不再提關於精神好處的事,韋建明終於是坐不住了,笑道:「葉老弟」能不能說說那個啥的,精神造勢,老哥我這老人了」對於這方面是一點都不熟悉。有點好奇」好奇這個新牌頭。」,「這個,江南傳媒韋老哥聽說過吧?」葉凡終於露了一點,不信他不上鉤。

「江南傳媒,我當然曉得」在咱們江南七八省這一帶都相當有名氣。葉老弟認識江南傳媒集團的重量級人物?」,韋建明那嘴角明顯的抽搐了一下。

葉凡鷹眼關注著,知道這廝心動了。看來江南傳媒的能量的確不校

「呵呵,談這些還有什麼趣,咱們哥倆還是喝酒,喝酒的好啊1,葉凡也拿擺起來了」韋建明也清楚這小子在等著自己表態。不過」沒探清底了看到希望前,韋建明絕對不會鬆口的。

「那好,喝,老哥我敬你三杯,來而不往非禮也,呵呵。」韋建明打著哈哈,跟葉凡小碰了小三杯。

說道:「其實,天牆公路也不是不能從大禹村穿過的,只是其關節都要打通,比如指揮部里其它委員們會有什麼看法……」

「呵呵,韋老哥,我現在只等你的態度。你給我個准信,咱們也不必再繞彎子了。至於江南傳媒集團和領導的事我去想辦法。」葉凡豪氣上來了。

「這個,江南傳媒集團聽說是京城人掌控的,這個……」,韋建明真是奸啊,死咬住不放,看來是不見兔子不撤鷹。

「呵呵,好1,葉凡乾笑兩聲,打起了電話,「梅總裁你好,我是葉凡。我有個哥們」很好的哥們,叫韋建明」時下在省交通廳任常務副廳長。不過,目前正在爭取廳長一職,你看看,能不能在媒體造勢方面給以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