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十三章真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真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李局長,你們園林局好像好幾年都沒向總局交管理費了,你自己核算一下,欠了多少,爭取在五天之內把錢打到總局賬面上。」葉凡掃了一旁的李美美一眼,說道。

李美美一聽,那鼻子不由得抽了抽,自然是肉痛了。以前江長bo管著園林局,而局裡老局長又不管事,都是陳凱這個常務副局長在主持工作。

而陳凱跟江長bo同穿一條ku子。在江長bo許下好處后,陳凱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所以,幾年下來,建設局下屬的園林局都沒交給總局什麼管理費。要知道園林局下邊有兩個收費公園,一個遊樂場,一年下來收入也是不少的。李美美正是看到了這種好處才幹勁如此大的。

「葉……葉局,這個,都是江長bo移下的老問題,我剛到園林局,這方面情況還不知情。

而且,園林局只是搞城市園林綠化的,能落下多少錢。聽說按以往規矩,園林局每年得向總局交o來萬的管理費。

這個,太多了,任務,太重了。咱們園林局交不起。再說」都三四年沒交了,這一合計,可是上百萬,要我去什麼地方弄這筆錢。」李美美想mng混過關,以為葉凡不熟悉園林局的道道。

「是啊葉局,李局長剛到園林局,這麼大筆款子,的確難為她了。」一旁的趙蕾跟她同穿一條ku子,自然也在幫腔道。

「那你說該怎麼辦?」葉凡臉s微笑著,一臉和藹,問李美美道。

「能不能以前的都免了,那也是歷史遺留問題了。今年的我肯定交,只是能不能減半,一年交o來萬差不多了。」李美美一絲得意從眼角一閃而逝,不過,卻是被葉凡的鷹眼給捕捉道了。

「葉局,我也聽說過了。園林局ua銷大城市綠化,哪點不要錢,一顆樹就要十來塊,好的樹一株就要幾百甚至上千塊。

草坪的價格也不菲而且,受破壞嚴重。德平人普遍素質不高,剛搞好沒幾天就給破壞了,又得重新鋪上。

就拿地委樓前邊的種的大樹,聽說每顆都ua了五六百塊。即便是在地委樓辦公的同志,他們有化,但對於樹的愛護,也不盡然那樹一年還得死上十來顆呢。」趙蕾跟李美美一唱一合。

「嗯,看來園林局處境是有些艱難。我看這樣算啦,既然園林局如此難搞李美美同志又是個女同志,乾脆園林局的工作就交給周長風同志去管理了。一來咱們作領導的總得為女下屬考慮不是,二來,咱們國家也提倡尊重fu女,呵可…………」葉凡笑了兩聲,李美美那臉頓時難看了起來。

趕緊說道:「葉局,我能幹好園林局的工作,不用調整分管的範圍。」

「那這管理費可就有點麻煩了我可是準備調整總局對園林局管理費收費額度的。以前的就算啦,還是按老規矩補足就走了,今年的管理費不能少於5o萬。」葉凡又是一重鎚下來,李美美鼻子又抽了幾下,心裡估計早罵開了。

不過她想了想,還是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婁想辦法,爭取在五天內把錢籌來划拔到總局賬面上。」

「呵呵,看來李局長幹勁十足啊,這樣好啊要是全局同志都有李局長的幹勁,什麼工作干不好。」葉凡笑道,轉爾那臉一板,哼道:「不過我希望某些同志以後干工作工注意著點,別盡想著自家的小金庫。要從建設局全局的大局作想,聽說去年國慶節第一天,兩個公園的遊客就達到了o萬人次。那門票一張可能是二塊錢吧,o人,呵呵,一筆不小的收入。才一天埃」

李美美和趙蕾那臉s頓時就變了,知道葉凡在隱晦的敲打自己。告訴自己,別盡在這裡打馬虎眼,老子不是好唬弄的。

走出辦公室。

趙蕾湊李美美耳旁道:「看來葉局長不眉單啊1

「他會簡單,簡單個卵子。裝nn罷了,別看他人年輕,就二十齣頭,那一臉nn相全是裝出來騙人的。根本就是個「人精」呸!原來一年萬萬的管理費一下子翻了一倍,真是夠狠的1李美美差點罵娘了。

「當然不簡單,唐副專員和江長bo不是都載他手上了,幸好陳凱躲醫院,不然,估計也跟著唐專員一起到紀委喝茶了。」陳蕾左右瞅了一圈下來,沒現人,有些怕怕樣子,說道。

「嗯,現在局裡,已經是他的天下了,那天盧專員到來,地委食堂接風的事你不是沒聽說過。

盧塵天跟他關係曖昧,庄世誠又器重他。賀海緯聽說還是他的鐵竿,咱們哪惹得起他?

剛,才居然直接跟我說了,干不好工作要捋帽了,好像他是組織部部長似的,我呸!小葉子,完全是個無恥的猥瑣男罷了。」李美美一口談狠狠吐在地下,進了辦公室。

「猥瑣男,咯咯咯……」趙蕾笑得直打跌,良久才捧著肚皮說道,,「李妹子,你這樣子講他,是不是他mo你捏你哪裡了?」

「mo個屁,想mo老娘,門兒都沒有。」李美美沒好氣,罵道。

「怪了,人家葉局又沒mo你,你怎麼說他是猥瑣男,是不是李妹子春心動了,自個兒想湊上前去讓人家mo捏一把。人家葉局可才o出頭,想讓他mo的局裡妹子排成長隊了。」趙蕾開著玩笑。

……哼!趙姐,你倒好,弄了o萬,那小子出手ting大方的,是不是看上你了。我說趙姐,他都走了好幾年了,如果葉局看上你了,你也不妨讓他拱幾下,又沒什麼損失,好處還多著呢,他一高興,指不定一拔又是5o萬,有得你撈的。」李美美又打趣起趙蕾來。

「唉,咱是人老珠黃了,哪能跟你李妹子相比。要讓他拱,還是你去吧。不過,葉局的確有能耐,你看看,一拔就是o萬,以前哪個局長有這魄力。還有,人家精明著,你園林局是個油水部門,人家知道管理費翻了一部你照樣子得搶著交,這就叫大智慧。輕描淡定的幾句話下來,為總局撈回了上百萬,拔給我o萬算什麼,進來的還多,咯咯咯……」趙蕾調笑道。

「嗯,此人的確有魄力。你看到沒有,陳凱裝傻不來上班,王全這老傢伙不敢吭聲,葉局吩咐什麼他屁顛著就去幹了,以前可沒看見王全這麼勤快過。

還有周長風,早就貼上葉局長,這才幾天,居然進了天牆公路指揮部工作了。

就局裡總工程師張旭,以前是個書獃子,一向高傲,現在怎麼樣,大禹村規劃他是最賣力的。

好像找到奔頭了,聽說連續好幾天都蹲在大禹村沒回家,估計老婆跟人跑了都不清楚。

所以,趙姐,你貼上去絕對不吃虧,再說,葉局長得也頗帥的,哧哧哧……」兩個女人在辦公室內互相打趣了起來。

賀海緯也不知用了什麼辦法,柳眉芳最終簽定為,間歇xing精神失常,。

麻川縣縣委書記粟一宵終於放了出來,不過,此獠現在德平可走出了大名,也不好意思顯身了,乾脆稱病也請假休息去了。這當然頂的是一塊遮羞布了。

而柳眉芳也沒再鬧,聽說si底下粟一宵陪了5萬塊給柳眉芳。而作為柳眉芳自己,當時方鴻國上任縣長時的場面對她的刺ji也太大了,所以,用間歇xing精神失常來解釋也說得過去。

這女人清醒后實則也是後悔不迭,這一輩子名聲就這樣子毀了。現在安排去地區政協搞fu聯工作了。從此淡出了麻川政壇,這樣子一鬧,兩敗俱傷。

粟一宵放出來的當天晚上,在康橋別院特別地請了葉凡。

此人恩怨分明,還不失一個真男尼。

「粟哥,經後有什麼打算?」葉凡問道。

「唉……這輩子是栽在女人身上了,先避避風頭再說,估計得在家休息上一段時間了,等風頭過後換個地方另起爐灶了。」粟一宵嘆了口氣,臉上鬍子拉碴的像個罪犯。

「算啦,又不是其它什麼事,不就是搞了個女人。這個,當官的有幾個不搞女人,只是沒被人現罷了。」葉凡勸道。

「呵呵,葉兄弟說的是。不過,這世道就是不公平,老百姓你怎麼搞女人都沒人管,只要你有錢。咱們這些所謂的國家幹部,一沾上女人,一被捅出來,麻煩事一大堆。算啦,以後我也會注意點。這女人,還是不沾手了。老婆雖說有些厭了沒刺ji感了,但還是老婆那塊田耕來穩妥啊1粟一宵好像一下子成熟了不少。

「哈哈,粟哥,你的名言可是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死的牛。」葉凡調侃道。

「別提這個了葉老弟,粟哥我這輩子可是吃虧在女人身上,現在一見到漂亮女人就會打閃,也許有心病了。」粟一宵趕緊擺手了,「不過,葉老弟,我敬你三杯,你是個值得交的真漢子。

我粟一宵雖說不是什麼好人,喜歡吃吃喝喝,以前喜歡玩個把姘頭。但說到貪污受賄,其實我家並不缺錢,除了逢年過節收點小紅包外,還沒太出格表現。

這個,對我們一個黨員來說,還算是規矩了。這輩子朋友不多,就佩服真漢子。」